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7th Aug 2016 | 文學欣賞 | (128 Reads)
李商隱《淮陽(1)路》(荒村倚廢營)賞析

 
荒村倚廢營(2),投宿旅魂驚。
斷雁高仍急,寒溪曉更清。
昔年嘗聚盜(3),此日頗分兵(4)
猜貳(5)誰先致,三朝(6)事始平。

 
注釋
 
(1)淮陽:唐郡名,即陳州(今河南淮陽縣)。開成五年深秋,王茂元由朝官出為陳許觀察使(治許州,今河南許昌),商隱於其年初冬赴召至陳許幕,這是途經淮陽時所作。
(2)廢營:指淮西方鎮吳少誠、吳元濟等割據陳蔡時所遺下的營壘。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則解:指元和時討蔡的營壘,陳蔡壤地相接。
(3)聚盜:指建中時李希烈、貞元至元和吳元濟父子,相繼割據叛亂,均騷擾波及陳州境內,故說「聚盜」。
(4)分兵:指鑒於淮西統帥長期割據,吳元濟平後,朝廷析淮西所轄郾城為溵州,屬陳許。其後又撤銷淮西彰義軍建置,劃歸忠武軍。
(5)猜貳:猜疑背叛,指唐德宗與方鎮雙方而言。據《通鑒》,貞元元年,德宗從陸贄所奏,詔「希烈若降,當待以不死」。二年,陳仙奇毒殺希烈,舉淮西降,以為節度。才數月,詔發其兵於京西防秋。吳少誠殺仙奇,自為留後,密召防秋兵歸。德宗救李沁、劉玄佐擊之,得至蔡者僅四十七人。少誠悉斬之以聞,繕兵完城,抗拒朝命。
(6)三朝:指德宗、順宗、憲宗三朝。
 

                                                        


寫作背景
 
    藩鎮叛服不常,是「安史之亂」帶來的遺害,成為晚唐社會政治的「疽癰」之患。李商隱寫了《韓碑》、《隋師東》、《淮陽路》等一系列詩篇,旗幟鮮明地表達了反對藩鎮割據,維護國家統一的立場。
 
    此詩應作於唐武宗會昌元年(841年)秋。該詩記錄了詩人在陳州王茂元幕府時的所見。淮陽:郡名,即陳州,治所在今河南淮陽,唐時屬河南道。唐文宗開成五年(840年)的冬天,王茂元被任命為忠武軍節度,陳州觀察使。李商隱剛於開成五年(840年)辭任弘農尉,於是到王茂元的幕府任掌書記,「乃暫往王幕任職,赴陳途中有感而作」(見董乃斌《李商隱詩評注》.《淮陽路》)。葉葱奇認為此詩作於開成五年(840年),並依舊說,謂李商隱時年28。(見《李商隱詩集疏注》)若依新說,李商隱時年42。
 
    據《樊南文集.為濮陽公陳許謝上表》,李商隱王茂元赴任,並代王茂元代草謝表,時為會昌元年(841年)。馮《譜》編此詩於會昌三年,張《箋》編此詩於會昌二年,均與《樊南文集.為濮陽公陳許謝上表》所載的史實有矛盾,故本人同意聶石樵、王汝弼兩位所說,把此詩繫於會昌元年(841年)。(詳見聶石樵等著《玉溪生詩醇》頁94),但聶、王兩位卻把會昌元年對照的西曆誤作840年,順便在這裡更正。
 
    此外,王茂元出鎮陳許在開成五年十月,商隱又隨往陳許,代擬一系列表狀,則開成五年九月至會昌元年正月,商隱無江鄉之遊,可成定論。

                                           

 
內容賞析
 
    前半途經荒村廢營的景物。
荒村倚廢營,投宿旅魂驚——這兩句是說:荒村的旁邊是廢棄的營壘,投宿於其中,令人驚恐不安。葉葱奇說:「首二句先敍明『投宿』『荒村』,看到許多前時廢棄的營壘,不禁為之一驚,『驚』字和後半的感歎相應。」(見《李商隱詩集疏注》頁316)

