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2nd Aug 2016 | 香港故事 | (320 Reads)
從《城寨英雄》看九龍寨城(下)
 
城寨環境

               要認識九龍寨城的環境,首先要了解它的主要街道,包括龍城路、龍津路、龍津道、光明街等。
                 
    龍城路是和九龍寨城界外的東正道平行的一條道路,它的北面路口在東頭村道南邊的行人道上,而南面的路口則極隱蔽。寨城居民把它名為龍城路,是因為它是九龍寨城的代表街道。「龍城」二字,即九龍寨城的簡稱。此外,這條路也是昔日寨城的東面城門口所在地。從東門進入城裏,沿著城牆向北行,就是龍城路。在龍城路南路口處,有一座大廈,命名為「東門樓」。這座大廈在興建時,因它位於東面城間的位置而命名。

    龍津路是一條東西走向的街道,它的位置在龍津道後面,在東面的路口,隱蔽於東南樓、益華樓與東門樓三幢大廈之間,斜斜地向西延展和西城路相接。龍津路是寨城最原始的街道,在1847年建成寨城時,它便已經存在了。龍津路的命名,是由於它是面對城門口的津樑(橫過濠溝與城門口連接的橋樑)。古代建城築寨,都要請堪輿師先看風水,由風水先生測定龍脈,以龍氣最佳的方位來開城門。因此主要的城門必須聚龍藏氣。故城門和城門的津樑,合稱「聚龍通津」。「龍津」就是「聚龍通津」的簡稱。這條由城門津樑直通進城內心臟地帶的道路,便稱為龍津路。意思是說,這條路是聚龍氣而通出津樑的街路。

                               

 


    龍津道是在寨城城牆拆去後,城內居民在原城基兩邊建屋而闢成的街道,它是1951年才形成的。它是九龍寨城南面城基遺址所在,而當脫衣舞表演,以及開賭、販毒於寨城盛行的時代,這些非法活動的主要場所集中在龍津道上,經營者也希望這條路能「聚龍通津」,是以取名龍津道,用一個道字和原已有的龍津路區別開來。此外,龍津道從前也是麻將館、牌九檔、番攤館、狗肉檔和煙館等非法店舖的聚集地。

              在1960年代,光明街兩邊的屋宇都是石屋和寮屋。當時這條街全日燈光照耀,因街上有很多出售白粉(海洛英)的攤檔,這些攤檔都燃點蠟燭,以便吸毒者到來「追龍」。因此當地人便稱之為「光明街」。不過,在清拆前,光明街上的都是經營正當行業,其中規模最大的是食品製造業。七十年代開始拆去寮屋改建高樓的時候,光明街新建的高樓大廈多用這條街街名的光字和明字來命名。 

                            

 
 
    老人街和光明街都是南北縱向的街道,它的南面進口處在龍津道112號和114號之間,先經過龍津路然後向北伸展,直至東頭村道止。這條街道約形成於1950年代初期,進入寨城居住的人在老人院旁邊架設寮屋居住,其後改建石屋和磚屋,都是小型的鄉村式屋宇。因它依老人院而建成一列列房屋,居住這條街的坊眾,遂為它命名為老人街,表示這條街在老人院側。此外,它亦是寨城裏唯一能見到太陽的街道。
大井街也是由南至北的街道,它的南面可通到龍津道去,北可通到東頭村道。

              


    大井街應該是一條歷史悠久的街道,它的建成約比龍津路略晚,但比其他街道則早,是城牆未拆時已存在的街道。歷史上大凡建城設寨的地方,必須要有充足的水源以利防守,而九龍寨城的水源便是來自大井街上的一口大井,而大井街就是依此命名。這口大井位於大井街八號興發樓左面。這口大井於五十年代後期已被封閉,但在封閉後,井旁則設有自來水喉,供公眾取水應用。大井街接近大井的舖戶,由於取水方便也有很多製造食品的工場,亦有不少小型工廠。大井前的自來水喉附近掛起了密麻麻的膠水喉管,用以引街喉的自來水入屋應用。

