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7th May 2010 | 文史札記 | (485 Reads)

蒲松齡和《聊齋志異》(上)

                    

                       蒲松齡

簡介

    蒲松齡(1640--1715),字留仙,別號柳泉居士,《聊齋志異》作者(「志」通「誌」)。幼時性穎慧,文冠一時,清順治十五年(1658年)應童子試,「以縣、府、道第一補博士第子員」。但自此以後屢試不第,直到71歲的古稀之年,授例成為「歲貢生」。

詳述生平

           

        蒲松齡的誕生處和其書房--聊齋

   《聊齋志異》是一部很神奇的小說,而《聊齋志異》作者本身的出生就帶有幾分神奇的色彩。

    明代崇禎十三年,1640年,農曆四月十六日夜間,山東淄川蒲家莊的商人蒲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他看到一個披著袈裟的和尚,瘦骨嶙峋的,病病歪歪的,走進了他妻子的內室,和尚裸露的胸前有一塊銅錢大的膏藥,蒲驚醒了。他聽到嬰兒在啼哭,原來是他的第三個兒子出生了。「抱兒洗榻上,月斜過南廂」。在月光的照耀下,蒲驚奇地發現,新生的三兒子胸前有一塊清痣,這塊痣的大小、位置,和他夢中所見那個病病歪歪的和尚的膏藥完全相符。病和尚入室,這是蒲松齡四十歲的時候對自己出生的描寫。

              

                 蒲松齡的印章

       

    而蒲松齡是他的父親夢到病和尚入室而生,他還解釋,我一輩子這麼不得志,這麼窮困,很可能就是因為我是苦行僧轉世。苦行僧轉世,是蒲松齡在《聊齋志異》當中杜撰的故事,但是我們看蒲松齡的一生,確實很苦。他生活很貧苦,他始終在貧困線上掙扎,他為了溫飽挖空心思;他一輩子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參加科舉考試,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非常痛苦;他為了寫《聊齋志異》,受了很多的苦。

    蒲松齡在兄弟四人中排行第三(董氏次子),上有兆專(李氏所生)、柏齡兩兄,下有一弟鶴齡。因家境漸落,不能延師,兄弟四人皆從父讀。蒲松齡天性聰慧,經史過目能了,尤得其父鍾愛。

           

            後人書寫蒲松齡的聯句

    清順治十四年,18歲的蒲松齡與本縣豐泉鄉大劉(今羅村鎮道口村)「文戰有聲」的庠生劉國鼎次女成親。

    次日,新婚後的蒲松齡初應童試,即以縣、府、道三第一補博士弟子員,有文名於諸生間。其制藝《早起》、《一勺之多》,大為山東學使施閏章稱賞。其批語:「首藝空中聞異香,下筆如有神,將一時富貴醜態,畢露於二字之上,直足以維風移俗。次,觀書如月,運筆如風,又掉臂遊行之樂。」

    越歲,躊躇滿志的蒲松齡與同窗摯友張篤慶(歷友)、李堯臣(希梅)、王鹿瞻等結為「郢中社」。每聚首則放懷吟詠,寄興唱和,詩成共載一卷。旨在長學問,消躁志,相互切磋,以補文業。 (山中人案:清末另有一個李堯臣,為著名鏢師。)

    其後,蒲松齡歲歲遊學在外。先去城西沈家與寧紹道參議沈潤之子沈天祥同遊;又應李堯臣之邀,於康熙三年春到城東李家與之切磋文學。此期間,雖經兄弟分家之變,然而蒲松齡卻未改求學之念。為惜時篤學,他曾接受同在李家假館的外甥趙金人(晉右)的建議,作《醒軒日課序》以勵志。再後來,面對分家後「居惟農場老屋三間,曠無四壁,小樹叢叢,蓬蒿滿之」的現狀,尤其是弱妻幼子及窘困的家境,迫使蒲松齡不得不違心的終止了在李家的借讀。自康熙五年前後,他便到城西王村課蒙(教學),開始了他的塾師生涯。這是他的初館階段。

           

