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8th Apr 2010 | 文學欣賞 | (5687 Reads)
十五從軍征

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
   道逢鄉里人:家中有阿(1)誰?
      遙看是君家,松柏冢(2)纍纍(3)。
  兔從狗竇(4)入,雉從樑上飛。
  中庭生旅穀,井上生旅葵(5)。
舂穀持作飯,採葵持作羹。
  羹飯一時熟,不知貽(6)阿誰!
出門東向看,淚落沾我衣。

Picture

【註釋】
(1) 阿:發語詞,無意義。
(2) 冢:高墳。
(3) 纍纍:與「壘壘」通,形容丘墳一個連一個的樣子。
當 歸客打聽家中有什麼人的時候,被問的人不願明告,但指著那松柏成林荒家壘壘的地方說:那就是你的家。言外之意就是說你自己去一看就明白了。

(4) 狗竇:給狗出入的墻洞。
(5) 植物未經播種而生叫「旅生」。旅生的穀與葵叫「旅穀」
、「旅葵」。
(6) 貽:送給。
         Picture

【解題】 

    《十五從軍征》,《古今樂錄》、《古詩源》等均作古詩。郭茂倩《樂府詩集》卷第二十五將它列入「梁鼓角橫吹曲」,題為《紫騮馬歌辭》,在「十五從軍征」前多出「燒火燒野田」等八句。《樂府詩集》將此詩視為漢樂府,現依照通行本,保留其「十五從軍征」以下的詩句。文學研究所編《中國文學史》說:「在『梁鼓角橫吹曲辭』裏,有一首《十五從軍征》,清人朱乾的《樂府正義》把他作為相和曲十五篇的古辭。原來大約也是東漢後期的民歌。」 

    這是一首敍事詩,描繪了一個「少小離家老大回」的老兵返鄉途中與到家之後的情景,抒發了這一老兵的情感,也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現實,具有時代的典型意義。 

東漢末年,這期間人民暴動、起義在許多地方不時發生,彼伏此起,統治者為了鎮壓人民的反抗,大肆徵集兵員,延長服役時間。連年的戰禍,帶來的是家破人亡,土地荒蕪,樂府詩中有不少的篇幅反映了這方面的情況。《十五從軍征》就是其中突出的一篇。

          Picture 

【賞析】 

    這首敍事詩中的主人翁十五歲從軍,八十歲才回到家鄉,幾乎是終身服役。他還鄉後才知道,親屬已經死盡,家園成了廢墟,實際上已無家可歸了。此詩不但反映了人民被統治者奴役的痛苦,也反映了戰爭破壞人民生活的殘酷。 

    開篇便不同凡響:「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這兩句,直言老兵「十五」歲從軍,「八十」歲才回鄉,看似平淡無奇,像不經意間道來,實卻耐人尋味,頗見功力。他「十五從軍征」,奔赴何處,詩中未作說明;其軍旅生活如何,戰況怎樣,詩中也均未交代。這就給讀者留下眾多想像的空間。但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由於戰事,他要「從軍征」,而且這一去就是數十年!「八十」與「十五」相對照,突出其「從軍征」時間之久;「始得歸」與「從軍征」相呼應,則表明他中途一直未能回來。一個「始」字,充滿了主人翁對這種兵役制度的痛恨,抒發著對自己還能倖存於世的似悲似喜的感慨。 

    這首詩描繪了一個家破人亡的老兵形象,控訴了東漢末期兵役制給人民帶來的深重苦難。少小離家,垂老歸來,看到的卻是「松柏家纍纍」,院舍荒蕪,連一個共話淒涼的人都沒有了,他只好「出門東向望」,老淚縱橫。有多少血淚的控訴,多少人生的辛酸,都凝結在那默然眺望的身影中。詩歌正是選取了老兵重返故里這一片斷(也作「片段」),給他悲慘的一生打上一個句號。
 
    詩歌依照人物回家的前後,由遠而近,逐次描寫,很有層次。人物的情感也隨著場景的移換而變化,由起初的熱望化為痛苦,陷入絕望之中。儘管詩中沒有對老兵的心情作過多的正面描述,然而從場景的描繪中,依然能感受到一種越來越深沉的哀痛。

    正因為「十五」從軍,「八十」始回,其間數十年與家人失去聯繫,對家中情況一無所知,老兵才急切地想知道家中的情況,於是,這也就極其自然地引出下文——老兵在歸鄉途中與鄉里人的對話。老兵,「道逢鄉里人」,便迫不及待地問道:「家中有阿誰?」他知道家裏人不可能全部生存,但又希望不致全部死絕。這句話裏有痛苦的回憶,有不安的推測,還有一線希望,有一閃即逝的喜悅。
         Picture 