  斷雁高仍急,寒溪曉更清——這兩句是說:離群的孤雁飛得又高又急促,溪水在清晨顯得更加清冷。斷雁:失群的大雁。仍:更加。三、四句描寫次日早上所見的荒涼景象。



    後半抒發觸目感慨。

    昔年嘗聚盜,此日頗分兵——這兩句是說:往年,藩鎮中的那些叛將恃強割據一方,現在,朝廷正針對叛藩的實際情況採取削弱兵權的辦法。「昔年」句:唐德宗建中年間,淮西節度使李希烈據鎮謀叛,自稱建興王、天下都元帥。唐德宗貞元二年(786年),李希烈被部將陳仙奇毒死,不久,吳少誠又殺死陳仙奇,繼續割據淮西,再傳至吳少陽、吳元濟。唐憲宗元和十二年(817年)十月,吳元濟被討平。李希烈、吳元濟叛亂時,曾騷擾至陳州境內,「聚盜」即指此。  

 
    分兵:指削弱藩鎮的兵權。朝廷平淮西後,為防止再度出現叛鎮不服從中央的事件發生,曾多次將叛鎮之兵分到其他的藩鎮統轄。另解朝廷分駐重兵,以防亂事再起,例如派王茂元駐於陳州、許州,亦通。


    五、六句說從前吳元濟等曾據此地作亂,就連現在仍須駐紮重兵來防守,言外之意謂當時的藩鎮仍然動蕩不安。

  猜貳誰先致?三朝事始平 ——這兩句是說:究竟是誰的猜忌導致藩鎮的叛亂,歷經三朝才得以平定呢?猜貳:猜疑妒忌。貳,懷疑,不信任。唐德宗以猜忌著稱,建中年間的動亂與他的好疑善妒有一定關係。三朝:指德、順、憲三朝。淮西自唐德宗朝開始割據,至唐憲宗朝才被裴度等討平。


    最後兩句說當時淮蔡的叛變,究竟是中央先猜疑藩鎮,還是他們先猜疑中央呢?上下相疑,結果兵連禍結,雙方都有過失。此詩感歎過去,憂慮將來,沈鬱頓挫,直追杜甫。

  詩緊扣「投宿」二字,縱筆寫「荒村」 與「廢營」給詩人帶來的驚悸。前四句寫眼前景,途經舊日戰場,目睹戰爭留下的荒涼與殘破。推原禍本,詩人陷入了沉思。後四句敍事,在追思藩鎮叛亂給社會造成危害的同時,又尖銳地指出戰爭是因唐德宗和藩鎮雙方的無端猜忌而起。縱觀此詩,沉著穩健而圓勁,詩人之才思與老到的筆法合一,深得杜甫詩史之法之境。
 
    朱彝尊評此詩說:「因投宿而感時,此工部家法。」(《李義山詩集輯評》)說出了此詩的淵源和意義。杜甫的許多詩都是在旅途有感而作,既紀錄了所見所聞,又抒發了感想評論。李商隱《淮陽路》前二聯寫途中所見,荒村、廢營、斷雁、寒溪,寫景雖然概括,但已足以引起聯想。後二聯揭示造成農村凋敝的原因,直接的是連年戰亂,罪魁禍首當然是藩鎮和軍閥,間接的是朝廷的處置無方,詩中「猜貳誰先致」,責任就在朝廷和藩鎮兩方面了(有些學者認為朝廷的責任較大)。朝廷和藩鎮互相猜疑妒忌,造成了藩鎮之禍不可收拾。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淮陽路
 

 
【集評】
 
1. 屈復云:「前四今日情景,後四今昔國事。」(《玉谿生詩意》)
2. 程夢星云:「詩意乃經過平定之後追思變亂之前藩鎮跋扈之弊,著德宗猜忌之愆(過失)也。前四句寫景,後四句序(敍)事。」(《重訂李義山詩集箋注》)
3. 馮浩云:「其討劉稹,群議皆以為不可。故結句借舊事為隱諷。斯誠謬見哉!」(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
4. 紀盷云:「氣脈既大,意境亦深。沉著流走,居然老杜之遺。」(《玉谿生詩說》)
5. 張采田云:「此赴茂元陳許辟時作……藩鎮拒命,由於猜貳朝廷,結深歎平之之不易。馮編於會昌三年討劉稹時誤。」(《玉谿生年譜會箋》)

 
【參考資料】
 
1.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
2.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
3. 劉學鍇《匯評本李商隱詩》,上海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2年。

4. 董乃斌評注《李商隱詩》,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5年

5. 聶石樵、王汝弼《玉谿生詩醇》,中華書局,2008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此手機可用what’s app 通訊)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