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1th Jul 2016 | 文學欣賞 | (669 Reads)
李商隱《流鶯》賞析

  
流鶯(1)漂蕩(2)復參差(3),
  度陌臨流不自持(4)。
  巧囀豈能無本意,
  良辰未必有佳期。
  風朝露夜陰晴裏,
  萬戶千門
(5)開閉時。
  曾苦傷春不忍聽,
  鳳城
(6)何處有花枝?


【注釋】
 
(1)借流鶯自傷。據「鳳城」句,當是大中三年(849年)春 作。
(2)漂蕩:流轉遷徙。參差:本狀鳥飛翔時翅膀張斂收落,這裏用作動詞張翅飛翔。
(3)參差,本是形容鳥兒飛翔時翅膀張斂振落的樣子,這裏用如動詞,猶張翅飛翔。
(4)不自持:不能自主。
(5)《史記·孝武本紀》:「作建章宮,度為千門萬戶。」
(6)鳳城:指京城。尾聯從李義府《詠烏》詩「上林多少樹,不借一枝棲」化出。
 

                                             


【語譯】
 
    流鶯兒啊,到處飄蕩,上下翻飛;越過小路,臨近河邊,無法自持。
    美妙地鳴囀,怎麼能沒有本意?碰到了良辰,也未必就有佳期。
    鳴囀在風朝霞夜陰晴之日,鳴囀在千門萬戶開閉之時。
    我曾經苦於傷春而不忍再聽,京城哪里有可以棲息的花枝?



【寫作背景】

  這是李商隱托物寓懷、抒寫身世之感的詩篇。寫作年份不易確定。
 
    張采田《玉谿生年譜會箋》繫此詩為大中三年(849年)春在長安之作。此詩乃苦悶之詞,寫自己仕途窮困,漂泊無定所,懷才不遇知音,心意無人理解。全詩詠物抒情,借流鶯自喻,寄託身世之感。清陸昆曾《李義山詩解》云:「此作者自傷漂蕩,無所歸依,特托流鶯以發歎耳。渡陌臨流,喻己之東川、嶺表,身不由己也。」此詩風格輕倩流美,情思深婉。
 
    從詩中寫到「漂蕩」、「巧囀」和「鳳城」來看,可能是「遠從桂海,來返玉京」以後所作。宣宗大中三年(849年)春,作者在長安暫充京兆府掾屬,「天官補吏府中趨,玉骨瘦來無一把」(《偶成轉韻》),應是他當時生活和心情的寫照。


【賞析】

  流鶯有兩義,一指漂蕩流轉、無所棲居的黃鶯;二指鳴聲圓轉(婉轉)流美之鶯鳥。詩的開頭兩句,正面重筆寫「流」字。參差,本是形容鳥兒飛翔時翅膀張斂振落的樣子,這裏用如動詞,猶張翅飛翔。漂蕩復參差,是說漂蕩流轉之後又緊接著再飛翔漂泊。「度陌」、「臨流」,則是在不停地漂蕩流轉中所經所憩,回應上句「復」字。流鶯這樣不停地漂泊、飛翔,究竟是為什麼呢?又究竟要漂蕩到何時何地呢?詩人對此不作正面交代,只淡淡接上「不自持」三字。這是全聯「詩眼」,暗示出流鶯根本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彷彿是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控制著。用流鶯的漂蕩比喻詩人自己的輾轉幕府的生活,是比較平常的比興寓托,獨有這「不自持」三字,融和著詩人的獨特感受。詩人在桂林北返途中就發出過悵然的歎息:

  「昔去真無奈,今還豈自知」(《陸發荊南始至商洛》)。「去真無奈」、「還豈自知」,正像是「不自持」的注腳。它把讀者的思緒引向「漂蕩復參差」的悲劇身世後面的社會原因,從而深化了詩的意境。

