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5th Jul 2015 | 文學欣賞 | (512 Reads)
 李商隱《夕陽樓》賞析

原詩

      花明柳暗繞天愁,上盡重城更上樓。
      欲問孤鴻向何處,不知身世自悠悠。

自注云:「在滎陽,是所知今遂寧蕭侍郎牧滎陽日作者。」
                                

                                        鄭州夕陽樓
 

【注釋】
 
(1)夕陽樓:舊鄭州之名勝,始建於北魏(一說始建年代無考),為中國唐宋八大名樓之一,曾與黃鶴樓、鸛雀樓、岳陽樓等齊名。遺跡位於今鄭州市商城遺址西南角,又據宋、明、清歷代詩人所寫之詩,嘉靖《鄭州志》、民國五年《鄭縣誌》所載,以及1983年文物普查時發現的殘斷「夕陽樓」碑可知,夕陽樓位於今鄭州商城遺址西南角,為舊鄭州城內最高處,與周圍亭臺樓閣相連,形成一組建築群,登樓遠眺,可見西南梅、泰諸山。明代中葉後倒塌失存。董乃斌《李商隱詩評注》云:「於夕陽西下時登樓也,非樓名夕陽。」與一般說法不同。
(2)滎陽:在河南省鄭州市滎陽一帶。
(3)是:指夕陽樓。所知:所熟悉的人。蕭侍郎:即蕭澣。《舊唐書·文宗紀》:「大和七年(833)三月,以給事中蕭澣為鄭州刺史,入為刑部侍郎。九年六月,貶遂州司馬。」《地理志》:「遂州遂寧郡,屬劍南東道。」蕭澣貶遂州司馬,不久病逝,李商隱作有《哭遂州蕭侍郎二十四韻》。
(4)花明:九月繁花凋謝,菊花開放,特別鮮明。柳暗:秋天柳色深綠,顯得晦暗。繞天愁:憂愁隨著天時循環運轉而來,秋天有秋愁。
(5)重城:即「層樓」,指高高的城樓。樓:指夕陽樓。
(6) 悠悠:無際的動蕩,飄忽不定。
 
 
【語

(一)

    秋天,我登上夕陽樓,沒有想到,越上高樓,所望越遠,心裏就更加鬱悶。低頭是花明柳暗的好景致,很可惜都被我的無盡愁思纏糾著;抬眼,是空闊的碧空裏飛著一隻大雁,很想知道這只孑然孤飛的大雁要到哪裡去,但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尋問,因為我自己也是如此地飄泊不定,就如同大雁一樣,只能在空曠無助的天地間茫然悠遊。

(二)

    人的一生總有非常多的波折,花明柳暗之事讓人興起無限愁緒。
    就像盡力登上很高的城樓才發現更高的樓還在前方。
    仰望天空,萬里寂寥,只有一隻孤雁在夕陽餘光的映照下孑然飛去。
    但到了這個時候,忽然才頓悟自己的身世原來也和這秋日的孤雁一樣孑然無助。


                               

                                                     登樓遠望

【寫作背景】
 
    《舊唐書·文宗紀》:「大和七年(833年)三月,以給事中蕭澣為鄭州刺史,入為刑部侍郎。九年(835年)六月,貶遂州司馬。」《地理志》:「遂州遂寧郡,屬劍南東道。」蕭澣貶遂州司馬,不久病逝,商隱作有《哭遂州蕭侍郎二十四韻》。

