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31st Jul 2015 | 香港故事 | (149 Reads)
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始末 (上)
 

    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簡稱「香港八辦」)是一個獨特的辦事處,抗戰時期它作出的特殊貢獻在軍史和香港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香港八辦是中華民族抗戰史上的一座豐碑,當年何香凝女士、廖承志先生為抗戰立下的汗馬功勞鮮為人知,幸而有史家(例如陳敦德先生)研究這段歷史及發表其文章,這段光榮的歷史才不致被湮沒。
 
    1937年10月延安,一天晚上,毛澤東把廖承志請到了他居住的窯洞,佈置了一項重要的任務,要求廖承志以獨特的便利條件,到香港開設香港八路軍、新四軍辦事處(隸屬於中共中央南方局領導)。

  毛澤東跟廖承志談到,「中國抗日面臨生死存亡關鍵時刻,抗戰的物資極為缺少,急需發動海外的華僑捐獻物資,支援抗戰,這也是在香港設立八路軍、新四軍辦事處的意義所在。周恩來同志知人善任,選擇了你,我也舉手同意,這是中央的決定!你在國民黨那邊有不少朋友,你要充分團結中間派,擴大統一戰線,推動抗日救國運動。小廖,你到了南京,跟葉劍英同志先工作一段時間,熟悉『行情』後再去香港開個分號。」經過與毛澤東徹夜長談,他明白了自己使命重大,任務艱巨。廖承志明確了中央要自己利用香港的特殊條件完成三大任務:

 
一是向海外宣傳中國共產黨和八路軍、新四軍主張和政策;
二是把海外華僑的和各國朋友提供的支援物資送到各抗日根據地;
三是搜集國際最新動態情況供中共中央領導人參考。
 
                

  1949年5月,在中華全國青年第一次代表大會召開期間,毛澤東(後排右二)和朱德(後排右一)、廖承志(後排左三)等在一起。


    身負重托,廖承志深感責任重大,馬上離開延安經西安乘坐火車到達南京,在周恩來、董必武領導下的十八集團軍工作。「八·一三淞滬抗戰」國民黨軍隊全線潰敗,日軍鐵蹄很快直撲南京,中共中央決定將南京辦事處撤退到長沙,廖承志便經武漢、廣東,1938年初到達香港,馬上與潘漢年、吳有恆、連貫、張唯一、李少石、廖夢醒等人召開秘密會議,決定在香港皇后大道18號開一家茶葉商行作為掩護,而商號後樓就是八路軍駐港辦事處。選擇皇后大道也得到了當時港英政府的默許。在這之前,周恩來特地在香港會見英國駐華大使卡爾爵士,說明八路軍、新四軍在敵後英勇作戰,得到國內外富有正義感人士的讚揚,充分地贏得海外廣大華僑的尊敬,華僑們紛紛捐贈物資錢款,可是沒有機構辦理接受,我們需要在香港設立辦事處,不公開掛牌,請港督給予關照。

  因日軍的大舉侵華也極大地損害了英國在華的利益,英國也同意在香港開設八路軍辦事處。這是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第一個辦事機構。



    在香港的一次會上廖承志指出,「香港為遠東航運的中轉站,地理位置極其重要,被譽為『東方明珠』。也是我國通往東南亞、亞非和西方世界的視窗,既可作為橋頭堡、氣象臺,又是抗日的前哨據點,因此,中共中央決定利用香港的有利條件,廣泛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抗日主張,爭取國際友好人士、廣大海外僑胞和港澳同胞支援抗日。」關於辦事處的選址,是中共香港市委書記吳有恆提出,經大家討論一致同意的。廖承志和潘漢年便決定以皇后大道中18號為選址。
 
    1938年1月,香港八路軍辦事處在皇后大道中18號正式成立,對外掛牌是「粵華公司」,負責人是廖承志。主要工作人員包括潘漢年、連貫、秦邦禮、李少石、張唯一等人。
 
    「粵華公司」經營茶葉批發兼零售,公司開張後,貨源充足、價格公道,一時生意興隆。廖承志、潘漢年認為香港環境複雜、要吸取以往地下工作的經驗,必須另闢幾處活動基地,才能預防不測事件。


