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3rd Mar 2016 | 文學欣賞 | (1680 Reads)
杜甫《秋興八首》賞析(上)
 
                   其一

 玉露(1)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2)氣蕭森。
 江間波浪兼天湧(3),塞上(4)風雲接地陰。
 叢菊兩開(5)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6)心。
 寒衣處處催刀尺(7),白帝城(8)高急暮砧。


                    其二

 夔府(9)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華(10)。
 聽猿實下三聲淚,奉使虛隨八月槎(11)。
 畫省(12)香爐違伏枕,山樓(13)粉堞隱悲笳。
 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


                   其三

 千家山郭靜朝暉,日日江樓坐翠微(14)。
 信宿(15)漁人還泛泛,清秋燕子故飛飛。
 匡衡(16)抗疏功名薄,劉向(17)傳經心事違。
 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衣馬自輕肥(18)。


                  其四

 聞道(19)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20)。
 王侯第宅(21)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22)。
 直北關山金鼓振(23),征西車馬羽書馳(24)。
 魚龍(25)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26)。

 
                   其五

 蓬萊宮闕對南山(27),承露金莖霄漢間(28)。
 西望瑤池降王母(29),東來紫氣滿函關(30)。
 雲移雉尾開宮扇(31),日繞龍鱗識聖顏(32)。
 一臥滄江驚歲晚(33),幾回青瑣點朝班(34)。


                   其六

 瞿塘峽口曲江頭(35),萬里風煙接素秋(36)。
 花萼夾城通御氣(37),芙蓉小苑入邊愁(38)。

 珠簾繡柱圍黃鵠(39),錦纜牙檣起白鷗(40)。
 回首可憐歌舞地(41),秦中自古帝王州(42)。

                   其七

 昆明池水漢時功(43),武帝旌旗在眼中(44)。
 織女機絲虛夜月(45),石鯨鱗甲動秋風(46)。
 波漂菰米沉雲黑(47),露冷蓮房墜粉紅(48)。
 關塞極天惟鳥道(49),江湖滿地一漁翁(50)。
 
                   其八

 昆吾御宿自逶迤(51),紫閣峰陰入渼陂(52)。
 香稻啄餘鸚鵡粒(53),碧梧棲老鳳凰枝(54)。
 佳人拾翠春相問(55),仙侶同舟晚更移(56)。
 彩筆昔曾干氣象(57),白頭吟望苦低垂(58)。

                         
 

