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1th Nov 2015 | 文學欣賞 | (3711 Reads)
蘇軾《蝶戀花·春景》賞析


    花褪殘紅青杏小(1)。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2)。


    牆裏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3)。多情卻被無情惱(4)。



                 

 

解題
 
    此詞原為唐教坊曲,調名取義簡文帝「翻階蛺蝶戀花情」句。又名《鵲踏枝》《鳳棲梧》等。雙調,六十字,仄韻。

【注釋】
 
(1) 花褪殘紅:殘花凋謝。褪,脫去,花褪殘紅即花瓣落盡。白居易《微之宅殘牡丹》詩:「殘紅零落無人賞,雨打風摧花不全」。「青杏」:未熟的杏子。因顏色青綠,俗稱青杏。杏樹一般四月萌芽上旬,中旬開花。至五月上旬,杏花凋謝,青杏結於枝頭。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四月八日》:「四月八日(農曆)佛生日,十大禪院各有浴佛齋會,……,唯州南清風樓最宜夏夏飲,初嘗青杏,乍薦櫻桃,時得嘉賓,觥酬交錯。」「小」:毛本作「子」。

(2) 天涯:指極遠的地方。「何處無芳草」句:謂春光已晚,芳草長遍天涯。《離騷》:「何所獨無芳草兮,爾何懷乎故宇?」
 
(3) 笑漸不聞聲漸悄:牆外行人已漸漸聽不到牆裏蕩秋千的女子的笑語歡聲了。

(4) 多情:指牆外行人。無情:指牆裏的女子。惱:引起煩惱。

                         

                                                                      綠水人家繞


 【語譯】
 
    春天將盡,百花凋零,杏樹上已經長出了青澀的果實。有燕子飛過天空,清澈的河流圍繞著村落人家。柳枝上的柳絮已被吹得越來越少,但是不要擔心,天涯到處都長滿了茂盛的芳草,春天還是會到來的。
 
    圍牆裏面,有一位少女正在蕩鞦韆,發出動聽的笑聲。圍牆外的行人聽到了笑聲,忍不住去想像少女蕩秋千的歡樂場面。慢慢的,牆裏的笑聲聽不見了,行人惘然若失。彷彿自己的多情被少女的無情所傷害。

                                      

                                                       枝上柳綿吹又少

【寫作背景】
 
    宋神宗熙寧七年(1069年),蘇軾在杭州時,曾收侍女朝雲,時年十二,後收為妾,侍奉蘇軾二十三年,隨他顛沛流離、起起落落直至惠州。朝雲美麗、賢慧,長於歌舞,陪伴蘇軾度過了無數艱難歲月,是蘇軾至親至愛的患難伴侶。
 
    《詞林紀事》卷五引《林下詞談》云:子瞻在惠州,與朝雲閑坐。時青女(指秋霜)初至,落木蕭蕭,淒然有悲秋之意。命朝雲把大白,唱『花褪殘紅』。朝雲歌喉將囀,淚滿衣襟。子瞻詰其故,答曰:「奴所不能歌,是『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也。」子瞻翻然大笑曰:「是吾正悲秋,而汝又傷春矣。」遂罷。朝雲不久抱疾(實際上是產後虛弱染病)而亡。子瞻終身不復聽此詞。
 
    蘇軾曾因反對王安石的新法出任杭州通判。後又因作詩諷刺新法,被捕入獄。出獄後責受黃州團練副使。哲宗即位後,舊黨執政,蘇軾被召還朝任翰林學士。紹聖三年,他五十九歲時,新黨再度執政,就又先後被貶嶺南惠州和海南瓊州。
 
    蘇軾本是一個很有政治見解的政治家,也並非頑固的保守派。即使在他被貶出任地方小官以後,也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關心人民疾苦,興修水利,改進農業生產;鼓勵、培養文人後輩,但卻得不到君主的知遇之恩,始終不被重用。即使如此,仍未改變他對生活的樂觀態度。
 
    他的這種達觀思想,是以老、莊思想為基礎的。《東坡先生墓銘志》中載有「幼讀《莊子》『得吾心矣』」的感悟。《志林·道士張易簡》中說蘇軾「八歲入小學,以道士張易簡為師」。《志林·論修養帖寄子由》還說詞人「任性逍遙,隨緣放曠,但盡凡心,別無少勝解」。因此,詞人能隨緣自適,「無所往而不樂」,不為世塵所囿,正是蘇軾詩詞的理趣所在。

                                               

 
【簡析】
 
    以豪放派著稱的蘇軾,也有清新婉麗之作,這首《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就是其中一首。這是一首感歎春光流逝、佳人難見的小詞,詞人的失意情懷和曠達的人生態度於此亦隱隱透出。
 
