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9th Jan 2016 | 武林掌故 | (225 Reads)
武術大師傅劍秋
 
  傅劍秋(1880年-1956年)著名武術大師。原名長榮,字俠農,傅劍秋為傳藝江南時的名字,天津寧河縣蘆台鎮人。生前喜臨帖,擅顏體,好歌皮黃(京劇)。幼年失學,隨父至關外以販布為生。自幼演習武功,曾師尚匯川習少林宗法十年,並從「全拳王」申萬林習形意拳。夏不懼暑、冬不避寒,練功七年,武功大為長進。

                                    

                                                                                     傅劍秋

               1908年前後,傅劍秋變賣家產出外訪學,在北京先後投身形意拳大師李存義、八卦掌名家劉鳳春等巨匠門下深造,其技藝日見精純,功力獨到。李存義為傅劍秋題字「只有俠農耕耘,才有秋天收穫」,並為其賜名為「傅俠農」。
 
    當時的北京人才濟濟,其中有一位武術名家叫孫福全,字祿堂。孫祿堂是孫氏太極拳的創始人,又是形意拳和八卦掌的大師,有虎頭少保、天下第一手的稱號。傅劍秋初到北京不久,便與孫祿堂切磋武藝,孫祿堂果然名不虛傳,二人幾十個回合未分勝負,難分伯仲。最後孫祿堂仗著身輕手快,將傅劍秋擠於屋子的一角,傅劍秋見屋角的盆架上正有半盆水,於是靈機一動,順勢端起臉盆向孫潑去,只見孫縱身躍起,背靠一棵大柱,用雙肘夾住大柱,懸空貼在柱上,待水過後方縱身落地。二人握手言和,互贊武功,傅劍秋向孫祿堂開玩笑說:「師兄,我是用你的洗臉水贏你的。」
 
    於是在孫祿堂的建議下,傅劍秋離開京城,開始雲遊天下,闖蕩江湖。
 
    傅劍秋融形意、八卦、太極等武功於一身,學成後回蘆台鎮設館傳藝。 

                                        

 
    1919年,傅劍秋抵奉天(今瀋陽),曾與一白俄武師角力獲勝,在武林顯露頭角。當地有個較有名氣的俄國力士,在奉天角力所向無敵,聽說傅劍秋在奉天教拳,於是在幾名白俄的簇擁下找到傅劍秋,提出角力。傅劍秋本不欲答應,但他們實在是猖狂,不斷以言語相激,雙方才在眾人圍觀下,決定掰腕子定勝負,哪知雙方一交手,傅劍秋把這個俄國力士掰得手都抬不起來,不得不認輸,傅劍秋在奉天名聲大噪。
 
    1921年傅劍秋二闖關東,日本武士小佐次郎師徒4人在奉天小河沿擺設擂臺,部分中國武師擊擂受挫,甚至重傷致殘。原來不打算出頭露面的傅劍秋聞訊後決定會一會這個日本人,為中國人爭一口氣。來到擂臺,小佐師徒見來人瘦小枯乾,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誰知在交手當中,傅劍秋快如迅雷,疾似閃電,把小佐師徒四人全部打敗,其中一人還受重傷,台下的中國人歡聲雷動,大長了中國武術的威風。
事後小佐次郎欲拜傅劍秋為師,遭到拒絕,表示不再來中國比武。

                                              

                                                                     傅劍秋拳照

    傅劍秋在奉天多次擊敗外國力士,引起了東北軍閥張作霖的注意。在李景林的引薦下,張作霖特聘傅劍秋為大帥府的護衛長,並兼任奉天講武堂的武術教官。講武堂當時校長就是後來的少帥張學良。張學良、張學成、韓光第、胡文通等東北軍高級將領都曾跟傅劍秋學習武藝。後來日本人製造了皇姑屯事件,傅劍秋也在張大帥的火車上,幸而死裏逃生倖免於難,傅劍秋旋即回到蘆台鎮設館傳藝。