 
注釋
 
(1)玉露:秋天的霜露,因其白,故以玉喻之。凋傷:使草木凋落衰敗。
(2)巫山巫峽:即指夔州(今奉節)一帶的長江和峽谷。蕭森:蕭瑟陰森。
(3)兼天湧:波浪滔天。
(4)塞上:《杜詩詳注》引陳澤州注:指夔州。杜甫《夔府抒懷》詩「絕塞鳥蠻北」、《白帝城樓》詩「城高絕塞樓」可証。一說塞上指巫山。接地陰:風雲蓋地。「接地」又作「匝地」。
(5)叢菊兩開:杜甫此前一年秋天在雲安,此年秋天在夔州,從離開成都算起,已歷兩秋,故云「兩開」。「開」字雙關,一謂菊花開,又言淚眼開。他日:往日,指多年來的艱難歲月。
(6)故園:此處當指長安。
(7)催刀尺:指趕裁冬衣。「處處催」,見得家家如此。
(8)白帝城:即今奉節城,在瞿塘峽上口北岸的山上,與夔門隔岸相對。急暮砧:黃昏時急促的搗衣(又稱「擣衣」)聲。 砧:搗衣石。急暮砧:黃昏時急促的搗衣聲。砧,搗衣石。古人裁衣前,必先搗衣,使布料鬆軟。這裡指白帝城內家家戶戶為遊子趕造寒衣。
(9)夔(kuí)府:唐置夔州,州治在奉節,為府署所在,故稱。
(10)京華:指長安。
(11)槎:木筏。
(12)畫省:指尚書省。
(13)山樓:白帝城樓。
(14)翠微:青山。
(15)信宿:再宿。
(16)匡衡:字雅圭,漢朝人。抗疏:指臣子對於君命或廷議有所抵制,上疏極諫。
(17)劉向:字子政,漢朝經學家。
(18)輕肥:即輕裘肥馬。《論語·雍也》:「赤之造齊也,乘肥馬,衣輕裘。」
(19)聞道:聽說。杜甫因離開京城日久,於朝廷政局的變化,不便直言,故云「聞道」。似弈棋:是說長安政局像下棋一樣反復變化,局勢不明。
(20)百年:指代一生。此二句是杜甫感歎自身所經歷的時局變化,像下棋一樣反覆無定,令人傷悲。
(21)宅:府第、住宅。新主:新的主人。
(22)異昔時:指與舊日不同。此二句感慨今昔盛衰之種種變化,悲歎自己去京之後,朝官又換一撥。
(23)北:正北,指與北邊回紇之間的戰事。金鼓振:指有戰事,金鼓為軍中以明號令之物。
(24)征西:指與西邊吐蕃之間的戰事。羽書:即羽檄,插著羽毛的軍用緊急公文。馳:形容緊急。此二句謂西北吐蕃、回紇侵擾,邊患不止,戰亂頻繁。
(25)魚龍:泛指水族。寂寞:是指入秋之後,水族潛伏,不在波面活動。《水經注》:「魚龍以秋冬為夜。」相傳龍以秋為夜,秋分之後,潛於深淵。
(26)故國:指長安。平居:指平素之所居。末二句是說在夔州秋日思念舊日長安平居生活。
(27)蓬萊宮闕:指大明宮。蓬萊,漢宮名。唐高宗龍朔二年(662年),重修大明宮,改名蓬萊宮。南山:即終南山。
(28)承露金莖:指仙人承露盤下的銅柱。漢武帝在建章宮之西神明臺上建仙人承露盤。唐代無承露盤,此乃以漢喻唐。霄漢間:高入雲霄,形容承露金莖極高。
(29)瑤池:神化傳說中女神西王母的住地,在昆侖山。降王母:《穆天子傳》等書記載有周穆王登昆侖山會西王母的傳說。《漢武內傳》則說西王母曾於某年七月七日飛降漢宮。
(30)東來紫氣:用老子自洛陽入函谷關事。《列仙傳》記載,老子西遊至函谷關,關尹喜登樓而望,見東極有紫氣西邁,知有聖人過函谷關,後來果然見老子乘青牛車經過。函關:即函谷關。此二句借用典故極寫都城長安城宮殿的宏偉氣象。
(31)雲移:指宮扇雲彩般地分開。雉尾:指雉尾扇,用雉尾編成,是帝王儀仗的一種。唐玄宗開元年間,蕭嵩上疏建議,皇帝每月朔、望日受朝於宣政殿,上座前,用羽扇障合,俯仰升降,不令眾人看見,等到坐定之後,方令人撤去羽扇。後來定為朝儀。
(32)日繞龍鱗:形容皇帝袞袍上所繡的龍紋光彩奪目,如日光繚繞。聖顏:天子的容貌。這二句意謂宮扇雲彩般地分開,在威嚴的朝見儀式中,自己曾親見過皇帝的容顏。
(33)一:一自,自從。臥滄江:指臥病夔州。歲晚:歲末,切詩題之「秋」字,兼傷年華老大。
(34)幾回:言立朝時間之短,只不過幾回而已。青瑣:漢未央宮門名,門飾以青色,鏤以連環花紋。後亦借指宮門。點朝班:指上朝時,殿上依班次點名傳呼百官朝見天子。此二句慨歎自己晚年遠離朝廷,臥病夔州,虛有朝官(檢校工部員外郎)之名,卻久未參加朝列。
