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4th Dec 2016 | 香港故事 | (113 Reads)

日佔時期香港(6) 

194111月,營加拿大士兵到香港增防,目的是阻嚇日軍的軍事動,可是,日軍再在邊境射傷一名香港居民。(《光明報》,19411124日。) 其後,英軍同早前到港的加拿大士兵,舉防衛大演習 (《光明報》,19411129日。),港督亦向軍隊下達戒備12月,港府收到消息,指有約60,000名日軍於邊界集結,準備侵襲香港。於是港府隨即發出疏散,命各英婦婦孺及各國船隻開香港,而華人則自疏散 (《星島日報》,1941123日。)

 

19411月,日本天皇裕仁下達了進攻香港的密詔;經過緊鑼密鼓的準備,11月,東條英機首相下達了進攻香港的命令。進攻香港的具體時間定在128日,這次行動的代號是花開,花開,與偷襲珍珠港幾乎同時進行,從而拉開了太平洋戰爭的序幕。            Picture

戰爭爆發前日軍曾多次飛越香港上空高空偵察,圖為日軍拍攝的偵察照,右方為機師和偵察員的名字。

香港保衛戰

(又稱香港攻防戰、香港戰役十八日戰事,即1941128日至19411225期間軍侵略香港,而香港守軍作出防衛的戰事。 

日本於夏威夷當地時間1941127日上午8時(即香港時間8日凌晨2時)襲美國海外軍事基地珍珠港。約6小時後,日軍開始進攻香港。 

Picture 

128,上午6時前後,日本陸軍飛機開始從廣州天河機場起飛,8時空襲啟德機場及空軍基地癱瘓英軍防空力量,並出動空軍轟炸深水軍營。 

Picture

                1941 第一張戰地發出的新聞照片

上午7時40分,日軍土生秀治率領飛行第45戰隊的26架九八式轟炸機,在雲層掩護下進入香港。土生起初未有發現啟德機場有停泊戰機,故此先帶飛機空襲九龍灣;然而機隊下降後,土生才看到啟德機場停泊了多架民航飛機,便派出支隊前往攻擊。不過,轟炸啟德的第3中隊大多把炸彈偏投到九龍城一帶;隨後的第2中隊只有一枚彈命中民用機庫,但未有爆炸;第1中隊也沒有擊中九龍灣任何船隻。結果,土生的機隊無功而還,而戰功則被高月光的護航戰鬥機奪去。高月光率領九架九七式戰鬥機從後而來,並在離地十多米的高度穿越英軍防空火網,然後掃射機場飛機,擊沉了英軍的兩架水上偵察機、擊毀一架魚雷轟炸機及八架客機、輕傷另一魚雷轟炸機。 

至於日本海軍則派出三灶島的攻擊機轟炸赤角的船隻。 

空襲將英軍的5架空軍飛機及8架民航飛機全部摧毀,因此取得香港的制空權。不過,日軍首日的空襲強差人意,以至啟德機場跑道仍可運作,使當晚部分滯留在港的國府政要可以乘坐飛機撤離。 

        Picture 

  開戰後即遭日機摧毀的啟德機場 

當時英國海軍在香港有數艘艦艇,包括泰維仁號、泰勒號及斯雅娜號等,也有十多艘魚雷艇、炮艇作突擊用途,大部分英國海軍之前已經倉皇離開,撤往新加坡。  

就在日本海軍偷襲珍珠港後數小時,即民國30年(1941年)128日香港時間早上8時,由酒井隆所指揮的日軍(第23軍第38 師團)以工兵及步兵作先遣部隊一共五萬軍隊從深圳進攻新界,香港保衛戰正式展開。 

  Picture        1941年12月8日,日軍228步兵聯隊軍渡過深圳河經過新界地區 

 