                                  

 
    香港政府一直拒絕把自來水個別提供給寨城的民居、建築物和工廠等,因此供水問題一直是城寨居民所頭痛的事。最初,寨城居民主要依賴有三合會背景的私人供水商所提供的井水。其後,雖然香港政府在城寨附近設置了八條公共水喉(其中只有一條設在寨城內),但這些供水量也僅僅夠寨城內超過三萬五千居民和一百間工廠所使用。 
 
    社公街接近大井街南段,它是比較寨城所有的小巷為長的小街,和大井街構成一十字路口,因此可分為西段和東段,西段和西城路連接,東段屈曲而出龍津道。社公街的命名,是因為街上有一座社壇之故。社壇是供奉社稷之神的神壇,俗稱「社公」。在建屋列居之後,居民因街上有社公神位,因而命名為社公街。社公街上的社公神位,應是在建城之後,移居到城內居住的人所設立的。這個社公神壇,似一間小廟,城內街坊稱之為社公廟。社公廟的位置在大井街十三號樓宇背後,由於這幢大廈橫跨社公街口,光線很暗,不易找到。

                                              

 
    九龍寨城街道的英譯名,只有西城路的英文路牌是不予音譯的。要西城路的名稱,說明這條路是在邊城基築成的街道。此外,西城路也是由中南至北的街道,南面由龍津道尾起向北伸展到東頭村道止。西城路於東頭村道的入口處是在西城樓旁邊,它在龍津道的入口處則於龍南樓旁邊進入。西城路是寨城最容易找到的道路之一。
 
    天后廟街位於寨城北區,街道隱蔽於高樓大廈之間,容易尋覓。要到這條街去,應從東頭村道那邊,走進老人街的街口,沿老人街向南行,約走三十步,見到桂盛樓,向東轉入即可。在天后廟街的正中地帶,有一座天后古廟,這條街就是因街上有座天后古廟而命名。當移居城裏的人不斷增加時,屋宇便不斷在天后廟旁邊建成。形成一條狹窄的街巷,這條街巷可通出光明巷去,因它是天后廟街的橫街,因而名為天后廟後街。
 
    老人中心,是在1920年代基督教團體發現原九龍司衙門有倒塌危險,故向港府備案,進城修葺,而改建而成的,中心內的規模,仍依稀可辨認出是一座古衙門的規模。在清拆前,老人中心是由基督教團體中華傳道會主理,它是寨城裡社區服務之一,給予老人提供服務。例如開設書法班以讓文盲和老人有學字的機會,又有很多娛樂設施以供享用。此外,老人中心亦為寨城內的老人提供支援服務,協助解決生活上的問題。

                                             

                                                                           九龍司衙門

    青年中心位於老人中心後,昔日為九龍司居住的內院。入青年中心的正門不必經過老人中心,而只需從老人街進去。青年中心已成為城內青年兒童的康樂場所,內有閱報室、康樂棋、乒乓球桌、遊戲室等設備,並經常舉辦一些學習班等。
 
古蹟


               城寨內主要古蹟分佈圖

敬惜字紙亭 (「惜字亭」)

    大鵬協副將張玉堂在寨城東門內設「惜字亭」,寫成古雅碑文道明建亭緣由﹕「偶有村里,見字多遺,行行欲止,拾歸焚之,願稍熨矣」。話說那時候民間風俗敬惜字紙,紙上有字不可隨意丟棄,若任其糟蹋,即如侮辱文昌帝君,自有神明懲罰。張官見大家用字紙抹塵,或包裹餅糧,恐怕寨內遭遇災殃報應,遂建亭教人惜字,敦促平民不要隨意拋棄字紙。如果陳紙發黃有所不用,亭內有火爐,可誠心將之焚毀。
                                                        


龍津石橋
    龍津石橋是一項跟九龍寨城關係密切的古蹟,於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動工興建,兩年後建成。石橋長約200多米,從當時的海邊伸出海面,橋柱共21條。其後因海泥淤積,於光緒十八年(1892年)以木材加建至300米,橋頭作丁字形,築有龍津亭,並有碑記以誌其事。                      