    1929年杭州舉行武術比賽,傅劍秋接到李景林發來到邀請函。前去杭州做此次比賽的監察員,當年比賽規模很大,全國各個門派全派出了代表前來參加,在比賽中定興三李之一李子陽之子----李春芳取得了優異的成績,(並在當時傅劍秋收李子陽之子李春芳為徒,後李子陽又收傅劍秋之子傅少俠為徒。)
 
    在比賽結束後,武當山始終沒有派人前來比賽和觀摩,此時大會提議去一人前去拜訪一下,此人要文武全才才可,當下李景林書信一封,指名傅劍秋單人帶信前往武當山拜訪,那年代交通很是困難,路中驚險很多,到了湖北武當山紫霄宮後,受到徐本善道總熱情禮待。 
 
    徐本善號偉樵,武當山道總。清光緒皇帝封其為「乾乙真人」。清代武林高手。徐道總嫉惡如仇,對他人的疾苦更是盡力排解,而對無理取鬧蠻橫者,無論其地位如何,勢力多大,他決不會有絲毫通融,所以他不但有「徐大俠」、「徐武俠」、「徐教師」、「徐道總」等美稱,還有「徐強子」的綽號,徐本善道總後來慘遭匪徒暗害,時年七十有二,武當山道眾將道總遺體隆重安葬於紫霄宮東門外。 
 
  在武當山徐道總問起杭州比賽之事,傅劍秋說非常壯觀和激烈,各個門派全有代表前去比賽和觀摩,惟有武當沒有派人前去,故李景林先生派他前往拜訪。徐道長言說,武當山自古封閉,不與外界交往,也就沒有去人前去觀摩了。徐道總提出,不知傅先生對形意拳有何造詣,是否可以展示一下,當時傅劍秋演練了幾趟套路,徐道長說不錯,當即說不知用法如何。徐道長想一試,二人在紫霄宮戰了10幾個回合沒分勝負,就此罷手。
 
    (一說徐本善道長所練的是金鐘罩、鐵布衫,傅劍秋一時難尋破綻,只得細心觀察,終於發現徐道長硬功了得,但下盤略有不穩,藏有進攻的機會,傅劍秋用巧勁把徐道長摔倒在地,摔得徐道長莫名其妙,起來又戰,又被摔倒。待考。)
 
    徐道總向傅劍秋提出,是否可以把形意拳傳授於武當山,傅劍秋沒有反駁,並說只要徐道總喜歡,他無保留奉送,傅劍秋就這樣將形意拳這一拳種傳播到武當山。(這就是現在的武當形意拳)後傅劍秋也拜在徐道總門下,排列為十六代傳人,並受道名為傅臺山,屬「合」字輩。徐道總並傳授了武當劍法以及盤手法、乾坤球、玄武棍、龍門槍等拳械。傅劍秋並向徐道總詢問了武當拳時,徐道總言及,武當拳就是當年張三豐老先生據宋代周敦頤發明的「太極陰陽圖」創編了「八門五手十三勢太極拳」。簡稱「武當拳」。徐道總告以八門為八卦的乾、坎、艮、震、巽、離、坤、兌。五手為金、水、木、火、土。十三勢為掤、捋、擠、按、采、挒、肘、靠、前進、後退、左顧、右盼及中定。所謂「八門」即練拳時走八卦的八門方向;「五手」是練功時手法上表現五行金、水、木、火、土。徐道總也將多年不外傳的武當拳傳於傅劍秋,這樣才使武當拳傳於後世。 
 
  傅劍秋在武當山小住半月有餘,和徐道總一起每天談經論武,臨別時傅劍秋提筆節錄了張三豐雲水集殘篇,七絕四首贈徐道總略表感激之情,並作為紀念。

    「穩步玄門笑顏開,黃金為殿玉為台。
      凡人未忘仙木引,自架雲梯許上來。
      七十二峰任往來,結庵為道道為先。
      道袍自古尊八卦,宦途如芥又如煙。
      秦鄂往來如逝波,身背琴劍唱道歌。
      太極陰陽易甲子,九宮八卦傳漢河。
      參上秦川過往還,光陽荏苒幾變遷。
      歸隱岩上修道業,太陽陰陽奧無邊。」
 