    情報專家潘漢年首先選擇港澳醫生柯麟及其胞弟柯正平開辦的「南華藥房」,作為地下秘密工作的備用場所。柯麟早在1924年就加入青年團,1926年轉為正式中共黨員,他與葉劍英保持著良好的關係,後參加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後,到上海與賀成合作開設「達生醫院」,回到香港後在中共黨員柯正平的幫助下,於深水埠開設「南華藥房」,以中醫師柯麟名義行醫。他曾經掩護過中共早期的領導人李碩勳到海南一帶進行革命工作。李碩勳犧牲後,將其夫人趙君陶和兒子送回上海。潘漢年對柯麟的工作給予高度評價,明確指示「南華藥房」很重要,要求柯麟在香港堅持下去。

             

      1984年春,葉劍英元帥(中)與柯麟(右)等合影

  當時,太平洋戰爭尚未發生,但香港這時已經成了日軍虎視眈眈覬覦的地方,為了防止日本和國民黨特務的迫害,廖承志、潘漢年制訂了嚴格的紀律,不准照相和贈送照片,不得與親戚、同學、朋友通信來往,組織大家學習隱蔽鬥爭方法。


    事後,八路軍香港辦事處吸取教訓,不再設半公開的辦公場所,化整為零,轉入地下秘密狀態。
 
    據陳敦德《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紀實》(香港中華書局2012年版)一書記載,1938年10月下旬,港英政府提出要與中共領導的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接觸,進行保衛香港的專題談判。在10月24日的首輪談判中,港英當局向廖承志提出,要馮白駒領導的瓊崖游擊隊炸毀日軍在海口市郊的飛機場,還提出要馮白駒的部隊派幾個人來香港學習如何使用此種炸彈,條件是港英當局接濟馮白駒部隊的武器裝備及無線電器材等。
 
    11月15日,日軍以三個師團及海軍陸戰隊在粵西欽州至防城間的龍門港登陸。港英當局又兩次派人會晤廖承志,表示現存香港倉庫的500挺英造機關槍以及大批炸藥可以清點移交中共方面,接着又頻頻派人來找廖承志,表示願意撥給馮白駒瓊崖部隊駁殼槍1,000支以外,還可撥給25支輕機槍,另撥給東江游擊隊駁殼槍500支,輕機槍50挺。在這個時候,日軍已兵臨深圳河邊逼近香港,港英當局又找到廖承志,提出與廣東游擊隊協同保衛香港,答應廣東游擊隊可在香港設立辦事處和架設秘密電台。談判中,廖承志根據中共中央指示,提出要求港英當局為中共領導的軍隊提供武器、裝備、醫藥等物資,並要求成立由民主黨派參加的聯合辦事處,借此發動群眾,武裝群眾。英方卻提出派教官到中共領導的軍隊監督使用武器等苛刻條件,被廖承志嚴辭拒絕。
 
    著名作家、社會活動家夏衍在其《懶尋舊夢錄》中對八路軍駐港辦事處最後一次與港英當局談判回憶道:「大約12月12日或13日,英國記者貝特蘭向廖承志提出,說香港當局想和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負責人會晤,討論共同保衛港九的問題。這樣,下一天,廖承志、喬冠華和我,和香港總督楊慕琦的代表輔政司(忘其名)以及居間人澳大利亞籍的英國記者貝特蘭,在香港大酒店三樓舉行了會談。我方表示,我東江游擊隊可以協同駐港英軍和加拿大軍隊保衛港九,但是英方得供應必要的武器彈藥;這位輔政司似乎很誠懇地表示立即向總督報告,盡可能滿足我方要求,可是從此之後,就如泥牛入海,沒有下文。」 但據陳敦德《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紀實》介紹,在日軍向香港發動進攻之後,戰火硝煙中,廖承志趕到港督府,英方倉皇匆促之中,將港督府中所藏數十支手槍給了廖承志。

