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7th Oct 2016 | 文學欣賞 | (806 Reads)
蘇軾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夫原作水龍吟.燕忙鶯嬾花殘)

(蘇軾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
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
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
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
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注釋】

(1) 水龍吟:又名龍吟曲、莊椿歲、小樓連苑。越調,其格式各家不同,大抵以蘇軾此詞為標準。第九句第一字為領字,去聲。最後十三字應為五四四句法,即「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此處顧及文意,寫成七六句。若為五四四句,則結句宜作一三句法。
(2) 章質夫:章楶(楶,國;粵音「哲」)字質夫,浦城人。東坡此詞即和其韻而作,原詞見後。
(3) 縈:纏絞。
(4) 被鶯呼起:唐金昌緒詩:「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5
) 萍碎:東坡原注:「楊花落水為浮萍,驗之信然」,其實只是無稽之談。

題解


這是一首非常有名的詠物詞。章質夫,福建蒲城人,是蘇軾的同僚和好友。他作有詠《柳花》(楊花)的《水龍吟》,蘇軾的這一首是次韻之作。依照別人詞的原韻,作詞答和,連次序也相同的叫次韻步韻和詞之法有三:一同韻,同用某韻;二依韻,用其韻而次序不必同;三次韻,韻部和次序均同。


東坡此詞屬第三類,在最侷的規格中展現最超妙的思想和技巧,格律究竟能不能困人才思,這是個很值得深思的例子。
 
蘇軾的這首詞題為詠楊花,而章質夫詞則為詠柳花,二者看起來相互牾,實則不然。隋煬帝開鑿運河,命人在河邊廣種柳樹,並御賜姓楊,故後來便稱柳樹為楊柳。柳花亦被叫作楊花,它實際上是柳絮。 
 


                                             

                         蘇軾

 寫作背景
 
    章定《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六載有蘇軾《與章質夫》書︰慎靜以處憂患,非公愛我之深,何以及此,謹書之座右也。《柳花》詞妙絕,使來者何以措辭。本不敢繼作,又思公正柳花飛時,遠出按,坐想四子,閉門愁斷,故寫其意,次韻一首寄去,亦可勿示人也。
 
    信中提到的柳花詞和次韻詞,就是章質夫的《水龍吟》和蘇軾同詞牌的《次韻章質夫楊花詞》。從這一段話中,至少可以體會兩層意思︰

1.蘇軾敬重章質夫。章質夫(蘇軾大十歲)以前輩身份教導蘇軾慎靜以處憂患,蘇軾感佩之深且書之座右。不是關密切或特殊,章質夫也不會講如此深刻且對東坡有針對性的話語。
2.蘇軾和作,應經過一段時間醞釀。初讀章質夫詞,蘇軾不敢和。因章詞妙絕,使和者無從下筆。大概過了一段時間,蘇軾才寄去和作。從第一層意思看,蘇軾必以認真嚴肅的態度和章詞,而且要順從章詞的意思措辭;從第二層意思看,初不敢和,終又和之,則必有和之理由,就是需要避開章詞的路數,而有創新。即從章詞入,又必須從章詞出。何其難哉!
 
                   


 

    一般認為這首詞作於哲宗元祐二年(1087),時蘇軾與章同在京城,交往頻繁。但信中提到章質夫正柳花飛時出任巡按,則與元豐四年(1081)四月章出為荊湖北路提點刑獄的經歷及季節特徵相吻合。故定為元豐四年更為妥當,時為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的第二年。 
 
    此詞約作於元豐四年(1081),蘇軾45歲,因「烏台詩案正謫居黃州。同年四月章質夫出為荊湖北路提點刑獄。

賞析


    蘇詞向以豪放著稱,但也有婉約之作,這首《水龍吟》即為其中之一。
    
  上闋首句
似花還似非花出手不凡,耐人尋味。它既詠物象,又寫人情,準確地把握住了楊花那似花非花的獨特風格:說它非花,它卻名為楊花,與百花同開同落,共同裝點春光,送走春色;說它似花,它色淡無香,形態細小,隱身枝頭,從不為人注目愛憐。當楊花飄零道路時,似花,但也似離人淚。整闋詞就環繞著花與人雙寫,不只賦物,亦屬言情,第一句即是全詞總綱。
  
