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nd Aug 2015 | 香港故事 | (137 Reads)
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始末 (下)
 

    後來發生的事情使英國人認識到不去直接掌控這支部隊,依然可以與其密切合作,共同抗日。據陳敬堂《香港抗戰英雄譜》(香港中華書局2014年版)介紹,香港淪陷後,中共領導的東江縱隊(注1)為了營救英軍等盟國戰俘,專門成立了國際工作小組,由在香港出生長大的黃作梅擔任組長,秘密聯絡地點最初設在九龍彌敦道某號3樓,後來移到深水埗界限街某號2樓。被遊擊隊營救的英軍少校賴特感到遊擊隊能力很強,因此向英國軍事當局提出了和遊擊隊合作營救戰俘的方案,經蔣介石同意,在桂林成立了英軍服務團(注2)。英軍服務團與遊擊隊達成協議:一是開辦秘密聯絡地點(一間雜貨舖)的經費由英方承擔;二是雜貨舖的用人和經營管理由港九遊擊大隊負責;三是英方指定一人在雜貨舖聯繫,其他人不能到雜貨舖。
                                                             

                                                            黃作梅


              雙方合作大約營救了英國、美國、印度、丹麥、挪威、蘇聯、菲律賓等百名盟軍戰俘。日軍宣佈投降後,接管香港的英軍只有2,000餘人,自感力量薄弱,於是邀請民望很高的港九大隊協助維持治安。雙方達成協議:新界北部地區的元朗、上水、沙頭角、西貢等成立由遊擊隊員組成的鄉村自衛隊;黃作梅在彌敦道172號設立東江縱隊駐港辦事處,此辦事處後來成為新華社香港分社的社址(新華社香港分社自2000年1月18日起正式更名為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內地稱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注3)
 
香港八路軍辦事處舊址何在
 
    當年的八路軍駐港辦事處設在皇后大道中十八號二樓,舊址早已拆除多時。
 
    通過瀏覽國內出版物、香港政府歷史檔案館在線匯報、香港公共圖書館和美國密歇根大學圖書館、弗吉尼亞大學圖書館館藏數字化資料,人們發現,能找到的資料對八路軍駐港辦事處地址的描述是一致的,即香港皇后大道中18號(18,Queen's Road Central。於是不少人認為現時的新世界大廈,就是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的舊址。

                                

             被人誤以為是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舊址的新世界大廈

 
事實不是這樣簡單。
 
    最早確認八路軍駐港辦事處(粵華茶葉公司)舊址是香港皇后大道中18號2樓的,是在八路軍駐港辦事處工作過的梁上苑所著《中共在香港》(刊載於1983年6月17日的《人民日報》)。他的戰友連貫(1984年,撰著發表時間,下同)、楊奇(2005年),也都隨後發表文章一致確認。另一個可供參考的信息是,按照當年潘漢年協助廖承志對辦事處選址時提出的條件:「一、辦事處要設在鬧市中,便於各方面人士進行聯絡;二、辦事處無論是樓房或院子,一定要有後門,萬一有意外情況便於撤離。」(見陳敦德著《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紀實》)。
 
    國內作家袁明的父親袁超俊曾在中共中央南方局任職,袁明曾聽過各地八路軍辦事處的歷史,而他對香港八路軍辦事處舊址很感興趣,特地來港考察。
 
    關於該棟八路軍辦事處的建築物,袁明找到了3張不一樣的圖片。一是紀錄片《皇后大道中十八號》提供的一幅手繪的兩層建築物圖片,經他考証,該圖是根據「香港上環西營盤高街精神病院」遺址的建築外貌繪制的﹔二是紀錄片《港九抗日遊擊隊紀實》提供的一幅用字幕標識為「八路軍駐港辦事處原址」的建築物圖片,經他考証,該建築是香港回歸前中聯辦駐址﹔三是陳敦德著《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紀實》一書封面上的圖片,圖中的畢打街鐘樓的確在皇后大道中18號附近,但該鐘樓始建於19世紀80年代,早在1913年就拆除了,參考意義也不大。
 
    那麼,1938年廖承志受周恩來指示為八路軍駐港辦事處的選址是否就是現在的「皇后大道中18號」這個位置呢?
 