(35)瞿塘峽:峽名,三峽之一,在夔州東。曲江:在長安之南,名勝之地。
(36)萬里風煙:指夔州與長安相隔萬里之遙。素秋:秋尚白,故稱素秋。
(37)花萼:即花萼相輝樓,在長安南內興慶宮西南隅。夾城:據《長安志》記載,唐玄宗開元二十年(732),從大明宮依城修築複道,經通化門,達南內興慶宮,直至曲江芙蓉園。通御氣:此複道因係方便天子游賞而修,故曰「通御氣」。
(38)芙蓉小苑:即芙蓉園,也稱南苑,在曲江西南。入邊愁:傳來邊地戰亂的消息。唐玄宗常住興慶宮,常和妃子們一起遊覽芙蓉園。史載,安祿山叛亂的消息傳到長安,唐玄宗在逃往四川之前,曾登興慶宮花萼樓飲酒,四顧悽愴。
(39)珠簾繡柱:形容曲江行宮別院的樓亭建築極其富麗華美。黃鵠:鳥名,即天鵝。《漢書·昭帝紀》:「始元元年春,黃鵠下建章宮太液池中。」此句是說因曲江宮殿林立,池苑有黃鵠之類的珍禽。
(40)錦纜牙檣:指曲江中裝飾華美的遊船。錦纜,彩絲做的船索。牙檣,用象牙裝飾的桅杆。此句說曲江上舟楫往來不息,水鳥時被驚飛。
(41)歌舞地:指曲江池苑。此句是說昔日繁華的歌舞之地曲江,如今屢遭兵災,荒涼寂寞,令人不堪回首。
(42)秦中:此處借指長安。帝王州:帝王建都之地。
(43)昆明池:遺址在今西安市西南斗門鎮一帶,漢武帝所建。《漢書·武帝紀》載元狩三年(前120)在長安仿昆明滇池而鑿昆明池,以習水戰。
(44)武帝:漢武帝,亦代指唐玄宗。唐玄宗為攻打南詔,曾在昆明池演習水兵。旌旗:指樓船上的軍旗。《漢書·食貨志(下)》:「乃大修昆明池,列館環之,治樓船,高十餘丈,旗幟加其上,甚壯。」
(45)織女:指漢代昆明池西岸的織女石像,俗稱石婆。《三輔黃圖》卷四引《關輔古語》曰:「昆明池中有二石人,立牽牛、織女於池之東西,以象天河。」在今斗門鎮東南的北常家莊附近有一小廟,俗稱石婆廟。中有石雕像一尊,高約190釐米,即漢代的昆明池的織女像。機絲:織機及機上之絲。虛夜月:空對著一天明月。
(46)石鯨:指昆明池中的石刻鯨魚。《三輔黃圖》卷四引《三輔故事》曰:「池中有豫章台及石鯨,刻石為鯨魚,長三丈,每至雷雨。常鳴吼。鬣尾皆動。」漢代石鯨今尚在,現藏陝西歷史博物館。
(47)菰(g
ū):即茭白,一種草本植物,生淺水中,葉似蘆葦,根莖可食。秋天結實,皮黑褐色,狀如米,故稱菰米,又名雕胡米。此句是說菰米漂浮在昆明池面,菰影倒映在水中,望過去黑壓壓一片,像烏雲一樣濃密。
(48)蓮房:即蓮蓬。墜粉紅:指秋季蓮蓬成熟,花瓣片片墜落。中二聯刻畫昆明池晚秋荒涼蕭瑟之景。
(49)關塞:此指夔州山川。極天:指極高。唯鳥道:形容道路高峻險要,只有飛鳥可通。此句指從夔州北望長安,所見惟有崇山峻嶺,恨身無雙翼,不能飛越。
(50)江湖滿地:指漂泊江湖,苦無歸宿。漁翁:杜甫自比。
(51)昆吾:漢武帝上林苑地名,在今陝西藍田縣西。《漢書·揚雄傳》:「武帝廣開上林,東南至宜春、鼎湖、昆吾。」御宿:即禦宿川,又稱樊川,在今陝西西安市長安區杜曲至韋曲一帶。《三輔黃圖》卷四:「御宿苑,在長安城南宿宿川中。漢武帝為離宮別院,禁宿人不得入。往來遊觀,止宿其中,故曰御宿。」逶迤:道路曲折的樣子。
(52)紫閣峰:終南山峰名,在今陝西戶縣東南。陰:山之北、水之南,稱陰。渼(m
ěi)陂(bēi):水名,在今陝西戶縣西,唐時風景名勝之地。陂,池塘湖泊。紫閣峰在渼陂之南,陂中可以看到紫閣峰秀美的倒影。
(53)香稻啄餘鸚鵡粒:即使是剩下的香稻粒,也是鸚鵡吃剩下的。此句為倒裝語序。
(54)碧梧:即使碧梧枝老,也是鳳凰所棲。同上句一樣,是倒裝語序。此二句寫渼陂物產之美,其中滿是珍禽異樹。
(55)拾翠:拾取翠鳥的羽毛。相問:贈送禮物,以示情意。《詩經·鄭風·女曰雞鳴》:「知子之順之,雜佩以問之。」
(56)仙侶:指春遊之伴侶,「仙」字形容其美好。晚更移:指天色已晚,尚要移船他處,以盡遊賞之興。