          1875年九龍寨城的龍津石橋

    龍津石橋雖名為石橋,實質上是碼頭,由於以石建造,外貌像橋,因而有石橋之名。(龍津的「龍」指九龍寨城、「津」即碼頭。石橋又稱「龍津埗頭」,粵語「埗頭」即碼頭。)碼頭與九龍寨城有大街連接,直通寨城內的龍津路。鄰近原名古瑾圍的馬頭圍也是因為龍津碼頭而得名。

    龍津石橋可以讓大型船隻泊岸,該區因而成為當時九龍最繁榮的商業區,九龍城海關也在此向來往船隻徵稅。後來清廷把海關轉交給九龍樂善堂管理,樂善堂在這裡設立了公秤,貨物在碼頭交收時,必須經過公秤認可,而每次秤量都必須繳費,成了當時樂善堂經費的主要來源。

九龍砲台
 
    從前九龍寨城是瀕臨海邊,面海處有一砲台,名九龍砲台,上置大砲多門。但在城寨清拆前卻只餘兩門,橫放在龍津道二號門前,兩砲長丈餘,其一砲身上鑄「嘉慶七年仲春月,署廣東巡撫部院瑚,協辦大學士兩廣部堂覺羅吉,提督廣東全省軍門孫,兩廣都轉鹽運使司,督造四千觔大砲一位」;另一鑄文相同,惟砲重五千觔。                        

城寨炮台  (攝於1911年) 

古井
    從前井內的淡水是清冽的,城內的居民和守城的士兵都依賴這口井供應食水,此外,在已封閉的大井後面,仍有一座井神的神位,在寨城清拆前,每天仍不時見有街坊到井神處上香。
    
寨內古井早已作廢(大井位於大井街,兩個小井則位於他們俗稱的「師姑庵」之地),居民只好自行駁建街喉,從城外引入食水。從六歲至四十八歲居於城寨至清拆的劉錦朝先生憶述,1960年代「四日制水」最嚴峻之時,他每天要跑到老虎岩(今樂富)溪澗擔水回家,非常辛苦但又鍛煉了體魄。水、電供應都曾是城寨生活問題,但早至六十年代,中電已在城內鋪設電線,儘管非法偷電問題仍然嚴重。但供水方面,原來一直至城寨清拆之時,也未能由水務局提供(估計並非純技術原因)。無完善供水系統,城寨多年來以「科學井」抽取城寨地下水(也可說是「循環水」),建築商在樓宇天台安裝大水箱儲水,以供應住戶,每月收取水費。另一在城寨前後租住了約八年的陳祥全憶述:「我每日出街都要帶兩個水桶落樓,放工回家裝滿水,抽著水桶上樓梯返屋企。」要知這位陳先生說的可不是爬一兩層樓梯,而是十多層;1960年代後期,城寨小型發展商開始收購房屋,將原來的石屎矮樓改建成十三、四層高不等(大多不打樁,就地僭建),陳先生視天台為「透氣的空間」,故選擇住在高層,如此擔水上落,也覺值得。 

天后古廟
    九龍寨城內的天后古廟並不是建築城垣時就有的,它只是三十年代才建成的廟宇。但廟內的天后神像則是很早以前便有。它比九龍寨城的城牆還古老幾十年。當1847年建九龍寨城城池時,城內有一座關帝廟,可是到了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關帝廟因日久失修而倒塌,城內就變成沒有廟宇。1933年,港府動工擴建九龍灣一帶,寨城外面的鄉村亦被清拆。當時寨城外有一條鄉村名沙浦村,村外近海處有座天后古廟。由於沙浦村也在清拆之列,因此該座天后古廟自然也難倖免,於是坊眾便在寨城之內,建一座新的天后廟去供奉,而它的廟址,就是選在已倒塌的關帝廟的基址建成的。

