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2th Aug 2016 | 武林掌故 | (324 Reads)
從《城寨英雄》聯想到八極拳家劉雲樵(1909-1992)
 
    電視劇集《城寨英雄》的英雄用八極拳對付惡勢力,但他們都是虛構的人物,近代有一位真實的八極拳家劉雲樵,生平充滿傳奇,值得讀者知道。
 
    劉雲樵,字笑塵,滄州南部集北頭村(今屬南皮縣)世家。始祖劉義,明代自即墨遷滄州。累代為官多人,又富甲鄉里。十六傳,至其父之沂,為庠生;伯之潔,為廩生,均入保定軍校習陸軍,有譽於時。

                                              

 

劉雲樵

 

 
    1909年,陰曆二月初八日,劉雲樵誕生於鄉。上有二姐,皆不幸早逝世,遂為東支唯一之男丁。然自幼孱弱,腹大如鼓,父母憂之。其父祖兩代之保鏢,太祖及迷蹤兩門高手----張耀庭遂負專責,照拂幼主,日施推拿之術,徐徐而運動之。體稍健,即以太祖長拳開蒙。劉父亦練此拳,以代體操。時而父子同練,一百零八式,慢拉架子之時,劉父每曰:「雲樵,你長大也不必做官發財,只把身體弄好,續了咱們劉家的香煙,歷代祖宗都要感激你的恩啊!」。繼習迷蹤,體益健。劉父大喜,以張氏亦是其家佃農,以田盡賜之,厚給養老之資送歸。 

              同時,劉父四出探訪,必欲物色最佳名手,以課嬌兒。於是套大車、卑詞色,迎神槍李書文歸,與劉氏同飲食起居,專攻八極、劈掛之藝。三年純功,精進勇猛,僅得小八極一套。劉氏設宴,酒酣,稍稍問如此,李氏怒目曰:「他該練什麼我不知道﹖」滿座的賓客都神情頹喪。

                                         


神槍李書文

 
  神槍李書文技藝精絕,而脾氣異常。生平較技,傷於其手下者無數。嘗為直督李景林督辦之西席(教其兒女武藝),因言語開罪景林之,景林不再任用。李書文記恨,思有以為報。李景林以劍術聞名,有「天下第一劍」之譽。而李書文往往對人說:「(李景林)穿個大掛練劍,又不會,一拳打死!」 
 
    1931年,劉雲樵藝成,李書文攜之遊山東。蓋以為欲進其藝,必試實敵,為唯一不二之法門。且欲覓機緣,挫辱景林。而劉氏世家子,與馮玉祥、張繼等為親眷。北洋軍中,民國官場,多甚熟悉,可資庇蔭。 

  抵黃縣(現在叫龍口縣),下榻於李書文門人,第五路總指揮----張驤伍將軍司令部中。張驤伍與李景林實為好友,多為他講好說話。劉雲樵則日出訪友較技,拳械無敵手,一時有「小霸王」之譽。當年山東的報紙每天頭條新聞都要報導這兩位師徒的行止。可以說是相當的風光,不下今日的運動明星。
 
  一日早上,出指揮部後門便是丁家拳館,見國術班中,一慈祥老者方在「誤人子弟」。劉氏向其挑戰,竟受其一招「展拍」打翻在地。張驤伍知悉六合螳螂掌門高人----丁子成,遂代為設法,禮聘丁氏,教此莽撞小師弟以螳螂之技。 

                                           


六合螳螂高手 丁子成
 

 
  其間又遇張驤伍之八卦業師----宮寶田。稍一試習,便深好之。乃隨宮氏赴煙臺,深求其藝於北山寓所。驤伍查緝煙毒,清剿土匪,殺人實多;魯人至以「張閻王」、「張剝皮」呼之。而沒收之煙土,則以之為小師弟之贄敬,獻供宮氏享用。劉父在鄉,又月匯銀洋為束修。劉氏遂以黑白兩色之學費,深造陰陽八卦之神掌,亦可謂奇遇矣! 
 