(57)彩筆:五彩之筆,喻指華美豔麗的文筆。《南史·江淹傳》:「又嘗宿於冶亭,夢一丈夫自稱郭璞,謂淹曰:『吾有筆在卿處多年,可以見還。』淹乃探懷中,得五色筆一,以授之。爾後為詩絕無美句,時人謂之才盡。」干氣象:喻指自己曾於天寶十載上《三大禮》賦,得唐玄宗讚賞。
(58)白頭:指年老。望:望京華。


                                      

 

語譯
 
                      其一

  楓樹在深秋露水的侵蝕下逐漸凋零、殘傷,巫山和巫峽也籠罩在蕭瑟陰森的迷霧中。巫峽裏面波浪滔天,上空的烏雲則像是要壓到地面上來似的,天地一片陰沈。花開花落已兩載,看著盛開的花,想到兩年未曾回家,就不免傷心落淚。小船還系在岸邊,雖然我不能東歸,飄零在外的我,心卻長繫故園。又在趕制冬天禦寒的衣服了,白帝城上搗制寒衣的砧聲一陣緊似一陣。看來又一年過去了,我對故鄉的思念也愈加凝重,愈加深沉。
 
                      其二
 
  夔州的高城上又迎來了落日。每當晚上北斗星出現的時候,我就按照它的方向來尋找長安的所在。聽到巫峽的猿啼,我真的流下淚來。我也希望乘著浮槎回到自己的故鄉,但這願望終究還是落空了。我還記得我從前春宿左省值夜的時候,晚上熬夜寫些明朝的封事,點燃書案上的香。可現在我早已不在那裏就職。滯留此地,傍晚時分聽到城樓上吹起悲笳,心中升起一股隱然的悲痛。你看,山石上爬滿了藤蘿。月亮剛剛升起來的時候,月光是照在藤蘿上的,而現在它已經照到河洲前面的蘆荻花上面去了。我一夜無眠,一直在懷念長安。
 
                       其三
 
  白帝城裏千家萬戶靜靜地沐浴在秋日的朝暉中,我天天去江邊的樓上,坐著看對面青翠的山峰。連續兩夜在船上過夜的漁人,仍泛著小舟在江中漂流。雖已是清秋季節,燕子仍然展翅飛來飛去。漢朝的匡衡向皇帝直諫,他把功名看得很淡薄;劉向傳授經學,怎奈事不遂心。古人尚且如此,我更是不必說了。年少時一起求學的同學大都已飛黃騰達了,他們在長安附近的五陵,穿輕裘,乘肥馬,過著富貴的生活,我卻註定要為一個信念苦渡人間。