    「鄉里人」答道:「遙看是君家,松柏塚累累。」此詩中「鄉里人」的回答很巧妙,沒有明言直說老兵家中還有誰,而只是用手指著遠處長滿松柏的眾多的高墳說:「那兒就是您的家。」鄉里人沒有正面回答主人翁急於知道的事情,而是答所非問。人們是多麼不願意去刺傷主人公破碎的心啊!人們知道,對於主人翁來說,就是虛假的安慰即使多存在一分鐘,也是難得的呀! 言下之意就是:「您的家中已無他人了。」其實,「鄉里人」這樣回答,是不忍心道明真相,怕老兵一下子承受不了家敗人亡的痛楚。如此著墨,顯然是以哀景寫哀情,也與下文相呼應。  

老兵家中的情況究竟怎樣呢?其心情又是如何呢?「兔從」四句承接上文加以描繪。老兵到家後所目睹的景象是:兔子從狗洞進進出出,野雞在梁上飛來飛去;庭院中長出了「旅穀」,井臺上也長出了「旅葵」。「兔」與「雉」(野雞),都是動物,一在「狗竇」(下方),一在「梁上」(上方);「旅穀」、「旅葵」,均是未經種植而自生自長的植物,一在「中庭」(庭院中),一在「井上」(井臺上)。這些處於不同方位的動、植物在這裏構成的是一幅多麼悲涼的景象啊!造成這一景象的直接原因是老兵家中無人。

          Picture

            狗洞

      

     而其家中無人,又是誰造成的呢?對此,詩未明言,這又給了讀者想像的空間。 這荒涼的情景還告訴我們:就是在沒有戰爭的後方,勞動人民一樣活不下去,家破人亡是他們不可擺脫的命運。詩中沒有直接點明造成主人翁家鄉荒蕪的原因。但這個原因不難想見。一個人服役六十餘年,那其他的人還能倖免不征嗎?青壯年都去戍邊打仗,土地荒蕪那是自然的。 這幾句詩仍然是以哀景寫哀情,以悲涼的景象烘托老兵心中的悲哀。而更令老兵悲哀的還在於:他以「旅穀」煮飯,以「旅葵」做羹,未用多少時間就做好了,卻不知道將飯與羹送給誰,也即無親人與之共用了。這正是「舂穀」四句所表現的。老兵孤身一人回家,家中也無親人了,到頭來還是他孑然一身。這不僅照應了上文——鄉里人的答話與老兵返家後所看到的景象,而且繼續以哀景寫哀情。 

       Picture

                  雉雞

    詩的最後兩句於對老兵的動作描繪中進一步抒發老兵心中的悲哀。這裏,突出老兵出門張望(「出門東向看」)與老淚縱橫(「淚落沾我衣」)這一細節,將舉目無親、孤身一人的老兵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將其悲痛欲絕的茫然之情抒發得淋漓盡致。試想,他「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家中已了無親人,而只有荒涼的景象,怎能不悲從中來?以後的生活,又當如何呢?他又怎能不感到茫然呢?其悲慘的遭遇是誰造成的,儘管詩中未明言直說,但我們只要聯繫到此詩產生的時代背景,則不難看出這一點。 

        Picture

               野生向日葵

    根據吳兢《樂府古題要解》的說法,此詩晉時已譜入樂府,當可視之為漢魏戰亂之際的作品。正是當時窮兵黷武的統治者與無休無止的戰爭,造成了該老兵的悲慘遭遇。反映該老兵的悲慘遭遇,也就反映了當時在沉重的徭役壓迫之下的平民百姓的悲慘遭遇,深刻地揭露了當時黑暗的社會現實。  此詩圍繞老兵的返鄉經歷及其情感變化謀篇結構,巧妙自然。 

    其返鄉經歷是:(1)始得歸→(2)歸途中→(3)返回家中→(4)「出門東向看」。 

    情感變化為:(1)急想回家,(2)急想知道「家中有阿誰?」,充滿與親人團聚的希望(歸途中)→(3)希望落空→徹底失望(返回家中,景象荒涼,了無一人)→(4)悲哀流淚,心茫然(「出門東向看」)。

    這些又歸結為表現揭露黑暗社會現實的詩之主題。全詩運用白描手法繪景寫人,層次分明,語言質樸,且以哀景寫哀情,情真意切,頗具特色,也能體現漢樂府即景抒情的藝術特點。 

  總結:

    這首詩通過對景物和動作的描寫來刻畫人物的悲劇命運。如作者選取了象徵死亡的松柏、墳墓來暗示老兵親友凋零;通過對兔雉棲身於家屋、野生的穀和葵叢生於庭院的景物描寫,來說明老兵家園的殘破。而採葵作羹、「不知貽阿誰」的動作,則表現出老兵的孤苦伶仃;尤其是「出門東向望」這一動作,更寫出了老兵悲哀之甚,以至精神恍惚、表情呆滯的情態,催人淚下。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  

            練功三十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    

             鶴翔樁、   

            大小周天功等    

   (2) 太極拳---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  

             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  

            太極拳內功等     

              減輕壓力    

            增強抗病能力    

               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       

     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新法教授,迅速得氣。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