  漂蕩流轉,畢竟是流鶯的外在行動特點,接下來三、四兩句,便進一步通過對流鶯另一特點—— 巧囀的描寫,來展示它的內心苦悶。「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流鶯那圓轉流美的歌吟中分明隱藏著一種殷切的願望—— 希望在美好的三春良辰中有美好的相會。然而,它那「巧囀」中所含的「本意」卻根本不被理解,因而雖然適逢春日芳辰也不能盼來「佳期」,實現自己的願望。如果說,流鶯的漂泊是詩人飄零身世的象徵,那麼流鶯的巧囀便是詩人美妙歌吟的生動比喻。它的獨特之處,就在於強調巧囀中寓有不為人所理解的「本意」,這「本意」可以是詩人的理想抱負,也可以是詩人所抱的某種政治遇合的期望。這一聯和《蟬》的頷聯頗相似。但「五更疏欲斷,一樹碧無情」所強調的是雖悽楚欲絕而不被同情,是所處環境的冷酷;而「巧囀」一聯所強調的卻是巧囀本意的不被理解,是世無知音的感歎。「豈能」、「未必」,一縱一收,一張一弛,將詩人不為人所理解的滿腹委屈和良辰不遇的深刻傷感曲曲傳出,在流美圓轉中有迴腸盪氣之致。可以說這兩句詩本身就是深與婉的統一。

  頸聯承上「巧囀」,仍寫鶯啼。「風朝露夜陰晴裏,萬戶千門開閉時。」這是「本意」不被理解、「佳期」不遇的流鶯永無休無止的啼鳴:無論是颳風的早晨還是降露的夜晚,是晴明的天氣還是陰霾的日子,無論是京城中萬戶千門開啟或關閉的時分,流鶯總是時時處處在啼囀歌吟。它彷彿執著地要將「本意」告訴人們,而且在等待著渺茫無盡的佳期。這一聯是兩個略去主、謂語的狀語對句構成的,每句中「風朝」與「露夜」、「陰」與「晴」、「萬戶」與「千門」、「開」與「閉」又各自成對,讀來別有一種既工整又優美,既明暢又含蓄的風調。

  尾聯聯繫到詩人自身,點明「傷春」正意。「鳳城」借指長安,「花枝」指流鶯棲息之所。兩句是說,自己曾為傷春之情所苦,實在不忍再聽流鶯永無休止的傷春的哀鳴,然而在這廣大的長安城內,又哪裏能找到可以棲居的花枝呢?初唐詩人李義府《詠烏》云:

  「上林多少樹,不借一枝棲。」末句從此化出。傷春,就是傷佳期之不遇;佳期越渺茫,傷春的情緒就越濃重。三春芳辰就要在傷春的哀啼中消逝了,流鶯不但無計把春留住,而且連暫時棲息的一枝也無從尋找。這已經是杜鵑啼血般的淒怨欲絕的情境了。詩人借「不忍聽」流鶯的哀啼強烈地抒發了自己的「傷春」之情—— 抱負成空、年華虛度的精神苦悶。末句明寫流鶯,實寓自身,讀來既像是詩人對無枝可棲的流鶯處境的關心,又像是詩人從流鶯哀啼聲中聽出的寓意,更像是詩人自己的心聲,語意措辭之精妙,可謂臻於化境。


                                 

 
             千門萬戶的建章宮 

1、壁門  2、神明台 3、鳳闕   4、九室 

5、井干樓 6、圓闕  7、別鳳闕 8、鼓簧宮 

9、嬌嬈闕 10、玉堂 11、奇寶宮

12、銅柱殿 13、疏囿殿 14、神明堂 15、鳴鑾殿

16、承華殿 17、承光宮 18、兮指宮 19、建章前殿 

20、奇華殿 21、涵德殿 22、承華殿 23、婆娑宮 

24、天梁宮 25、飴蕩宮 26、飛閣相屬 27、涼風台 

28、復道 29、鼓簧台30、蓬萊山31、太液池 

32、瀛洲山 33、漸台 34、方壺山 35、曝衣閣 

36、唐中庭 37、承露盤 38、唐中池 



【集評】
 
1. 張采田曰:「含思宛轉,獨絕今古。」(《玉谿生年譜會箋》)
2. 屈復云:「流鶯之飛鳴來去,風露陰晴,無處不到。我亦傷春者,不忍聽此,恐鳳城中無處有花枝者。」(《玉谿生詩意》)
3. 程夢星云:「起句『漂蕩』字,結句『傷春』字是正義。」
(《重訂李義山詩集箋注》)
4. 馮誥云:「頜聯入神,通體淒惋,點點杜鵑血淚矣。亦客中所賦。」(《玉谿生詩箋注》)
 
【參考資料】
 
1. 吳調公《李商隱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2. 彭定求等《全唐詩(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
3. 陳永正《李商隱詩選譯》,成都:巴蜀書社,1991年。
4.劉學鍇《匯評本李商隱詩》,上海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
5.劉學楷、李翰《李商隱詩選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此手機可用what’s app 通訊)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