  1932年,李書文覺得長日無聊,遂辭驤伍護送,飄然隻身返里。經濰縣,有人聽到其大名,求較技,又斃敵。武林有傳聞:謂有人假裝敬畏,挽留款待,李書文遭到毒殺。但是實際上,李書文是在天津小站李萼芳家中,住了兩年,於1934年才壽終正寢的。 
 
  1936年時,天津租界日軍將校,名叫太田德三郎,為日本劍道高段名手。素輕中華武術無用,而劍技尤屬花法,直如舞蹈,不堪一擊。於是公開求戰,又無應者,其勢益張,以為中華無人。劉氏聞訊忿然,夜車赴津,訂約在法國公園,公開比劍。天津武術界為之興奮,齊來觀戰助威。及期,雙方持木劍爭鋒。太田揮刃直撲,劉氏側攻應之,「一劍化三影」,連中其脅,太田為之棄劍撫膺而降。(劉雲樵因此次表現,得到國民政府的注意,日後吸收他成為情報人員,成為「天字第一號」,主力暗殺日方重要人物和漢奸。)

                             

                                           天津法國花園


  於是津門武林,咸善待之。晤師兄霍殿魁,殿魁驚訝其八極、劈掛同出一師,而多有不同。劉雲樵與八卦孫鍚枋稍熟稔,劉氏為人極不好炫耀自己,適宮氏函至,鍚枋大驚,方知劉氏竟亦八卦中人。又遇山西任德奎,以為其形意可觀。劉雲樵又認識了趙堡太極拳高手王樹森和以青萍劍法著名的滄州同鄉李玉祥等人。
 
    劉雲樵二十多歲時,曾在梁家嘴,嚮往七十八國術館館長王雲章之「八番拳」,欲從之學。雲章輕之,漫不為禮(劉氏去了三天都是做冷板凳。練武人的自尊心受到相當的打擊。),結果王雲章為劉氏趁機痛擊於其諸弟子前,大罵奪門而去。過沒幾天,這位王老師傷養好了,到劉雲樵住所拜訪,對劉氏的英勇、機智和練武的熱忱極道稱讚之意,同時把這趟八番拳教給劉氏。劉氏後來說這陳年往事時,他覺得當年年輕氣盛、好面子,而傷害了對方,心中很有悔意。


  劉父以習武旨在強身,而愛子沉溺太過。年歲漸長,宜務正業。乃於1937年入朝陽大學,攻讀法律。不料盧溝橋事變,中國全面抗戰。劉雲樵脫身走西北,入西安中央軍校,習軍事。
 
    劉雲樵擔任暗殺的工作(任職情報人員的準確年份待考)以後,即為日本相關單位追緝。國民政府的情報單位為了保護這位優秀的人才不做無謂的犧牲,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把他送到後方的鳳翔中央軍官學校培養。此軍校是黃埔第七分校,劉氏是第十五期的學生。

                                
    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受訓完畢、等待分發期間,感到相當無聊。一日攜槍到外打鳥。劉氏追著一隻鳥打,沒想到這隻鳥飛著、飛著到了校長的辦公室的屋頂上。劉氏沒注意就開了槍。槍一響,校長以為有人謀刺,就帶了衛士追了出來。劉氏抓著槍就跑。後面的人追著不放,還不時放槍打。劉氏看著追急了,就往地上一趴,瞄準帶頭的軍官,對著他的腿上就是一槍。這軍官一受傷,追兵也就退了。等到劉氏溜回宿舍以後才知道打傷了校長,只有出面自首。當即劉氏就被關入軍事監獄待審。當時西北地區長官胡宗南將軍聽說此事,即親自提審劉氏。胡將軍問劉氏知罪嗎?劉氏答知罪。胡將軍問應當何罪?劉氏答死罪。胡將軍問他有何遺言?劉氏回答說:「國家正在危難之時,願上第一線光榮戰死沙場。」
 
    胡將軍嘉獎他的志氣,也知道劉氏過去光榮的歷史,當場徵求校長的同意,在頒發少尉軍階後,立即送到第一戰線。在同一期的同學之中,他是第一位獲頒少尉軍階,第一位走到火線上參加抗日戰爭。劉氏對此極感光榮,經常提及此事。劉氏後來在台灣,與胡將軍以及一位跛腿將軍都成好友,時相往來。 
 