  此詩又名《登鄭州夕陽樓》,大約作於大和七、八年(833-834年)間,當時蕭澣在鄭州做刺史。大和九年(835年),蕭澣被貶遂州。故李商隱在自注云:「在滎陽,是所知今遂寧蕭侍郎牧滎陽日作者。」這句注語應是作者後來補記的,其意思是:此詩作於滎陽(唐代滎陽屬鄭州,今屬河南),是當初蕭澣侍郎被貶為鄭州刺史時所寫的,而現在蕭澣已被貶遂州了。夕陽樓是蕭澣在鄭州做刺史時所建(可能是重修)。李商隱昔曾投靠蕭澣,有知遇之誼,故稱「所知」。商隱此時當在滎陽,聞知交遠謫,而獨上夕陽樓,撫今追昔,乃有孤鴻零落,前程未卜之歎。故雖有花明柳暗之景,卻無秋高氣爽之情,唯覺愁情繞天。詩以孤鴻喻人,然所喻何人?前人解說不同。或云自喻,或云喻蕭。胡世焱曰:「身世方自悠悠,而問孤鴻所向,不幾於悲乎?『自』字宜玩味,我自如此,何問鴻為?感慨深矣。」

    要想解讀這首詩,除了要知道蕭澣和作者的交情外,更要了解作者的際遇。原來李商隱在大和年間,「曾為進士者五年,始為故賈相國(賈餗)所憎,明年病不試,又明年復為崔宣州(崔鄲)所不取……」(《上崔華州書》----崔華州乃崔龜從,非崔戎)正是世途坎坷,前路渺茫,目睹飛鴻獨自遠去,豈能不引起身世之感?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也說:「這時商隱連為賈餗、崔鄲所斥,還未登第,所以說『身世悠悠』。」

 

  賞析

 
    這首詩以眼前看到的景物入手,以藝術的手法來詮釋心中的愁緒和感慨,讀起來沉鬱真摯,依稀在人們面前展開了一幅花明柳暗、高樓獨立、孤鴻飛翔的畫面。李商隱用他生動的筆墨,既寫出了夕陽樓的真實風景,也盡情傾訴了他的心事和渴望。
 
    前兩句寫登樓遠望,觸景生愁。花明柳暗,本來是賞心悅目的美好景色,但在別有傷心懷抱的詩人眼裏,卻是惹愁引恨之物。李商隱出身比較寒微,特別重視「知己」的理解和幫助。一年前(大和八年,835年),非常賞識和栽培他的崔戎在兗海觀察使任上溘然長逝;現在,另一位對他厚遇的知己蕭澣又被貶遠去,這就使詩人越發感到自己的孤孑無助。而他兩次應試不第,也無疑更加重了落拓不遇的悲慨。再加上朝廷中李(訓)、鄭(注)專權,黨爭劇烈;宦官勢熾,時代與個人身世的濃重陰影,使得這位敏感而重情的詩人多愁善感。


    「首兩句」是倒裝語。「花明柳暗」的風景是在「上盡重城更上樓」後所見。這樣調換次序,一方面是為了要突出詩人登高望遠的無邊愁緒,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使登城上樓的敍述帶上濃郁的抒情色彩,顯出曲折頓挫之致。但第二句對於第三句的「欲問孤鴻向何處」,又是順敘。可見詩人構思煉句之巧妙。像《登樂游原》一樣,詩人的身心異常疲累,內心深處感到異乎尋常的壓抑與孤獨。所以詩人「上盡重城更上樓」時,從「上盡」、「更上」這種強調的語氣中,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種不堪承受登高望遠所帶來的心理重壓。「上盡」,還要「更上」,成了一種負擔,一種難以承受的體力和精神的負擔。這與王之渙「更上一層樓」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心態。
 
    詩人登樓所見景物有二:一是花明柳暗。二是悠悠孤鴻。任何詩人描摹景物,都有他自己的獨特的審美選擇,並把選擇物件在自己的心靈中加以主觀化的熔鑄。成為詩人自己的經過改造了的景物。《夕陽樓》詩中所出現的「花明柳暗」,本應是一派生機盎然的天地。但是李商隱卻沒有「峰迴路轉」、「又一村」的那種感覺,而是把彌漫在詩人自己胸際黯淡的愁雲,又轉而彌漫到「花明柳暗」的景物之上,使如許秋色也蒙上了一層萬里愁雲萬里凝的黯淡色彩,而且詩人胸際的愁雲又放而大之,彌漫充塞到了天地間,成了「繞天愁」,此愁不同於它愁,此愁悠長、紛亂。李商隱詩在遣詞造句上是非常講究的,同一事物,他不說「柳暗花明」,而寫成「花明柳暗」,詞序排列由明而暗,而愁,以顯出情緒變化的層次,如按通常「柳暗花明」的說法,便亂而無序了。由此可見詩人對意象的關注,造境的巧妙。這句運用反襯(襯托、對比)的手法;以花明柳暗的景色反襯自己的一腔哀愁,表達了一種愁苦之情。
 
