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9th Dec 2016 | 香港故事 | (132 Reads)
日佔時期香港(2)
 
    踏入1930年代,國際局勢日益惡化。日本在1931年藉九一八事變入侵中國東北,並且在1932年進攻上海,迫使上海非軍事化,最後在1937年全面侵華;法西斯義大利在1935年進攻衣索比亞;納粹德國亦銳意重新擴軍,並在1936年派兵進駐萊茵蘭非軍事區。
 
    在國際形勢急劇轉變之下,英國政府開始加強香港防務。1932年英國先按計劃向香港增派六門3吋高射砲,隨後又增加香港海防砲的彈藥及人員,並將原駐上海的一營士兵調駐香港。此外,英國採納參謀長委員會的報告,在1934年開始於香港建造醉酒灣防線,並研究在《華盛頓條約》於1936年失效後,於西貢、將軍澳赤柱等地建造砲台。最後,英國政府也在1934年宣布重新武裝,並在1936年初批出撥款,給予香港等地加強防務。不過,由於軍費以英國本土防務優先,此香港的防務未能迅速展開。(邱逸 葉德平 劉嘉雯, 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 香港: 中華書局, 2013年第49-52 )
 
                 

1937 年落成的赤柱炮台用上了最新的炮架,縱然使用的還是舊式的9.2吋大炮。

 

    另外,英國的海外戰略在1930年代出現連番波動,使香港的防工作及策略也受到影響。1936年,駐港陸軍司令巴度苗少將提交了《1936年香港防衛計劃》。《防衛計劃》重申以死守香港、等待本土艦隊來援為防衛目標。巴度苗判斷日軍將會派出一個師的陸軍先行進攻,並配合海軍及航空兵轟擊香港,而駐守香港的四營正規軍及一營香港防衛軍必須拖延日軍,並以醉酒灣防線為最後防線,從而阻止日軍砲擊維港兩岸。(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45-47頁)不過,巴度苗明言香港軍力不足以抵擋有組織的攻勢,只能背水一戰,故此屢屢要求英國增派援軍。(邱逸 葉德平 劉嘉雯, 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 香港: 中華書局, 2013年第49-53頁及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47頁)
 


              然而,英國海軍本部對於增援遠東一事,卻在此時有所動搖。當時納粹德國開始重建海軍,而義大利又可能與德國同盟,使到英國在本土及地中海俱面臨嚴重威脅,未必能夠派遣龐大艦隊到遠東增援。因在1937年的《遠東戰爭備忘錄》中,海軍本部一方面保留原有的增援遠東計劃,另一方面卻構思派遣小規模艦隊到遠東,配合駐守東亞的英國軍艦及新加坡的空軍陸上飛機,干擾日本的海上貿易線,從而迫使日本談判。(Bell, Christopher M. The Singapore Strategy and the Deterrence of Japan: Winston Churchill, the Admiralty and the Dispatch of Force Z. Th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PP.610-612)
 
    同樣在1937年,參謀長委員會的戰爭計劃小組再次評估香港防務,認為香港必須興建另一空軍基地,方能抵擋日軍空中攻擊。然而機場只能在開闊的新界選址,不受醉酒灣防線保護,便引起三軍激烈爭論。海軍仍然堅持守住香港;陸軍不願意再分散兵力到新界;而空軍則認為香港應該棄守。經歷多番爭論,參謀長委員會在1938年決定放棄巴度苗的《防衛計劃》,將香港防守範圍縮減至香港島及維多利亞港。委員會同時議決停止建造醉酒灣防線,並將其軍事用途更改為拖延敵人。結果,港府開始在香港島增建機槍堡等防禦工事,同時將海防砲及高射砲逐步轉移到香港島。(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47-50頁); (邱逸 葉德平 劉嘉雯, 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 香港: 中華書局, 2013年第52-54 )
 
太平洋戰爭前的多次調整及港府民防政策(1939至1941年)
    
    1938年,日本攻陷廣州,並在翌年攻克海南島。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事爆發。在1940年至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香港的防守策略一直受到英國的戰爭局勢影響而不斷轉變。在歐洲戰事爆發之前,英國有感香港被日本勢力孤立,對防守香港的態度轉趨悲觀,在日軍進佔廣東、完全取得香港週邊的制海權和制空權後,更是打算放棄使用香港的海軍基地。儘管如此,英國的方針仍是儘量延長對日本的抵抗。(防衛防衛研修所史室,史叢書: 香港長沙作朝雲新聞社, 1971, 6)
                   


