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6th Aug 2015 | 文學欣賞 | (9612 Reads)
 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賞析

(「密州出獵」一作「獵詞」)
 
【原文】 
 
 
    老夫聊發少年狂(1),左牽黃,右擎蒼(2)。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3)。為報傾城隨太守(4),親射虎,看孫郎(5)。

 
    酒酣胸膽尚開張(6),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7)?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8)。

                            

                                                      蘇軾(東坡)
 
【注釋】
 
(1)老夫,蘇軾自指。蘇軾時年四十歲。
(2)左牽黃,右擎蒼:左手牽獵狗,右臂擎獵鷹。黃、蒼分別代指狗、鷹。二語出自《梁書·張充傳》:「張充年少好獵,每出獵,左手臂鷹,右手牽狗。」
(3)貂裘:貂鼠皮襖。此指獵隊武士裝束。 騎:馬兵。千騎:指出獵的馬隊眾多。平岡:平坦的山崗。
(4)報:回報。 傾城:全城。
(5)孫郎:指孫權。《三國志·吳志·孫權傳》載:建安二十三年(218年)「權將如吳,親乘馬射虎於庱亭」,此處詞人以孫權自喻。
(6)酒酣胸膽尚開張:謂酒意正濃,心高膽壯。
(7)「持節」二句:《漢書·馮唐傳》載:漢文帝時,雲中郡(今內蒙古托克托附近)太守魏尚守邊有功,因上報戰果有差誤而被削職,郎中署長馮唐諫不當如此待功臣,文帝遣其持節赦魏尚,復以為雲中守。此處以魏尚自喻。亦有說以馮唐自喻者,可參考。節:符節,以竹竿為之,古代使者持以為憑信。
(8)天狼:星名,古時以之象徵貪殘侵掠。此處代指宋西北的遼與西夏。《楚辭·九歌·東君》云:「舉長矢兮射天狼」,此化用之。
 
【語譯一】
 
老夫姑且一發少年之狂,
左手牽黃狗,右臂駕蒼鷹,意氣昂揚。
帶領著千名錦帽貂裘的騎兵,
風馳電掣般卷過一片平岡。
百姓互相告知,傾城而出,跟我打獵助威,
今天我要親自射虎,如同當年江東的孫郎。
 
酒興勃發,胸膽開張。
鬢髮微白又有何妨?
我願學漢代的馮唐,為國效力邊疆。
不知何時朝廷會差我持節前往。
到那時,我要搭箭張弓如滿月,
射向西北天空的星座天狼。


 
【語譯二】
 
    我姑且抒發一下少年的豪情壯志,左手牽著黃犬,右臂擎著蒼鷹,戴著華美鮮豔的帽子,穿著貂皮做的衣服,帶著上千騎的隨從疾風般席捲平坦的山岡。為了報答滿城的人跟隨我出獵的盛情厚意,我要像孫權一樣,親自射殺猛虎。

    我痛飲美酒,心胸開闊,膽氣更為豪壯,(雖然)兩鬢微微發白,(但)這又有何妨?什麼時候皇帝會派人下來,就像漢文帝派遣馮唐去雲中赦免魏尚的罪(一樣信任我)呢?我將使盡力氣拉滿雕弓就像滿月一樣,朝著西北瞄望,射向西夏軍隊。


                                     

                                                        古代狩獵圖

【寫作背景】
 
    北宋熙寧八年(1075年)春天,東坡任密州知州,曾因旱去常山祈雨,後果得雨。十月,蘇軾往常山謝雨,歸途中興致大發,與同僚梅戶曹會獵於鐵溝(今屬「諸城市密州街道」)附近,此詞即是圍獵回城之後所作。作者詞中抒發了為國效力疆場、抗擊侵略的雄心壯志和豪邁氣概。這首詞是蘇軾第一篇以豪放為風格的詞作,在題材和內容上都具有開創性。可以說,是密州(今山東諸城)大地的遼闊激發了蘇軾保家衛國的壯志豪情,是密州的人文環境促成了蘇軾詞的粗獷豪放,密州是豪放詞的發源地。
 
    這首詞作於1075年(熙寧八年)冬,當時蘇軾任密州知州。據《東坡紀年錄》:「乙卯冬,祭常山回,與同官習射放鷹作。」蘇軾另有《祭常山回小獵》,詩云:「青蓋前頭點皂旗,黃茅岡下出長圍。弄風驕馬跑空立,趁兔蒼鷹掠地飛。回望白雲生翠巘,歸來紅葉滿征衣。聖明若用西涼簿,白羽猶能效一揮。」其描寫出獵的壯觀場面及卒章所顯之志,可與這首《江城子》並參。
 