    徐道長也回贈墨寶,重續寫第二句回贈傅劍秋「七十二峰任往來,結庵為道道為先,道袍自古尊八卦,宦途如芥又如煙」。傅劍秋把徐道總贈送的墨寶帶回家鄉後遺失,(在1980年代有人帶此墨寶曾在武當山做過展覽)傅劍秋把徐本善道總傳授的「八門五手十三勢太極拳」也就是武當拳,傳於李景林後,李景林召集了楊澄甫、孫祿堂、杜心武(杜心五)、劉百川、高振東、黃文叔、褚掛亭、王薌齋、張兆東等武術名家作了研究,把該「武當拳」命名為「武當太極拳」。(這是太極拳不源於陳家溝又一例証。)
 
    此外,當時有一位武術家薛顛,河北辛集人,也是形意拳名家,曾自創象形拳學,一直難逢對手,他帶著藐視的眼光找到傅劍秋說:「聽說蘆台來了一位傅老師,是教武術的,我要領教領教。」當時傅劍秋一場大病還未痊癒,所以開始未敢應承,無奈薛顛死死糾纏,一定要見個高低。傅劍秋無奈與之交手,未及幾個回合,將薛顛打倒在地,薛爬起又進攻,又被打到,薛惱羞成怒,起來又打,這可氣壞了傅劍秋,他稍一用力,使了一個鷹形,將薛顛掀翻在地,老半天爬不起來,薛顛只得認輸,但還是心有不甘,揚言十年以後再來討教。從此,門人再也找不到薛顛的蹤影。直到許多年後傅劍秋在天津益世報上看到薛顛任天津國術會會長的消息,便想起當年的十年之約,於是來到國術會拜見薛顛。此時的薛顛接掌國術館,變得非常和氣,致力於教育形意拳的下一代,知是傅劍秋來訪,急忙相迎,二人敍談甚歡,但薛顛知傅劍秋武藝高強,再也未提比武之事。
 
    1933年,有楮桂亭(當時是江蘇省國術館教練形意拳名家姜玉和之徒,後來楮又成為楊澄甫之徒)之介紹,傅劍秋前往無錫任浙軍項致莊部的武術教練,項致莊部隊當時駐無錫惠山,遂與無錫發生因緣,當時有高童柏,楊劍青,喬志鴻,王增茂等數十人,拜其為師,學其藝,無錫地區之有形意拳,八卦掌實由傅劍秋開始。
 
    1934年,傅劍秋在無錫、上海設館傳藝,一住18年,期間日寇犯我中華,中國軍民的槍支不如日寇發達,所以近戰的大刀術在抗戰中非常重要,傅劍秋就在抗日部隊中教授大刀技法,並和褚桂亭一起編寫《國術教範》一書作為教材,這本書是極為珍貴的中國劈刀術、刺刀術存在的有力證據。褚桂亭和傅劍秋親自培訓部隊的骨幹教官,然後在軍中推廣搏鬥拼刺的武術,以提高部隊的戰鬥力。三年的訓練,終於在淞滬保衛戰中發揮了作用。

                                 

                                            《國術教範》中的劈刀術

    1935年,傅劍秋曾任江蘇省二區第二屆全區運動會裁判。抗日戰爭爆發後,傅劍秋隨項致莊部隊撤離無錫,輾轉流寓杭州,在杭州城隍山,教拳以維生計,有王芝華,何景森,范之孝師事之,同時又結交楊澄甫門人牛春明先生並結金蘭,相互學習,傅從牛學太極,牛從傅習形意。在淪陷時期,學拳者少,故傅先生在杭州生活較困難。

                             

                                           淞滬保衛戰劈刀術派上用場

    1944年由於范震遠的奔走聯絡,與董煥文,錢康儀,楊定香,沈憲章,安壽梓,歷鼎盛,蔣蓉卿,蔡榮生,秦育萬共十人請高童柏專函杭州,聘請傅先生再度往無錫,並言明傅劍秋的衣食住行一切均由十人負擔,以資保證,傅劍秋遂到無錫,寓居崇安寺大雄寶殿旁一小室內,每天晨昏二次課徒,從學者,拜師者人益增多,至1946年國術研究會成立,門人達一百五十餘人,為無錫武術運動打下良好基礎。
 