  畢業入伍,自排長始,屢戰積功,升連、營、團長,至上校軍階。數次負傷,一度被俘,解山西運城
 
    劉雲樵被俘的事值得詳細交代。民國二十八、九年間(1939-1940),劉氏與日軍的第一線作戰多在山西、河南一帶。劉氏做營長時曾經被日軍俘虜過。當時國軍步兵單位反坦克裝備極為缺乏。打到沒法子的時候,就在陣前挖個坑,找個英雄身上綁許多手榴彈躲在坑裡。當日軍戰車由頭上過時,引發炸彈和其同歸於盡。劉氏自恃有輕功,經常自己帶著手榴彈躲在陣地前。當戰車靠近時突然跳上去,由指揮口把手榴彈塞進去。幾次得手以後,對面日軍也有點警惕。一次劉氏重施故技,日軍戰車突然轉動炮台。劉氏被打傷,只好抱著炮管。就這樣被強拉著到了日軍陣地。 
 
    被俘以後,劉氏被押到山西運城監獄,除了手銬、腳鐐以外,還加了一個鐵球。為了怕磨破肉、引起其他問題,劉氏放風溜腿時,都雙手捧著鐵球、彎著腿走。在監獄裡,常常十幾個日兵抓一個俘虜當活靶來練習柔道。總要把活靶摔得快昏了才換人。中國俘虜對此感到苦不堪言。其中有人知道劉氏是會武功的,就慫恿劉氏出來為大家出口氣。劉氏知會翻譯以後,立刻有軍官出來把他的刑具除去。劉氏活動了四肢,就和日本兵打了起來。這次十幾個日本兵全趴了下去,但是連劉氏的汗毛都動不了。日本兵連換幾撥人都是一樣的結果。日本人對英雄是相當禮遇的,劉氏以後不但免加刑具,住單人牢房,還受到日本軍官級的待遇,經常吃罐頭食品。劉氏除放風的時候要教日本兵練拳,平日行動也自由許多。他利用單獨活動的時候到處觀察城牆的結構。運城監獄是老建築,牢房是石頭的樑,木頭的柱子。他每晚抱著牢房的木柱往上頂、然後用肩轉著磨。沒幾天木柱就被磨得短了幾寸,只要往上一提,就能挪開,正好讓劉氏側身可以出去。劉氏等了幾天,到了一個沒月亮的晚上,他挪開木柱就偷偷溜到牆跟處。裡面的同志配合他的行動開始鬧房,吸引住衛兵的注意。劉氏施展壁虎功,沿著排水的牆脊爬到牆頭。他突然一上牆,砍倒了旁邊的日兵,然後往牆下一跳。一到地,劉氏就拔足往黃河的方向狂奔。運城在黃河北,大約有五十公里地。一夜狂奔不敢休息,又要防日軍或偽軍的盤查,沒有超人的毅力和體力是做不到的。這麼一路跑、跑到天放光,劉氏正到達黃河邊,但是人已經全癱了。這時他被一小隊偽軍抓到。劉氏對偽軍說:「老鄉,我是國軍的營長,剛由運城監獄逃出來的。想要過河回部隊報到。我們都是中國人,你要,就這一槍打死我。不然就抬抬手讓我過河吧。」這隊偽軍也是有天良的,找來一隻汽車內胎給劉氏。劉氏把內胎往身上一套,縱身就躍到滾滾的黃河裡。劉氏回憶當時一下水,人就來精神了,兩手、兩腿胡亂的扒,一心就往對岸衝。也不知喝了多少水,被沖了十幾里地才到對岸。歷劫歸來,回到部隊就一場大病病倒了。 
 
  劉雲樵引軍入陝,遇天津舊識灌雲人李增樹於西安,時任西北農民銀行保鏢。增樹久居山西,形意功純,擅大槍,求一較。鏖戰移時,而終屈於劉氏絕技左把槍下。 
 
  又在寶雞,遇前開封國術館馬金義館長,極擅心意六合之技,談武論藝於茶肆,有不洽意,起立試手。金義奮身搶中盤,劉氏以八極拳一記「托窗」(疑是「托槍」),化力還力,擲送之飛越茶案而仆。金義嘆服,明日親送國術館顧問聘書,遂訂深交。 

