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5th Dec 2016 | 香港故事 | (107 Reads)

日佔時期香港(7) 

簡單來說,日軍228聯隊長土井定七在129日私下行動,派出第3大隊的兩個中隊擔任先鋒,攻入守軍230聯隊轄區的城門水塘,並將該地的39名蘇格蘭營士兵擊潰。雖然土井成功在醉酒灣防線打開缺口,最終迫使英軍提早撤回九龍,但他違反原有設立陣地的命令,一度在日軍司令部引起紛爭。結果,立下戰功的土井與大隊長同時受斥責,第3大隊也被罰於進攻九龍時擔任後備。攻破城門碉堡的戰功,因而記入攻陷觀測站的第10中隊隊長若林東一身上。

         Picture

當天晚上,日軍第228團向PB401突擊,最先發現日軍的是駐守PB401的哨兵Laird下士,並即時用維克斯機槍反抗。A斯上尉隨即派出Rodd中士帶7名普通兵沿管道作出增援,被日軍於管道中氣口投彈打敗。日軍攀上孖指徑直撲位於西部的城門棱堡內A連總部作猛烈攻擊,結果A連連長斯及第8排長Thomas 中尉等被擄,反抗時Thomas中尉被日軍在爆破碉堡時弄至雙目失明,可是Rodd中士逃亡時並無回A連總部而直接去拉吉普營D連免被捉拿。防守棱堡的蘇格蘭營A連被迫退至金山一帶與D連會合。

          Picture

     金山防線 - PB313 機槍堡兼指揮部陣地拱門地道

 

1211日,大陸兵團旅長瓦理士準將曾一度要求蘇格蘭營營長White中校作出反擊卻遭拒絕,並令其他蘇格蘭營向金山撤退。日軍再次向金山發動攻擊,同時在昂船洲的義勇軍砲兵向棱堡發炮試圖作出支援,但都錯誤地打中金山上守軍,使B連及D連連長陣亡,金山失守,總部派出駐城門水塘一帶印籍拉吉普 D連救援,醉酒灣防線被突破,日軍並於第二日領青衣及直撲荔枝角。總部感到大陸兵團隨時有被大包圍危險,加上九龍總警司向旅長宣告警察放棄九龍,街上滿佈漢奸(即自稱勝利友的黑社會分子)搶掠,英軍被迫放棄九龍半島。 

直至1212日傍晚,除鯉魚門北岸的魔鬼山外,九龍新界都已完全陷於日軍。1213日,最後留守九龍的拉吉普營乘驅逐艦撤離到香港島,九龍淪陷。後來日軍曾派代表要求英軍投降,卻遭到港督楊慕琦拒絕。

 Picture

建於魔鬼山頂的碉堡,巧妙地利用了當地的地理環境築成 

 

城門碉堡金山陣地的失守,等同醉酒灣防線的瓦解,亦標誌內防線失敗,日軍因而得以長驅直進。 

 西段的蘇格蘭部隊即撤回港島,中、東段的印籍部隊邊戰邊走,終於在13晨自魔鬼山橫渡鯉魚門海峽撤回港島。其後雙方隔著海港展開炮戰。 Picture

   日軍進攻尖沙咀火車站 

香港島激戰 

    香港守軍經過此一階段作戰,損失不算嚴重。

之後數天日軍不斷炮轟及空襲香港島北岸,包括在何文田架設大砲,由廣州飛來日機轟炸多個英軍砲台、以及通訊和發電設施。 

防守港島的是從九龍撤出的部隊、兩個加拿大營、第一米德薩斯營(1st Middlesex Regiment),以及義勇軍第一至第七連。 

總司令莫德庇少將(Mayor Gen.CM Maltby)把港島分為東西兩旅,東旅由九龍退回來的瓦理士準將作總指揮,主要防守銅鑼灣及深水灣以東的海岸線,包括北角至柴灣、大潭至赤柱及淺水灣,總部設在大潭道和石澳道交界的高地。西旅則由羅遜準將任總指揮,把守西環及中環海軍船塢、薄扶林及以至香港仔壽臣山等西部海岸,總部設在黃泥峽附近。維多利亞城等要塞由蘇格蘭營軍及義勇軍47連防守,要塞指揮部及聯合指揮部都設在海軍要塞內。