    當移居城裏的人不斷增加時,屋宇便不斷在天后廟旁邊建成。初期天后廟附近的房屋只是兩層高的石屋和磚屋,但在七十年代以來,卻不興建高樓。住在高樓上的人常常不顧公德,把廢紙和廢物向下拋棄,使得天后廟前面的廣場,常常堆滿垃圾。負責管理廟宇的人不勝其煩,每天要掃十多次垃圾;有時在掃垃圾時,上面高樓常有瓶罐等物擲下,威脅清理垃圾的工作人員。因此廟中的主理,斥資在天后廟頂建一塊「天羅地網」,保護整座天后廟,把擲下來的廢物阻隔,不會擲到地上。

                       


天后廟被高樓包圍,大廈住客經常亂拋垃圾到天后廟,故在廟上加蓋保護網。(1989年)


福德古廟

    福德古廟所供奉的神祉是南宋皇帝從臨安(今浙江杭州)帶來香港,原本建於寨城北鄰的東頭村道,其後移至寨城西面的龍城路與東正道之間。福德古廟香火鼎盛,深受寨城內的潮州人歡迎。

龍津義學

 
    義學大樓興建於七十年代,其前身是有名的龍津義學。龍津義學是九龍寨城著名古老建築,與寨城同時在清道光廿七年(1847年)建成。這幢建築物在當時規模相當壯麗而軒敞,款式像從前的所謂「貢院」一般。門前有小廊,從石級上去,兩旁有石柱、石椅。門上有石額,刻著當時新知縣知事王銘鼎所寫的「龍津義學」四字,門的兩旁鐫有門聯:「其猶龍乎,卜他年鯉化蛟騰,盡洗蠻煙蛋雨;是知津也,願從此源尋流溯,不分蘇海韓潮。」裏面共分三「進」,前「進」左壁,鑲著「九龍司新建龍津義學敘」,中間是曠地,後「進」是講堂。義學對面的大照壁,橫寫「海濱鄒魯」四個大字,旁邊有一座魁星閣。當時的義學,彷彿就是鄉公所,因為凡是九龍司的眾事務,都在這裏舉行會議,九龍司各長都來出席,民國以後九龍城人士曾在這裏辦過「九龍城公立高初兩等義學」。雖然自改建為義學大樓後,龍津義學已不復存在,但門上的石額以及門的兩旁對聯則仍然保留。
                                

                                                          龍津義學

    一名約七歲的小女孩,有一天走到救世軍的總部,要求在寨城興辦一間小學。救世軍順應其要求,遂在1968年於龍津路租了一個單位,興辦小學,其後更把這個單位買斷。雖然小學得以成功興辦,但可惜學生的成績不佳,未能考進官立或津貼中學,加上多次向政府註冊未果,學校亦難逃倒閉的命運。救世軍遂把小學改建為較易辦理的幼稚園。最初幼稚園只收寨城的小朋友,但其後已有其他地區的小朋友入讀。至於學費方面,幼稚園並不收取任何學費,只是象徵式收取每名學生家長100港元一個學期捐獻。事實上,家長的捐獻並不能抵銷每名學生每年約7,000港元的營運成本。此外,由於小朋友的父母覺得寨城的環境惡劣,因此經常把小朋友困在屋內,於是幼稚園每月舉辦最少兩次的戶外活動,讓平日少見太陽的小朋友享受陽光。 
 
 
    九龍寨城街坊福利會於1963年5月1日建立,其宗旨是服務寨城的居民,協助他們改善生活環境。早期街坊福利會的工作主要是改善衛生環境、防盜和防火。但由於工作量過於繁重,因此自七十年代起,福利會焦點只放在清潔街巷、溝渠、清理垃圾以及修葺主要街道等方面的工作,而寨城內超過二百盞街燈也是由福利會管理,其電費也由福利會承擔。此外,街坊福利會在大節日期間會舉辦慶典,同時亦為寨城的居民組織多項活動。另一方面,福利會也會在寨城居民間的衝突中擔任調停者的角色。 
 