                              


劉雲樵拳照
 

 
  1949年,劉雲樵隨軍渡臺灣。曾任傘兵大隊長,遨翔於青天白雲之上,意氣猶不稍減。後調國防部人事室主任,詮敘鑒定赴台官兵之階等。自覺案槽勞形,非所勝任。再轉聯勸總部,督造眷村,大庇諸軍眷屬皆歡顏。而劉氏清廉自守,蝸居於臺北近郊,景美鎮頭,日據時代舊市場,光復後以甘蔗板隔間,以為軍眷臨時宿舍之三間蔗板屋,一小方天井中。年未知命,即已慨然引退。
 
    服役期滿之後,劉雲樵以上校階退伍,在臺北景美家中賦閑了兩三年的時間。
 
  臺北之新公園,為練武名所之一。傳道其中者,不乏名手。六合螳螂在台唯一傳人----張詳三,課徒於此,三十餘年如一日。1966年間,偶與二位非武術界,然時來打拳運動之人士閒話,其一曰:我們滄州劉雲樵,如何如何……;另一則謂:應是我們天津劉雲樵,怎樣怎樣……;詳三莞爾,道是「只怕是我師弟,俺們山東黃縣的劉雲樵吧!」而三人之中,唯滄州某實同鄉,知劉氏在台,引見詳三,握手恍如隔世。
 
    劉雲樵由是不能隱,稍稍與武林遊。其時,立法院中每逢周日,例為武術界聚會之所。其會議室某號,為太極拳學會活動之地。而共和廳中,則各派名手雲集,有「聚義廳」的戲稱。時論以為:「臺灣的武術,臺北最盛;臺北的高手都在立法院『開會』」云云。 
 
  劉氏與諸鉅子遊,悵然若有所失,乃收生徒三五,加以嚴厲之錘煉。凡經指導,不數月竟判若兩人。 
            
 
  時有技擊委員會者,胡偉克將軍主其事。遇劉氏,大驚詫;每數日必謀一晤以為快。又為引介蔣緯國將軍,緯國驚問:「是跟我同守潼關的劉雲樵嗎﹖」 
 
  1968年,初膺重寄,代胡偉克將軍以中華國術代表隊副領隊身份,手提勁旅,往訪馬來西亞,參加「中國武術表演大會」,宣慰僑胞,交流武林,並為馬國之社會研究所籌募基金,在吉隆玻盛大義演,極獲成功。 

  1970年,應聘赴菲律濱。於馬尼拉開辦太極拳、八卦掌及昆吾劍班。因逢菲國水災,更參加慈善義演,賬災救難。 
 
    1971年6月,創刊《武壇》武術專門雜誌,好評雖多,而經營之能力有限,延至1973年,以財力告磬結束。
 
  然該刊附設之武術訓練班,滋長茁壯;續以武壇國術推廣中心活躍。其教練今在台灣全島大專院校之武術社團任教者,二十餘所。又因學生多是知識青年,出國升學、就職者多,以故武壇弟子遍佈亞美歐洲,其中位高望崇者,殊不乏人。則於提升武術之地位,轉換世人之觀感,實有極佳的影響。 

                         

           

                     劉雲樵在「武壇」與眾弟子合影

 
  日本武術家聞劉氏名,多赴臺灣受教,始識江海之大。大陸開放後,乃興繼續訪求八極、劈掛之動機,熱力久持不稍退。非唯滄州一地;益以北京、上海;即使西北、東北之八極拳家,無不受訪求教,或更迎赴日本。據該國統計調查,除陳氏太極拳外,八極實為最受歡迎之門派。溯其源始,劉氏實肇其緒端。 
 
  劉氏應門人弟子之請,亦曾於1982年訪美,次年赴日。其在臺北,親自主持武壇中心之訓練工作,未遑稍息。每年寒暑兩季,分中南北區,在埔里 (中) 、關仔嶺大仙寺 (南)、及角板山風景區 (北) 之集訓,迄為全島注目之武林盛事。 

    1992年元月24日劉雲樵大師卒於臺灣,享年84歲。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欲體驗內氣運行,不妨一試。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一百多人,  

           包括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