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5th Jan 2016 | 香港故事 | (162 Reads)
1925-26年省港大罷工(下)
 

大罷工結束
 

    1925年底至1926年初,國民政府內部出現微妙變化。
 
大罷工實際的「總指揮」廖仲愷先於1925年8月底被暗殺。

                       


              1925年11月,港督金文泰上任時,省港大罷工的高潮其實已經過去,而隨著孫中山在1925年3月逝世以後,蔣介石則逐步成為了國民黨的實際掌權者。蔣介石掌一方面反對「聯俄容共」,對共產黨有份參與的大罷工不再支持外,另方面他又籌謀統一中國,計劃展開國民政府北伐,並積極尋求外國支持,遂使香港與內地的關係出現轉機。
 
    1926年3月初,省港罷工委員會更於因中山艦事件而被蔣介石繳械。

                                     

                                                                 1926年的蔣介石


    1926年4月初以後,國民政府開始北伐,注意力有所轉移,大罷工逐漸鬆懈。
 
    6月,國民政府派宋子文、陳公博及陳友仁與英國政府談判罷工問題,罷工實際已成過去。
 
    至9月18日,國民政府宣布將於10月10日解除對香港封鎖。
 
    1926年10月,中共廣東區委和省港罷工委員會根據形勢的變化,宣佈結束罷工。10月10日,罷工委員會解散,省港大罷工正式宣告結束。
 
    省港大罷工歷時1年零4個月,是世界工運史上時間最長的一次大罷工。

                 


 省港大罷工期間由「省港罷工委員會」製作的一幅諷刺
香港警察的漫畫



不同的評價
 
    從愛國主義立場看,省港大罷工,不僅在政治上而且在經濟上沉重地打擊了英帝國主義。據統計,罷工以來,英帝國平均每月損失達2.1億元。這次大罷工沉重地打擊了帝國主義,對鞏固廣東革命根據地和準備北伐戰爭,起了巨大作用。
 
    大多數史學家一向強調港人是以愛國主義為中心參與省港大罷工的運動:1920年代初中國是民族主義高漲的時代,孫文準備北伐統一中國,國民黨實施三大政策,包括反帝國主義、反對軍閥割據與統一全國。1925年5月30日,上海學生與工人遊行抗議日商殺死華工,卻遭英藉巡捕開槍射殺,造成五卅慘案。然後同年6月21日廣州數萬人舉行示威遊行高呼「打倒帝國主義」,結果與英法警衛發生衝突,數十個華人當場被射殺身亡,造成聞名的「沙基慘案」,然後事件震撼全國,香港的學生和工人感到極度憤怒,響應愛國主義的號召,紛紛回到廣東參與反帝、反英的愛國主義罷工運動。

                               

                                      省港罷工委員會當時的宣傳畫報


    有人認為這種傳統的說法實在過於單純, 純粹把複雜而龐大的社會運動訴諸於愛國主義,是不足以解釋為何整場運動能維持長達一年又四個月之久。他認為運動裡每個人其實都懷著不同的目的。因此,這場罷工運動雖然是以愛國主義情緒為原發點,但實情是結合各人的現實利益需求而推動與持續。(蔡榮芳《香港人之香港史》)
 
    最明顯的是,五卅慘案發生後,雖然香港開始出現罷工行動,但當時香港不少工會害怕罷工。據鄧中夏的回憶,當時香港工會許多都是黃色工會(注2)與行會工會,以抽受會費為生,一開始他們贊成罷工,是因為以為罷工後可以取得愛國虛榮,同時能夠掌握領導權而扣取罷工經費賺取實利。但之後卻發現沒有實質益處而畏縮起來。於是香港共產黨指揮了他們所屬的工會先行罷工,再逼使這些黃色工會發難,並且以「爭取香港民眾權利」為手段,例如要求取消對華人的私刑、笞刑等法律、減房租、設定最低工資等等,招引更多港人參與全國反帝愛國運動。
 
   不過當時大部分香港居民開始時仍然反對罷工,不僅是商人與資本家,許多商店伙計、工匠、一般居民都希望社會安寧、反對動亂。作者認為要解釋後期運動能引發大規模運動,是不能忽略當時香港社會的經濟環境,社會人口正在劇增,同時物價高漲、居住缺乏、 工人生活困苦,深受殖民者的剝削與壓迫,與此同時,罷工運動出現後的幾日,香港社會充滿謠言,傳出政府行將斷絕自來水與糧食接濟,以困居民。因此當沙基慘案發生後,很多香港人才會接受「愛國主義」這口號呼籲,紛紛離港到廣州支持罷工運動。
 
