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4th Sep 2016 | 文學欣賞 | (202 Reads)
李商隱《贈劉司戶蕡》(江風揚浪)賞析 
 
【原詩】

江風揚浪動雲根, 重碇危檣白日昏。
已斷燕鴻初起勢, 更驚騷客後歸魂
漢廷急詔誰先入, 楚路高歌自欲翻
萬里相逢歡復泣, 鳳巢西隔九重門
 
【注釋】
 
據《新唐書·劉蕡傳》,蕡字去華,幽州昌平(今河北省昌平縣)人。精《春秋左氏傳》,能言古興亡事,浩然有救世意。大和二年(828年)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對策中抨擊宦官亂政,要求「揭國柄以歸於相,持兵柄以歸於將」。「宦人深疾蕡,誣以罪,貶柳州司戶參軍」。蕡後自柳州徙澄州司戶。(見其子劉理墓誌) 大中二年正月初商隱奉使江陵返桂林途中與蕡相遇於湘陰時所作。(見劉學鍇、余恕誠及《李商隱開成末南游江鄉說再辨正》)。
 
雲根:指江邊的山石。吹:全詩校:「一作揚。」《天中記》:
  「詩人多以雲根為石,以雲觸石而生也。」
碇: (國音dìng; 粵音「訂」)  鎮舟石或繫船的石墩。
燕鴻: 鴻雁棲息在北方,燕鴻喻指劉蕡。蕡,幽燕(北方地名)人,「好談王霸大略」,「慨然有澄清之志」。斷初起勢:喻指其因對策觸忤宦官而被黜事。
騷客:屈原受讒被放而作《離騷》,此喻指劉蕡。蕡自會昌元年(841)貶柳州,至大中元年(847)方內遷,故說「後歸」。
詔:全詩校:「一作召。」誰先入:時牛黨被貶諸相如牛僧孺、楊嗣復、李玨等均已北遷,此有對諸人重新入朝的預期。
楚路高歌:指劉蕡猶滯荊楚。翻:按舊曲製作新詞。
鳳巢:比喻指朝廷。相傳黃帝時,凰凰止息於帝之東園,或巢於阿閣。見《帝王世紀》。九重門:宋玉《九辯》:「君之門兮九重。」

                                                   


黃陵廟在黃陵山上,相傳為舜妃葬處。
 


【寫作背景】
 
  劉蕡,敬宗寶曆二年(826年)舉進士,博學能文,性耿直,嫉惡如仇,有澄清天下之志。李商隱對他非常推崇。宣宗大中元年(847年),詩人奉鄭亞之命出使南郡和鄭肅通好。次年(848年)正月南返時,與被貶去柳州的劉蕡在長沙一帶相遇,李商隱寫此詩相贈。義山於劉賁死後,有哭劉賁》,詩云:黃陵別後春濤隔」,可見李商隱和劉賁相遇於黃陵。黃陵,山名,在今湖南湘陰,近湘水入洞庭湖處。
 
【賞析】
 
    首聯:「江風揚浪動雲根,重碇危檣白日昏。」
  詩的開頭從相遇的地點黃陵廟寫起。黃陵廟在黃陵山上,相傳為舜妃葬處。山在湘江匯入洞庭的咽喉,山峰兀立,水勢奔騰。時間正是初春,漫天陰沉,加上江風浩浩,越發揚起了濁浪。看來好似「雲根」一般的岸邊山石和繫船石墩,受到浪花的猛烈衝擊。船上高高的桅杆,在江風中搖搖晃晃,份外顯得日暗天昏。這是湘江驚濤駭浪的實景,更是晚唐王朝政局動盪和險惡的寫照。詩人運用傳統的比興手法,用浪打礁石、船下雙錨描寫大江(湘江)的驚濤駭浪,象徵著當時的動盪、險惡的局勢,勾畫了劉蕡悲劇遭遇的社會背景。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說:「……這兩句噴薄而出,氣勢非常矯健。」

                               

 
    頷聯:「已斷燕鴻初起勢,更驚騷客後歸魂。」
  三、四句表現劉蕡的坎坷遭際,字裏行間充滿同情。三句指劉的對策被斥,四句劉更遭遠貶。「已斷」句把劉蕡比做展翅萬里的北國鴻雁(劉是燕人),剛剛要施展的雄圖偉略就很快夭折了。這是隱指劉蕡應試未第。唐文宗時代,劉蕡曾應召試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科,在對策中切論宦官專橫誤國,應予誅滅,一時名動京師。但因遭宦官忌恨,未予錄取,初試鋒芒,就遭挫折。旋被令孤楚、牛僧孺召為從事,後授秘書郎,不久即遭宦官誣陷,貶為柳州司戶參軍。「更驚」句即指此番遭貶。詩人把劉蕡比作受讒而被放的屈原,遠貶南荒,難歸鄉土。前一「已」字,後一「更」字,緊湊有力地把劉的生平遭際中兩件大事聯結起來,通過沉痛憤慨的筆調,表現了詩人對劉的遭遇深致扼腕。(換句話說,頷聯的「已」、「更」體現了詩人的同情兩個虛詞有力地將劉司戶短時間遇到的事情連接起來,充滿同情之心。)
 
