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5th Jan 2016 | 文學欣賞 | (1132 Reads)
李清照《孤雁兒》賞析

 

    世人作梅詞,下筆便俗。予試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紙帳(1)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沉香斷續玉爐寒(2),伴我情懷如水。笛聲三弄(3),梅心驚破(4),多少春情意。


小風疏雨蕭蕭(5)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6)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7)。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8)。

                                            


【注釋】

 
(1) 藤床,一種用藤條繃在木框上製成的床,類似今之藤躺椅。據明高濂《遵生八箋》記載,藤製,上有倚圈靠背,後有活動撐腳,便於調節高低。紙帳,亦名梅花紙帳。據宋林洪《山家清供》云,其上作大方形帳頂,四周用細白布製成帳罩,中置布單、楮衾、菊枕、蒲褥。宋人詞作中,這種陳設大都表現淒涼慵怠情景。
(2) 沉香斷續玉爐寒: 室內唯有時斷時續的香煙以及香煙滅了的玉爐相伴。
(3) 弄:小曲。這裏指漢樂府橫吹曲詞中的《梅花落》。
(4) 梅心:指梅花的蓓蕾。驚破:「驚」,擬人手法。破,綻開。
(5) 蕭蕭:風雨聲。
(6) 吹簫人去: 「吹簫人去」用的是秦穆公女弄玉與其夫蕭史的典故,見《列仙傳》。這裏的「吹簫人」是說蕭史,比擬趙明誠。
(7) 腸斷:悲痛已極。同倚:依偎在一起。
(8) 堪寄:可以寄贈。
 
語譯一
 
    早晨從藤床紙帳中醒來,昨夜又失眠。沒有絲毫安慰,只有無盡的哀思。只有斷斷續續的焚香和受寒的玉爐,陪伴我如水的情懷。吹吹玉笛,寄託了多少春情義的梅花的心都被驚破。


    輕風中,疏雨蕭蕭的下著。此情景又催落我多少的淚啊。吹簫的人去了,玉樓空空蕩蕩的,寸斷的肝腸知與誰同。折下一枝梅,可歎天上人間,又有誰值得我寄贈!

語譯二
 
    初春的早晨在藤床紙帳這樣清雅的環境中醒來,卻有一種說不盡的傷感與思念。此時室內唯有時斷時續的香煙以及香煙滅了的玉爐相伴,我的情緒如水一樣淒涼孤寂。《梅花三弄》的笛曲吹開了枝頭的梅花,春天雖然來臨了,卻引起了我無限的幽恨。
 
    門外細雨瀟瀟下個不停,門內伊人枯坐,淚下千行。明誠既逝,人去樓空,縱有梅花好景,又有誰與自己倚闌同賞呢?今天折下梅花,找遍人間天上,四處茫茫,沒有一人可供寄贈。
 
【主旨】
 
    這首詞明為詠梅,實為悼亡,寄託了詞人對於朝廷南遷後不久,不幸病故的愛侶趙明誠的深摯感情和悽楚哀思。[南宋建炎三年,即1129年,趙明誠病卒於建康(南京)。因此這首詞最早寫於1130年的春天。] 

 
賞析
 
    「藤床紙帳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開門見山,傾訴寡居之苦。
 
    「藤床」,輕便舒適。「紙帳」,用藤皮繭紙製成的帳子,稀布為頂,取其透氣。詞人躺在藤床紙帳裏,早上睡醒起來,情緒即不大好,心中說不盡的鬱悶憂愁。床、帳、香爐,是一般閨情詞的常見意象,詞人也從這些物事寫起,並直入人物的內心世界。
 
    朱敦儒《念奴嬌》云:「照我藤床涼似水。」意境相似,寫一榻橫陳,日高方起,心情孤寂無聊。
 
    沈義父在《樂府指迷》中說:「大抵起句便見所詠之意,不可泛入閒事,方入主意。」此詞正是這樣,一開篇即奠定了憂愁的基調。
 
「沉香斷續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
 
    屋內是這樣的沉寂,時間也好像靜止了一樣,詞人倍感孤寂,四顧室內,只見玉爐中的沉香早已熄滅,無心再續。不只是那殘灰、寒爐,就連空氣似乎都是冷冰冰的,惟有它們,陪伴著詞人如水一樣冰涼的情懷。
 
    「沉香斷續玉爐寒」,使人想起詞人《醉花陰》中的「瑞腦銷金獸」。然而這一「寒」字,更突出了環境的淒冷與心境之痛苦。「伴我情懷如水」一句,把悲苦之情變成具體可感的形象。
 
「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
 
    漢樂府橫吹曲詞中的《梅花落》,主調反復出現三次,故稱「梅花三弄」。此時情懷正自淒涼,突然間傳來悠揚淒怨的笛聲。這《梅花落》的曲子,斷斷續續,如怨如訴,聽來惹人無限傷心。這裡以漢代橫吹曲中的《梅花落》照應詠梅的命題。

                                    

 
    讓人聯想到園中的梅花,好像一聲笛曲,催綻萬樹梅花,帶來春天的消息。
 
    於是情不自禁地走到室外,突然間驚訝地發現,一個人在屋子裏悶了這麼久,原來室外竟有如許春色,那枝頭的梅花早在不知不覺間開放了。
 
    「梅心驚破」一語出奇,不僅說明詞人語言的運用上有所發展,而且顯示出她感情上曾被激起一刹那的波瀾,然而意思很含蓄。「梅心」句,是擬人法。詞人靈心善感,賦無情之物以知春的靈性,在她的筆下,笛聲催開梅花,梅花也因為聽到了笛聲而醒悟到春天已經到來,驚訝地綻放了自己的花朵。詞人著一「驚」字,就將梅花開放的形狀和神情都活現出來了。
 
    笛聲悠揚,梅花競放,給人間帶來了多麼濃郁的春天氣息啊!這與室內沉香斷續,玉爐生寒的景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詞人的心情是否就此變得和這盎然的春意一樣富有生機了呢?
 