    不過,並不是所有香港人都支持這場運動。當工人逐漸罷工離去,帶給了港人極大的困苦,因此有些市民選擇了與港英政府合作,組織「街坊自衛團」與「工業維持會」,召回華工復業,由6月19日至7月19日,不少沒有離去香港的工人都逐漸復工,許多離去的勞工也回到香港,每日至少有四千多人。與此同時,廣東左翼政府訴諸暴力與恐嚇,不准工人回港,曾有一位店員就憶述,他用了九天時間才能回到香港,許多罷工工人都回不了香港,才會造成運動持續了那麼長久,因此並不是工人對愛國情懷的堅持真的那麼巨大。
 
    而罷工運動之中,最有趣的是華商的態度。不少商人都反對罷工,但在高漲的愛國浪潮之中,他們都不敢公開反對,只捐出了數千元支持運動,並休業一天,象徵性罷市。有趣的地方就在這,商人不支持罷工是很容易理解,畢竟害怕經濟損失,但到了後來,許多粵商都支持罷工,接受愛國口號。原因是當時國民政府決定孤立英國貨船,變相使其他國家直接來廣州通商,華商見有助於廣州商務,於是就改弦易轍,支持罷工,並忽然愛國起來,說罷工是一場為了爭回國體與人格的愛國運動。
 
    由此可見,所謂「愛國主義」運動,其實只是一個情緒的載體,載著的是不同人的利益考量,或許真的有人純為愛國,但為數不多,實情在這16月的長久運動之中,就令香港華人分裂成兩個陣營,一是擁護廣東革命政府的罷工工人與學生,另一是支持港英政府,反對工潮的居民與右派勞工,雙方都互相攻擊,自稱愛國,指責對方叛國。那麼,到底什麼為之「愛國」,成了最大的疑問,也許愛國主義從來都只是商人的推銷品或勞工的爭取權益工具,大家都為了各自的利益而愛國。蔡榮芳最後認為省港大罷工其中一個重要意涵是港人開始視香港社會的繁榮安定為主要考慮,而中國的北伐與國民革命民族主義運動,只是港人偶然或附帶的考慮。
 
注釋

(注1)中華全國總工會:1921年8月中國共產黨成立後不久,就成立了「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作為全國工會的通信聯絡機關,張國燾、鄧中夏先後出任主任 。1922年5月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在廣州召開了第一次全國勞動大會,確定籌備全國性工會組織 。1925年5月1日在廣州召開了第二次全國勞動大會 ,正式成立了「中華全國總工會」。抗日戰爭時期暫停使用中華全國總工會的名稱 ,成立陝甘寧邊區總工會和各抗日根據地總工會。解放戰爭時期邊區總工會和各根據地總工會聯合為解放區總工會。1948年8月1日由解放區總工會和國民黨統治區工會在哈爾濱聯合召開了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決定恢復中華全國總工會。與香港及澳門的工會有別,中華全國總工會為中國政府機構,是全國各地方總工會和各產業工會全國組織的的領導機關,簡稱「全總」。

(注2)黃色工會:
    (英语:yellow union),是指與資方妥協或被收買,或是被工賊所控制的工會,常被工人指作假工會。有時亦指提倡改良主義的工會組織。

                                                                             (完)
 
參考資料

1.廣州《民國日報》,1926年2月17日,《二次罷工後香港恐慌近狀》。
2. 鄧中夏《中國職工運動史》(1919-1926),人民出版社,1953年11月。
3.〈省港大罷工大事記〉,《省港大罷工資料》(中國現代革命史資料叢刊),廣東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歷史研究室編,廣東人民出版社,1980年9月第1版。
4.李曉勇《國民黨與省港大罷工》,《近代史研究》,1987年第4期。
5.弗蘭克.韋爾什(Frank Welsh)著 王皖強 黃亞紅譯《香港史》(A History of Hong Kong),中央編譯出版社,2007年。
6.鄭金波《1920年代香港罷工運動研究》,香港大學圖書館,2011年。
7.丁潔《〈華僑日報〉與香港華人社會(1925-1995)》,三聯書店,2014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1)  養生、健身及武術氣功
            融合八段錦、  
           鶴翔樁、易筋經、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提升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一百多人,
      包括醫生、護士、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