    詩中三 、四兩句專就望中所見孤鴻南征的情景抒慨。仰望天空,萬里寥廓,但見孤鴻一點,在夕陽餘光的映照下孑然逝去。這一情景,連同詩人此刻登臨的夕陽樓,都很自然地使他聯想起被貶離去、形單影隻的蕭澣,從內心深處湧出對蕭澣不幸遭際的同情和前途命運的關切,故有「欲問」之句。但方當此時,忽又頓悟自己的身世原來也和這秋空孤鴻一樣孑然無助、渺然無適,真所謂「不知身世自悠悠」了。
 
    宋代詩人謝枋得評價這首詩的第三、四句時說:「若只道身世悠悠,與孤鴻相似,意思便淺。『欲問』、『不知』四字,無限精神。」(《疊山詩話》)                                       
                                           
    這兩句真切地表達了一種典型的人生體驗:一個同情別人不幸遭遇的人,往往沒有意識到他自己也是需要別人同情的不幸者;而當他意識到這一點時,竟發現連同情自己的人也不再有了。而且,這兩句蘊含著更深沉的悲哀,更深刻的悲劇。讓全詩達到淒惋入神的境界,體現出無限的詩意。
 
    這兩句詩的好處,主要在於它真切地表達了一種特殊人生體驗:一個同情別人不幸遭遇的人,往往未有意識到他自己原來正是亟須人們同情的不幸者;而當他一旦忽然意識到這一點時,竟發現連給予自己同情的人都不再有了。「孤鴻」尚且有關心它的人,自己則連孤鴻也不如。這裏蘊含著更深沉的悲哀,更深刻的悲劇。馮浩說三四兩句「淒惋入神」,也許正應從這個角度去理解。而「欲問」、「不知」這一轉折,則正是構成「淒惋入神」的藝術風韻的重要因素。此詩體現了李商隱七絕「寄託深而措辭婉」(葉燮《原詩》)的特點。(劉學鍇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年)

 


 總結
 
    詩人登夕陽樓(或於夕陽時登樓),觸景傷情,感慨無端,寫下這首情致深厚的小詩。
 
集評

1.謝枋得曰:「『欲問』、『不知』四字,無限精神。」(《疊山詩話》)
 
2.紀昀曰:「借孤鴻對寫,映出自己,吞吐有致,但不免有做作態,覺不十分深厚耳。」
 
3.劉學鍇、余恕誠《李商隱詩歌集解》云:「三四巧於言情,不直言己之身世如悠悠孤鴻,而謂方將同情孤鴻之遠去,忽悟己之身世亦復如彼。是憐人者正須被憐,而竟不自知其可憐,亦無人復憐之也。運思固極婉曲,言情亦極淒惋,然渾樸之氣亦因之而斫削。紀評雖稍苛,然眼力自非張氏(張采田)之一味吹捧者可比。」
 
4.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云:「孤鴻比蕭,末更自慨,悽惋入神。」
 
5.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說:「筆意曲折,情韻悠遠。」
 
【參考資料】
 
1.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

 2.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

3. 劉學楷、李翰《李商隱詩選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

4. 董乃斌評注《李商隱詩》,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年。
5. 黃世中《李商隱詩選》,中華書局,2006年。

6. 聶石樵、王汝弼《玉谿生詩醇》,中華書局,2008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無法顯示,請參閱以下網址: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96638751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