  辦事處卓有成效的工作產生了了巨大的影響,同時也引起了敵人的震動和恐慌,日本和國民黨駐港人員連續向港英當局提出「抗議」,港英當局在1939年3月11日清晨,派出偵探突然包圍了「粵華公司」。結果,駐港辦事處與南洋各地的通訊名單和通訊位址,以及辦事處將要發往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的學生登記表等文檔資料均被搜走;辦事處的連貫及譚樂華(女)等五位成員亦遭逮捕。

    廖承志馬上急電報告周恩來,然後親自向港督楊慕琦提出抗議。他嚴正指出:「粵華公司是根據中英雙方協定而設立的正式機構。貴方在事先沒有通告、沒有招呼的情況下,公然採取如此突然的搜查行動,還帶走我們的五位工作人員,這是貴方單方面違背協約,有損中英雙方感情的粗暴行為。對此,貴方應負全部責任!」(茆貴鳴《廖承志與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載於《百年潮》2005年第6期。)
港英當局詭稱:他們不知道「粵華公司」是八路軍駐港辦事處。經周恩來在重慶與卡爾遜將軍反復交涉,港英當局才將連貫等人關押50天後釋放,同時歸還了被搜走的多份檔。

                                    

 

    廖承志、連貫等此時開始用華比銀行鄧文釗的寫字樓作為聯絡地點,其他工作人員因不便到華比銀行,也都各自設法尋找關係,相繼建立起自己工作的聯絡點。

    身為辦事處主任的廖承志,不僅肩負著辦事處的領導重任,還具體負責為八路軍、新四軍籌集資金和物資的工作。
一次,廖承志帶回家一隻沉甸甸的箱子。他要妻子經普椿立即將箱子送到指定的秘密聯絡點。

「箱內裝的是什麼?」經普椿問。

「你儘管送去就是了。」廖承志笑了笑,沒有正面作答。
經普椿打開一看,大吃一驚。原來是滿滿的一箱美鈔。「這麼多美鈔,我可不敢送去。」

「不必擔心。你是女同志,不像我目標大,特徵明顯。放心去吧,不會有事的。」

    廖承志不僅動員妻子協助自己的工作,還動員自己的表兄弟──香港華比銀行華人買辦──鄧文田和鄧文釗,將海外華僑給八路軍、新四軍的捐款直接匯到華比銀行廖承志收。這件事在當時是很不容易做到的。起初,在眾多香港人的腦海中,傳說中的共產黨似乎就是「洪水猛獸」,唯恐躲避不及。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廖承志說服了他的鄧氏表親,成功地使用起了華比銀行這個特殊的聯絡點。
 
    鄧文釗是何香凝的侄女婿,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經濟碩士學位。他那早年的民族主義思想後來在廖承志的幫助下,不斷得到昇華。他逐步認識到,要救國救民於水火只有寄希望於中國共產黨。於是,他不顧風險,毅然接受中共委託,把任職的華比銀行和經營的崇德堂,供作八路軍駐港辦事處的通訊處和接受華僑抗日捐獻的聯絡站。1941年4月8日《華商報》創刊,鄧文釗負責經理部,1946年復刊後又出任董事長。他對祖國的抗日救亡事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就這樣,廖承志所領導的八路軍駐港辦事處,在香港淪陷前的數年之中,以其獨特的存在方式和無可替代的作用,為中國戰時抗日外交寫出了光輝的一頁。

  在廖承志和潘漢年的出色領導下,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的工作開展得非常活躍,這時的香港,已經成為偉大的中國抗戰事業與海外聯繫的唯一通道,也是各大黨派和愛國民主團體進行抗日活動的根據地。
 
    1942年1月,八路軍香港辦事處撤銷(當時,日軍已侵佔香港)。
 
               (未完)
 
本人曾跟隨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   
          練功及研究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速成法---   
            八段錦、    
        太極十八式氣功、   
          大小周天功、   
           易筋經、    
        丹田呼吸及運轉法、   
          鶴翔樁等       
    (2) 太極拳---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    
           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 
          太極拳內功等       

           減輕壓力     
         增強免疫能力      
          延年益壽        
       必要時作自衞用途      
    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新法教授,迅速得氣。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