   Picture

                               莫德庇() 和羅遜()

1214日,日軍多次空襲香港島的石油提煉廠、橡膠廠及多處民房設施,引發多宗大火,主輸水管破壞,一部分地區沒有食水供應,糧食開始短缺,圍城戰開始。

 Picture

日軍佔領九龍後即以大炮攻擊港島,令港島北岸烽煙瀰漫。 

 

1215日深夜,日軍企圖在港島北岸強行登陸,遭守軍擊退。

 Picture

從中環向東望去, 被炸中之處冒起黑煙 

 

1216日,日軍利用何文田山大砲轟擊港島北岸,波及民居(特別是灣仔區),同時摩星嶺守軍破壞九龍設施及油庫。1217日,兩連日軍敢死隊強攻北角發電廠附近海岸,遭守軍盡殲。

 

日軍亦在加緊準備登陸港島之餘,於13日及17日兩次派軍使到港島招降,但均被港督楊慕琦拒絕。         Picture 

日軍以港督私人秘書的夫人為人質,向守軍招降 

日軍兩次招降失敗後,於18日晚上嘗試在港島東北部北角至筲箕灣一帶登陸。同年中,守軍曾在港島東北部演習,假想日軍從九進攻北角,可惜當時並不認真,日本情報員看在眼裡,把這個演習翻版,但結果是日軍成功登陸。(參看關禮雄《日佔日佔時期香港》增訂版,頁26)

1218日晚上,日軍擊中北角油庫,日軍3大聯隊的在黑暗的土瓜灣、跑道及茶果嶺一帶先用特製人力推動木筏靜靜地橫過維多利亞港,其後用火船拉動特製登陸艇大規模快速登陸香港島,皇家海軍曾出動幾艘砲艇攔截都失敗,在北角至愛秩序灣由印軍拉吉普營駐防東區一帶登陸

  Picture

1941 日軍沿英皇道進發,背景可見北角油庫燃燒時產生的濃煙  。 

登陸後,日軍迅速向高地進發,計劃從高處迂迴攻擊港島北部的市區。

    Picture

 

拉吉普營奮勇反擊失敗,營長盧連臣中校及印軍沿柏架山道退敗,229聯隊剿滅拉吉普營AC連後佔領鯉魚門要塞,攻入義勇軍第5防空兵團駐守的西灣(今柴灣)砲台並進行大屠殺,之後向南大潭及淺水灣推進,東旅曾一度派出加軍來福槍隊C連出西灣解圍,但最後撤退,並一度在柏架山一帶迷路。19日黎明前,日軍已佔領原由加軍來福槍隊C連及第一義勇軍駐守的柏架山、義勇軍第3連的畢拿山及渣甸山,並向西旅總部黃泥進發。東旅司令希望打持久戰,於是命令位於港島東的東旅撤退至赤柱,卻使西旅以東陽明山莊一帶出現防衛缺口。 

西旅加軍榴彈兵D連與義勇軍第3 步兵連共同扼守渣甸山及黃泥峽要道。雖然230 聯隊推進渣甸山時遇上西旅守軍而出現了自入侵香港以來未有過的大量傷亡,但228聯隊其中小隊就從陽明山莊突然攻入黃泥

       Picture

    約翰‧奧斯本(John Robert Osborn189912日-19411219日)為一加拿大軍人, 在抗日戰爭的香港保衛戰時,於香港渣甸山上壯烈犧牲。奧斯本以身擋炸彈,一個人最少救了六個士兵,死後獲頒英聯邦最高榮譽的維多利亞十字勛章  

