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9th Oct 2016 | 文學欣賞 | (253 Reads)
蘇軾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夫原作水龍吟.燕忙鶯嬾花殘)
 
簡介

  章楶(1027年—1102年),字質夫,浦城(今屬福建省南平市浦城縣)人,北宋名將、詩人。治平二年(1065年)進士及第。歷任陳留知縣。京東轉運判官、湖北刑獄使、成都路轉運使等職,政績卓著。
 
    元祐六年(1091年),章楶擔任環慶路經略安撫使,提出西夏嗜利畏威,如不給予懲罰,邊境不得休兵。應當逐漸佔據西夏疆土,用古代對諸侯削地的辦法,以削弱對方來強固自己的邊防,然後派各路兵守其要害之處,並率軍進攻西夏。夏軍多次侵犯,均為章楶所敗,有效遏制了西夏的侵犯。
 
    紹聖元年(1094年),章楶出兵西夏,並據地形修築工事,鞏固邊防。攻取西夏大片地區,取得了宋朝對西夏作戰的戰略主動權。夏軍進攻平夏城,章楶於胡蘆河川三戰三捷,大破其軍,又奇襲天都山,擒獲西夏統軍嵬名阿埋,夏主震駭。章楶被任命為樞密直學士、龍圖閣端明殿學士、進階大中大夫。

                 


 
    崇寧元年(1102年),章楶去世,享年七十五歲,諡號莊簡,追贈右銀青光祿大夫、太師、秦國公,諡莊簡、改諡莊敏,撫卹助喪十分優厚。著有《成都古今詩集》等。

                                     

 夫原作
 
水龍吟.燕忙鶯花殘
 
    燕忙鶯花殘,正隄上柳花飄墜。輕飛點畫青林,誰道全無才思。閑趁游絲,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 
 
    蘭帳玉人睡覺,怪春衣、雪霑瓊綴。繡床漸滿,香毬無數,才圓卻碎。時見蜂兒,仰黏輕粉,魚吞池水。望章臺路杳,金鞍遊盪,有盈盈淚。

               


 

語譯
 
  燕子忙營巢,黃鶯懶吟啼,群芳凋息,江堤之上,柳花兒飄散滿地。漫天亂舞,點綴蒼翠的樹木——有些疏心計。春日漸長,悠閑地乘借游絲,悄悄探臨深宅——庭院緊閉。依傍珠簾,輕歌曼舞,想緩緩親近,親近,一次次被風兒吹起,吹起。
 
  佳人春眠蘭帳,春衫沾滿雪花,綴滿瓊玉——好生奇異。落絮滿繡床,那無數香球,圓了,碎了。不時見,蜜蜂兒仰面親吻,池魚兒和水喃呢。和淚遙望章臺路,那人兒騎著金鞍馬,乘興蕩——杳無音息。
 
賞析
 
    這首詠柳花的詞曾被蘇軾讚為妙絕,但詞史上,人們多讚賞東坡的和柳花詞,而對這首原作卻頗多微詞。實際上,這首詞清麗和婉,不失為詞中精品。首句燕忙鶯懶芳殘開篇點題,寫燕忙於營巢,鶯懶於啼唱,繁花紛紛凋殘,表明季節已是暮春:堤上,指明地點:柳花飄墜 ,點明主題。破題之後,用輕飛亂舞,點畫青林,全無才思緊接上句,把柳花飄墜的形狀作了一番渲染。它為下文鋪敘,起了蓄勢的作用。韓愈《晚春》詩云: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鬥芳菲。楊花榆莢無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飛。意思是說:楊花(即柳花)和榆莢一無才華,二不工心計;不肯爭芳鬥艷,開不出千紅萬絮的花。韓愈表面上是貶楊花,實際上卻暗寓自己的形象,稱許它潔白、灑脫和不事奔競。章楶用這個典故,自然也包含這層意思。

                

