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0th Dec 2016 | 文學欣賞 | (231 Reads)

李商隱《回中牡丹為雨所敗二首》賞析

 

【原作】

《回中牡丹為雨所敗二首》 

下苑他年未可追,西州今日忽相期。
水亭
暮雨寒猶在,羅薦春香暖不知。
(
)蝶殷勤收落蕊,有人惆悵臥遙帷
章台街
芳菲伴,且問宮腰損幾枝?

浪笑
榴花不及春,先期零落更愁人。
玉盤
迸淚傷心數,錦瑟驚弦破夢頻
萬里重陰非舊圃
,一年生意屬流塵
前溪舞罷君回顧
,並覺今朝粉態新

              Picture

    漢代的宜春下苑,唐時稱曲江池。


【注釋】


回中:回中有二,一為汧之回中,在今陝西省隴縣西北;一為安定之回中,在今甘肅固原縣。詩題所稱回中,指後者。牡丹,富貴花,陰曆二、三月開。
下苑:指漢代的宜春下苑,唐時稱曲江池。追:回憶。
西州:地名,指安定郡。相期:期待;相約。
水亭:臨水的亭子。
羅薦:絲綢,亦作荐()地或帷幕用
殷勤:情意懇切。
「有人」句:此句以花擬人,用美人悵臥遙帷的情狀來形容牡丹為雨所敗後花事已闌。
章台:戰國時秦宮中台名。芳菲伴:指柳。比喻在宏博中試或官於京師之得意者。
宮腰:語出《韓非子·二柄》:「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 
浪笑:漫笑。榴花:石榴花。
先期:約定日期之前;在事情發生或進行之前。零落:凋謝。
玉盤:指牡丹花冠。似為白牡丹。據《洛陽花木記》記載,牡丹有叫玉盤妝的。玉盤也可能僅指形狀。
「錦瑟」句:借疾奏錦瑟時促柱繁弦令人心驚的感覺來形容雨水摧花的情態。
舊圃:指往日曲江之花圃。
流塵:飛揚的塵土。
「前溪」句:前溪村是南朝教習音樂的地方,江南聲伎多出於此。此句用人的舞態描摹花之飄零。
「並覺」句:意謂他時花朵零落已盡再回顧今日雨中,猶覺此時粉態新艷。粉態:嬌美的姿容。

           Picture

                                            牡丹為雨所敗 

【語譯】


其一

     在曲江林苑往年不可回憶,在西州今天忽然相互盼望。

    水邊亭台幕天大雨春寒之氣還存在,絲羅褥子春天散香雖溫暖讓人沒感知。

   飛舞的蝴蝶專注採收落花之粉,牡丹為雨所敗後美人在遠處憂愁地臥在帷幕中。(另譯:沒有蝴蝶採收落花之粉,牡丹為雨所敗後美人在遠處憂愁地臥在帷幕中。) 

牡丹自曲江下苑徙至西州為雨所敗;而留於京師的芳菲楊柳,此時正在春風中柔損腰肢,翩翩起舞,何等得意! 

其二

    不要笑石榴花盛開遲而趕不上芳春,牡丹春過早地凋落更是愁人。

    它那花冠如潔白的玉盤,淚珠飛濺,傷心屢屢;無情風雨像急奏的錦瑟,繁弦促柱,破夢頻頻。

    萬里陰雲密布,已不是過去花圃,一年美好生機,早付與污泥流塵。

    在前溪舞歇歌殘後您若再回頭看看,定會感覺到今朝風雨裡牡丹的嬌美姿容正奇新。

               

【寫作背景】

 

唐文宗開成二年 (837) 冬,令狐楚病死商隱失去憑依。 

唐文宗開成三年(838)春天,李商隱參與博學宏詞科考試,先為考官所取,複審時卻被中書省內有勢力的人除了名。三月,赴涇州(今甘肅涇川縣)入涇原節度使王茂元幕,掌章奏,因此招致令狐綯等忌恨,謂其「背家恩,放利偷合」。

                  

從京都回到涇原幕中,一切美好事物的衰敗都引起了他的萬端感慨。清人馮浩在這首詩後注云:「借牡丹寫照也。」的確,在嘆息牡丹的深層意義裡,是對詩人自己命運的寫照。

          Picture

                      涇州(今甘肅涇川縣) 

《回中牡丹為雨所敗二首》約寫於開成三年(838)赴涇州前後。(據吳調公《李商隱研究》及葉《李商隱詩集疏注》) 李商隱赴涇原(故治在今甘肅涇川縣北)王茂元幕,借詠牡丹以寄慨身世的傑作。