                                              

       當年蘇軾與同僚會獵於鐵溝東嶺

【中心思想】
 
    這首詞通過描寫一次出獵的壯觀場面,借歷史典故抒發了作者殺敵為國的雄心壯志,體現了為了效力抗擊侵略的豪情壯志,並委婉地表達了期盼得到朝廷重用的願望。

 
【內容分析】
 
    上片寫會獵情景。開篇「老夫聊發少年狂」,出手不凡。這首詞通篇縱情放筆,氣概豪邁,一個「狂」字貫穿全篇。老夫是詞人自指,蘇軾時年四十而自稱老夫,頗有狂逸之氣,而左牽黃、又擎蒼的形象,又給這狂逸之氣中添了幾分雄壯的味道。
 
    「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寫隨行軍士的裝束與氣勢。千騎奔馳,騰空越野,好一幅壯觀的出獵場面!「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寫密州百姓傾城而出為太守打獵助威,而詞人為報答百姓的熱情,要學三國時的孫權,親自射虎。作者以少年英主孫權自比,更是顯出東坡「狂」勁和豪興來。
 
    下片寫由行獵而引發的豪情壯志。詞人更由實而虛,進一步寫「少年狂」的胸懷,抒發由打獵激發起來的壯志豪情。「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寫自己豪氣干雲,不以年齒漸老為意。「酒酣胸膽尚開張」,東坡為人本來就豪放不羈,再加上「酒酣」,就更加豪情洋溢了。
 
    「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是用《漢書·馮唐傳》中典故。漢文帝時雲中太守魏尚守邊有功,後因上報戰績有誤而被削職。馮唐以為不應以小過罷功臣,文帝遂派馮唐持節赦免魏尚並復其原職。此處,蘇軾以馮唐自比,表達願為國家安定西北邊境一效薄力的願望。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進一步寫詞人意欲奔赴疆場,掃平邊患。天狼指天狼星,古代以之象徵貪侵戰亂,此處指北宋西北的遼和西夏。作者傾訴了自己的雄心壯志:年事雖高,鬢髮雖白,卻仍希望朝廷能像漢文帝派馮唐持節赫免魏尚一樣,對自己委以重任,赴邊疆抗敵。那時,他將挽弓如滿月,狠狠抗擊西夏和遼的侵擾。
 
    這是一首別開生面的詞作,理由是:

(1)用詞來寫習武打獵,藉以抒發關心邊防的熱忱,進一步發展了范仲淹悲壯蒼涼的邊塞詞的精神,成為南宋抗戰詞的先聲。
 
(2)它塑造了一個激昂慷慨,一心馳騁疆場的志士形象。這個形象的出現,在詞史上還是第一次。
 
(3)它通過對特定素材的描寫以及對渴望抵禦外族侵略的忠義之情的抒發,形成一種粗獷豪邁的風格,與當時籠罩詞壇的柳永詞的詞風形成鮮明的對照。作此詞後幾天蘇軾在《與鮮于子駿》書中說:「近卻頗作小詞,雖無柳七郎風味,亦自是一家。呵呵!數日前,獵於郊外,所獲頗多,作得一闕,令東州壯士抵掌頓足而歌之,吹笛擊鼓以為節,頗壯觀也。」從中可見蘇軾有意於詞壇別立一家的創作心態。

                     

 
          《蘇東坡傳》所附年譜(部分) 

【總結】
 
    作者寫此詞時,意氣風發,豪氣干雲,發前人未發之語,寒風烈酒,盡洗綺羅香澤之態,大歌慷慨豪越之曲,此詞也須執鐵板唱來,方能入耳。氣勢如挾風雷,東坡為人豪爽豁達,才能作此等佳篇流傳於世。
 
    此詞是千古傳誦的東坡豪放詞代表作之一。詞中寫出獵之行,抒發興國安邦之志,拓展了詞境,提高了詞品,擴大了詞的題材範圍,為詞的創作開創了嶄新的道路。作品融敍事、言志、用典為一體,調動各種藝術手段形成豪放風格,多角度、多層次地從行動和心理上表現了作者寶刀未老、志在千里的英風與豪氣。
 
參考資料

1. 王水照選注《蘇軾選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
2. 陸林編注《宋詞》,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1992年11月版。
3. 林語堂《蘇東坡傳》,海口:海南出版社,2001年。
4. 李靜等《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年11月版。
5. 《江城子·密州出獵》賞析,《悅讀語文.七年級》,2011-2012第一學期,人民教育出版社。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1)  健身氣功---                  

             融合八段錦、          
           鶴翔樁、易筋經、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超過一百人,   
      包括醫護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