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9th Jul 2015 | 武林掌故 | (258 Reads)
山東武林高手李仲翔與李昆山(下)

 
東北拳王來踢館,反被打敗
 
    李昆山於武功練成後,先受聘為山東諸城縣長李玉招之保鏢,後來又應約前往大連設館授徒。有一位號稱「東北拳王」者來找碴兒想踢館,向李昆山挑戰。李昆山見其胳膊伸出來,粗如人腿,必是孔武有力之輩,乃說:「在下年紀輕,如一時收不住手,還請原諒!」該挑戰者聞言氣憤,伸拳照李昆山頭上打來。李昆山閃開頭部,隨手一拳照其胸打去,恐其不倒,身子往下一蹲,右腳尖伸其腳後,配合拳之同時,腳尖一勾,「東北拳王」倒地如山崩。李昆山並很客氣地雙手抱拳,送其離去。一周之內,竟有100多人來報名學拳。先師常津津樂道此事,因為先師之一生,惟此時之收入最豐。然好景不長,因伯父之子打死一官家子弟,被人用槍擊斃,李昆山返鄉里弔祭並擬尋仇,後因另有機緣,即未再返大連。

           

 

                                   螳螂門武功秘笈(槍法部分)


槍法請益劉治績,太極學自李景林
 
   李昆山乃山東省萊陽縣之望族,行誼昭著者,代不乏人。畢業於萊陽縣魯制中學,家中有120斤重之大刀,為練武之用。不但將其伯父李丹柏之武功,克紹箕裘,又承一代螳螂門之宗師姜化龍,復將拳術及氣功精華,傾囊相授。另人鮮知者,李昆山之槍法雖係家傳,但又向其子李俊茂(字登五)的岳丈劉治績請益,其太極拳則係向東北名將李景林所習。
 
   李昆山除姜化龍所教之螳螂拳精華外,對於螳螂門如「鐵門靠壁」、「小五手」、「練武掌」、「美人照鏡」、「七十二把擒拿」、「二十四式槍」、「二十四式刀」、「六合棍」、「降龍棒」、「八卦攔門刀」、「達摩劍」、「三才劍」及「奇門十三劍」等,無一不精,誠可稱「文韜武略,智勇兼備」。
              

        不少外國朋友慕名前來學習螳螂拳 


    李昆山曾經一度遠遊東北,在大連、錦州一帶,設帳課徒。民國十九年(1930年),李榮梓當黃縣縣長時,李昆山曾當過警察隊長,在黃縣住了一年。後來縣長他調,便離開了。在黃縣時,李昆山很欣慰的,便是曾經瞻仰過六合螳螂高手,也是黃縣的首富,有「丁百萬」之稱的丁子成的豐采。遺憾的是,一直沒有機緣拜見姜化龍讚不絕口的早年得意學生----「黃縣曹作厚」。

    李昆山於黃縣員警隊長任內,認識黃縣首富也是六合螳螂拳高手丁子成(即劉雲樵先生之師),不久即到李景林於濟南所創辦的山東省國術館任教。於民國21年(1932年)冬返萊陽,籌組萊陽縣國術館,設址於丁子成所開設但已歇業之北當鋪內。
 
山東長兵得第一,南京國考得冠軍 
 
    民國22年(1933年)春天,李昆山與同門師兄弟王玉山、劉祖遠及師侄宋舉龍等4人,前往濟南參加山東省國術考試。參賽者計400餘人,李昆山在長兵組中得第一名,榮獲銀盾。其銀盾題字為「發揚國光」。上款寫:「山東省第一次國術考試優勝紀念」,下款寫:「山東省政府主席韓復渠贈」。師兄弟王玉山入選為拳術組選手,於同年秋赴南京參加國考,王玉山不幸落敗。
 