    此作小題一作「春景」。上片寫暮春自然風光。從郊遊少年的視角,由小到大,由近漸遠地展開,極富層次感、色彩感和躍動感。「天涯何處無芳草」,既是對暮春景色拓開一景,又點化遊春少年的惆悵,引發下片境界。
 
    下片寫自然背景中的人事:一道短牆將少年與佳人隔開,佳人笑聲牽動少年的芳心,也引起少年之煩惱。自然春意與人事春情相結合,優美地表現出在流走躍動的春之氣息中,惜春少年微妙的戀情之萌動及轉瞬便迷失的悵惘。有聲有色,情韻悠遠,頗富婉媚綽約的風姿。這是一篇天韻圓轉的佳作。
                                                          
 
內容詳解
 
   上片就眼前所見寫景,寫春光將盡,這是實寫。傷春中隱含思鄉情懷。
 
   首句「花褪殘紅青杏小」,紅花落盡,枝條上留下的是花的殘痕和苦澀的小青杏,既點明春夏之交的時令,也揭示出了春花殆盡、青杏始生的自然界新陳代謝的規律,雖是寫景,卻仍蘊含哲理。目睹暮春景色,而抒傷春之情,是古詩詞中常有之意,但東坡卻從中超脫了。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二句,小燕子逐春飛來,戀春不已。綠水環繞山村人家,春情留連不斷。細細品味,殘破、慘淡之情油然而生。既交代了地點,也描繪出這戶人家的所處環境,空中輕燕斜飛,舍外綠水環繞,何等幽美安詳!「人家」二字,為下片的「牆裏佳人」的出現,作了暗示和鋪墊。然而,讀者卻必然會聯想到當日春光明媚的景象:山花爛漫、柳絮飛揚,冰消雪融後的小溪水,淙淙流過山村人家,燕子戲水鬧春,這樣的春日,怎不令人神往!兩相對照,眼前春的歸去,又怎不令人黯然神傷!這種情景交融而得言外之意的妙筆,正好比一抹彩雲,去留無跡。而這種對春的嚮往卻在我們心裏留下了抹不掉的印象。
 
    作者把視線離開枝頭,移向廣闊的空間,心情也隨之高遠。燕子飛舞,綠水環抱著村上人家。春意盎然,一掃起句的悲涼。用別人常用的意象和流利的音律把傷春與曠達兩種對立的心境化而為一,恐怕只有東坡可以從容為之。「燕子飛時」化用晏殊的「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後清明」,點明時間是立春後的第五個戊日(見補注),與前後所寫景色相符合。
 
    「枝上柳綿吹又少」,與起句「花褪殘紅青杏小」,本應同屬一組,寫枝上柳絮已被吹得越來越少。
 
    但作者沒有接連描寫,用「燕子」二句穿插,傷感的調子中注入疏朗的氣氛。
 
    「枝上」二句,先抑後揚,在細膩的景色描寫中傳達出詞人深摯曠達的情懷。絮飛花落,最易撩人愁緒。著一「又」字,見得謫居此地已非一載了。這也是說春歸去的一種景象。然而,柳絮在古典詩文中,往往是薄命女子的象徵,看見柳絮,很自然地又聯想到被遺棄的女子,隨風飄飄蕩。杏子雖然是酸苦的,但它還是會讓人聯想到落去的鮮花,而柳絮呢?落就落了,誰還惦記呢?這恐怕就是詞人身世的自歎吧!
 
    「天涯何處無芳草」,表面似乎只是說天涯到處皆長滿茂盛的芳草,春色無邊,實則化用《離騷》「何所獨無芳草兮,又何懷乎故宇」之意,謂只要隨遇而安,哪裡不可以安家呢?「我生百事常隨緣,四方水陸無不便」(《和蔣夔寄茶》)。在後來的貶謫嶺南時期,作者又高唱著「日啖荔支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食荔支二首》其二);「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均是在思鄉的傷感中蘊含著隨遇而安的曠達。詩人正自哀憐,滿眼芳草使眼前一亮,春天雖然去了,可是芳草哪裡沒有呢!這正是詩人無可奈何聊以自慰的思想反映。
 