正當啟德遇襲之際,日本陸軍已在730分開始跨越邊境。第230聯隊主要由西線進攻,經新界西北及粉嶺向錦田平原行軍;第229聯隊由東線進攻,經沙頭角、粉嶺及沙螺洞一帶,向大埔行軍;第228聯隊則尚未抵達深圳。當時英軍「前進隊」已經摧毀了羅湖等邊境橋樑,並且撤退到大埔墟及太和,繼續破壞工作。

 

 

Picture 

                  在新界推進的日軍

128日,英軍將領莫德庇(Christopher Michael Maltby1891年-1980年)下令英軍前進隊把新界絕大部分的南行道路及橋樑摧毀阻塞,令到日軍(特別是砲兵部隊)飽受拖延。不過,廣福橋是少數的漏網之魚。

 

 Picture

日軍38山炮聯隊通過大埔廣福橋,並向南行軍。 

負責防守香港的包括有英國、加拿大、印度士兵和香港義勇軍,總共約一萬五千人。

 

根據預定的計劃,英軍放棄難以守的深圳河,而將主力投放在九龍北面的山地上,醉酒灣防線(Gin Drinkers Line) 原稱「賈拉內防線(Grasett Inner Line or Inner Line) 

 

然而英軍自始即處於非常不利的的位置。日軍不單有陸上有數量上的優勢,而且英軍的空中力量異常單薄,只得五架舊式軍機可以使用。戰事一開始,日軍便出動空軍轟炸啟德機場,將英軍的飛機數摧毀,取得香港的空權。英國海軍僅有的三艘驅逐艦其中一艘亦被炸沉,其餘兩艘則負責將英軍家眷撤離,倉皇離開往新加坡。 

 

日軍38師團把三個步兵聯隊(228229230聯隊)分成左、右翼及迂迴隊進犯新界。從正面越過深圳河,向南進發,228聯隊經林村上鉛礦坳,229聯隊經沙螺洞、赤泥坪後過馬鞍山出水牛山,230聯隊先去錦田、元朗及青山灣,沿青山公路出荃灣。      

 

攻擊開始後,英軍、加拿大軍和印度軍參與了戰役,抵抗日軍攻勢。

 

日軍在上午11時以兩路夾攻石湖墟,但當地並無英軍,隨後日軍則在下午1時攻入上水及粉嶺,並向錦田平原及太和推進。

 

下午1時後,英軍在青山道及大埔兩端繼續拖延日軍。大埔方面的英軍「前進隊」雖未能炸毀廣福橋,卻在下午兩次伏擊日軍斥候(偵察兵),並9日凌晨退回沙田;青山道的「前進隊」曾在下午於元朗遭遇日軍,隨即後撤並炸毀大欖角的橋樑,9日凌晨退回荔枝角。青山道的日軍在行進期間,不斷遭到蟬號砲艦以6吋火砲轟擊,行軍加倍受阻。在128日的行動中,英軍成功把新界北的主要道路、鐵路、隧道及橋樑破壞,或爆破山泥予以掩埋,使到日本部隊的行軍飽受拖延,而且難以在短時間搶修恢復。

          Picture

 港督楊慕琦於128日新聞號召全港防軍動員服役

 

128日傍晚,日軍重新部署部隊:位於青山道的第230聯隊分成兩路,一路經油柑頭預備渡海進攻青衣島,另一路則迫近醉酒灣防線左翼;位於大埔的第229聯隊預備橫渡沙田海,經馬鞍山通往醉酒灣防線右翼;至於下午3時才抵達深圳的第228聯隊,則預定取道草山和九肚山,行向醉酒灣防線中央。

 

英軍方面,莫德庇在晚上接獲指令,將珊奈特號及哨兵號兩艘驅逐艦調往新加坡。而部分滯留在港的國民政府政要(包括宋慶齡、宋靄齡、孔令俊及孔令傑等),則在晚上於啟德機場登機(重慶專機)撤走。不過陳濟棠、胡政之及許崇智等人則未能趕及登機。

 