    當年南京國術考試分為五組:拳術、摔角(跤)、短兵、長兵及搏擊(即西洋拳)。參賽者最少必報3組以上。李昆山報考了拳術、短兵及長兵三組。因為賽程安排的很不合理,參加這一組比賽剛完,還沒來得及稍微休息,即須馬上參加另一組比賽,形似小說中之車輪戰法,致有些人因體力未恢復而敗下陣來。
 
    李昆山乃於三組初選入圍以後,幾經研究利弊得失,最後決定放棄了拳術不參賽。短兵於一大意之下,僅得第四名,乃專心奪取長兵組冠軍。連戰連勝,最後終於獲得第一名,榮獲頒發銀盾。其銀盾題字為:「尚武精神」。上款是:「中央國術館第二屆考試紀念」,下款為:「蔣中正敬贈」。除銀盾外,另有獎狀一張,李昆山均視為畢生榮譽。李昆山凱旋回鄉。因為第一任的萊陽國術館館長劉竹園,是個財主,熱心有餘,做事尚欠老練。多虧李昆山當初以教務主任的身份,支持館務。所以此時便由館員改選,推李昆山繼任館長。而劉竹園因也曾跟姜化龍學過螳螂拳,彼此算是同門,所以也願意李昆山來接棒,於是李昆山便當上了萊陽國術館的館長之職。李昆山接任之後。曾招訓萊陽本地鄉鎮的拳術教師,辦了兩期速成班:第一期百來人,第一二期五六十人。學員都是來自本地。及即墨、招遠、牟平、海陽各地的拳術教師。課程有長拳、地功、螳螂等拳術,也附帶一些兵器。當時任教的有李昆山本人,及劉竹園、王玉山、趙世亭、張中臣等人。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李昆山又任萊陽十區西南鄉農學校校長。一方面教農民讀書識字,一方面教以西北軍的「四式槍」、「四式刀」等劈刀刺槍戰術。在濟南以一塊三毛一把,打了四千把鬼頭大刀。三月一期,三月一期地訓練了許多地方武力。抗戰期中,李昆山就率領著這些學員們奮戰,使日本鬼子吃盡了苦頭。他本人也由大隊副,升任到副團長之職。迄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日本入寇,於是將銀盾埋於家中地下,其他均為燒掉。未幾亦參加了抗戰行列。抗戰勝利後,國共爆發內戰,1947年國民黨軍隊於膠萊戰敗(史稱「膠河戰役」),李昆山自青島隨軍轉進以前,仍設法將所埋銀盾兩面起出隨身攜帶,隨軍先到福建,而後到臺灣,定居於基隆市。  

                                     

                             「膠河戰役」,國民黨軍隊戰敗。


    李昆山一生主要經歷為:任山東省萊陽縣國術館館長6年,任萊陽店埠區鄉農學校校長2年,任萊陽縣第二區區長3年,任平度縣國民兵團少校副團長3年,任海陽縣常備自衛團中校副團長1年。在此期間,抗戰平亂,保國衛民,厥功至偉。於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加入中國國民黨,擔任區委員及小組長等職,建樹良多。
 
基隆仁一路山坡上,傳承國術香火
 
    李鴻傑初識李昆山,係於民國三十八年冬,在基隆市仁一路29號後面之山坡上。此時李昆山正於所住之木屋前練拳。李鴻傑當時雖僅懂得於少時練過十二路彈腿及太極形意二拳,但因生長於武風鼎盛之滄州,可說見到高手不少,惟未見過像李昆山所練之拳術,出拳忽上忽下,忽拳忽掌,剛勁快速,令人防不勝防。
 
    當時李鴻傑看的眼花繚亂,俟其練畢,虛心請教其為何拳?並竭誠請其教授。一年後,為朝夕請教方便,竟請李昆山將隔壁之小木屋買下,李鴻傑得以賃居,朝夕請益。至四十六年十一月,至臺灣省政府任職止,隨師8年之久。
 
