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7th Nov 2016 | 文學欣賞 | (324 Reads)
商隱夢澤》賞析
 
原作

夢澤
 
   夢澤悲風動白茅,楚王葬盡滿城嬌

    未知歌舞能多少?虛減宮廚為細腰。


 
【注釋】

夢澤:楚地有雲、夢二澤,雲澤在江北,夢澤在江南,即今洞庭湖一帶。

悲風動白茅:一說為秋季。宋玉《九辯》: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一說為春夏之交,白茅花開之季。白茅:《左傳》杜注:茅,菁茅也。束茅而灌之以酒,為縮酒。周時楚國每年向周天子進貢包茅,以供祭祀時濾酒用。商隱過楚地,故言楚物。又白茅亦象徵女性。《詩·召南·野有死》: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楚王:楚靈王,是春秋時代著名的荒淫無道之君。《墨子》:楚靈王好細腰,其臣皆三飯為節。《韓非子·二柄》: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後漢書·馬廖傳》:傳曰: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夢澤


【寫作背景】
 
    大中元年(847),唐宣宗即位後,牛黨得勢,李黨紛紛被貶逐。二月李商隱被牛黨視為李黨,受到排斥,只好放棄京職,入李黨桂管觀察使鄭亞幕,任支使兼掌書記。三月七日商隱離開長安(沒有攜帶家眷),隨鄭亞遠赴桂州,途經江陵,任職支使兼掌書記。(出發前有《偶成轉韻七十二句贈四同舍》)四月,抵潭州(今長沙)。五月初,抵桂州(今桂林)。這是詩人途經夢澤一帶的時候,因眼前景物的觸發,引起對歷史和人生的聯想和感慨,而寫下的一首詩。夢澤,這裏約指今湖南北部長江以南、洞庭湖以北的一片湖澤地區。(舊說李商隱當時35,新說49)
                  


唐宣宗

 
    據劉學楷、李翰《李商隱詩選評》大中元年春,李商隱隨鄭亞赴桂州(今桂),行經洞庭湖附近湖澤地區,見到白茅茫茫一片、隨風起的荒涼景,因楚之舊地而聯想到楚靈王的傳說,有感而賦這首《夢澤》。(馮《譜》編大中二年(848)秋天,商隱離桂北歸長安途經洞庭湖一帶時所作。)  

                


桂州(今桂林)


【賞析】

   劉學楷、忠恕《李商隱詩歌集解》定為大中元年(847)春夏之交赴桂途經洞庭所作。詩之意旨,舊說以為借諷刺楚靈王荒淫無道而警誡當世。然劉、余《集解》之說更深一層:詩中所慨所諷者,為彌漫當時楚國宮廷上下之『細腰』風。此風固倡自『好細腰』之楚靈王,然詩人用筆之重點則不在『好細腰』者,而在為『細腰』而減宮廚者。而於後者,又非僅諷其迎合邀寵,乃諷其身陷悲劇而不自知,為人戕害而不自知,自我戕害而不自知。……愚蠢而麻木。……作者此競為細腰之現象中所發掘者,乃一種自願而盲目地走向墳墓之悲劇。

                


好細腰之楚靈王

 
    首句寫望中所見夢澤荒涼景象。茫茫湖澤荒野,極目所見,惟有連天的白茅。曠野上的涼風,吹動白茅,發出蕭蕭悲聲。這曠遠迷茫、充滿悲涼肅殺氣氛的景象,本來就很容易引起人們懷古傷今的情感。加上這一帶原是楚國舊地,眼前的茫茫白茅又和歷史上楚國向周天子貢包茅的故事有著某種意念上的聯繫,因此,在詩人腦海裏就自然而然地映現出一連串楚國舊事的迭印鏡頭。而變得越來越清晰的,則是平常最熟悉的楚宮細腰故事。     
    
    楚靈王好細腰的故事,先秦兩漢典籍中多所記載。詩人在選擇、提煉這些歷史傳說材料時,選取了比較典型的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後漢書·馬廖傳》)的記載,但範圍卻由宮中擴展到滿城,為害的程度也由多餓死變成葬盡。這當然是為了突出好細腰的楚王這一癖好為禍之慘酷。但葬盡滿城嬌的想像卻和眼前悲風動白茅的蕭索荒涼景象分不開。今日這悲風陣陣、白茅蕭蕭的地下,也許正埋葬著當日為細腰而斷送青春與生命的女子的累白骨呢!眼前的景象使詩人因歷史想像而引起的悲淒之感更加強烈了。 
    