                     其四


  聽說長安的政壇就像一盤未下完的棋局,彼爭此奪。反復不定,反思國家和個人所經歷的動亂與流亡,有說不盡的悲哀。世道的變遷,時局的動盪,國運今非昔比,王侯們的家宅更換主人,無奈宦官當道,賢臣良相更成泡影。中央的典章、文物、制度都已廢棄,在政治上我已經是一個被遺忘的人了。回紇內侵,關山號角雷動、兵戈揮舞;吐蕃入寇,傳遞情報的戰馬正急速賓士。在這國家殘破、秋江清冷、身世淒苦、暮年潦倒的情況下,昔日在長安的生活常常呈現在懷想之中。

                                             

                                                                             巫峽秋色
 
                      其五

 
  日復一日,大明宮遙望著終南山,卻望不到。那些深居的隱士,天露和玉屑,都已被他們吸光飲盡,青鳥報信,西王母自瑤池駕臨,紫氣彌漫,老子騎牛西去。記得當年朝上,雉尾扇開合如同祥雲移回,日光沐浴著聖殿,讓我看清玄宗的容貌。記得當年位列朝班,青瑣門下意氣風發,而現在,疾病無情地消磨著時光……秋已漸深。
 
                      其六
 
  諳練一種時空的分身術,瞿塘峽、曲江頭,距離被心靈無限地縮短。十五年前我寫《樂遊園歌》,花萼樓、芙蓉園歷歷在目。安祿山的鐵蹄已使一切煙消雲散。那時,黃鵠還在亭院內高飛,成群的白鷗被遊人的舟楫驚起。——而今,一切都消逝了,消逝了……沒有任何留戀的事物。
 
                      其七
 
  遙想漢武帝曾在昆明池上練習水兵,一面面戰旗迎風擊鼓。池中石刻的織女辜負了美好的夜色,只有那巨大的鯨魚還會在雷雨天與秋風共舞。波浪中的菰米叢猶如黑雲聚攏,蓮子結蓬,紅花墜隕。多想像飛鳥一般自由滑翔于秦中的天空,現實卻困我在冷江上無言垂釣。
 
                    其八

  從長安到渼陂,途徑昆吾和禦宿,紫閣峰在終南山上閃耀。我想念一路的香稻和碧梧,在豐收的季節 吸引著鸚鵡與鳳凰……等到春天,曼妙的仕女們還會採摘花草相互贈送,夥伴們在暮晚時分仍要移棹出發,不願歸返。昔日,我可以憑藉詞語鑿穿時代的黑井,痛飲山河甘洌,而今卻只能在回憶中圍攏水源,撫摸它岑寂的微光。

 
【寫作背景】
 
  《秋興八首》是大曆元年(766年)秋天杜甫在夔州時所作的一組七言律詩(可稱為「聯章體七律」),因秋而感發詩興,故曰「秋興」。杜甫自唐肅宗乾元二年(759年)棄官,至當時已歷七載,戰亂頻仍,國無寧日,人無定所,當此秋風蕭颯之時,不免觸景生情,因此寫下這組詩。
 
  持續八年的安史之亂,至廣德元年(763)始告結束,而吐蕃、回紇乘虛而入,藩鎮擁兵割據,戰亂時起,唐王朝難以復興了。此時,嚴武去世,杜甫在成都生活失去憑依,遂沿江東下,滯留夔州。詩人晚年多病,知交零落,壯志難酬,心境是非常寂寞、抑鬱的。

                       (未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1)  養生、健身及武術氣功
                                     融合八段錦、鶴翔樁、易筋經、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提升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一百多人,
                     包括醫生、護士、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