                    蒲松齡墨寶

遊幕寶應

  康熙九年秋,蒲松齡為了全家五口(已有二子一女)的生計,也為了開闊眼界,應聘於同邑進士、江蘇寶應縣令孫蕙(樹百),南下寶應縣署作幕賓,幫辦文牘。他騎馬南行,從益都縣顏神鎮(今博山區)西南青石關入萊蕪縣境,經沂州進蘇北,渡黃河(清初由蘇北入海),最後到達寶應。

  寶應乃蘇北古邑,隸揚州府轄,由於地處淮河下游並臨大運河,當水路之沖,因而迎送官員驛站供應繁重;且遇連年水災,土地村舍俱淹,百姓號寒啼饑,流離失所。孫蕙自康熙八年任此災邑,處境困難,蒲松齡的到來確實幫了他的大忙。次年春,孫蕙被調兼署高郵州署。

  蒲松領代孫蕙共擬書啟、文告等稿90餘篇,大都體現了州縣官吏的艱辛、災區的慘狀、百姓的困苦,為孫蕙贏得了一定的政聲。

  南遊期間沿途觀賞了蘇北水鄉的秀麗風光,激發了蒲松齡的文學創作熱情。而他親眼目睹了仕途險惡與社會的黑暗以及處於水深火熱中的災民慘狀,都為其文學創作提供了更深廣的生活感受。

  然而,這種代人草擬文稿的差事,終究難圓自己的科舉夢。他決意辭幕,並於康熙十年初秋北歸。

八年艱困

    南遊歸來的七八年間,是蒲松齡人生道路上最艱難的階段。他滿以為憑自己的才智,會順利通過科舉考試而一展鴻圖,但卻事與願違,使其感慨萬千。其詩句「世上何人解憐才」,「痛哭遙追阮嗣宗」,「獨向隴頭悲燕雀,憑誰為解子雲嘲?」抒發了他壯志難酬且不為世人理解的苦衷,表露了他蔑視世俗庸人並以懷才不遇的揚雄自比的清高情懷。

    這期間,他曾隨淄川文人領袖高珩、唐夢賚等遊覽齊魯山水,東去勞山,南登泰岱。但仍靠輾轉設帳於豐泉鄉王家等縉紳之家維生。

    科舉無望,難達青雲之志,而災年頻仍,缺乏充饑之糧。中年的蒲松齡身負重擔,在人生道路陡坡上艱難掙扎。

西鋪設帳

  康熙十八年,已屆「不惑」(四十)的蒲松齡應同邑畢家聘請,設帳城西西鋪莊。畢氏乃淄川四世一品的「名門望族」。館東畢際有(載積)之父畢自嚴(白陽)是明崇禎間戶部尚書。畢際有原任江南通州知州,康熙二年罷歸,優遊林下,詩酒自娛。他與王士禎、高珩等諸多名門多有交往聯姻,就連任淄官吏亦多與攀結。畢家財力富足,居第宏大。除尚書府外,有綽然堂、振衣閣、效樊堂、萬卷樓等,第後石隱園方廣十畝,廳台廊榭,竹石花樹,景色怡人。

  蒲松齡為畢家教授八個弟子,還兼職大量應酬文字,並參陪迎送接待,因而博得了信賴。他與老少東家相處融洽30年,同時也為自己營造了一個讀書、應試、著書的安定的生活環境。

科場失意

  由於畢家的優越條件和厚待,蒲松齡能在教書並處理雜物之餘,得以安心預習舉業,以圖博得功名。但其命運不濟終身未能如願。他參加鄉試的次數與不中的原因難以說清,僅就有記載的二次都是因大意犯規或其他原因而被黜。

  第一次在康熙二十六年秋其48歲時,因「闈中越幅(在考場書卷時,誤隔一幅,不相接連)而被黜。其詞《大聖樂·闈中越幅被黜,蒙畢八兄關情慰藉,感而有作》稱:「得意疾書,回頭大錯,此況何如!覺千飄冷汗沾衣,一縷魂飛出舍,痛癢全無」。將其在考場發現自己「越幅」後的震驚狀態及頹喪心情表露無遺。

