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0th Dec 2016 | 香港故事 | (130 Reads)

 日佔時期香港(3) 

開戰前雙方戰術部署

駐港英軍 

中國東部沿岸落入日軍的控制範圍後,廣東省一帶的華南沿海地區成為了中國從外地輸入各種物資的重要地點。為切斷這條補給線,日軍於1938101日在廣東大亞灣登陸,並迅速攻佔鄰近地區,廣州在1021日淪陷。而部份日軍亦駐守於深圳的深圳河北岸,與英軍為界。英國明白最終會與日本一戰,於是逐步加強香港的防衛。 

 當時的駐港英軍司巴多謀少將(Major-General A.W. Barthlomew),即時與英國謀部,分析日軍及駐港英軍的軍事情況。會中,巴多謀要求英國謀部在新加坡增派一個師團到香港協助防衛,但得要。當富國(Sir Geoffry A.S. Northcote1881-19481937-1941在任)於193710月就任港督後,建議把香港設防「中城市」,但被英國首相邱吉爾(Sir Winston L.S. Churchill, 1874-19651940-19451951-1955在任)所拒。到1938,日軍已佔香港鄰近的東沙群島、珠江口各島嶼,並經常派遣戰機進入香港空,並從陸路橫越中港邊界、空襲九廣鐵及截停英國的商船。可是,為確保在香港的統治以及在遠東地區的影響。英國一面嚴守中,對日軍的動處處忍讓外,嚴禁止香港的報章、傳媒以宣傳抗日運動,目的是避免與日本有正面衝突,影響香港的安全。 

港府亦有手準備,並以防衛德國襲擊為藉口,開始新一防衛工作。港府首先斷修訂《防衛條》,以便防衛工作。其後1938初,成防空處以訓空防人員。2月及3月,港府先後進燈火管制及三軍軍事演習。 

193811月至19417月在香港擔任駐華英軍司令(即駐港英軍司令)(Major General Arthur Edward Grasett) 他的軍階於19389月獲擢升為陸軍少將(追溯至19381月)

                     Picture

                         駐港英軍司令

(Major General Arthur Edward Grasett)

 

錫重新部署「醉酒灣防線」及邊境附近的防線,希望藉此加強九及港島的防禦(可是,當時英國政府反而建議要把香港的防衛減少一半,而空防力量則依賴駐新加坡英軍支持。)。到7月,《緊急條》及《戰鬥人員義務法》生效,確認香港在中日戰爭中的中地位。並同時實施兵制、新聞及電影審查制,禁止抗日宣傳。

 

其後到10月,日軍首次接觸港府,並保證其軍事會影響香港,因此,港府批准日軍軍艦於11月訪港。

 

1939年,日本與納粹德國結盟。第二次世界大戰由德國攻打波蘭揭開序幕。美國在戰爭剛開始時並未參與。 

    由於國際局勢急劇惡化,日軍佔領廣州後,英日關係日趨緊張。面對日軍的威脅,港英政府於1939年夏天通過義務兵役法案,規定所有適齡的英籍男子均須服役,以及徵召條件合適的居民加入義勇軍。此外一些重要的地點都被列作禁區或警衛區,軍方亦加緊增建防禦設施。 

          Picture 

                    莫德庇出任駐港英軍司令少將 

19419月,莫德庇Christopher Michael Maltby出任駐港英軍司令少將。當時莫德庇手下共有四營正規步兵,包括皇家蘇格蘭步兵團第2營、密德塞克斯團第1營、第7拉吉普團第5營、及第14旁遮普團第2營。此外,莫德庇亦有一營香港防衛軍、一連香港華人軍團、曉士軍團民兵、四團砲兵、三連工兵、及若干後勤部隊。(邱逸 葉德平 劉嘉雯, 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 香港: 中華書局, 2013年第56 )

 

莫德庇的防守方案與1938年參謀長委員會的決議一致,以守護香港島為核心。他起初把三營步兵留駐港島,只部署一營旁遮普步兵到新界及九龍拖延日軍。(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44)

後來,加拿大政府在929日決定派出皇家加拿大來福槍營及溫尼柏榴彈兵營增援香港,使莫德庇有空間調整部署。此,莫德庇決定增派士兵到新界九龍,並重新駐守醉酒灣防線,以爭取更多時間破壞道路通訊,拖延日軍推進。他把六營步兵分成「大陸旅」(Mainland Brigade,意指新界和九龍)及「港島旅」(Island Brigade),以「大陸旅」拖延日本陸軍南侵,並由「港島旅」防衛港島南岸,阻止日本海軍派軍登陸。當日軍突破醉酒灣防線後,「大陸旅」便撤返港島北岸防守,組成第二道防線。(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44-145)