  頸聯:「漢廷急詔誰先入,楚路高歌自欲翻。」
五、六句又借用歷史人物進一步抒寫對劉蕡的敬仰和同情。「漢廷急詔」用賈誼遭貶三年後又被漢文帝召回長安,拜為梁懷王太傅的故事。這句是說:如果皇上急召賢臣,以先生之才,應是首先被召去的,還有誰可以比你先回朝廷的呢?這裏高度稱讚劉具有賈誼的抱負和才華,相信他一定會受到重用,敬慕和勸慰之情溢於言表。「楚路高歌」用楚國狂人接輿的故事。而劉蕡身貶楚地,恰與接輿相似,借劉的遭遇來抒發自己的滿腔憤激。「自欲翻」,體現了詩人對摯友的深切同情和理解。五句歎恨朝廷哪裡還求賢,哪裡還有被召入的人,六句悲憤世衰道微。
 
 
  尾聯「萬里相逢歡復泣,鳳巢西隔九重門」,不僅是真摯深切的友誼之歌,更是對當時腐朽政治的憤激的控訴。兩位摯友在遠離家鄉、遠離帝京的地方不期而遇,其興奮和喜悅之情,是可想而知的。這是「歡」的來由。然而為什麼又「歡」而「復泣」呢?原來這意外相逢,恰同在他們患難之時:一個是得罪被貶;一個是長期受排擠而萬里投荒。大體相同的坎坷命運和對國運的憂切,又使他們不得不泣。「歡」不過是知音乍見時一刹那間的快事,而「泣」則是經過悲憤交加的長期醞釀。歡而復泣,感情複雜而沉痛,包含著個人的失意,但主要卻是為國運難扶而「泣」。末句中這一點表現得很顯豁。鳳巢,比喻賢臣在朝。《帝王世紀》說:「黃帝時,鳳凰止帝東園,或巢於阿閣。」現在賢臣一時都已星散,遠謫窮荒,備受排斥,「君門九重」,他們不可能竭忠盡智。詩人長期目擊黨爭的翻雲覆雨,又飽經天涯飄泊的生活,對唐王朝的黑暗現實的認識就更深切了。因而這首感情深摯的投贈之作,揉合了同情知友和憂時憤世之情。結尾的憂愁和憤懣,表面落在鳳巢西隔、急詔無從上,但實際更和首聯呼應。劉、李的遭遇,同是晚唐王朝「重碇危檣白日昏」的必然結果。「末二句中,「歡」指「萬里相逢」,「泣」指九重遠隔。二句把前六句所敍也一併包入,收得極簡淨而又包函(涵)不盡。」(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
 
  這首詩在憤激之中,寓有深諷;景語之中,滲透情語;由眼前江風的險惡聯想到國家的隱憂;從同是天涯淪落的遭遇引起了歡泣交加的複雜感情,「涵茹到人所不能涵茹(包容吞吐古今,即「涵今茹古」的意思)」、「曲折到人所不能曲折」(劉熙載《藝概》),寓哀愴憤激於深沉凝重之中,具有似矛盾而又統一的深厚蘊藉的獨特風格,可說是古典詩歌中的上佳之作。
 
    全詩情景交融,含蓄而深沉:有友誼、有憤怒、有譏諷,既表達了對朋友的友情,又表現出傷時憂國之思。

    紀昀(曉嵐)評云:「起二句賦而比也。不待次聯承明,已覺冤氣抑塞,此神到之筆。七句合到本位,只『鳳巢西隔九重門』一句竟住,不消更說,絕好收法。」(《玉溪生詩說》)

 
附錄:

    七絕·劉蕡(1958年)  毛澤東
 
         千載長天起大雲,
         中唐俊偉有劉蕡。
         孤鴻鎩羽悲鳴鏑,
         萬馬齊喑叫一聲。

                                   

 
  參考資料
 
1. 紀昀《玉溪生詩說》,《槐廬叢書.三編》。
2.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
3. 劉學鍇、余恕誠《李商隱開成末南游江鄉說再辨正》,
《文學遺產》,1980年第3期。
4. 吳調公《李商隱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5.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
6. 黃世中《李商隱詩選》,中華書局,2006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 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此手機可用what’s app 通訊)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