1938年,日本攻陷廣州。

 
    因此,當時英國政府曾經有以下考慮:支持中華民國拖延日軍擴張、研究與法屬印度支那的法國軍隊合作、嘗試迫使美國干涉、與日本談判等等。(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64-65頁) 歐戰爆發後,英國起初的戰情不容樂觀:大西洋海戰及地中海戰役牽制了皇家海軍的主力、法國在1940年6月投降、納粹德國又在7月發動不列顛戰役空襲英國本土。受到歐洲形勢所累,當日本在1940年6月要脅英國關閉滇緬公路之時,英國政府只能聽從軍方建議,在外交上予以妥協,拖延兩國開戰日期。(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68-69頁) 
 
    當時,英國正在西線與希特勒的大軍作戰。為不得罪日本,避免英國同時在西線和東線作戰,雙方在東京簽訂了《英日協定》。丘吉爾不顧中國的強烈反對,接受了日本提出的從1942年7月18日下午6點開始封閉滇緬公路、緬甸段通道的要求。可說英國首相丘吉爾給中國背後了一刀。


                                            


抗戰物資依賴滇緬公路的開通才可支援各地抗日
 


    廣州失陷後,香港成為國外物資輸入中國的重要港口,大量的抗戰物資由香港從陸上轉運內地。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在香港設立了許多聯絡國際支援抗戰的機構。因此,日軍於1940年6月24日要求英國政府關閉滇緬公路和香港邊界。1940年6月28日,日軍宣佈封鎖香港,自此以後,香港與內地的水陸除航空交通之外,全部終斷。

    1940年7月,英國同意關閉滇緬公路後,港督羅富國爵士及殖民地部俱認為香港無法防守,呼籲撤走香港守軍,將香港變成「不設防城市」,以減少戰爭爆發後的平民死傷。(邱逸 葉德平 劉嘉雯, 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 香港: 中華書局, 2013年第47 )
               


港督羅富國認為香港不應設防

 
    不過,英國政府及軍部雖明知香港難以防守,卻大力反對撤防,認為放棄香港形同鼓勵日本加快滲透香港,並打擊中國抗日士氣,進一步削弱英國威信,更有機會誘使日本發戰爭,後果極為嚴重。(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60-71頁) 
 
    在此情況下,軍部及倫敦政府守備香港的目標,便不再在於瓦解日本攻擊,而是獲取道義優勢,避免要求增援的政治壓力,以及減輕平民損傷。(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73頁) 
 
    因此,倫敦一方面向馬來亞及海峽殖民地增兵,卻又否決遠東三軍總司令樸芳空軍上將向香港增兵的提案。(邱逸 葉德平 劉嘉雯, 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 香港: 中華書局, 2013年第50-51 )
 
    然而踏入1941年,英國政府及軍部對日本的態度又復趨強硬,更嘗試與美國聯手增兵東亞,阻嚇日本發動戰爭。當時英國已於不列顛戰役取得勝利,又在同年3月開始透過《租借法案》獲得美國物質支援;美國與日本關係惡化,而將太平洋艦隊由美國西岸移駐珍珠港,並增兵菲律賓;德國在6月發動巴巴羅薩行動,將目標轉向入侵蘇聯,減輕了英國本土面對的壓力;而皇家海軍在地中海及大西洋亦逐步站穩陣腳,可以派出部分軍艦到遠東增援。由於形勢稍為好轉,倫敦當局及軍部開始與美國、中國及荷蘭商討合作,共同在遠東制衡日本(亦即所謂ABCD包圍網)。當時駐港英軍司令賈錫少將曾與其他英美軍官會見中國國民政府駐港最高代表陳策將軍,商討國民政府協防香港事宜,但直到戰事爆發雙方仍未達成協議。後來賈錫在1941年7月卸任返國,由莫德庇少將接任。不過賈錫在途經加拿大之時,又特意說服加國派兵增援香港。加拿大最終派出兩營步兵,並在11月16日抵達香港。(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75-81頁) 
              
                 

1941年,加拿大兵在戰前抵達,超過四分之一人在戰爭中殉職。

 

    樸芳與莫德庇等將軍在11月繼續遊說加拿大增派守軍,而樸芳更特別提出加派空軍到香港,但方案最終未能趕及於開戰前落實。(邱逸 葉德平 劉嘉雯, 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 香港: 中華書局, 2013年第68-69 )

              


身在香港的加拿大援軍,攝於1941年。

 
    其實,港府自1938年日軍攻佔廣州後,已開始準備民防工作。不過,由於港督羅富國認為香港不應設防,故此他將焦點集中在強化港督權力、戰時財政預算、輿論審查、物料管制、關閉邊境等等行政措施。雖然羅富國亦有下令編組民兵(包括香港華人軍團及超過服役年期人士組成的曉士軍團)、成立防空署及教育公眾應對空襲,但備戰態度始終有欠積極,羅富國本人更拒絕興建額外防空洞。要到1940年4月,羅富國因病離港休養、岳桐中將在8月開始署任港督之後,民防工作才加緊進行。岳桐於10月下令在港島及九龍大幅增建防空洞及各種相關設施,又邀請重慶國民政府派員到港,協助監聽日軍飛機動向。不過,由於工程推行倉促,又引發大量貪污弊案,引來社會及立法局猛烈抨擊。這使楊慕琦在1941年9月就任港督後,旋即成立懲治貪污局(Anti-Corruption Bureau)徹查,然而成效未見,戰事已經爆發。(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85-98頁) 
日軍戰略部署(1936至1941年)
               