    1950年勸募寒衣國術義演時,傅先生表演了子龍大槍,雖年過古稀,演來不讓少年,博得觀眾熱烈掌聲。1952年蘇南區第一屆民族形式體育大會傅劍秋被聘為武術總裁判長,表演了八卦掌,受到與會者一致好評。
 
    此後,傅劍秋即在無錫、上海一帶設館傳武,至1953年由於患痢疾不愈,於是由其子少俠陪伴回到家鄉。
 
    1956年農曆 7月13日逝世於家,享年75歲。其子傅少俠,亦為武術名家,1977年病故,終年64歲。
 
    傅劍秋教徒授藝從不敷衍馬虎,要求非常嚴格,示範動作不厭其煩,必使學者心領神會才止,雖古稀之年,精神不減當年,先生生性謙和,從不得罪於人,也不輕易與人交手。在無錫前後十多年只和馮至光較量過一次,那時傅劍秋以年過花甲,而馮至光當壯年,屢思一試傅劍秋功力,一天在金子英家(公園斜對門轉角處)相遇,請與傅先生較技,傅先生說,好,但不要當真,一交手馮已跌坐在地,從此馮傾心佩服,當時金子英之孫適在馮後,馮後跌將金之孫壓斷脛骨,醫治數月方愈。先生教拳之餘,一無嗜好,日與書法自娛,喜寫顏體,剛勁有力,曾為大雄寶殿寫過幾年的門聯,又好京劇,嗓音洪亮,只要有人為之操琴,必唱一折。
 
    傅劍秋傳下的拳術和器械有,楊式太極拳,太極劍,八卦掌,形意拳,五形,十二形,練環,八式,雜式錘,十二橫拳,十二連錘,連環八式,陰陽八手,形意二十四手,生克,三手炮,形意三棍,五形刀,五形劍,大六合劍,小六合劍,子龍十三槍,五虎斷門槍,春秋大刀,八卦刀,單刀進槍,形意三十六棍,武當對劍等,
 
    傅劍秋的武藝造詣精湛錫地人及學生均末能盡得其傳,能略窺其門徑者,僅高童柏,寧大春,裴錫榮,范震遠,袁士榮,范文元,沈憲章,劉葆良,錢康儀,張慰祖等數人而已。

    傅潤身,字少俠,傅劍秋先生之獨子,生於1911年,幼成父教,能繼父業,並得尚匯川師祖之指點,生的短小精悍,輕靈敏捷而又穩重沉實,1933年傅老先生來錫時曾一同隨來,幫其父授拳,1937年5月23日無錫運動會時曾聘請為國術裁判員。

    抗日爆發後與父失散,攜眷轉輾流浪至黑龍江佳木斯市後悉父在,便攜眷來錫與父團聚,同時助其父教授少年兒童,申新國術會成立被聘去教授少林拳,形意拳,及各種器械,使該廠早就一批武術人才,如,張源,等,其所教之少年中亦有一批較優者,如董兆欽,楊同武,袁耀明,袁耀丙,強亞新等等,傅少俠傳下之武術除形意拳外,有少林的五虎開山式,迷蹤拳,夜行雙刀,太極行劍,張飛槍,小青拳,燕青拳,空手奪匕首,三十六擒拿術等。
 
    傅劍秋的外甥孟廣奇(1912-1982),也是一位武術家。
 
參考資料:

1.虞榮青《傅劍秋父子在無錫》
2.傅占民《愛國武術大師傅劍秋》,傅式形意網。
3.《傅劍秋  形意泰斗津門大俠》,《天津體育》雜誌,
  第6期,2013年。

4. 褚玉誠 唐才良《一本在抗日戰爭中發揮過作用的
  〈國術教範〉》,《博擊》,2013年,第7期。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1)  養生、健身及武術氣功
            融合八段錦、  
           鶴翔樁、易筋經、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提升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一百多人,
      包括醫生、護士、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