 

《回中牡丹為雨所敗二首》是唐代詩人李商隱的組詩作品。這兩首詩借回中(今甘肅固原)牡丹為雨所敗的淒涼景象寄託了作者自己身世零落摧殘之感。這首詩表達作者擔心情人如牡丹,還沒成眷屬就要凋謝了,盼望早日實現夢想。全組詩格調淒涼哀婉,標誌著李商隱獨具個性的創作風格的真正形成。

            Picture

                          回中(今甘肅固原) 

賞析: 

第一首 

一、二句「下苑他年未可追,西州今日忽相期。謂牡丹往年植於曲江苑圃之繁華情景已不可復追,今日乃忽於此西州風雨之中相值,喻往歲進士登第、曲江遊賞、得意盡歡之盛況已不可再,今日竟淪落寄此涇原,為人幕客

 

三四句水亭暮雨寒猶在,羅薦春香暖不知。」第三句承第二句,謂今日處此西州水亭暮雨之中,所感者惟有寒意; 四句承第一句,謂年置身曲江苑圃時羅薦春香之暖,竟已恍如隔世,不可想望矣(不知正應上未可追)。

 

五六句舞蝶殷勤收落蕊,有人惆悵臥遙帷。正寫「敗」字,落蕊」、「惆悵」點出牡丹為雨。一般解作蝶舞翩翾,似有意惜花,殷勤欲收落蕊,然牡丹為雨敗後,花事已闌,如佳人惆悵臥遙帷,意興闌珊,精采全無矣。但紀盷說:無收落花之理,『』字應是『無』字之誤,『無蝶』人』感慨得神,大勝『舞蝶』人』校者嫌其不對,改為人』就之也。」此說頗精,今從改訂。(《李商隱詩集疏注》頁693)

 

二句「章台街芳菲伴,且問宮腰損幾枝?」謂在臨水的亭軒邊孤佇的牡丹不可想望曲江下苑時羅薦春香的繁華嬌貴,暮雨春寒,蝶收蕊,章台柳卻依舊腰折舊地。

          Picture

                                                   章台柳 

諸家多從何焯、馮浩之說,謂指在京同袍之失意者。此解固似可通,然細按亦覺可疑。蓋此二章專寫回中牡丹為雨所敗,處處以曲江下苑與西州回中相對照,以見淪落天涯之恨。既云章台街里芳菲伴,則彼等固身處京華,春風得意者,豈有淪落之恨?然則且問宮腰損幾枝者,謂其日日舞於春風之中,恐不免瘦損宮腰也。宮腰損幾枝非言其失意,乃謂其得意也。姚培謙謂失意者失意,得意這未嘗不得意也(《李義山詩集箋注》)似得其情。

 

第二首

 

  這是一首詠牡丹的詩,詠的是被風雨吹損的殘花。花容折損,不堪入目,詩人不忍寫,落筆於賞花人的惜花之情。

 

    一、二句「浪笑榴花不及春,先期零落更愁人。謂榴花開雖不及春,然不及牡丹之先期零落更令人傷心。詩以強烈的對比起句,未曾提及牡丹,卻將更豔的石榴花拿來作比:請不要嘲笑石榴花開趕不上春天,牡丹雖然在春季怒放,她過早凋落不更惹人生愁嗎?

           Picture

                       石榴花開趕不上春天 

三四句「玉盤迸淚傷心數,錦瑟驚弦破夢頻。寫牡丹為雨所敗,言玉盤之上,雨珠飛濺,似頻流傷心之淚;急雨打花,如錦瑟驚弦,聲聲破夢(《七月二十八日夜與王鄭二秀才聽雨後夢作》有雨打湘靈五十弦之句)。傷心」、「破夢均就牡丹言。而牡丹之傷心破夢亦即作者之情懷遭遇。三、四句進一步描繪賞花人與落花的情牽意連:那點點水珠滴滿花冠,如同淚灑玉盤,令人傷感;那蕭蕭風雨陣陣襲來,好似錦瑟哀弦,驚人睡夢。春雨啊春雨,你聲聲落在花上,就像敲在賞花人的心上!