1941128日日軍正式入侵香港,幾乎在同一時間,東華三院的東華東院被英軍徵用為陸軍醫院,自此變成東華二院,這是日軍侵港對東華的第一擊。(劉潤和博士《益善行道 ─東華三院歷史專題文集》,<第五章:戰時東華 ─ 考驗與超越>)

 

城門碉堡之戰(129日至10日)

       

            Picture

                      城門堡壘一役日軍進軍路線(日軍版本)

129日早上,日軍的三個步兵聯隊開始按計劃行軍。當時第38師團下達的作戰方案,是要三個聯隊先在醉酒灣防線外設立陣地,偵察英軍防線及附近地勢。日軍將待命一個星期,最後由西面的第230聯隊先行進攻,經大帽山西南攻打城門水塘,另外兩個聯隊則隨後向南推進。

 

負責防衛九龍及新界的,是一個稱為大陸兵團(大陸指新界和九龍)5千人的英軍和印軍,其總部設九龍塘,包括第二皇家蘇格蘭營、旁遮普第十四團二營,拉吉普第七團五營,香港義勇軍第一連及砲兵及一小隊增援加軍榴彈兵。根據預定的計劃,英印軍放棄難以守衛的深圳河,而將主力放置在九龍北面的山地上,醉酒灣防線。

 

由於守軍沒有固守新界的打算,開戰第二天,日軍已推進至大帽山及馬水一帶(馬嫽水的原義是水,尿均是字的諧音字,玩耍在客家話、新界圍頭話或東莞話都叫做) 

英工兵和一連旁遮普軍破壞大埔公路及九廣鐵路,但未能阻慢以土井定七大佐為首的日軍228聯隊的前進。

 

駐守醉酒灣防線左翼的蘇格蘭營各連士兵,亦不斷派出哨探及巡邏部隊,監視日軍動向,並以火砲拖延日軍推進。 

到了129日下午,日軍228聯隊經已抵達醉酒灣防在線城門棱堡 PB401 

不過,日軍的第228聯隊卻打亂了第38師團的計劃。土井定七大佐在129日上午率領第228聯隊越過深圳河,卻因道路及橋樑毀壞,行軍屢受拖延。土井決定將聯隊暫時交由部下指揮,自己帶上一支小隊先行偵察城門水塘,物色設立陣地的地點。土井一行人在鉛礦坳旁登上針山,然後向南步上草山山頂,發現城門河後方的一座「303高地」(位於金山以東)兵力薄弱,可用作攻取金山防線的橋頭堡。然而,城門河兩岸為斷崖峭壁,第228聯隊只能闖入第230聯隊的轄區,取道偏西的城門水塘水壩,攻取「255高地」及一系列防線(即城門碉堡一帶),再沿孖指徑向東南行軍,方能抵達303高地。土井在下午回到鉛礦坳與部隊會合,與其他參謀達成共識,決定在晚上私自突襲城門碉堡等地。 

另一方面,駐守城門的蘇格蘭營士兵卻未能發現第228聯隊的動向。由於英軍相信日軍主力將由青山道方向而來,故此蘇格蘭營一直將注意力集中在醉酒灣防線左翼。蘇格蘭營在上午亦曾觀察到草山有「少量活動」,但也沒有加以攻擊。到下午,蘇格蘭營發現部分日軍進入鉛礦坳,開始發砲阻擊,但城門一帶卻在此時下雨,產生大量雨霧,令到視野大為縮減;至於駐守在鉛礦坳以西的英軍「Z部隊」,雖曾在霧氣中目擊第228聯隊的第3大隊接近,卻又打算在晚上才通報蘇格蘭營。種種原因,使到城門的英軍一直無法掌握日軍主力動向。除此以外,蘇格蘭營的陣地亦有疏漏:城門碉堡本身只能容納一個排共39名士兵,不能抵擋大規模攻勢;城門一帶只有蘇格蘭營的A連駐守,無法有效巡邏針山一帶地域,水壩在晚上更未有留下哨兵。(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77-178) 