                          Picture 

                                     義犬報恩 根達中士

與奧斯本差不多時間,根達(Gander)中士同樣犧牲了。根達並非人類,而是一頭紐芬蘭犬。牠體型龐大,不少人以為牠是一頭熊。根達原名叫 Pal,曾經抓傷小孩面部,差點要人道毀滅。後來軍人Fred收養牠,改名為Gander,自此成為加拿大皇家來福槍團的吉祥物。後來,根達賜為中士,得以隨團來港。日軍在筲箕灣鯉魚門一帶附近登岸,牠會狂吠及去咬日軍;當日軍進逼受傷的加拿大軍,牠曾偷襲日軍,逼使日軍改變路線,救了不少受傷士兵;後來 根達看到日軍投擲手榴彈,眼看受傷士兵避無可避,牠一口把手榴彈帶到遠處,最後爆炸而亡。

1220日西旅總部被日軍突襲,加軍司令兼西旅旅長羅遜準將及僚屬因要突圍全戰死,莫德庇少將帶旁遮普營及蘇格蘭營反攻黃泥峽但為日軍所阻,結果第3連義勇軍全被剿滅,剩下加軍榴彈兵與蘇格蘭營一同退守中峽、金馬倫山一帶,後來西旅改由原義勇軍營長盧斯準將帶領作第二次攻擊但失敗。 

           Picture 

圖為日軍第10獨立砲兵聯隊在寶馬山攻擊香港守軍據點,前方為北角發電廠的煙囪。 

莫德庇少將堅決阻止守軍被分割,命令義勇軍物資分配軍及皇家海軍轉步兵駐守淺水灣道中段,又命東旅派加軍來福槍隊及米德薩斯營駐守淺水灣及紫羅蘭山徑,東旅旅長瓦理士準將命香港仔旁遮普營A連沿壽臣山推進,皇家海軍派出斯雅那號於南朗山對出大海助戰,但結果大敗,旁遮普營長Kidd中校被殺,義勇軍物資分配軍更被大屠殺,斯雅那號沉沒於東博寮海峽一帶。               

同日,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致電報到香港,鼓勵守軍抵抗到底,其電文謂:「汝能抵抗敵軍一日,對於全球之盟軍,仍能有所貢獻。」 

此時,維多利亞城內煤氣、電力中斷,衛生環境日差,傳染病橫行,日本空軍不時轟炸,造成不少市民死亡。日軍228聯隊於炮台山打敗北角發電廠內的休斯兵團及拉吉普營後,推進至禮頓山據點時遇到強烈阻礙。日軍於1221日圍攻淺水灣及赤柱地區,米德薩斯營B連及加軍來福槍隊B連在淺水灣酒店一帶英勇反抗。  

1222日至1224日,日軍在山區相繼攻破由西旅的蘇格蘭營及加軍榴彈兵聯防的金馬倫峽、馬己仙峽等防線,及後市區禮頓山據點失守,剩餘的守軍包括兩營印軍、米德薩斯營Z連、炮兵及海軍等以灣仔盧押道及船街作為最後防線,東旅的加軍來福槍隊曾一度抗命,此時東旅防線已退守至赤柱村以南,添馬艦海軍船塢和維多利亞城區被日軍炮轟而引發大火。 

由於守軍東旅被迫向赤柱方面後撤,只有西旅(加拿大的溫尼伯榴彈兵部隊)把守香港島南區黃泥涌峽由於守軍在金馬倫山、灣仔峽、馬己仙峽等處都築有堅固的防禦工事,且一直頑強抵抗,日軍進擊受阻,傷亡頗重。20日以後,日軍炮兵部隊陸續登陸港島助戰,原留在九龍的兩營步兵亦渡海增援。由於天氣好轉,日軍機得以頻頻出擊助戰。             Picture

              黃泥峽激戰的情形(右上方可見跑馬場及銅鑼灣避風塘)  

經過一輪苦戰,金馬倫山最後亦遭日軍22日攻陷,灣仔峽和摩利臣山危在旦夕;南部的淺水灣戰線亦告陷落。

東旅指揮官亦在激戰中陣亡並使香港最後一個水塘失守,英軍面臨斷水斷糧。

至此,港島的大部分陣地除赤柱炮臺外,已無法抵擋日軍的進擊 

到了24日,戰局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不過楊慕琦仍沒有投降之意,英國首相邱吉爾亦曾多次拍發電報,指香港不能投降,務必頑抗到底。