    下片抒情,是虛寫。借偶然遇到的情事,表達「牆外行人」的失意、惆悵和苦悶。
 
    「牆裏秋千牆外道」,自然是指上面所說的那個「綠水人家」。由於綠水之內,環以高牆,所以牆外行人只能聽到牆內蕩秋千(鞦韆)佳人的笑聲,卻見不到芳蹤,所以說,「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表達了聞其聲而不見佳人面的懊惱和惆悵。。不難想像,此刻發出笑聲的佳人正歡快地蕩著秋千。這裏用的是隱顯手法。作者只寫佳人的笑聲,而把佳人的容貌與動作,則全部隱藏起來,讓讀者隨行人一起去想像,想像一個牆裏少女蕩秋千的歡樂場面。可以說,一堵圍牆,擋住了視線,卻擋不住青春的美,也擋不住人們對青春美的嚮往。這種寫法,可謂絕頂高明,用「隱」來激發想像,從而拓展了「顯」的意境。同樣是寫女性,蘇東坡一洗「花間派」的「綺豔」之風,情景生動而不流於豔,感情真率而不落於輕,難能可貴。

                                             

                                                               牆裏秋千牆外道(1)


    按詞律,《蝶戀花》本為雙疊,上下闋各四仄韻,字數相同,節奏相等。東坡此詞,前後感情色彩不同節奏有異,實是作者文思暢達,信筆直書,突破了詞律。
 
    「牆裏秋千」三句,用白描手法,敘寫行人(自己)在「人家」牆外的小路上徘徊張望,只看到了露出牆頭的秋千架,牆裏傳來女子蕩秋千時的陣陣笑聲。詞人至此才點出自己的身份是個「行人」,固然是指當下自己是這「綠水人家」牆外的過路人,但也有著「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臨江仙·送錢穆夫》)的含義在內的。上片的「天涯」如果是隱指惠州遠在天涯海角,則此處的與佳人一牆之隔而不通(款愫),不也是咫尺天涯嗎?尾二句是對佳人離去的自我解嘲。行人自知無法看到牆內佳人的身姿容貌,只想再駐足聆聽一會兒,孰料佳人此際已蕩罷秋千離去,尚不知牆外還有一個多情的行人,這怎不令人懊惱呢!此二句極有理趣,蓋佳人之「無情」,乃因不知有牆外「多情」行人的存在,而世間帶有普遍性與必然性「人世多錯迕」之事,又何止此一件呢?詞人一生忠而見疑,直而見謗,此際落得個遠謫嶺南的下場,不也正是「多情卻被無情惱」嗎?作者嘲笑自己的多情,也就是在嘲笑那些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公的命運,在笑一切悲劇啊!

                                         

                                                    牆裏秋千牆外道(2)


    全詞構思新巧,奇情四溢。寫景、記事、說理自然,寓莊於諧,語言回環流走,風格清新婉麗。清人王士禛認為:「『枝上柳綿』,恐屯田(柳永)緣情綺靡,未必能過」(《花草蒙拾》)。這正是作者清麗詞風的體現。
 
    上文提及朝雲的悲泣,是因為她體味到了其中所包含的曠達與感傷相雜的情懷。此詞在旨趣上與賀鑄《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相近,均是用「香草美人」的手法抒發自己在政治上的失意心情。然而在悲苦失意中又蘊含著曠達,這種精神是賀詞中所沒有的。蘇軾思想和作品的魅力也正在於此。
 
    這首詞上下句之間、上下闋之間,往往體現出種種錯綜複雜的矛盾。例如上片結尾二句,「枝上柳綿吹又少」,感情低沉:「天涯何處無芳草」,強自振奮。這情與情的矛盾是因現實中,詞人屢遭遷謫,這裏反映出思想與現實的矛盾。上片側重哀情,下片側重歡樂,這也是情與情的矛盾。而「多情卻被無情惱」,不僅寫出了情與情的矛盾,也寫出了情與理的矛盾。佳人灑下一片笑聲,杳然而去;行人凝望秋千,空自多情。詞人雖然寫的是情,但其中也滲透著人生哲理。
 
修辭技巧
 
1. 頂真

   從「牆裏秋千牆外道」直至結尾,詞意流走,一氣呵成。修辭上用的是「頂真格」,即過片第二句的句首「牆外」,緊接第一句句末的「牆外道」,第四句句首的「笑」,緊接前一句句末的「笑」,滾滾向前,不可遏止。
 
2. 化用前人詩句
 
    「天涯何處無芳草」,表面似乎只是說天涯到處皆長滿茂盛的芳草,春色無邊,化用了《離騷》中「何所獨無芳草兮,又何懷乎故宇」之意,以此表明了只要隨遇而安,哪裡不可以安家的深層意義。這是詞人蘇軾豪放、灑脫的表現,更是詞人的無奈之舉。

    「燕子飛時」化用晏殊的「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後清明」,點明時間是立春後的第五個戊日,與前後所寫景色相符合。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未能顯示,請參閱以下網誌: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111169174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