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4th Dec 2010 | 中國書畫 | (506 Reads)

徐悲鴻與《八十七神仙卷》

(一)
概說           

(1)

    《八十七神仙卷》是一幅白描人物手卷,也是中國歷代字畫中最為經典的宗教畫。高30公分,長292公分,佚名。絹本水墨,絹底呈深褐色。畫面描繪道教兩帝君(東華、南極)帶領真人、仙官、玉女、神將等八十餘人和儀仗去朝謁元始天尊的宏大場面。衣紋用鐵線描,剛勁流暢富有生命力的線條如行雲流水,充滿節奏與韻律。人物形象刻畫細緻入微,神采飛揚,仿佛是八十七位神仙在優美樂聲中禦風而行。原畫沒有落款,畫風與吳道子一脈相承張大千先生認為「此卷可能是吳道子的粉本」,徐悲鴻先生也認定「非唐代高手不能為」。潘天壽曾評論此畫「全以人物的衣袖飄帶、衣紋皺褶、旌旗流蘇等等的墨線,交錯迴旋達成一種和諧的意趣與行走的動,使人感到各種樂器都在發出一種和諧音樂,在空中悠揚一般。」此畫現珍藏在徐悲鴻紀念館,並為鎮館之寶。

        

(2)

(二) 藝術價值

    《八十七神仙卷》是我國唐代一件珍貴的白描畫卷(作者佚名),表現的是道教中傳說的五方帝君一同朝拜元始天尊的內容。人物形象有「南極天帝君」、「東華天帝君」和諸神王、仙侯、尊人、力士、甲卒、金童、玉女以及樂部的奏樂者等。行列中的神仙人物有四種類型。頭上有光環的帝君即東南二帝,男神仙十二名(其中扶桑大帝頭上亦畫光環),武裝甲胄神將八名,女童神仙六十七名(金童、玉女)。整個行列的人物形象是按一定的道教規儀來描繪的。畫家努力追求諸神的個性特點:如東華帝君眉宇軒昂、似笑非笑;眾女仙姿容秀麗、眉目顧盼、神采如生。作者以飄逸飛揚的線條勾畫了稠密重疊的衣摺、君仙的頭飾、儀仗和眾仙女變化多端的動作姿態。整個行列中人物的不同神態、動作以及裙帶、旌旗、花技等,都和諧地統一在莊嚴愉悅和徐緩優美的旋律中。這幅畫有吳道子的風格特徵----包括結構嚴謹、構圖宏偉壯麗、線條遒勁飄灑、變化有致、旌旗飛揚、裙帶風動等特色。

              

                   畫聖吳道子


  《八十七神仙卷》是我國美術史上極其罕見的經典傳世之作,代表了中國古代白描繪畫的最高水準,其藝術魅力堪與宋代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媲美,我國著名畫家徐悲鴻認為此卷「足可頡頏歐洲最高貴名作」,實在是一份厚重的文化遺產,又是藝術史上的一個偉大奇跡

(三) 發現由來 

              

                    許地山

    1937年5月,住在香港的作家許地山和夫人帶徐悲鴻(當時任中央大學藝術系主任兼教授)去看一位德籍夫人收藏的中國字畫。她親手將四箱字畫一一打開。徐悲鴻看了第一箱,又看了第二箱,從中挑出了幾件他欣賞的佳作。看到第三箱時,徐悲鴻眼睛陡然一亮,一幅很長的人物畫卷奇跡般地出現在他的面前,以至他展開畫卷的手指都因興奮而顫抖。他激動地幾乎叫喊出來:「下面的畫我都不看了!我只要這一幅!」德籍夫人愣住了,她仍請求徐悲鴻看下去。但是徐悲鴻連連搖頭說:「沒有比這更使我傾心的畫了!」徐悲鴻當即提出用手頭僅有的一萬元現金買這張畫。德籍夫人從徐悲鴻急切的情緒裏悟出了這張畫的價值,又有些捨不得了。徐悲鴻又提出願意再加上自己的七幅作品,作為交換。德籍夫人方才愉快地表示同意。  

         