    聞笛懷人,因梅思春,她詞中是不止一次用過。這是一歇拍,詞從這一句開始自然地過渡到下片,上片主要寫自己的淒冷孤苦,下片則著重寫對愛侶趙明誠的思念。
 
  下闋正面抒寫悼亡之情,詞境由晴而雨,跌宕之中意脈相續。
 
「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
 
    雖然春意盎然,然而天氣有變,送來了微風細雨。稀疏的春雨瀟瀟地下著,漸漸地打濕了一切,梅花因而更加滋潤美麗,但詞人憂鬱的心情並沒有因此改變,反而被催下了千行清淚。「又」字是接續「無佳思」說的。原本意緒寥落,了無佳思,情懷如水,如今又是小風疏雨,更加令人感傷。這種內心的悲苦之情,就這樣一步一步加深。
 
    「小風」句,將外境與內境融為一體。門外細雨瀟瀟,下個不停;門內伊人枯坐,淚下千行。以雨催淚,以雨襯淚,寫感情的變化,層次鮮明,步步開掘,愈寫愈深刻;但為什麼「無佳思」,為什麼「情懷如水」和淚下千行,卻沒有言明。
 
「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
 
    詞人如水情懷,究竟為何,至此方才道明。「吹簫人」,喻知音者。這一典故出自《列仙傳》。秦穆公時,有個人名叫蕭史,善吹簫,簫聲能將孔雀、白鶴吸引到院子裏來。穆公有個女兒,叫弄玉,喜歡蕭史,穆公就把弄玉嫁給了他。蕭史天天教弄玉吹簫,模仿鳳的叫聲。幾年後,弄玉果然能吹出鳳的鳴聲,因此引來許多鳳凰。穆公於是建了一座鳳凰台,蕭史夫婦就住在這臺上。又過了幾年,有一天,蕭史弄玉隨著鳳凰飛升而去,雙雙成仙。清照在這裏以蕭史喻指趙明誠。「吹蕭人去」,即是說趙明誠已去世。
 
    詞人寫至「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才點明懷念丈夫的主旨。明誠既逝,人去樓空,縱有梅花好景,又有誰與她倚闌同賞呢?詞人回想當年循城遠覽,踏雪尋梅的情景,心中不由愴然感傷。
 
    當年二人伉儷情深,詩文唱和,互為知音,如今丈夫已經離世,有誰能和她一同憑欄觀賞盛開的梅花呢?沉思前事,不禁淚下如雨,肝腸寸斷。「玉樓」,是對小樓的美稱。蕭史弄玉雙雙仙去的美麗傳說,既暗示了她曾有過的夫唱婦隨的幸福生活,又以「人去樓空」,傾訴了昔日歡樂已成夢幻的刻骨哀思。
 
「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院內梅花開得正好,此時順手摘來一枝,可是轉念一想,又寄與何人?人間已經無法找到可寄之人,天上更是渺茫難尋。南朝陸凱《贈范曄》詩云:「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詞人也想折梅寄遠,但卻已無人可寄!結句情思無限,正面落筆於梅花,深切地表達了對亡夫趙明誠的深厚感情和極其沉痛的悼念。劉熙載在《詞概》中說:「收句非繞回即宕開,其妙在言雖止而意無盡。」
  
                               

 
  結尾三句化用陸凱贈梅與范曄的故事,表達了深重的哀思。陸凱當年思念遠長安的友人范曄,曾折下梅花賦詩以贈。可是詞人今天折下梅花,找遍人間天上,四處茫茫,沒有一人可供寄贈。其中「人間天上」一語,寫盡了尋覓之苦:「沒個人堪寄」,寫盡了悵然若失之傷。全詞至此,戛然而止,而一曲哀音,卻繚繞不絕。
 
    這首詞妙在化用典故,婉若已出;詠梅悼亡,渾然一體;口語入詞,以俗寫雅,獨樹一枝。 
  
 

總結
 
    全詞以景襯情,將環境描寫與心理刻畫融為一體,營造出一種孤寂淒婉的意境,取得了感人至深的藝術效果。

參考資料
 
1. 劉乃昌《李清照詞鑒賞》,齊魯書社,1986年。
2. 周汝昌等《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年。
3. 傅庚生等《百家唐宋詞新話》,四川文藝出版社,1989年。
4. 陳祖美《李清照作品賞析集》,巴蜀書社,1992年。
5. 劉瑜《李清照全詞》,山東友誼出版社,1998年。
6. 徐培均《李清照集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附「梅花三弄」古箏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5tdS9ItQMM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1)  養生、健身及武術氣功
            融合八段錦、  
           鶴翔樁、易筋經、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提升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一百多人,
      包括醫生、護士、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