   李昆山所教長兵,可以說「慢得不得了」。每晨練完拳,學生散後,李鴻傑即與先師,各持一大杆子,用中平式,相對虛步站立,僅練「三字」,一為「扎」,一為「封」「拿」。彼扎我封拿,或我扎彼封拿。達二、三年之久,始教扎之變化,及教「纏」、「滑」、「削」、「閉」、「攔」、「挑」、「掤」及活步等訣法。杆子原為齊頭,因為經常打落地,杆子全成尖了。當年李昆山如此教導,真是煞費苦心。
 
     另李昆山教拳方式,除教套路嚴格外,並注重散打。故每天於各學生練完拳後,即指導功力相當的兩個學生互相散打,將其所學儘量施展發揮。有拳術,有短兵,惟無長兵(長兵僅李鴻傑一人與李昆山對打)。至於短兵,是融合刀法、劍法及巴棍之精華於短兵散打之內,故覺神奇精妙。

                           

                    梅花螳螂名師李鴻傑演練梅花螳螂摘要


于峨一、李純德、崔維國不辱師門
 
    李昆山的徒弟于江(字峨一)於民國四十四年參加全國比賽時,短兵獲冠軍。
 
    另於民國七十五年(1986年)九月二十一日中華日報《李迪專欄》評述30多年前在三軍球場的全國國術大賽。他說:「國術選手,既沒有西洋拳的技術,又沒有中國功夫的精緻技巧,只有蠻力與勇氣。一度令人懷疑,是不是中國功夫都是這個樣子?直到最後,看到一場短兵比賽,卻開了眼界,完全是以技術取勝,絕非胡打亂撞……」文中所指的即是得冠軍的于峨一及得季軍的李純德。因於賽前數月二人經常由臺北到基隆請李昆山指導。
 
    李昆山常說:須將練功夫融於日常生活之內。不一定僅於練拳時間才練,應有時間就練。例如坐或立休息時,手可以不要閑著,心想著敵人如何來攻打?我則如何應付?手可以比劃,不必盤架子,拉架子。又曾舉例說:他伯父李丹伯之所以「天下無敵」(指功夫高而已),是因為用功勤。他經常於至外地出遊時,見到一塊平地很適合練拳,即將長袍脫掉,打上一套兩套拳再走。如果一般人只會休息,哪會練拳?現在練國術者多,但均是「票友」一類,非真練功夫。
 
一生練武,性情溫和謙沖
 
    李昆山練功之勤,至老不減。70餘歲,仍親與學生對練拳術與兵器。且每日下午4時至5時,非在屋旁之小巷,即赴國術館自己練。並手持木棍自己全身抽打,多少年不停。至於十四動功,更是從不間斷。其所以壽高80餘歲,眼不花,耳不聾,且牙齒一個未掉,實非偶然。
 
    李昆山雖一生練武,但品性溫和。當年在南京參加國考曾逢一使「提爐槍」高手田鴻業(此人武功高強,並精形意拳,1949年亦往台,大陸友人前些年曾托李鴻傑尋訪,豈料已早逝。)纏鬥甚久,李昆山用「虛中實」法扎了對方一槍,因裁判未看清,竟然雙方均被判奪權犯規雙敗。李昆山雖心灰意冷,但仍不憤不怒,回到選手村「國貨陳列館」,借了綏遠隊選手所帶的白蠟杆子,專練「封」「拿」二招。第二天接通知復賽始判勝。稍後又遇一河南省高手,李昆山扎中了他數槍,因為槍頭包的棉花上沾的是紅土,扎的不很明顯。裁判又沒看清,選手又不承認被扎上,堅不認輸,仍一味纏鬥。後來被李昆山將來槍打垂在地後,再扎一槍,被扎得後退了好幾步。李昆山笑問:「這回扎中了沒有?」對方不好意思也笑啦,丟下槍認輸。由此種種看來,可知李昆山性情之溫和。
 