  
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三句承上字寫楊花離枝墜地、飄落無歸情狀。不說離枝,而言拋家,貌似無情,實則有思,一似杜甫所稱落絮游絲亦有情(《白絲行》)。詠物至此,已見擬人端倪,亦為下文花人合一張本。  
  
          


楊花 (柳絮)
 

    詞人言楊花飄零,思量句言自己情與物會:楊花即使無情,不為自己的飄零而感傷,亦必有思,故底下即以思字起,擬人狀思。思什麼呢?一是作者之思,一是楊花之思。楊花未墜前無人賞玩,墜了才動人思量;因此楊花之思也必是從墜字生出。隨風飄墜,猶如夢中隨風尋郎萬里,忽然夢醒,卻已沾滯在地,拋家傍路。無人惜,是說天下惜花者雖多,惜楊花者卻少。此處用反襯法暗蘊縷縷憐惜楊花的情意,並為下片雨後覓伏筆。 

 
    「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 ,這三句由楊花寫到柳樹,又以柳樹喻指思婦、離人,可謂詠物而不滯於物,匠心獨具,想像奇特。 
 
    以下「夢隨」數句化用唐人金昌《春怨》意: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不得到西,借花之舞以人不至引人春物生真切,言情纏綿哀怨,可謂觸景生情,以情映物,情景交融,輕靈飛動

  楊花之飛去飛還,忽起忽落,竟與夢醒夢覺相似,作者靈心妙思不能不令人佩服。以上借楊花飄墜言生命之無憑,以下再宕開一筆,由楊花推到
  
  詩人之思,並不是為楊花飛盡而有恨,是恨時
光易難回。底下即針對時間與事物的關係作一番精刻的思考:在時光的流逝與摧殘下,不只一花如此、一池如此、一春如此,廣大塵寰亦皆難逃衰敗凋殘的命運;但楊花墜池,遺跡化為浮萍,依舊存在;世間之逝而不留者,莫不倏忽而化為異物,既化以後,物非原物,亦非非原物,故世情雖改,其實則一,人與花也是如此。楊花點點,雖是楊花,又非楊花,細細看來,應是離人之淚所化。

         


古人以為楊花墜池,遺跡化為浮萍。

 
  最末這一筆,
離人二字上扣尋郎去處等三句,而其主要關鍵則在「思量卻是」,因東坡自傷離落所以才會思量到楊花萬點都是離人之淚。這一層推想,實有廣大心境,反面透出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的含意。也正暗示了作者雖能體悟天地間物物循環的道理,但人世的執著卻仍無法拋擲。楊花即是離人之淚,那個困酣嬌眼的女子,固然只是楊花的象喻,又怎知閨中思郎尋夢、長滴離淚的女子前身不是楊花?詞境迷離怳恍,而又蘊含極超妙的哲理。

  吳夢窗:「落絮無聲春墮淚」、張玉田:「楊花點點是春心,替風前,萬花墮淚」等,都由此變化而出,但含蘊畢竟完全不同了。
  

    下闋開頭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作者這裏以落紅陪襯楊花,曲筆傳情地抒發了對於楊花的憐惜。 

  繼之由曉來雨過而詢問楊花遺蹤,進一步烘托出離人的春恨。一池萍碎句,蘇軾自注為楊花落水為浮萍,驗之信然。以下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這是一種想像奇妙而兼以極度誇張的手法。這裏,數字的妙用傳達出作者的一番惜花傷春之情。至此,楊花的最終歸宿,和詞人的滿腔惜春之情水乳交融,將詠物抒情的題旨推向高潮。              


 

    篇末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一句,總收上文,既乾淨利索,又餘味無窮。它由眼前的流水,聯想到思婦的淚水;又由思婦的點點淚珠,映帶出空中的紛紛楊花,可謂虛中有實,實中見虛,虛實相間,妙趣橫生。這一情景交融的神來之筆,與上闋首句似花還似非花相呼應,畫龍點睛地概括、烘托出全詞的主旨,給人以音嫋嫋的回味。
 
餘論

  西園,可能是西邊的園子也可能是指魏鄴都之西園。曹植詩:「清夜遊西園,飛蓋相追隨」,西園是曹操所建,曹丕和曹植兩兄弟常在園囿中月夜集諸友共遊。如「恨西園,落紅難綴」是暗用這則典故,則落紅必指諸君子皆已凋零摧殘,那就牽涉到詞中比興的問題了,讀者可自行琢體會。
 
                    (未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 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此手機可用what’s app 通訊)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