             
 
    楚王的罪孽是深重的,是這場千古悲劇的製造者。但如果只從這一點上立意,詩意便不免顯得平常而缺乏新意和深意。作者的可貴之處,在於對這場悲劇有自己獨特的深刻感受與理解。三、四兩句,就是這種獨特感受的集中表現。  
   
    未知歌舞能多少,虛減宮廚為細腰。由於楚靈王好細腰,這條審美標準竟風靡一時,成了滿城年輕女子的共同追求目標。她們心甘情願地竟相為造就纖細的腰支而節食減膳,以便能在楚王面前輕歌曼舞,呈現自己綽約嬌柔的風姿,博得楚王的垂青和寵愛。她們似乎絲毫沒有想到,這是對自己青春的摧殘,是在慢性自戕中將自己推向墳墓;更沒有想到,好細腰的楚王是葬送自己青春與生命的罪魁禍首。就是那些終於熬成了細腰,在楚宮歌舞中長得君王帶笑看(李白《清平調》)的幸運者,也似乎一點都沒有意識到,這樣的細腰歌舞又能持續多久呢?今日細腰競妍,明日又焉知不成為地下的累累白骨!這自願而又盲目地走向墳墓的悲劇,比起那種純粹是被迫而清醒地走向死亡的悲劇(例如殉葬),即使不一定更深刻,卻無疑更能發人深省。因為前一種悲劇如果沒有人出來揭示它的本質,它就將長期地以各種方式不受阻礙地持續下去。這兩句中,未知虛減,前呼後應,正是對盲目而自願的悲劇的點睛之筆。它諷刺入骨,也悲涼徹骨。這種諷刺之中有同情。但又不是一般地同情她們的處境與命運,而是同情她們作為悲劇人物所不應有的無知、愚蠢和靈魂的麻木。因此,這種同情之中又含有一種悲天憫人式的冷峻。  
   
    就這樣,詩人將用筆的重點放到這些被害而又自戕的女子身上,從她們的悲劇中發掘出這種類型和性質的悲劇深刻而內在的本質。因而這首以歷史上的宮廷生活為題材的小詩,在客觀上就獲得了遠遠超出這一題材範圍的典型性和普遍意義。人們從詩人所揭示的生活現象中可以聯想起許多類似的生活現象,從彌漫楚國宮廷上下,舉國皆受其害而不自知的細腰風中聯想起另一些風靡一時的現象,井進而從中得到啟迪,去思考它們的本質。清代注家姚培謙說:普天下揣摩逢世才人,讀此同聲一哭矣!(《李義山詩箋注》)另一位注家屈也說:制藝取士,何以異此!可歎!(《玉谿生詩意》)他們所說的,當然並不是《夢澤》的主題(它的實際主題應該是對虛減宮廚為細腰這種生活現象的本質的揭示),但作為對《夢澤》主題典型性與普遍意義的一種理解,卻是相當準確而深刻的。 
 
總結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這首詩是譏刺一味揣摩風氣、趨時媚俗的人的,說他們竭力奉迎,不知道榮寵能持續多久。」
 
    劉學楷、李翰《李商隱詩選評》:「對楚王與宮女的諷刺,對宮女命運的感慨同情,對類似歷史或現實現象的映()射,本詩集中體現了商隱詠史典型性、諷時性與抒情性的結合,是其七絕中的精品。」
 
    聯繫當時朝局變化,唐宣宗剛剛即位,趨附新君新貴之風大熾,這可能是這首詠史詩借古諷今的寫作動機。黃世中《李商隱詩選》說得最清楚:「詩刺逢迎邀寵者,此詠史翻案法。時白敏中、令狐綯等牛黨黨人得勢,朝中多有揣摩奉迎之士、溜鬚(形容那些獻媚取寵的行為)鑽營之人,乘此而得寵者。詩人以為黨局反覆難料,邀寵『歌舞』能有幾時! 『減廚』亦終是徒,最後可能如楚宮美女而被『葬盡』。」
 
參考資料

1. 朱鶴齡李義山詩,中華書局,1978年。
2. 馮浩《玉溪生詩集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
3.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
4. 劉學楷、李翰《李商隱詩選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
5. 黃世中《李商隱詩選》,中華書局,2006年。 
6. 聶石樵、王汝弼《玉谿生詩醇》,中華書局,2008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 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