生活寫實

    加拿大攝影師 Greg Girard用了五年時間,去拍攝這個城巿中的城巿,留下珍貴影像。Greg在1986至1992年間踏足城寨不下百次,次數比香港人還要多。他的攝影集稱為 “City of Darkness: Life in Kowloon Walled City”(《黑暗之城: 九龍城寨的生活》)1993年初版,2013年再版。

                                               

 
    九龍寨城的無牌西醫診所共有89家,牙科護理(牙醫)診所97家,以上述數字,配合九龍寨城的面積來看,在寨城內每公頃有西醫33家,牙醫36家。無牌醫生得以在寨城出現的原因,主要因為香港政府醫療法例,並沒有在城寨內產生效力,也不會施行,所以對有關醫療方面,都缺乏約束力,而寨城內的醫療人員,亦可免除法律的監管,包括設備、診所、衛生、醫生的專業訓練、醫生道德的守則等。一些在內地或非英聯邦地區學醫的醫生,因來港後未能通過本港有關的執業考試,但又欲一展抱負,於是便到寨城開設診所。事實上,他們很多都不是寨城的居民。另一方面,寨城內的無牌西醫與牙醫是不用納稅的,加上同業者眾,在爭取顧客的原則下,也將收費降低,所以寨城的西醫診金也比較廉宜,亦因為這原因而吸引很多非寨城居民光顧。 

                         


城寨內醫生和牙醫等招牌 1980年代
 

 
    城寨的牙科和診所, 一直以來, 香港雖然法律不予承認, 但是長期以來, 在社會上牙科及醫療服務不足的情況下, 他們的存在和廉價服務, 對補給社會上牙科和醫療不足是能起輔助作用的。

    1970年代以來,曾到城寨診所就診的有數十萬人次,其中一間診所近年來平均每天到診的都有百幾人次。這些數字說明了城寨診所及牙科的作用,也說明人們對城寨牙科及診所的信任。



    九龍寨城的土地利用,主要以住宅佔大多數,約佔整體的93%,所以本質上,城寨是一個典型的居住社區。事實上,九龍寨城的人口密度也是全球之冠。九龍寨城全部範圍面積只有約2.6公頃,但住有人口竟達3萬5千多人,即每公頃超過1萬3千人。影響人口密度高的主要原因,是寨城內部所有空間,除中央區域,都用作興建高層樓宇,將整個寨城都納入居住用途。此外,寨城內部的樓價,並沒有受自由市場供求定律的約束,加上受到各種不同的居住條件所影響(如衛生、樓高、水電供應),因此樓價較市面偏低,遂吸引到一批低下階層人士到寨城置業。至於衛生環境方面,普遍也較香港其他地區為差。寨城內的住宅,有廚房的固定位置者只有92.5%,而沒廁所設備者也有7.5%,用舊式馬桶設備者,亦佔7.5%,沒有自來水源的沖水廁,更佔45%,沒有沖水的坐廁則佔47.5%。   


城內居民用水來自八條公家水管或水井。圖為居民在公家水管取水。(1989)

 


城寨士多 (商店)

                         


普通人家的住所

 
    九龍寨城製造業非常蓬勃,當中包括塑膠製造廠、打鐵工程廠、木材加工廠、毛巾織造廠、五金製造廠、織布廠、紙盒廠、皮毛加工廠、針織廠、鞋模廠、帽廠和電鍍廠等等,佔地849.2平方米,為全寨城土地總面積的3.254%。每間工廠的面積由100平方尺至3,000平方尺不等,它們都是一些小型工廠,但每月營業額則介乎於6,000至4,000,000港元之間,而產品的銷售市場除本港外,亦遠至北美、西歐。 

                       


九龍寨城裏造白紙的小廠家

 
    九龍寨城的食品工場非常著名,香港很多市民都曾品嘗過它們的產品。食品工場佔地共678.5平方米,為全城寨土地總面積的2.546%。每間工場的面積由180平方尺至2,500平方尺不等,工場規模雖小,但營業額仍能介乎5000至230,000港元之間,而產品的銷售地則主要是本港。 

                                  


食品工場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無法顯示,請參看下列網誌: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164114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