              燕忙鶯花殘,正隄上柳花飄墜。

    「閒趁游絲,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寫到此,詞人竟把柳花虛擬成一群天真無邪、愛嬉鬧的孩子,悠閒地趁著春天的游絲,盪鞦韆似地悄悄進入了深邃的庭院。春日漸長,而庭院門卻整天閉著。柳花活似好奇的孩子一樣,想探個究竟。這樣,就把柳花的形象寫活了。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柳花緊挨著珠箔做的窗簾散開,緩緩地想下到閨房裡去,卻一次又一次地被旋風吹起來。這幾句深得南宋黃升和魏關之的欣賞。黃昇說「『傍珠簾散漫』數語,形容盡矣(《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五評);魏慶之說它曲盡楊花妙處,甚至認為蘇軾的和詞也恐未能及《詩人玉屑》卷二十一)。
 
    這首詞詠楊花,以形寫神,風姿秀逸。上闋寫楊花飄墜輕飛,極富動態神韻,特別是歇拍,「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幾句,將楊花在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後的輕飛之態,寫得至為靈動。           
 
    當然,把這首詞評蘇軾和詞之上是未免偏愛太過;但說它刻畫之工不同尋常,那是確實不假。這幾句除了刻畫出柳花的輕盈體態外,還把它擬人化了,賦予它以栩栩如生的神情,真正做到了形神俱似。
 
    下闋仍以摹寫楊花物態為主,不惟擬人,且略微滲入人情。
 
    作者改從玉人方面寫:蘭帳玉人睡覺,怪春衣、雪沾瓊綴。繡床旋滿,香球無數,才圓卻碎。 唐圭璋等《唐宋詞選注》稱此詞為閨怨詞,估計就是從這裡著眼的。到這裡,玉人已成為詞中的女主人公,柳花反退居到陪襯的地位上了。但通篇自始至終不曾離開柳花的形象著筆,下片無非是再通過閨中少婦的心眼,進一步摹寫柳花的形神罷了。柳花終於鑽入了閨房,黏在少婦的春衣上。少婦的繡花床很快被落絮堆滿,柳花無數香球似地飛滾著,一會兒圓,一會兒又破碎了。這段描寫,不僅把柳花寫得神情酷肖,同時也把少婦惝恍迷離的內心世界顯現出來。柳花少婦的心目中竟變成了輕薄子弟,千方沾惹,萬般追逐,乍合乍離,反覆無常。
 
    「時見蜂兒,仰粘輕粉,魚吞池水,這幾句既著意形容柳花飄空墜水時為蜂兒和所貪愛,又反襯幽閨少婦的孤寂無歡。
 
    「望章台路杳,金鞍遊蕩,有盈盈淚。借兩個典故,既狀寫柳花飄墜似淚花,又刻畫少婦望不見正章台走馬的遊冶郎時的痛苦心情。章台為漢代長安街名。《漢書。張敞傳》:時罷朝會,過走馬章台街,使吏驅,自以便拊馬。 顏師古注謂其不欲見人,以扇自障面。後世以章台走馬冶遊之事。唐崔顥渭城少年行》:鬥雞下杜塵初合,走馬章台日半斜。章台帝城稱貴裡,青樓日晚歌鐘起,即其一例。至於柳與章台的關係,較早見於南朝梁詩人費昶《和蕭記室春旦有所思》: 楊柳何時歸,裊裊依依,已映章台陌,掃長門扉。 唐代傳奇《柳氏傳》又有 章台柳 故事。這首詞若有不足,當是上下片主題不一,從而造成了形象的不集中。然而瑕不掩瑜,此詞仍值用心玩味。

            

                     魚吞池水           

  許昂霄《詞綜偶評》堅持認為︰(東坡)《水龍吟》與原作均是絕唱,不容妄為軒輊。
 
    但我認仍有討論餘地:
 