    日本在1920年代雖然未有正式考慮進攻香港,但在港情報活動一直活躍。1926年日軍開始編修《香港兵要地誌》,查探香港布防地理。《香港兵要地誌》於1938年再次更新,而日本亦從香港幫會、義大利使館及其他間諜取得各種情報。這些情報雖準確指出城門碉堡的弱點,卻未能準確描繪醉酒灣防線的機槍堡陣地,對香港其他海防設施的描述也多有錯漏,亦未能查探英軍實際的部署策略。(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108-111頁) 


        

    日軍1:2.5萬香港軍事設施圖局部

 
    1936年,日本陸軍修訂《帝國國防方針》,開始構思對英作戰,研究進攻香港的計劃也隨即開始。雖然日軍自1937年全面侵華後,便積極收集關於香港的軍事情報,且頗有進展;但日本軍部要到1940年初,才將進攻香港列入英法參戰時的其一軍事行動。(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151頁) 

    按照當時日軍的《香港作戰要領》,進攻香港的策略為先奪取制空權,然後派陸軍依次攻佔九龍半島及香港島。日軍可以按情況由港島南岸登陸,或者只予以海上封鎖。
 
    1940年6月法國向德國投降,日本向英國發出最後通牒,要求關閉滇緬公路,軍部更一度部署進攻香港。當時日本參謀本部曾派員到香港調查環境,並初步構思以一個半師團的陸軍進攻醉酒灣防線,繼而攻打香港島。不過,日本首相近衛文麿聽從海軍建議,未發動戰爭,以免美國藉詞介入,結果進攻香港的構思也暫且擱下。1941年初,日軍第38師團又曾派參謀到香港邊境視察。然而第38師團不久被調往北面支援長沙會戰部署,攻港方案又再停滯。(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71,151頁) 
 
    1941年8月,美國向日本實施石油禁運,使東亞局勢出現關鍵性轉變。當時英國正增兵香港及東南亞殖民地,並嘗試聯合美國和中國,威嚇日本,使其避免開戰;但美國向日本石油禁運一事,卻迫使和戰不定的日本政府作出抉擇。自8月到12月初,近衛政府及軍部在開戰問題上爭論不休。日本陸軍在9月先向昭和天皇提交「南方作戰」構思(注),計劃同時進攻菲律賓、馬來半島、荷屬東印度、關島、英屬婆羅洲、香港、俾斯麥群島及空襲珍珠港。然而日本政府要到近衛文麿辭職、東條英機於10月繼任首相後,才決意向美國及英國開戰,並開始審議「南方作戰」的戰術細節。(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80-81頁) 
                 
 
    由於日本政府在這段時間立場搖擺,決策自相矛盾,反而使英國及美國情報機關大為困惑,無法準確判斷日本開戰時間。結果在1941年8月到11月,英美兩國雖明知日本將會動武,卻只能在有限信息下,判斷日本不會在1942年春季之前開戰。與此同時,英國又在調整遠東戰略,並增派援軍到香港及東南亞。這使各地英國駐軍均需修改原有的戰爭及後勤計畫,而增援部隊亦要重新適應環境,令守軍在部署上容易出現混亂。(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第112-113頁)

小結:
    1939年至1941年間,英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經歷高低起伏。當日本在1940年6月要脅英國關閉滇緬公路之時,英國正在歐洲難以抽身,只能拖延日軍開戰時間。有感香港難以防守,邱吉爾(Sir Winston S. Churchill)更形容增兵香港是「大錯特錯」(This is all wrong)。然而踏入1941年,英國在歐洲站穩陣腳,邱吉爾為首的英國政府欲透過增兵馬來亞及香港,連結美國、中國及荷蘭,從以嚇阻日本開戰。這最終促使兩營加拿大士兵在11月增援香港。             

邱吉爾(Sir Winston S. Churchill)曾說增兵香港是「大錯特錯」(This is all wrong)。


注釋:
    南方作戰日方稱作號作,依地區可細分成:
攻取菲律賓-M作戰
攻取馬來半島 -E作戰
攻取荷屬東印度 -H作戰
攻取關島 -G作戰
攻取英屬婆羅洲-B作戰
攻取香港-C作戰
攻取俾斯麥群島 -「R作戰」
海軍的空襲珍珠港-「Z作戰」
 
              (未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