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8th Dec 2016 | 香港故事 | (161 Reads)

日佔時期香港(1) 

概說 

香港日佔時期,又稱為香港日治時期或香港淪陷時期,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帝國軍事領香港的時期:由19411225日香港總督楊慕琦投降起,至19458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為止;香港人稱這段時期為日佔時期」或「三年零八個月」。

 

在珍珠港事件當日(香港時間1941128),日本軍隊由酒井隆指揮從深圳進攻香港。負責防守香港的包括駐港英軍、英屬印度陸軍、印度、香港防隊、香港警務處、加拿大軍隊和協助駐港英軍撤離的中華民國國軍。雖然香港政府多番宣傳駐港英軍戰鬥能力,惟英國在歐洲戰場自顧不暇,加上種種原因,駐港英軍始終形勢不利。經歷香港保衛戰後,於19411225日,香港總督楊慕琦代表英國殖民地官員向當時總部設於香港九龍半島酒店3樓的日軍投降,大英帝國在香港的殖民地統治因而中斷。

           

Picture

                                      珍珠港事件一幕 

日本軍隊佔領香港後隨即成立軍政廳,由酒井隆出任最高長官,直至磯谷廉介抵任首位香港領地首任香港總督。酒井隆管治香港期間,日本軍隊在香港濫殺無辜,又推行皇民教育,除了禁止使用英文及強迫使用日文外,香港街道及地區名稱亦被更改成為日文。香港市民在生命財產、經濟民生及日常生活方面皆受盡欺凌和壓迫,市民對日本人反感,不時有平民在香港島山頭伏擊日本軍隊後來,更有香港市民參與東江縱隊游擊隊。

 

美國陸軍航空軍在日本廣島市於194586日上午815分(日本時間)投下原子彈,廣島市遭到毀滅性打擊。美國在三天後的194589日,再次對日本進行原子彈轟炸,摧毀了位於九州北部的海港城市長崎。 

日本於廣島市原子彈爆炸的9天後,1945815日,昭和天皇宣布日本終戰,日本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軍隊繼續維持香港秩序,直至同年8月月底,英國軍隊再次抵達香港,並且成立軍政府,香港重光,英國恢復管治香港。

 

戰爭背景

華盛頓條約遠東戰爭備忘錄及司徒拔報告(1920年代)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在1921年邀請列強參與華盛頓會議,商討德意志帝國戰敗後遠東及太平洋地區的勢力分配,並嘗試恢復勢力均衡,避免再次引發戰爭。當時會議的其一焦點,在於重新劃分美國、英國及日本三國於遠東的海權勢力,而爭議則聚焦於限制海軍軍備、殖民地防及德屬殖民地的再分配事宜。由於香港是英國亞洲殖民地的前沿,位處日本與東南亞之間,擁有重要戰略價值,其防問題亦被納入議程之內。 

1922年,《華盛頓條約》簽訂生效。按照條約,1902年締結的英日同盟必須解散;美國及英國的海軍主力艦艇總噸位可以比日本為高(比例為5:5:3),但美國及英國都不得在遠東增建海軍基地及防禦設施,只可維修及替換現有設備──此項特別針對關島、菲律賓、香港及新加坡四個地方。至於日本可以獲取德屬中南太平洋群島,用作與美國之間的緩衝地帶,但同樣不得在島上建造海軍基地及海防設施。換言之,條約將美國、英國及日本拆分為三大勢力:美英兩國雖擁有較大的艦隊規模,卻難以固守遠東殖民地;兩國海軍主力更必須花費時間集結,再跨越重洋,方能抵達遠東作戰,使美英兩國俱陷入戰略被動。至於日本雖然在亞洲擁有地利之便,戰略上處於優勢,但整體海軍勢力卻較為遜色,難以單獨與美國或英國長期作戰。簡而言之,條約的理想目標,是令到三國俱無法在亞洲佔有絕對優勢,從而達成勢力均衡。