    章詞中寫柳絮在風中飄落的狀態以及蜂、魚的表現管生動而又貼切,但全篇未緊密扣住詠絮。
 
    蘇軾是和章詞的,章詞在前已使蘇軾難以下筆。

    第一,既要合原唱之意,又不可全依原唱。章詞寫楊花,大致在賦物,蘇詞借楊花以言情。章詞實處大
虛處,蘇詞虛處大於實處。換句話說,蘇詞在虛處用力以避開章詞的實處之長。如章詞寫楊花在空中飄轉之狀,其傳神、其韻致,東坡自知不能超過,就在虛處做文章,似花還似非花起句避開章詞,已將楊花虛化,正如劉熙載《藝概》卷四所言︰東坡《水龍吟》起云『似花還似非花』,此句可作全詞評語,蓋不即不離也。楊花在似花和非花之間,這一不確定性的兩可判斷,造成模糊性的效果,給全詞帶來虛空朦朧之美,故其筆下美人描寫也是具朦朧美的︰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而且往虛處寫,以夢境入詞︰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下片仍在虛處用力,愈出愈奇(張炎《詞源》卷下)。蘇詞雖同章詞也寫到水和萍的關,章詞實寫魚吹池水,在飄滿楊花的水面,見到魚不時用嘴來撥弄水。平時水面清淨,魚也有類似動作,因平常並不引人注意,當水面浮滿楊花時,魚用嘴撥弄水面的動作非常明顯,人易察覺到。而蘇軾就得避開,他寫一池萍碎,用柳花入水,經宿化萍,其中就隱含此物變化為彼物的神秘,因神秘呈現遺貌取神之妙。章詞和蘇詞都寫到淚,因是韻字,無法避,章詞的是實寫,是真實的女子盈盈淚;蘇詞的是虛寫,以楊花喻淚,再由淚去說人。章詞寫淚是直接的,蘇詞寫淚層次豐富,以虛入實,粗看楊花自是楊花,細看楊花有「離人淚點點二字回應章詞的盈盈,章詞的盈盈淚是掛在美人的臉上,而蘇詞的點點是離人淚,那是散落滿世界的。

  第二,要在前人韻中翻騰,用其韻而不可全同其意。如上闋結句,章詞為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蘇詞為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同用韻字,而章在本題,言花飄落之狀,蘇與本題若即若離,以夢宕開,寫人之思念之苦。一在物,一在人,各逞其能,各得心機。《詞潔》卷五挑出蘇詞的毛病︰「『拋家傍路』四字欠雅。『綴』字趁韻不穩。提到用韻,章詞雪沾瓊綴,說楊花飄落在蘭帳玉人的春衣上,如雪如玉一樣粘在衣服上。章詞的是已然之事,而蘇詞的是預設而難以實現之事,這是二者的區別。說蘇詞趁韻不穩不知是何道理。
 
  蘇軾初見章詞,自慚未能續和,那是沒有信心與之抗衡或求超越,處劣勢,自甘失敗;而後找到切入點,找到戰勝章詞的寫作策略,從虛處落筆,以虛取勝。故讀蘇軾詞,必需結合章詞來分析,參透二字方能深入領會章、蘇二詞的差異蘇詞的高妙︰情景交融,筆墨入化,有神無跡矣。從中亦可領悟蘇軾轉敗為勝的寫作智慧。只要能和章詞平分秋色,蘇軾在此次創作角逐中已經一籌;如後人認為蘇詞韻勝,高出章詞,那更是蘇軾作詞時所期待的結果。
  
  
        總之,有些人認為東坡和作,比原詞還好;有些人認為章作較佳;也有些人認為二人不分軒輊讀者以為如何?
 
參考資料
 
1. 陳邇冬 選注《蘇軾詞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年。
2. 朱孝臧(朱祖謀)選編《宋詞三百首》,1924年 (初版); 人民文學出版社(重新排版),2005年。
3. 石進明《淺蘇軾的<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藝術構思及其他》,《現代語文:理論研究》,2005年 第4期
4. 鄒同慶、王宗堂合著《蘇軾詞編年校注》,中華書局,2007年。
5. 林語堂著,張振玉譯《蘇東坡傳》,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年。
6. 戴偉華蘇軾轉敗為勝的寫作智慧——以《水龍吟》詠楊詞為例,《中國社會科學報》,第1678版,2011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 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此手機可用what’s app 通訊)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