 Picture

 醉酒灣防線及沿線碉堡(引用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對香港戰時防禦設施的研究) 

 

部隊部署方面,莫德庇將蘇格蘭營、旁遮普營及拉吉普營編入「大陸旅」,由華里士(Cedric Wallis將指揮。三營士兵依次駐守醉酒灣防線左翼(上葵涌-城門碉堡-荃灣)、中央(王屋-沙田圍-望夫石-隔田-山下圍-大圍-城門河)和右翼(西貢竹角-葵坳山-黃仔-大老坳-東洋山-芺蓉泌)。旁遮普營和蘇格蘭營分別派出「前進隊」到大埔道及青山道邊境,配合皇家工兵,負責摧毀九廣鐵路、大埔道及青山道通往九龍的橋樑與隧道,以拖延日軍推進,然後返回本隊。(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45-146)

         Picture

                加拿大援軍司令羅遜(John K. Lawson 

 

至於「港島旅」則由加拿大援軍司令羅遜(John K. Lawson)指揮,下轄密德塞克斯營、溫尼柏營、來福槍營、香港防衛軍及曉士軍團。密德塞克斯營負責港島沿岸防守、溫尼柏營負責港島西南(壽臣山-薄扶林-雞籠灣-黃竹坑)、來福槍營負責港島東南(鶴咀半島-大風坳-赤柱-柏架山-鯉魚門-大潭)、香港防衛軍用作二線防衛、曉士軍團守備北角發電廠。總括而言,駐港英國陸軍有六營正規步兵5,287人、四團正規砲兵2,811人、香港防衛軍1,378人、香港華人軍團51人、後勤部隊1,190人,共計10,717人。(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16)

 

莫德庇在10月中旬逐步調動各營軍隊,而蘇格蘭營、旁遮普營、拉吉普營及一支砲兵團則在11月中旬至月底陸續進入醉酒灣防線陣地。由於蘇格蘭營及拉吉普營從未進入醉酒灣防線,亦不熟習新界及九龍地勢;再加上防線已經停工三年,必須重新整備。這使英軍各支部隊均需重新訓練演習,以適應環境、訓練協同作戰及測試守備方案。(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49-150)

     

有見及此,莫德庇在1124日至28日先為守軍舉行第一次防線部署演習,然後讓士兵休整一個星期。莫德庇本來預定在128日至13日為「大陸旅」進行旅級協調訓練及演習,最後在聖誕節派出全港英軍作聯合演習。不過,英國政府在123日從泰國首相披汶頌堪口中,得悉日軍有意假道泰國進攻英屬馬來亞,才發覺戰爭已經在望。莫德庇在125日下令香港防衛軍集結備戰,而香港守軍則在7日清晨已經就位。

             Picture

                              英軍戰前演習 

最後,香港除了陸上防線以外,尚有海軍、海防及空軍部署。海軍方面,香港在1865年起,已被皇家海軍用作中國艦隊(China Station)司令部。後來中國艦隊的重型軍艦在二戰爆發後逐步撤走,駐港艦隊便全由近岸防衛軍艦組成。開戰前夕,駐港海軍主力有三艘1916S級驅逐艦(哨兵號、珊奈特號及色雷斯人號)、四艘淺水砲艦(蟬號、蛾號、燕鷗號及知更鳥號)、八艘魚雷艇(編號7122627)、一艘布雷艇(紅尾鳥號)及三艘防潛網控制船(巴禮號、艾德門號及水門號)。(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30-131)

 

駐港英軍亦在維多利亞港及香港島設有多座海防砲及砲台,阻止日本海軍控制香港水域。守備維港西面入口的有昂船洲砲台(三門6吋海防砲)、港島西摩星嶺砲台(三門9.2吋海防砲)、銀禧砲台(三門6吋砲)及上卑路乍砲台(一門6吋砲、兩門4.7吋砲);東面入口有白沙灣砲台(兩門6吋砲)及哥連臣角砲台(兩門6吋砲);港島東南有鶴咀半島博加拉砲台(Bokhara Battery,兩門9.2吋砲)、德忌笠角炮台(兩門4吋砲)、赤柱砲台(三門9.2吋砲)、黃麻角砲台(兩門6吋砲)及舂坎角砲台(兩門6吋砲);港島西南則有香港仔炮台(兩門4吋砲)。(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24-126)

 Picture

開戰前不久駐守摩星嶺砲台的砲兵正在進行操作訓練 

至於防空方面,由於皇家空軍在1930年代不願增援香港,使香港的空軍實力薄弱,只有三架沒有魚雷掛架的角羚式魚雷轟炸機,以及兩架海象式水上偵察機。(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引用(0) | 話題(集體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