查証
 
    在香港,大小建築物都會有一個自己的名稱,但也有同一棟建築物擁有多個名稱來反映不同的業主﹔一般建築物英文名字有House的,中文名字叫「行」,英文名字有Building的,中文名字叫「大廈」﹔建築物的門牌號也不是唯一的,有時同一建築物會有多個門牌號(如1~3號)﹔有底商(指住宅的第一層、第二層)的建築物,主樓和底商有時是不相通的,電梯門單開,這樣就會給電梯門(主樓)和底商(層)分配不同的門牌號,若底商經改建打通,門牌號仍會保留給建築物,若底商被分割,則會在原有門牌號上加A、B予以區別。
 
    今天,沿皇后大道中向西行,臨近新世界大廈有一個叫泄蘭街(Zetland Street)的昏暗小徑,只能步行沿台階拾級而上,在樓市中幾乎讓人覺察不到。它的東邊是16~18號新世界大廈,西邊是20~20B號太平行(Pacific House)。
然而,從1911年的香港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到,泄蘭街的東邊是12~14號,西邊是16~18號。抗戰時期,泄蘭街兩側的門牌號分布,仍符合1911年香港地圖的標示。1932年,在泄蘭街東邊12~14號的位置(也就是現在新世界大廈的位置),新落成了一座名為「友邦行」(AMERICAN INTERNATIONAL BUILDING)/「亞洲人壽行」(ASIA LIFE BUILDING)的建築,是一座金融大廈。它們實際上是同一棟建築,開有兩個門,12號叫「友邦行」,14號叫「亞洲人壽行」。

                            

 
              位於皇后大道中與泄蘭街交界的「Asia Life Building」


    從拍攝於1941年的友邦行照片上我們可以看到,友邦行的門楣上有4個漢字,左邊為「友邦」,右邊為「美亞」,所以也有人稱其為「美亞行」。亞洲人壽公司門楣上清晰地顯示門牌號為14,並單獨寫有ASIA LIFE BUILDING。旁邊的昏暗小徑就是泄蘭街,在香港早期的“T”形街牌上顯示著街道的中英文名字。整棟建築的特點是外牆清爽,沒有任何招牌幌子,顯示出金融行業建築的大氣和莊重。
 
    經袁明核查,皇后大道中12~14號這個門牌的使用歷經多次改變。從其變更統計表中,可以看到,從1965年起,皇后大道中的門牌號做了更新(香港叫執位),原來的12~14號,調整為16~18號。截至門牌號更新,友邦行仍是原來的建築物。該建築物於1978年拆除,後來,此地建起了新世界大廈,也就是現在擁有皇后大道中16~18號門牌的建築物。
 
    因此,抗戰時期在泄蘭街東邊位置的建築物的門牌,不是皇后大道中18號,而是12~14號。
 
    再從一張攝於1941年的照片來看泄蘭街兩邊的建築物,從左至右(即從東到西)依次是:12~14號友邦行、泄蘭街、16~18號太平行、20~22號加任亞厘行,最後的圓頂是24~32號殼牌大廈。
 
    由此,可以初步認為,當年門牌號為16~18號的太平行才是八路軍駐港辦事處舊址。
                                

 
                                                                泄蘭街

確認

    抗戰時期,太平行的門牌號是皇后大道中16~18號,與現在的新世界大廈門牌號相同,但位置不同,在泄蘭街的另一側。
 
    從皇后大道中16~18號這個門牌的使用和變更統計表中,我們可以看到,門牌號的變更也發生在1965年以后。相鄰其它建築物的門牌號亦有相同的變化規律,比如與太平行相鄰的加任亞厘行,這裡不再一一列舉數據。需要注意的一點是,表格中的「16~18」「16 and 18」,表示兩個門牌號屬於同一建築物。
 
    在一張1950年代拍攝的彩色照片上,太平行是一棟白色建築物,最上端的雨棚是殼牌大廈的。太平行很不起眼,有關的資料也相當匱乏,我們只知道它叫太平行(Tai Ping Building,1965年門牌更新前的英文名稱。截至門牌號更新,太平行已翻建,英文名改為全西化的Pacific House)。這時它只有7層,是這一段街面裡最矮的。與左右鄰居不同的是,它的外牆掛有招牌幌子,這說明有商家入駐,粵華茶葉公司駐於此也合情合理。
                                

 
             Pacific House 太平行今貌 
      中環 皇后大道中20-20B號 (以前是18號)
 

    一張攝於1954年的泄蘭街照片上,左側是友邦行,右側是太平行,小徑昏暗狹窄,係石級步行道,車輛不能通行。另外,請注意照片右側,太平行在這裡開有後門!這是不是當年選址時所考慮的因素呢?
 