  第二次在康熙二十九年秋其51歲時,因故未獲終試而被黜。其詞《醉太平·庚午秋闈,二場再黜》稱:「風粘寒燈,譙樓短更。呻吟直到天明,伴倔強老兵。蕭條無成,熬場半生。回頭自笑艨騰,將孩兒倒繃。」這兩次失敗,對他及家庭打擊太大了。儘管其不死心,然而妻子卻出面干預了,勸其說:「君勿須夏爾!尚命應通顯,今已台閣矣。山林自有樂地,何必以肉鼓吹為快哉!」他認為妻子說的對,可每見兒孫赴試,自己便心生欲念,往往情見乎詞,而劉氏總漠置之。

    屢試不第,使他抱恨終生。其詩詞及《聊齋志異》的《葉生》、《王子安》、《賈奉雉》等諸多篇章中對此都有深刻的感受與逼真的描寫。

著述《聊齋》

            

    蒲松齡的科舉夢想破滅了,而其著述之心卻始終未泯。他從年輕時即著手創作的《聊齋志異》,一直斷斷續續未能結集。來到畢家後條件好了,有石隱園的美景,有萬卷樓的藏書,再加館東的支持,他決心續寫完成這部巨著。從此他便集中業餘的精力投入到搜集素材與構思創作中。「子夜熒熒,燈昏欲蕊,蕭齋瑟瑟,案冷疑冰」,寒來暑往,日復一日,集腋成裘,終於完成了他的「孤憤之書」。後來,他還以淄川方言撰寫了《牆頭記》、《慈悲曲》、《姑婦曲》、《磨難曲》等十四種通俗俚曲及《鬧館》等戲三齣。其救世婆心顯而易見。他在創作小說、詩文、俚曲、戲的同時還編撰了《日用俗字》、《農桑經》、《藥祟書》等多種普及大眾的資料工具書。這充分體現了他的為民思想。

交遊廣闊

               

            清初著名學者及詩人王士禎

    蒲松齡在西鋪期間,由於館東的鄉宦地位條件,更因其詩文尤其《聊齋志異》的廣泛傳播,使其聲望與交遊日漸擴大。他不僅與本邑友人、省內資深的名士交好,而且還受到邑侯、憲台的青睞。其中的李堯臣、張篤慶、趙金人、高珩、王敏入、王觀正、王永印、沈天祥、邱希潛、安于拙、袁藩、畢盛鈺、畢盛統、華世持、韓逢、譚再生、張元、楊萬春、唐夢賚、鍾轅、朱緗、吳木欣、張貞、李之藻、汪如龍、張嵋、時惟豫、喻成龍、黃叔琳 、王士禎等,他們同孫蕙與畢際有父子一樣,都曾對蒲松齡的生活、舉業、思想乃至寫作產生過不同程度的影響及作用。因而蒲松齡與他們的交情深厚,其著作中多有記載。

蒲松齡故居            

    蒲松齡故居座落在山東淄博市正南約二十公里的淄川區蒲家莊,從淄博火車站廣場外開車,約二十分鐘的車程便到。

    旅遊景區是以「故居」為中心的「聊齋城」。1980年建蒲松齡紀念館,對故居、柳泉、墓園進行了修葺、擴建,徵用民宅,改建了著作版本、書畫題詠展室,資料室,接待室,辦公室,增設了南大門,使故居的管理日趨完善。現在,故居已成為一處初具規模的蒲學研究陣地和馳名中外的旅遊點。

蒲松齡故居是4A級旅遊景區

故居蒲家莊被一圈城牆圍著,東大門叫「仙鄉門」,是旅遊景點的主要出入口。  

   

               仙鄉門外廣場是停車場

              

            院内山石水池相映成趣

    蒲松齡故居在山東淄博市淄川區洪山鎮蒲家莊,1938年遭日軍焚毀,1954年人民政府修復。1958年政府專門設立了管理機構「蒲松齡故居管理委員會」,對其進行妥善保護。「文革」時期,故居一度被佔,但文物遺失不嚴重。1973年故居被重新收回,1977年公佈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故居內有蒲松齡塑像

                   (待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        

             練功三十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        

              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       

              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      

             太極拳內功等     

               減輕壓力     

               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    

                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      

               開發人體潛能     

          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新法教授,迅速見效。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