晚上7時左右,土井下令第3大隊超過500人取道城門水壩,並移除該處的炸藥,然後由第9及第10中隊率先攻打碉堡;至於第2大隊則到城門河以北攻擊該處英軍,再跟隨第3大隊進攻碉堡;其餘部隊則留在預備。第3大隊登上城門碉堡東北面的高地時,遭到蘇格蘭哨兵發現,雙方短暫交火。不久日軍經通氣口攻入地道,最終在1010分攻佔401A號機槍堡,並孤立401B號機槍堡的英軍。

             Picture

與此同時,蘇格蘭營A連卻又再遭遇不幸。A連連長斯(Cyril Jones)在傍晚時分派出巡邏隊到針山,但該支巡邏隊卻錯過了第238聯隊的行軍路線。日軍進攻前夕,斯正在碉堡後方的觀測站,並剛剛派出通訊兵,迎接從鉛礦坳返回的「Z部隊」;該通訊兵雖然按照程序將通道閘門鎖上,卻未有按程序將鎖匙留下。這使斯的整個連部都被反鎖在觀測站之內。此,當斯接獲401號機槍堡遇襲時,只能指令碉堡中央的排部組織反擊。由於該部英軍只有18人,完全寡不敵眾,在布陣時已有五人遭日軍擊傷,最終只能經碉堡東面的出口撤退。

 Picture

         1941129日英軍從新界撤退

 

另一方面,日軍在圍攻401號機槍堡時,一度遭到西面山地的402號機槍堡壓制。結果日軍決定兵分兩路:第9中隊(春日井由太郎指揮)封鎖西面出口,並攻擊402號機槍堡;第10中隊(若林東一指揮)則直接向南方的觀測站行軍。斯本來曾派哨兵經通氣口離開觀測站,卻遭若林的部下發現而失敗。隨後若林將觀測站所有出口封鎖、炸毀上鎖的閘門、並不斷經通氣口向站內投擲手榴彈。鐘斯等14名士兵在連番爆炸之下,雖然只有兩人死亡,但也只有三人尚有知覺。斯最終在10日凌晨3時投降。 

1135分左右,蘇格蘭營設於梨木樹的營部接獲斯電話,稱日軍已經攻入碉堡。營長懷特(S. E. H. E. White)隨即電告「大陸旅」旅長華里士,把左翼的C連及D連調往金山增援,並指示砲兵向城門河開火。當時拉吉普營的巡邏隊恰好途經城門河,並發現日軍第2大隊,雙方隨即駁火。在火砲支援下,拉吉普營雖成功阻止第2大隊推進,但城門碉堡已被日軍控制。1210日凌晨3時,懷特曾與華里士及莫德庇商討反攻城門碉堡,但礙於情報不明,兵力不足(左翼只剩下B連守備第230聯隊),兼且拉吉普營尚在激戰,莫德庇最終決定等待日出再作定奪,並由港島抽調加拿大溫尼柏營D連,到九龍增援。(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13年, 190-191) 

最後,第228聯隊雖然在短時間內壓制了城門碉堡,卻擾亂了日軍原先的部署,在指揮部引發連串風波。同樣在1210日凌晨,土井向師團長佐野忠義發出電報,稱第228聯隊在「奮戰三小時」後,已攻陷「255高地」,只剩下一個機槍堡及觀測站尚有抵抗。由於日軍通訊出現問題,使佐野誤以為擅自行動的土井身陷險境,兩次勒令所有日軍撤回城門河以北。結果土井再次違反上級命令,決定等待電話通訊接駁後,再向師團長解釋。日出時分,師團長參謀阿部芳光趕到城門碉堡視察,才發現日軍只有兩人陣亡,數人負傷,卻俘虜了城門碉堡超過20名英軍。(鄺智文 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