楊慕琦決定投降

1225早上,港督楊慕琦發表聖誕文告,鼓勵士兵奮戰。同時,日軍也通過廣播,一方面向英軍祝賀聖誕 ,另一方面提出警告,如英軍在二十四小時內仍未投降,就會玉石俱焚。

日軍最後一次向楊慕琦勸降午九時左右被俘的立法局議員蕭爾德氏(A.L. Shields)受敵軍威逼,穿過前線,進入守軍陣地,代表日軍向港督勸降,楊慕琦仍置之不理。

中午,日軍加強攻勢,灣仔一帶進入巷戰。至3時,莫德庇少將向楊慕琦報告戰局,說明港島北岸的陣線均已瓦解,大炮與彈藥均缺乏,加上水源已斷,實在無力繼續戰鬥,抵抗下去只會犧牲更多性命。

Picture

 19411225日,香港守軍司令莫德庇少將在電力中斷的半島酒店與日軍談判投降 

Picture 

結果楊慕琦接受莫德庇的建議,向日軍提出投降,並於當天傍晚渡海至九龍,在半島酒店的日軍戰鬥司令室簽署降書。香港保衛戰到此結束。

結果,香港正式淪陷,10,000多英軍做了戰俘,此日因而被稱為「黑色聖誕」。到1942220日,日軍中將磯谷廉介成為了首任日佔時期總督,香港成為日本軍事佔領區。 

最後戰場

    充滿歐陸風情的聖士提反書院,經歷過英殖時期,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在日本入侵時的香港保衛戰,成為槍林彈雨的最後戰場。

    Picture

聖士提士反書院成為抵抗日軍的最後一道防線

(攝於1945年的聖士提士反書院大樓內部 )

在赤柱的華理士準將,因與總部失去聯絡,遂向進攻的日軍繼續開火,等到1225午夜才向日軍投降。19411221日,英軍與日軍在赤柱崗激戰連場,在1225日,聖士提反書院作為最後一道防線,最終失守。

 

由於這裡的守軍延長抵抗,激怒了日軍。當時聖士提反書院被政府徵用作臨時軍事醫院,但日軍即使望見有紅十字符號,仍然闖入,更在書院裏大肆屠殺傷兵、護士及教職員。 

當時書院收容了約160名傷兵及七名護士,其中更有不少為加拿大軍人,想不到日軍竟以刺刀大開殺戒,這次殺戮稱為「聖士提反書院大屠殺」,當日亦被視為「黑色聖誕」。當時因是聖誕假期,大部分學生已離校,但仍有60名海外宿生留校,當時有一位中文科科主任譚長萱先生,以及一些校內職員,為守護學生留守校園,因而喪生,在戰爭結束後葬於赤柱軍人墳場。另外亦有兩位外籍職員,靳約翰先生和翟阿瑟先生,加入香港義勇軍團抵抗日軍,前者被俘虜為囚,死於深水戰俘集中營,後者在1219日港島戰事中被殺。大屠殺過後,書院更在日佔時期變成拘留所,很多戰俘及外籍平民被囚禁於此。據關禮雄《日佔時期香港》,在聖士提反書院近百個傷兵和手無寸鐵被俘軍士,就這樣全部遇害。有七八名護士亦遭姦殺。 

在英軍主力部隊選擇投降的同時,約15名英國高級軍官及30多名其他官兵與英國情報官員選擇跟隨當時中國駐港的最高代表――中國海軍中將陳策乘快艇從香港突圍。1225中國海軍中將陳策及其助手和英國海軍中校簡秩、蒙太格、伊羅夫等人在香港仔海邊乘5只魚雷快艇突圍,衝破日軍火網,抵達大亞灣畔南澳。最後成功經廣東惠州、重慶、緬甸抵達印度。陳策亦因此獲得英皇授予爵級司令勳章。

 在這場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戰事中,雙方傷亡人數高達6000人以上。香港守軍兵力和火力雖遠在日軍之下,卻仍在劣勢中奮勇抵抗,但由於外援斷絕,最終未能扭轉敗局。    

經過18天的作戰,港英政府最終簽署了投降書,於是日軍開始了對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管治。

               (未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