    1939年,畫家徐悲鴻在南洋舉辦賑災義賣,

         將全部賣畫收入捐給抗日前線。

    這幅唐畫《八十七神仙卷》是一幅白描人物手卷,佚名,深褐色絹面上用遒勁而富有韻律的,明快又有生命力的線條描繪了八十七位 列隊行進的神仙。那優美的造型,生動的體態,將天王、神將那種「虯鬚雲鬢,數尺飛動,毛根出肉,力健有餘」的氣派表現得淋漓盡致那冉冉欲動的白雲,飄飄欲飛的仙子、使整幅作故具有「天衣飛楊,滿壁風動」的藝術感染力。全幅作品沒有著任何顏色,卻有著強烈渲染效果。畫面沒有任何款識,但徐悲鴻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幅出於唐代名家之手的藝術絕品。它代表了我國唐代人物畫白描技法的傑出成就。

         

                   張大千

    徐悲鴻的好友--著名字畫收藏家和鑒定家張大千和謝稚柳見之也對這幅畫誇讚不已。張大千和謝稚柳都認為這幅畫是唐代作品,而宋元之作,都受其影響,並喻之為稀世之寶。徐悲鴻在《八十七神仙卷》跋文中寫道,此卷之藝術價值「足可頡頏歐洲最高貴名作」,可與希臘班爾堆依神廟雕刻,這一世界美術史上第一流作品相提並論。徐悲鴻將其定名為《八十七神仙卷》,並親手將一方刻有「悲鴻生命」四字的印章,小心地列印在畫面上。從此,這被徐悲鴻視為生命的《八十七神仙卷》就日夜不離地跟隨著他。而徐悲鴻也為自己能使這件已流失於外國人之手的國寶回歸祖國,視為平生最快意之事。 

        

              徐悲鴻以畫馬著名

(四) 寧死不棄

    1939年1月,徐悲鴻隻身一人攜帶自已的精品及所收藏的歷代書畫數百件,由香港赴新加坡舉辦籌賑畫展。畫展取得極大成功,僅門票和賣畫所得已有一萬兩千四百餘元。徐悲鴻將這筆钜款全部捐獻,此筆義款成為當時廣西第五路軍抗戰陣亡遺孤的撫恤金。此後,徐悲鴻又先後在吉隆玻、恰保、擯城舉辦義展,共得款六萬餘元,也全部作為救濟祖國難民之用。徐悲鴻抗日愛國的義舉在當地廣為傳說。

       

                   (3)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飛機襲擊了新加坡。新加坡猝不及防,陷入一片混亂。徐悲鴻原定赴美展覽計畫不能成行,使他進退兩難。而最使他困擾的是隨身攜帶的數百件珍貴藝術品將如何處置。經過周密的商議,林慶年、莊惠泉等人將徐悲鴻疏散到安溪會館辦的崇文學校內。林和莊都是徐悲鴻籌賑畫展籌委會領導人,他們把徐悲鴻存放在好友黃曼士家中的繪畫、書籍、印章、陶瓷及四十餘幅不易攜帶的油畫秘密運到崇文學校,並裝好放在一些皮蛋缸裏。將其埋在一口枯井裏。  

    

1942年2月日軍在新加坡郵政總局前的街道上
 

       徐悲鴻不忍心撇下這批積累多年的寶貝,於是,決定留在新加坡,要與他的藝術品共存亡,時局越來越緊張,在朋友們的多次勸說下 徐悲鴻決定回國卻又擔心歸途中有閃失,他決定輕裝簡從,經再三挑選,只得忍痛將自己的大量作品留在了新加坡,隻身攜帶《八十七神仙卷》登上開往印度的最後一班客輪,取道緬甸,歷經艱辛回到祖國。國寶得救了,可是徐悲鴻嘔心瀝血創作的四十餘幅油畫卻不知去向。數十年心血,他為之傷痛,然而當徐悲鴻看到完好無損的《八十七神仙卷》時,心中才感到安慰。

 

                                                                  (4)

(五) 痛失名畫

    1942年5月,徐悲鴻到昆明,舉辦勞軍畫展。正當徐悲鴻沉浸在畫展成功的興奮之中時,一個致命的打擊向他襲來。5月10日,空襲警報響起,匆忙間他同大家一起跑進了防空洞。當警報解除,回到住地時,忽然發現門和箱子都被撬開;自己珍藏的《八十七神仙卷》和其他三十餘幅畫竟不翼而飛。此情此景使他面色驟然煞白,眼前一片昏黑,仿佛五臟都在劇烈地翻騰。他用雙手支撐著桌子,竭力想使自己鎮定下來,可是,只覺得頭暈目眩…… 名畫失蹤,事關重大,驚動了雲南省府,於是派員調查,限期破案,然而名畫卻如黃鶴飛去,渺無蹤影。徐悲鴻為此日日憂心如焚, 三天三夜寢食不安,從此血壓急劇上升,病倒在床上。因此種下了高血壓的病根,而多年後因高血壓而病逝。

