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5th Jun 2017 | 老莊淺談 | (81 Reads)

解讀莊子.馬蹄 

本篇和前面駢拇篇一樣全文是一篇完整的議論由馴馬伯樂而引申到赫胥氏時代至德之世  

馴服鳥獸在中國本是一個起源極早的文明開化事件

尚書舜典》:帝曰:『汝作朕虞。』孔安國傳掌山澤之官

                    Picture 

又稱伯益或伯翳舊傳曾經協助大禹治水疏導山川著名的山海經一書記載四方鳥獸極多舊題夏禹及伯益所撰劉秀劉歆)《山海經山海經出於唐虞之際昔洪水洋溢漫衍中國民人失據崎嶇於丘陵巢於樹木鯀既無功而帝堯使禹繼之禹乘四載隨山刊木定高山大川益與伯翳主驅禽獸命山川類草木別水土四岳佐之以週四方逮人蹟之所希()及舟輿之所罕到別五方之山外分八方之海紀其珍寶奇物異方之所生水土草木禽獸昆蟲麟鳳之所止禎祥之所隱及四海之外絕域之國殊類之人禹別九州任土作貢而益等類物善惡山海經》。皆聖賢之遺事古文之著明者也其事質明有信 

益後來稱為秦人和趙人的祖先。《史記秦本紀秦之先祖有大費佐舜與禹平水土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大費長子大廉以善馴服鳥獸著名鳥身人言號稱鳥俗氏其玄孫孟戲中衍均能鳥身人言又以善駕著名曾為商王太戊御者以佐殷商世有功為諸侯     

大費次子若木其玄孫費昌以善駕著名當夏桀之時去夏歸商為湯御以敗桀於鳴條其後子孫有造父以善駕為周穆王御者得驥溫驪騄耳之駟西巡狩樂而忘歸

        Picture

徐偃王作亂造父為穆王御長驅歸周一日千里以救亂穆王以趙城封造父是為趙人之祖伯樂為秦人為秦穆公之臣古書論及伯樂也往往與造父並提。《呂氏春秋.似順》:夫馬者伯樂相之造父御之賢主乘之一日千里淮南子.俶真訓》:奚仲不能為逢蒙造父不能為伯樂           Picture

所以伯樂相馬與善駕的故事應當與秦趙先祖的馴服鳥獸背景相關而馴服鳥獸這一類事務上古也屬於王官之一守其職責又逐漸細化,《周禮.天官冢宰記大宰之職以九職任萬民一曰三農生九二曰園圃毓草木三曰虞衡作山澤之材四曰藪牧養蕃鳥獸大抵即上古伯益之職那麼關於伯樂與馬的故事流傳之廣記述之細緻生動就不足為怪了

               Picture

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帛書中出土有相馬經殘卷77行約5200內容多為傳世相馬經所無大抵尚存古史之遺意

 

莊子闡發生物如何共存的道理 

常人所知關於伯樂與馬最著名的論述可能是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所作.馬中的名句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莊子沒有糾纏於知音不遇的憤懣而是將問題窮究到根本人類原本和生物聚居在一起兩不猜疑忽然人類開始馴服動物穿牛鼻絡馬首不僅動物遭殃人類自身在利益亦不知何在殺傷人類最嚴重的正是人類自己如果說其他動物的進化取決於它們與其他物種的競爭那麼人類的進化難道將取決於一些人與另一些人的競爭嗎莊子所闡發的實際上是一個生物共存問題問題的根源在於人為 

莊子之意真正的千里馬實際上只是自然生長的馬亦即野馬 

名家讀馬蹄 

宋.呂惠卿曰欲馬知不至於盜人心不至於好知者無他其真性而已矣

宋.陳祥道曰穿牛絡馬皆人為之……是篇始終言此以排人偽之極蓋謂棄道德而徇(順從)仁義則君臣父子不能無分疑棄仁義而任道德則雖禽獸萬物可與族 故以赫胥氏終焉

宋.褚伯秀曰南華引古證今淳風於萬一奈何世道交喪爭歸於利而不可止卒歸過於聖人豈立言君子所得已哉切於警人心救時弊不得不反以矯之而或者議其為憤悱之雄則過矣善觀莊子者究其意略其辭可也 

明.陸西星(陸長庚)南華真經副墨·馬蹄:此篇言聖人治天下之過其意則自前篇『天下有常然』生下

 明.楊慎是篇一意語分四節首尾形容馬之性情曲盡其態次借陶埴立論喻有為不若無為又舉至德之世無知無欲後王立法始疑末引上古民淳後世求治太過便至不可治 

明.程以寧曰 此以用智治馬而馬失其常性以起用仁義以治民而開民爭利之端反失其常性

劉鳳苞南華雪心編·馬蹄篇末總評曰:馬蹄駢拇》,皆從性命上發論。《駢拇是盡己之性而切指仁義之為害於身心,《馬蹄是盡物之性而切指仁義之為害於天下

(清末至近代)蘇輿曰老子:『無為自化清靜自正。』通篇皆申此旨而終始以馬為莊子.內篇所未有也

(清末至現代)呂思勉曰此篇言伯樂失馬之性聖人毀道德以為仁義與上篇(《駢拇》)宗旨意同

(清末至現代)鍾泰曰天下固有戕賊(傷害)人以為仁義者名曰成物實則毀之馬蹄篇之所以作

(清末至現代)朱謙之曰言以仁義為治則拂(違背)人之性惟無為自化清淨清靜自正

 

餘論:

 

此篇與《駢拇》篇同旨,在著意宣講恢復人的自然本性。所不同者,此篇主要以馬設喻,謂馬屬性自然,只知食草飲水,喜則交頸相摩,怒則分背相踢。由於伯樂施以各種約束,以致馬死過半。因此馬也學會詭銜竊轡的盜智,此皆伯樂之罪。由馬及人,遠推所謂至德之世(原始社會),禽獸成群,草木遂長,人與禽獸為伍,與萬物並生,無知無欲,居不知所為,行不知所之,沒有君子小人之別,處於常然是謂素樸世界。及至儒家聖人,提倡仁義禮樂,以匡正天下,使民自矜好詐,爭歸於利,真是罪大惡極!

 

莊子及其後學反對聖人以仁義禮樂禁錮人的自由思想,主張個性解放,在當時來說,自然具有很大的進步意義。同時,作者因主張恢復人的自然本性,而嚮往愚昧無知的原始社會,顯然,這種憤激思想又帶有嚴重的消極虛幻性。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接近四十年。

 

引用(0) | 話題(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