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3rd May 2016 | 練功札記 | (332 Reads)
洗髓經總義白話解釋
易筋洗髓經研究(24)

 
簡介(傳說)
 
    相傳中國南北朝時期,達摩祖師從印度經由海路東度來中土,在廣州上岸,北上遊歷中國各地,最後落腳於今日的河南嵩山少林寺。達摩祖師在中國看到僧人長年靜坐,多靜少動,身體因此欠缺平衡而不健康,於是於少林寺教導僧人健身的功夫以平衡其身心發展。後來達摩祖師圓寂並葬於少室山附近的熊耳山,因為傳言有人看到祖師,後人好奇的開棺察看,發現祖師遺骨已經消失,只留下一隻鞋子於棺內。接著僧人在祖師的遺物中發現一個密封的鐵箱,裡面有兩部以梵文著作的經書,這兩部書就是聞名的易筋經與洗髓經。
 

                                                  

                                                       達摩祖師

                                                            
             《洗髓經》可以說是一本精神修練的心法,《易筋經》則比較著重身體的鍛鍊。
 
《易筋經》和《洗髓經》源自少林?

    有關《易筋經》的來源,流傳在少林寺的故事是:1500年前,達摩祖師在嵩山面壁9年。達摩走後,少林僧人在洞中發現了一個鐵盒,內藏兩部梵文薄書,一曰《易筋經》,一曰《洗髓經》。後來天竺僧人般剌密諦幫忙把《易筋經》翻譯成了中文,達摩的傳人、二祖慧可則翻譯了《洗髓經》,大家發現兩經實為一體,《易筋經》主修外,《洗髓經》主修內。

     但《易筋經》中,卻閃爍著十分明顯的道家思想,央視《發現之旅》節目提到:有些《易筋經》版本中,還涉及養生目的的房中術,這顯然不可能出自僧人的手筆。還有種說法認為,《易筋經》為明代天臺宗紫凝道人假託達摩所作,亦無據可考。

                   

             石愛橋教授

    對於來源,經過幾年調研後得出結論的武漢體育學院院長石愛橋教授說:「我們認為,《易筋經》應該產生於秦漢時期術士的導引之術,於唐宋年間傳入少林,成為僧人們打坐參禪之餘,活血化淤的健身功法。明清間『少林版』《易筋經》開始流傳於民間。」石愛橋表示,僧侶們對《易筋經》進行了一些改進和發展,但學術界基本否定了《易筋經》源自達摩的說法。


總義 (原文)


如是我聞時,佛告須菩提。易筋功已竟,方可事於此。此名靜夜鐘,不礙人間事。白日任匆匆,務忙衣與食。三餐食既竟,放風水火訖。抵暮見明星,燃燈照暗室。晚夕功課畢,將息臨臥具。大眾咸鼾睡,忘卻生與死。明者獨驚醒,黑夜暗修為。撫體嘆今夕,過去少一日。無常來迅速,身同少水魚。顯然如何救,福慧何日足?四恩未能報,四緣未能離,四智未現前,三生未皈一。默視法界中,四生三有備,六根六塵連,五蘊並三途,,天人阿修羅。六道各異趨,二諦未能融,六度未能具。見見非是見,無明未能息。道眼未精明,眉毛未落地。如何知見離,得了涅槃意?若能見非見,見所不能及。蝸角大千界,焦眼納須彌。昏昏醉夢間,光陰兩俱失。流浪於生死,苦海無邊際。如來大慈悲,演此為《洗髓》。須侯《易筋》後,每於夜靜時,兩目內含光,鼻中運息微,腹中寬空虛,正宜納清熙。朔望及兩弦,二分並二至,子午守靜功,卯酉幹沐浴。一切惟心造,煉神竟虛靜。常惺惺不昧,莫被睡魔拘。夜夜常如此,日日須行持。惟虛能容納,飽食非所宜。謙和保護身,惡癘宜緊避。假惜可修真,四大須保固。柔弱可持身,暴戾災害逼。渡河須用筏,到岸方棄諸。造化生成理,從微而至著。一言透天機,漸進細尋思。久久自圓滿,未可一蹴企。成功有定限,三年九載餘。從容在一紀,決不逾此期。心空身自化,隨意任所之。一切無掛礙,圓通觀自在。隱顯度眾生,彈指超無始。待報四重恩,永減三途苫。後人得此經,奉持為宗旨。擇人相授受,叮嚀莫輕視。 
 
白話解釋 :
「總義」
本篇目的是要交代全經的精神主旨。

「如是我聞,時佛告須菩提。」
我所聽到,是這樣的: 當時釋迦告訴須菩提。
「易筋功已竟,方可事於此。此名靜夜鐘,不礙人間事。」
這裡首先強調要練完易筋經的功夫後再練洗髓經。意思是說,一般人認為修行必須透過許多外在的行為,這裡認為更重要的是「心」的修練,真正的修行人就像夜裡的鐘一樣,外表安靜穩重,其實內心含藏著秘密的修練,一有動作,肯定像夜裡的鐘聲一樣驚醒世人。最重要的是修行人要不透聲色,不要刻意的改變日常的行為,真正的修行是不會妨礙你原先的生活的。

