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0th Aug 2016 | 香港故事 | (545 Reads)
從《城寨英雄》看九龍寨城(中)
 
1950-1960年代
 

    1949年共産黨接掌大陸政權,國民黨則退守台灣。根據英國政府公開的機密文件顯示,1950年當時的港督葛量洪及部分英國官員曾希望利用中國大陸的動蕩時機,一份英國遠東總司令委員會的備忘錄指出,「中國共産黨向南推進,對香港的威脅亦增加。」據報道,葛量洪乘勢向倫敦提出一系列建議,包括將九龍城寨夷平;把城寨居民驅散後,再重新安置;城寨外圍地方建屋作警員家屬的居所;至於城寨的中心區域則建立一座地對空炮台,以保護啓德機場的飛機升降。他解釋,隨共産黨在大陸取得勝利,九龍城寨會變成顛覆分子的活動中心,這會對英國防香港構成阻礙。不過,他的建議最終因法律上可能站不住腳,而未有實行。英國外交部門曾就此召開秘密的部門聯席會議,國防專家在會上向港督及英國政府指出,從保有香港的角度出發,任何會觸怒中國共産黨的行動,應可免則免,會議最後的結論是,港督不要輕舉妄動。

              關於九龍城寨的報道,總離不開兩點:一,那裏是罪惡溫床,三山五嶽的人馬在寨內包娼庇賭。二,是那裏居民的相處充滿人情味。這種簡約的論述,又賦予九龍城寨多一層的歷史意義。說到九龍城寨的罪惡,必先想到「黃賭毒」。

                                  


九龍城寨脫衣舞院

 
    1950-60年代的報章常有報道城寨的脫衣舞,很多人慕名而至。然而,那些脫衣舞表演只是宣傳引子,「真正的目的是引導人們進去賭錢、吸毒或吃狗肉。」(魯金,《九龍城寨史話》,頁105)「記得當年城寨的脫衣舞的班主,就是裏面經營煙賭的『撈家』。」(同上,106)不過,在寨內經營士多的張先生卻不認為治安太差:「外人覺得城寨好像很亂,住久了便沒所謂那年代,香港的治安其實也好不到那裏去,吸白粉的「道友」四處皆是,小偷打劫,俗稱「劏死牛」的事情屢見不鮮,九龍城寨以「罪惡」揚名,顯然與其歷史背景有關。
 
    至於說到那裏的人情味,亦並非甚麼新鮮事,那年代香港經濟仍未發展,香港人一窮二白,社會的風氣仍很純樸,「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描述不只是電影對白,而是真的出現在獅子山下的每一角落。城寨裏守望相助的精神一樣值得讚賞。九龍城寨特別之處源於其封閉的建築,因此,那裏的人際關係較密切也是事實。城寨密集的建築雖令大部分民居不見天日,但反而造就街坊頻密接觸的機會。住在那裏的張太這樣形容城寨的日常生活:「室內永遠要亮燈,望出窗外只見天后廟,晾衫要走到東頭邨。」(〈城寨消失20年 墮落又快樂〉。《蘋果日報》,20131216 ) 想像一下,居民每天揹著一大袋衣服,走到老遠的東頭邨,一大班婦女在路上走著,必然說到寨內的大小故事,亦會先加上自己生動的演繹,這些口耳相傳,關於城寨的故事,亦隨着城寨拆掉,居民四散而灰飛煙滅。又例如城寨內有條「大井街」,居民每天都會在那裏輪候街喉用水,不少故事亦由那裏開始傳開去。

                                  

 

                     

                                                                      城寨天后古廟

                                          
    九龍城寨的故事應該很多。根據民間史料記載,1950年代的九龍城寨流行跳脫衣舞,並且盛極一時。1960年代轟動一時的「三狼案」中的其中一個兇手馬廣燦,便是在九龍城寨替當時的脫衣舞孃化粧。到了今天,仍有人把這個故事娓娓道來:「老一輩香港人未必知道馬廣燦在片場替演員化妝,只記得城寨脫衣舞孃表演到高潮時會向台下觀眾吹毛,馬廣燦負責事先的黏貼工作,所以外號『黐鬚燦』,這個別名在法庭上曾宣讀過,所以廣為人知。」(〈都市風雲:另一種共同記憶〉,《太陽報》(2014415)。)住在城寨的居民,透過記憶,把過去不斷發掘出來。如果可以尋回被壓迫者的聲音,找出當年被迫下海的脫衣舞孃、吸毒的「道友」、白粉拆家以及露宿者,儘管只能是零碎的,卻能清楚反映香港的過去。
                                          