 Picture

               日本在條約下建造的吹雪型驅逐艦

不過,英國軍方從未停止討論遠東防務事宜。1920年英國海軍本部撰寫了《遠東戰爭備忘錄》(War Memorandum (Eastern)),構思英日戰爭的作戰藍圖。按照當時海軍本部的構思,倘若英國與日本爆發戰爭,整場戰事將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本土動員:皇家海軍將從本土集結艦隊,然後沿補給站駛往遠東海軍基地,而遠東的各個前哨必須死守,等待皇家海軍救援。 

第二階段為佔領中轉基地:皇家海軍將佔領、重奪或使用接近日本的海港,向日本本土逼近。 

第三階段是包圍日本:皇家海軍將與日本海軍進行艦隊決戰,並在取勝後包圍日本,迫使對方談判或投降。

這套計劃在1920年代持續構思,到1930年代初期日臻成熟。

    按照海軍本部在1920年代的想法,由於新加坡將有完善的海軍船塢設施,自然成為皇家海軍遠航東亞的首個基地。不過,新加坡離日本過於遙遠,並不適合用作第二階段作戰的中轉站。此,皇家海軍必須使用香港及香港以北的港口作中轉基地,方能展開第三階段的攻勢。換言之,皇家海軍的戰術目標是在抵達遠東後增援或重奪香港,而香港則必須在戰爭爆發後死守,直到皇家海軍抵達。(Bell, Christopher M. The Singapore Strategy and the Deterrence of Japan: Winston Churchill, the Admiralty and the Dispatch of Force Z. Th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116 (467): pp. 604–634) 

在此背景下,香港的防務問題便備受軍方關注。早在《華盛頓條約》簽訂之前,英國陸軍部便開始研究香港的防守策略。起初,陸軍部認為香港根本無法抵禦日軍,只能棄守。然而陸軍部仍在1925年電令香港總督司徒拔爵士及駐港英軍,檢香港的防衛能力。港府在1926年向倫敦提交報告,指香港海灘甚多,難以防守,故此防衛目標應限於阻止敵軍使用海港。報告同時建議陸軍部向香港增兵至四營正規軍,以及額外18架飛機。這些討論釐清了當時香港防務的戰略目標。 

雖然英國在1920年代尚未重新武裝,但政府及軍部俱同意在不違反《華盛頓條約》的前提下,適度增強香港防務。香港政府在1927年(金文泰總督任內)向啟德公司徵購土地,建造民用的啟德機場,同時在東側建造啟德空軍基地,後者在1930年正式啟用。(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42-43)

      Picture

       位於民用啟德機場旁邊的啟德空軍基地(約攝於1945年)

 

最後,司徒拔報告雖建議將香港防務集中於固守香港島,但英國參謀長委員會的戰爭計劃小組卻另有打算。小組在1927年提議將香港防線延伸至九龍半島,阻止日軍從九龍山地砲擊維多利亞港及太古船塢,從而保護兩岸的重要設施。小組亦重申香港是皇家海軍前進的重要前哨基地,故此必須死守4555日,直到本土艦隊抵達增援為止。小組後來在1930年及1934年兩次提交相近報告,最終促成醉酒灣防線在1934年底開始建造。這道防線橫貫九龍山脊,是英國在戰間期少有的海外大型防禦工事建築。(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43-44; 52)

Picture 

      Picture 

                        城門碉堡略圖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戰略調整(19301939年)

    1930年代,英國因歐洲形勢惡化,遠東戰略不斷出現調整。起初,英軍打算將香港防線擴闊至九龍山脈,以更有效保護維多利亞港,促成醉酒灣防線在1934年底開始建造。然而到1938年,參謀長委員會決定把香港防衛重心退回港島,並且把醉酒灣防線的用途更改為拖延日軍推進,不再用以死守。防線因此在同年停工,而九龍各地的主砲及高射砲,都轉移到香港島部署。

               (未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引用(0) | 話題(集體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