人稱「神槍手」,一槍可扎8個洞,自認只能扎5個
 
    有一次,李鴻傑陪李昆山由基隆搭公車至金山。車中有數人高談闊論,「誰是英雄」問題。有一人稱:「我們山東有一英雄,名『神槍手』,一槍可扎8個洞。」另一人說:「不可能!怎能扎8個洞?他叫什麼名字?」那一人答:「他叫李昆山,真能扎8個洞,很多人都知道。」李昆山聽人提的是他,馬上就問那個人:「先生,你認識李昆山嗎?」那人說:「不認識,但大家都說他一槍能扎8個洞。」李昆山說:「你們全替他吹得太過啦!我知他年輕時最多是扎5個洞,從來沒有扎過8洞。」那人就問:「你怎麼知道?」李昆山答:「因為我就是李昆山。」由此亦可見李昆山之誠實謙虛。難怪有很多人那麼佩服他,去拜訪他幾次,就自稱是他的學生。甚至有人不知是向誰學得拳,也寫是李昆山所教(借助李昆山的威名)。

 
    李昆山的外孫張炳斗是當今螳螂拳大師



練國術有十大要義,堅持武者節操
 
    李昆山雖性情溫和,待人接物從不疾言厲色,但其教授學生非常嚴格,不但教武功,且教做人做事。故於晚年曾手訂「練國術要切記十大要義」:「愛國家、愛同胞、重道義、守信用、救貧困、助弱小、尊長輩、敬賢老、樹正義、堅節操。」又常囑學生:「要確實身踐力行此十大要義,先獨善其身,而後兼善天下。不但能作國術老師,亦應作社會導師,蔚成良好風氣,乃為師最大願望。」
 
    更有一次,使李鴻傑非常遺憾,也使他更增加敬佩與感激的心情。是李鴻傑與李昆山對練大槍時,李昆山一個大意被李鴻傑扎了一槍。李鴻傑當時非常惶恐,心想這一槍毀了李昆山一世英名,怎麼辦?可能從此以後,李昆山不會再教我槍法啦!當時李昆山摸了一下傷處——鼻子,流了一點血。李鴻傑一直說對不起。李昆山說:「人又不是神,馬有失蹄,沒有人一輩子不會受傷的,亦怪我不小心,不要緊。」以後照常與我對練,李昆山亦小心,李鴻傑亦注意,再沒出事。李鴻傑離開基隆時,送了李昆山一棟房子。關於李昆山的逝世日期,根據張炳斗介紹,李昆山在1982年逝世於臺灣,享年88歲。李鴻傑則說:「先師李昆山僅享壽82歲,他是在諸多因素下,心情不愉,健康漸衰,於民國65年(1976年)5月16日晨猝然仙逝。」兩個說法相差6年,誰是誰非,有待考證。
 
李鴻傑於李昆山逝世時,書一挽聯:

    享上壽逾八旬,方欣短杖扶鳩,駐顏卻老;
    陳洪疇晉五福,詎料中庭降鶴,促駕歸真。
 

    李昆山在臺灣的主要傳人有李登五(兒子)、孫鶴豐、李鴻傑、于峨一、李純德、崔維國等。

                    (完)
參考資料:

1.李鴻傑《憶螳螂拳名師李崑山》,載於臺灣《力與美》雜誌月刊第28期。(現已停刊)
2. 危鳳池《山東螳螂拳近代發展概況》,(危鳳池先生是香港太極梅花螳螂拳總會主席)。
3. 《山東一條槍李崑山》,止戈武塾博文,2011年5月31日。
4.王鑫鑫《萊西李昆山是武狀元 外孫張炳斗螳螂拳大師》,《城市信報》,青島信網,2015年1月8日。
5.張炳斗《李丹伯先生簡介》,附《李丹伯先生紀念碑碑文》「武術網」--螳螂拳論壇,2015年1月20日。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欲體驗內氣運行,不妨一試。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超過一百人,  

           包括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醫生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