 
1960-1970年代

                                    

 
    1960-1970年代的香港,經濟剛剛起飛,人浮於事,生活迫人,南來難民來到這片殖民地難覓居所,於是爭相走進九龍城寨,令城寨人口一下子急升,到處是潛建加建的房屋,高峰期時,人口達四萬人。(城寨福利會在1982年曾作過人口和戶數統計,共有一萬二千多戶,約四萬人。見魯金,《九龍城寨史話》,頁160。)遷入居住這麼擠迫的環境的人,當然是社會最底的一群了。他們互相交織的故事,便是九龍城寨,乃至香港那個年代,受壓迫者最真切而深刻殖民地的歷史印記。以下又舉一例証明。
 

                                  

                                    
    「九龍城寨街坊福利事業促進委員會」(後改名:九龍城寨街坊會)成立於1963年5月1日,目的是團結城寨居民,維護合理權益,促進有關之福利事業,以關注民生及服務居民為宗旨,發揮街坊互助精神。
 
    說到九龍城寨是罪惡溫床,曾為「道友」的衛宗說出對城寨的印象:「事實上,我覺得九龍城寨不是完全不好的,它讓一些很窮的人,沒希望的人,都可以躲到裏面,在城寨生活的人有些沒有香港身分證,有些沒錢,但城寨養活了他們,而他道出了城寨那些被壓迫者的聲音,即使城寨不見天日,但也令很窮的人能看得見希望,他們可躲在其中,過他們獨有的生活。
                    


九龍城寨中的光明街 (城寨最黑暗的地方,
據說有燈光的地方有毒品販賣。)

    自此,九龍寨城在無政府的情況下人口驟增,成為了殺人犯、強姦犯、毒販等各色逃犯的聚集地;亦成為了各種地下工廠的所在。到70年代時,九龍寨城人口增至兩萬五,香港90%的海洛英由此輸出。同時,各色大小妓院、賭場、鬥狗場等等如雨後春筍般應然而生。大量沒有安全監管的地下食品加工廠、無牌醫生、非法移民等等,都聚集於此。
 
    到了1980年代末期,九龍寨城人口增至五萬,平均每人居住面積只有4平方米。各種非法建築一層搭一層,乃至整個寨城98%的區域24小時無陽光,正午當空也要點電燈。而由於港英政府對此地不供電,唯一的電力來源是偷接路燈電纜;偷接的電線經常被截斷,而停電則成為了家常便飯。同時,由於隔水系統不存在,整個寨城一年365天處處滴水。雖然處處滴水,但真正的自來水管只有8條,全部被寨城內勢力強大的黑幫頭目控制,為黑幫手下照應的各種地下工廠供水。普通寨民需要用水,要向黑幫交買水錢,然後在僅有的幾個分支水管打水。99.9的寨民家沒有郵箱。而整個寨城的衛生條件亦非常差劣,甚至老鼠和蟲蟻與人同吃同睡。
 
    昏黑和骯髒的環境,各種妓院霓虹燈時亮時暗的狹窄暗道,如蟻穴般複雜的迷宮式走廊,漏水的牆壁,蹲在拐角的海洛英癮君子,和無法無天無政府,這一切成了九龍寨城的代言詞。

                                         


有紅燈的地方是妓院  


    由於警察一般情況不踏足此地,到了1970和1980年代,九龍寨城附近的治安愈發惡化。諸多劫匪光天化日下公然搶劫,只要轉身逃回寨城,警察便無力追擊。於是,澳門、臺灣、馬來亞一帶的各色通緝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都會遠道趕往香港九龍寨城尋求庇護。1973-1974年,香港政府派出逾3,000名警察強行進入城寨,剷除城寨內的黑社會勢力。1976年(一說1979年),才有香港警察進入城寨巡邏,此後治安和秩序不算太差。
 