「白日任匆匆,務忙衣與食。三餐食既竟,放風水火訖。抵暮見明星,燃燈照暗室。晚夕功課畢,將息臨臥具。大眾咸鼾睡,忘卻生與死。明者獨驚醒,黑夜暗修為。」
 
這裡是說,白天可以照常為三餐生活打拼,一切如常。到了晚上,要看書、要讀經都照舊。等到功課做完,到了要睡覺時,看看身邊人都酣睡著,連生死的問題都不管了,可見睡眠實在是沒有多大用處。這個一般人視之為重大的生活享受的東西,世上唯有佛家認為它是一個必須去除的壞習慣,所以這一段話便是在解釋這個觀念。懂這個道理的人,便知道要少睡,而且把握這時間來鍛鍊自己。
(山中人案 :充足的睡眠仍是需要的,除非打坐能完全取代睡眠。)

                            

 
「撫體歎今夕,過去少一日。無常來迅速,身同少水魚。顯然如何救,福慧何日足?」
看到身邊人酣睡的同時,一邊摸摸自己身體。又是一天過去了,生命又少了一天,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就好比水裡的魚,看到水一日日的減少,知道自己死期一日日的來臨,但是不知道如何自救?自己的福德不足,智慧不夠,又要等何時才能改進呢?
 
「四恩未能報,四緣未能離,四智未現前,三生未皈一。」
四恩指的是「父母恩」、「眾生恩」、「國恩」、「師長恩」,這四種恩惠是讓我們到現在能安安穩穩活著的原因。懂得報恩的人,便能創造和諧與進步的未來。不懂得報恩的人,便是許自己一個混亂與懵懂無知的人生。
四緣是「因緣」、「二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簡單來說,這四種緣便是讓我們流連纏繞於世間麻煩、苦難、愛欲等等而不能自在的原因。不能離開這四種緣,就還要繼續營營役役。
四智是「大圓鏡智」、「平等性智」、「成所做智」、「妙觀察智」。佛菩薩拿來運用,便是一切圓滿淨樂,所做皆成。所以要為這四種智慧不出現在我身上而感到慚愧,要為自己加油了。
三生是「過去生」、「現在生」、「未來生」。凡夫受時間觀念限制,把所有事用時間來切的碎碎的,以效率為名來安慰自己,事實上反而是沒有效率。成功者不在意時間,眼裡看的是成功,把這三生觀念合而為一,便是一心一意的要達成目標。

「默觀法界中,四生三有備,六根六塵連,五蘊並三途,天人阿修羅,六道各異趣,二諦未能融,六度未能具。見見非是見,無明未能息,道眼未精明,眉毛未落地。如何知見離,得了涅槃意?」
仔細看這個世界,所有的生命不外乎是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等「四生」,或是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有」,或是我們人具備的眼耳鼻舌身意六項功能以及運用起來得到的六種效果,互相運用之間,都脫離不了色、受、想、行、識的作用範圍,最後還是要落入死生輪迴,都有機會成為畜生、惡鬼、落入地獄。比較好的,輪迴生為天人或成為阿修羅(這六種加起來叫做「六道輪迴」)。如果不知道這凡聖二諦的意義,不知道如何會淪為凡(六道皆屬於凡)、如何可成為聖(離虛妄、入真實,於六道輪迴得自在謂之聖)。沒有時時刻刻具備「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六種行為。那麼,所學所見的就不能算是真功夫,就不能避免做傻事、錯誤判斷、浪費光陰、白做工夫、迷迷糊糊等等行為。這樣怎麼知道如何善運用心意識? 如何用對功夫?如何得到真正的解脫?
 
「若能見非見,見所不能及。蝸角大千界,蟭眼納須彌。」
這裡是大約講一下「見道」的境界。如果修行人能突破眼耳見聞的限制看到事物的本體性,那種「不可思議」的程度好比能從蝸牛角裡看到花花大千世界、從一小蟲眼裡塞進整個須彌山是一樣的。雖然凡夫看起來像是誇張、吹牛,那是因為凡夫用凡眼、下等智慧硬著去瞭解才會有此想法。舉例來說,以我們微小的智慧,怎能去發現什麼是量子物理、什麼是奈米(納米)科技?這些我們不知道的知識,唯有智慧超過我們的人能得知。又換句話來說,人人也都有機會開發自己的智慧,增進自己的各項能力。總而言之,這修行的重點,是不要依靠現有微小有限的感官功能與觀念來修,要有超越目前見聞覺知的信心與勇氣才行得通。