 

五六句「萬里重陰非舊圃,一年生意屬流塵。

李商隱志高命乖,空負一身才學,終恨不能上達聖聽轉成無限憐惜的哀嘆:衰紅滿地的園圃籠罩著重重陰霾,今非昔比,一年一年的蓬勃生機化為塵埃,萬事皆空。五六寫環境與敗後情景,萬里長空,陰雲密布,氣候惡劣,已非當年曲江舊圃之環境;花落委地,一年生意,已付流塵。上六句喻己未及施展才能即遭打擊而淪落,心傷淚迸,希望成空,昔日之環境已不可再,今後之前途已不可問。

 

七、八句「前溪舞罷君回顧,並覺今朝粉態新則藉異日花瓣落盡之時迥視今日雨中情景,猶感粉態之新艷,暗示將來之厄運更甚於今日。聯繫應宏博試被黜情事,此詩之感遇性質自不待言。

 

詩的結尾挽住惜花主旨,表現賞花人對殘紅的留戀:珍惜眼前的殘春煙景吧!當風雨和落紅都不復存在的時候,你再回想起今朝泥中粉蕊的嬌態,便覺得她竟是那麼可愛!《前溪》是指南朝時江南一帶流行的一種歌舞,其中唱道:「花落隨流去,何見逐流還?」詩人想像牡丹紛紛隕落的情景如同舞蹈一般,「《前溪》舞罷」即是牡丹花落、隨流散盡的意思。

細細思量,今朝在雨中孤放的牡丹花比起明日那飄零隨溪的淒,那也該知足今朝的粉態還算新豔。

  

  他似乎隱隱地感知到命運的轉盤要把他卷至更深重的悲劇中去,回過頭來,少年時的抱負,青年時的意氣,竟是生命裏唯一乍現的春暉,是驟開驟謝的夏花,在還不及溫存時,他就走入了漫長的秋瑟與冬寒。

總結:


  這兩首詩是李商隱眾多詠物詩中的優秀作品。其格調比《安定城樓》更為淒涼、哀婉,與後期創作的大部分作品風格一致。前一首以奇特的聯想寫牡丹,由牡丹想到遙臥的美人,用惆悵的美人寫敗落的牡丹,讓人產生無盡的聯想,且意象豐富,詩境優美,冷艷,表達精緻婉曲。後一首則藉牡丹寄慨身世,把自己的感受和情緒融進物中,物我一體。把感傷情緒注入朦朧瑰麗的詩境,用哀婉的情調、美麗的形象和詞采,寫出了自己的心境和感受,其風格已大不似前。而這樣託物寄情的詠物詩卻大量出現在他以後的詩歌創作中,每一首都那樣哀傷、淒艷。這組詩對他以後的詠物詩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也標誌著他獨特創作風格的真正形成。 

 

名家點評

 

()《義門讀書記》:詳味二篇(指同題二首)領句,似皆有所思而託物起興者,其或亦為甘露罹禍者而發耶?

()《李義山詩解》:隋扎紹安《應制詠石榴》詩有只為來朝晚,開花不及春之句,義山借用作翻,言此牡丹先春零落,較開不及春之榴花更為愁人。玉盤迸淚,花含雨也,故見之者傷心;錦瑟驚弦,雨著花也,故聞之者破夢。非舊圃,照應回中;屬流塵,照應雨敗。結言牡丹自是國色,雖飄零之候,粉態猶足動人,此文家黃龍擺尾法也。

()《李義山詩集箋注》:姚培謙曰:大抵世間遇合,不及春者,未必遂可悲,及春者,未必遂可喜。玉盤迸淚,點點傷心,花之遇雨也;錦瑟驚弦,聲聲破夢,雨之敗花也。從此萬里重陰,頓非舊圃,一年生意,總屬流塵。唯是前溪舞處,花片浮來,猶尚分其光澤耳。才人之不得志於時者,何以異此!

()《重訂李義山詩集箋注》:程夢星曰:此二首乃嘆長安故妓流落回中者,牡丹特借喻耳。

()《唐體餘編》:工於襯貼。

()《玉溪生詩集箋注》:借牡丹寫照也。玩其製題,則知以涇原之故而為人所斥矣。或是艷情之作,未可定。王鳴盛曰:悲涼婉轉,無限愁酸。

()《玉溪生詩說》:純乎唱嘆,何處著一呆筆?芥舟評曰:二首不失氣格,兼多神致。

()《玉溪生年譜會箋》:通首皆婉恨語,淒然不忍卒讀,必非艷情。

()《玉溪詩箋舉例》:假物寓慨,隱而能顯,是徐熙、惠崇畫法。 

參考資料:

1.  吳調公《李商隱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2.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

3.  陳永正.李商隱詩選譯.成都:巴蜀書社,1991年。

4. 蕭滌非等.唐詩鑑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年。 

5. 黃世中《李商隱詩選》,中華書局,2006年。 

6. 聶石樵、王汝弼《玉谿生詩醇》,中華書局,2008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百多人,包括中醫、西醫、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修習者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