    1984年,英中就移交香港主權在北京進行磋商。中國政府力求英國在移交香港前必須辦妥的幾件大事之一,便是整治九龍城寨。
 
    1987年兩國共同決定拆掉城寨,遷徙居民。1987年1月14日,英國政府與中國政府達成清拆城寨的協議,並於原址改建公園。而公園將盡量保留城寨一些原有的建築物及特色。

                            

1987年1月城寨居民觀看清拆的告示及關注「保衛家園」的呼籲

 

 
    九龍城寨在1990年代清拆前,曾經讓藝人成龍拍攝電影《重案組》,並容許一群日本探索家以一星期時間描繪城寨地圖。
 
    1990年,九龍城寨最後一位居民遷出。這個占地不足3公頃,卻共有350棟樓宇,住有10,000多個家庭,共三四萬人生活和工作的地方,終於變成一個死城。
 
    1993年,港英政府根據中英雙方的協議,在出動近5000警力,扣押近萬人的情況下,歷時一年,終將九龍寨城夷為平地。
 
    雖然九龍寨城不愧為一座人間活地獄,但在寨城拆除時,卻有不少寨民寧死不走,甚至有人在寨城被拆後自殺。其中包括一名6歲被賣到寨城做童妓,近60歲仍在賣淫,一生沒有走出過寨城的老性奴。對於很多這樣的寨民來講,沒有九龍寨城的世界,他們無法生存。

                                       


九龍城寨 1980年

 
改建公園
 
    1987年,香港政府與中國政府達成清拆寨城的協議,並於原址興建公園。而公園將儘量保留寨城一些原有的建築物及特色。有指九龍寨城在拆毀之前有50,000多名居民;以寨城面積0.026平方公里推算,城寨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190萬人,是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九龍城寨 1989年

 
    清拆工程於1994年4月完成。在清拆期間,一些寨城的遺跡被古物古跡辦事處發掘出來,並揉合在公園的設計中或予以保存成為展品,以供遊人欣賞。整個發掘工作的最大收穫是兩塊於寨城南門(此乃寨城的正門)出土的花崗岩石額,它們分別刻有「南門」及「九龍寨城」字樣。其他的遺跡還包括原來寨城城牆殘存的牆基、東南兩門的牆基、一條沿寨城內牆走的排水溝及旁邊的石板街。其餘的文物如三座炮、石樑、對聯及柱礎等亦被一一保留下來。
 
    九龍寨城清拆後,香港政府將原址改建為公園。原來計畫名為「九龍城寨公園」;寨城城牆殘存的牆基、東南兩門的牆基、一條沿寨城內牆建築的排水溝及旁邊的石板街。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民眾為免石額被日軍破壞,將之拆下埋於寨城內泥土中。政府遂將公園改名為九龍寨城公園,這些文物都安放於「南門懷古」景區。昔日三進四廂的衙門「大鵬協府」,則在修復和重建後成為展館,陳列了與寨城歷史有關的石碑(包括張玉堂拳書「墨緣」、「壽」字及載有衙門士兵出差配餉開支紀錄的光緒十二年《刊刻會議》)、寨城的歷史圖片等。
 
    整個公園以江南園林規格建造,分為春、夏、秋、冬四季,共八個不同景區。除展示寨城文物的「南門懷古」外,另有景點如邀山樓、六藝台、歸壁石、童樂苑、敬惜字紙亭等。廣蔭庭則擺放嶺南派四季盆栽,並有一幅以啤酒樽、碗、碟碎片和剩餘建園材料砌成的「五福壽鶴圖」。九龍寨城公園與毗鄰的賈炳達道公園相連,形成面積龐大的公眾休憩地方。公園亦有三個小型山崗,以紀念三位曾在城寨工作的牧師。
 

                                                                           (未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此手機可用what’s app 通訊)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