「昏昏醉夢間,光陰兩俱失。流浪於生死,苦海無邊際。如來大慈悲,演此為《洗髓》。」
看到眾生渾渾噩噩,不知所生?不知何死?生死流轉不停,不知何時才會停息?不如善用智慧,運用各種手段來達成幫助他們。對於已有覺悟的修行人,最快的 辦法,便是教他一個適合的法門。所以有此洗髓之法來幫助我們早一點成功。

                                          


「須俟《易筋》後,每於夜靜時,兩目內含光,鼻中運息微,腹中寬空虛,正宜納清熙。」
接下來就開始談如何練功了。
練完易筋經之後,每到夜深人靜時,便兩眼微閉含住目光。呼吸要細微,不用口,以不發出聲音、不對鼻孔產生衝擊感為原則。端坐正直,慢慢的吐故納新。
「腹中寬空虛」,並不是要我們餓著肚子練,而是比喻我們的心念要放開俗雜煩惱,不要留任何事在心裡。

「朔望及兩弦,二分並二至,子午守靜功,卯酉乾沐浴。」
意思是說,每個月裡把握月亮的盈虧(農曆初一和十五)、上下弦(農曆初八前後和廿二、廿三日後)這四天,以及每年的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四天,這些都是修練的重點時間。然後每天在子時(半夜十一點到淩晨一點)與午時(中午十一點到一點)兩個時辰作以靜為主的功夫,卯(早晨五點到七點)、酉(下午五點到七點)兩個時辰,做乾沐浴(自我按摩)的練習。

「一切惟心造,煉神竟虛靜。常惺惺不昧,莫被睡魔拘。」
不管用什麼功夫,都要把握住「一切惟心造」的基本原則。要知道,所有境界、現象出現在眼前時,都是因為你的心動了,與其相呼應所以才產生的,如果沒有心識作用,則所有奇奇怪怪的現象便無從得起,所以練功時對一切現象都不必認真在意。心念靜到一個程度,功夫便自然出現。用功時保持著若醒若不醒,睡眼惺忪的狀態,但是必須心裡清清楚楚,保持不昏沈、不要被睡魔控制,如此用功就對了。

              

                                                  自我按摩(1)


「夜夜常如此,日日須行持。惟虛能容納,飽食非所宜。謙和保護身,惡癘宜緊避。假借可修真,四大須保固。柔弱可持身,暴戾災害逼。」
要求自己每夜如此的用功,每日持續不斷。不要貪吃,貪吃有害身體健康。同時心態要謙卑和 諧,保護好自己,避開惡劣受污染的環境。這樣才能藉由這虛假不牢靠的身體來修煉,四大就是地、水、火、風,象徵著物質的四種形態,在經典裡常拿來代表我們的肉體。所以以柔弱謙卑作為行事的原則,不固執、不做勉強的舉動,自然可以防止各種暴力摩擦與災害的進逼。
 
「渡河須用筏,到岸方棄諸。造化生成理,從微而至著。一言透天機,漸進細尋思。久久自圓滿,未可一蹴企。成功有定限,三年九載餘。從容在一紀,決不逾此期。」
過河要乘渡船,到了對岸,自然要離船上岸,這是很容易瞭解的道理。這宇宙大大小小都是由最微小的物質組成的,慢慢累積成為各種事物。做功夫也要有耐心慢慢的練,循序漸進,到時自然圓滿成功,千萬急不得,一急便要出現反效果。雖然是慢慢練,但是如果方法得當,能按照進度來,其實也只要三年九載便可以看到成功,就算再慢也不會超過十二年(一紀等如十二年)。
                


自我按摩(2)


「心空身自化,隨意任所之。一切無罣礙,圓通觀自在。隱顯度眾生,彈指超無始。待報四重恩,永滅三途苦。後人得此經,奉持為宗旨。擇人相授受,叮嚀莫輕視。」
修行最難的就是要達到「心空」。這裡說練到「心空」(佛學 :業之與報,皆為自心所造,心空一切皆空,心假一切皆假。)身體便可自在變化、任意遊走,彷彿這個世界已不再障礙他的身心,這才是真正的「圓通觀自在」。到達一切自在無礙的境界,並不是就可以輕鬆地離開了這汙濁的世間,接下來「待報四重恩」。四恩者:一父母恩、二眾生恩、三國家恩、四三寶恩(三寶就是佛教中的佛、法、僧)。在此之前,做好事,是累積好的報應,讓自己的修行路途更順遂而已,還談不上報這四重恩。唯有真的得到自在無礙的大神通,才能明白過去現在未來的各種因果關係,才能一一將過去業報整理清楚,一一的圓滿。最後祖師再叮嚀,如果大家可以依照此經修練得到好處,當知道此經的珍貴與價值,自己練好了,也要好好的找合適的人把經驗傳承下去,而且要反覆叮嚀學者不要輕忽了這功夫。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 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此手機可用what’s app 通訊)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