    再回過頭來看1929年的照片,因友邦行在建,可看到太平行鄰泄蘭街側立面:此時該樓只有6層。從樓頂電梯井的位置可以看出,所謂後門,實際上是電梯門。太平行的對面是香港大酒店和大通銀行大廈(公主行)。

                                        

                              1960年代從中環安蘭街望向泄蘭街


    也就是說,抗戰時期,在泄蘭街西邊位置的太平行,是獨佔皇后大道中16~18號的建築物,並開有後門,符合八路軍駐港辦事處建築物「一定要有後門」的條件。另外,周邊商業氛圍濃厚,便於以茶葉公司的名義隱蔽,且後巷小徑幽暗,無法通車,便於緊急情況下撤離。

          
                                            
                                        太平行位置圖
結論
 
    根據以上的材料和分析,香港歷史上曾經有過兩個皇后大道中16~18號的建築物:一個是泄蘭街西邊的太平行,擁有這一號碼的時間是1965年以前﹔另一個是泄蘭街東邊的友邦行,擁有這一號碼的時間是1965年以後,1978年友邦行拆除,建起了現今的新世界大廈,仍然使用16~18的號牌。
 
    當今的太平行(皇后大道中20~20B號),13層,翻建於1964年。至今,它仍然是皇后大道中不甚起眼的建築物。新樓的電梯門仍然開在泄蘭街一側,底商右側的自動扶梯是通往過街天橋的,並不通主樓。
 
    袁明認為,作為歷史遺存和旅遊觀光景點,八路軍駐港辦事處舊址應正名為太平行(Pacific House,即抗戰時期的皇后大道中16~18號,現在的皇后大道中20~20B號)。


綜合理由如下:


1.是舊址原地﹔
2.抗戰時期實際擁有皇后大道中16~18號門牌﹔
3.建築物開有後門﹔
4.建築物中文名稱未變。抗戰時期叫太平行,經過70多年的風雨,現在仍叫太平行﹔
5.對舊址只宣傳太平行,即可簡單避開繁複的門牌號碼變化方面的解釋。
 
    而桂林八辦的設立要晚於香港八辦,它是在廣州、武漢淪陷後辦起來的,當時香港八辦從海外籌集到的款項,以及國際社會與世界各地僑胞援助八路軍、新四軍及抗日根據地的抗戰物資,全部是從香港經李克農主持的桂林八辦,再轉運到陝北、五臺山及蘇北等全國各地的根據地。
 
    抗戰期間,許多海外華僑、熱血青年為了報效祖國,紛紛回國參軍參戰,也大多是經香港八辦的安排與介紹,轉送到桂林八辦,再分配、輸送到八路軍或新四軍。由此,足見當年由廖承志主持的香港八辦,在抗日戰爭歲月裏的重要作用。
 
 
                     (完)
注釋:
 
(注1) 東江縱隊,全稱為「廣東人民抗日遊擊隊東江縱隊」,是中國抗日戰爭時期,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支抵抗日本軍隊的遊擊隊。東江縱隊主要活動在廣東東江下游的惠陽、東莞、寶安一帶,以及香港和廣州的周邊地區,抗日戰爭後期還把遊擊區擴展到粵北山區和韓江流域。
 
(注2) 英軍服務團(British Army Aid Group),是一支太平洋戰爭時期活躍於華南地區的英軍情報部隊,主要工作是營救被日軍關押於集中營內的盟軍戰俘,並收集情報。1942年初,英國軍醫賴廉士上校在東江縱隊的協助下成功逃出日軍戰俘營,逃往重慶。同年7月他組建了英軍服務團,總部位於桂林。日本戰敗後,英軍服務團被併入香港防衛隊。
 
(注3) 據資料顯示,新華社香港分社多次搬遷,早期設立的辦事處於九龍彌敦道172號3樓,先遷至尖沙咀加拿分道26號,隨後遷至灣仔霎西街5號。其後1960年代末,分社購入跑馬地皇后大道東一座接近完工的酒店改建作為其新辦事處。2001年起,中聯辦由灣仔皇后大道東舊址遷至西環干諾道西西港中心。而跑馬地的舊址已被遠東發展重建成酒店(麗都酒店)。
 
參考資料:
 
1.茆貴鳴《廖承志與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百年潮》2005年第6期
2.朱衛國《毛澤東佈置任務 廖承志在香港籌建八路軍辦事處》,人民網,2008年12月11日,來源:《人民政協報》。
3.陽顏《桂林籍作家陳敦德新作<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紀實>》問世,《桂林日報》,2012年7月12日。
4.陳敦德《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紀實》,香港中華書局,2012年版。
5.郝鐵川《抗戰時期的中共與港英政府》,《文匯報》--「讀港史、知國情系列之四」,2014-02-11。
6.袁明《八路軍駐港辦事處舊址初考》,《紅岩春秋》,2014年第9期。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無法顯示,請參閱以下網址: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98368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