      

                        (5)
 
(六) 失而復得

    1944年夏,一封喜信從成都飛到重慶,寫信人是中央大學藝術系女學生盧蔭寰,她告訴老師,一個偶然的機會,使她看到了《八十七神仙卷》,因為她曾臨摹過《八十七神仙卷》的照片,確認是原作無疑。徐悲鴻決定立即前往成都。當一切準備好後,他又取消了這個決定。因考慮到,如果親自去成都,風聲傳出,藏寶人因懼禍,可能會將畫毀掉以銷贓滅跡。怎麼辦?難道眼看著失而復得的國寶又將永遠失去?為了國寶的安全,徐悲鴻和夫人廖靜文考慮再三,決定委託在新加坡辦展覽時認識的一位朋友新加坡來的劉德銘去成都,請他先找到藏畫者,見到畫,確認為真品後,與之交朋友,進而再花錢把畫買回來。很快消息傳來,畫已見到,確是原畫,只是需要一大筆錢。於是徐悲鴻不顧自己病體,又忙於日夜作畫和籌款了。先寄去20萬現款,又一次次寄去自己的作品數十幅後,《八十七神仙卷》終於回到了徐悲鴻手中。 
             
 
   徐悲鴻和夫人興奮地用顫抖的雙手小心地打開畫卷,八十七位神仙安然無恙地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這八十七位神仙依然是那樣安祥、肅穆,體態優美,仿佛沒有受過任何的驚擾。只是畫面上蓋有「悲鴻生命」的印章已被挖去,題跋也被割掉。儘管如此,徐悲鴻依然激動不己,當即揮毫賦詩:

        得見神仙一面難,況與伴侶盡情看。 
        人生總是葑菲味,換到金丹凡骨安。 

    從此這八十七位神仙又回到徐悲鴻身邊,並始終陪伴著他。

(七) 獻給祖國 

          

1946國立北平美術學校大禮堂正門

           (1950年改名為中央美術學院)

    1953年9月,身為中央美術學院院長和全國美術工作者協會主席的徐悲鴻積勞成疾,突發腦溢血,經搶救無效而去世。從此如何照管好徐悲鴻用生命為代價保護下來的大量國寶的 重擔就落在徐悲鴻的夫人廖靜文的身上。 

    廖靜文流著淒傷的眼淚,檢視著悲鴻留下的大量遺作和那些舉世無雙的珍貴收藏、多年來她經常替丈夫把它們從櫃中取出來又放進去一次次地和悲鴻一起打開展視,共同感受那無比的愉快。這些作品和藏品耗盡了悲鴻的心血,凝聚著他對祖國和人民的愛。他不止一次地想到徐悲鴻的話:「靜文,我是為了我的祖國而收藏、保存這些作品的,希望你和我一起把它們保護好。」

     

(6)


    就這樣,廖靜文在悲鴻逝世的當天,就宣佈將悲鴻留下的一千餘件作品和一千餘件他收藏的歷代優秀字畫及萬餘件圖書資料全部獻給國家,這裏邊也自然包括這件價值連城的國寶《八十七神仙卷》。她實現了悲鴻先生生前的意願,不久,徐悲鴻故居被闢為徐悲鴻紀念館館,廖靜文被任命為館長。徐悲鴻收藏的所有作品都被完好地保存在紀念館裏。 

       

(7)

 

    如今每年的十月,八十七位神仙就會靜靜地出現在徐悲鴻紀念館明亮的展櫃中與廣大中外觀眾見面。它們向人們展示著我國唐代光輝燦爛的文化,展示著中國唐代美術取得的最高成就,它們也在那人們傳頌著徐悲鴻與它們之間的這感人的故事。

    

                       (8)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 

             練功三十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  

               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  

              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 

            太極拳內功等   

              減輕壓力  

              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   

              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    

             開發人體潛能   

        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新法教授,迅速見效。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