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8th Jul 2011 | 中國書畫 | (624 Reads)

《富春山居圖》台北合璧傳奇 

無用師卷和剩山圖分開360餘載        

Picture

                  黃公望 

           2010年3月14日上午的兩會(海基會和海協會)新聞記者會上,溫家寶總理在回答臺灣記者提問時講了一個故事:「元朝有一位畫家叫黃公望,他畫了一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圖》,79歲完成,完成之後不久就去世了。幾百年來,這幅畫輾轉流失,但現在我知道,一半放在杭州博物館(應為浙江省博物館,在杭州市),一半放在臺北故宮博物院,我希望兩幅畫什麼時候能合成一幅畫。畫是如此,人何以堪。」

           Picture

                《富春山居圖》


  總理的話,充滿了對兩岸「血濃於水」同胞情誼的深情寄託。諸多年來,兩岸畫家和有識之士多方努力,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破鏡重圓」,重新拼合此畫。今年終於夢想成真。             Picture         

          媒體大陣仗報道這一盛事 

         2011年 6月1日,傳世名畫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在成畫660多年、被分開360多年、分藏於海峽兩岸60多年後,終於實現歷史性的合璧,首次以完整的面貌公開呈現在世人面前。 乾隆當年無此眼福 

6月1日「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在台北故宮博物院舉行開幕儀式。《富春山居圖》之《剩山圖》、《無用師卷》便呈現在與會嘉賓和媒體記者面前,普通觀眾則於6月2日可以一睹其風采。

     Picture

       《富春山居圖》特展」簽署備忘錄     

    展出現場,在一個長達約16米的恆溫恆濕大通櫃中,兩幅分離了361年的畫卷并列陳列,浙江博物館藏的《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在前,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在後;兩幅畫卷雖然獨立裝裱,但前後呼應山水相連。   

     

Picture

           

          《剩山圖》杭州點交現場 

          台北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致詞時說,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是名品中的名品,就連當年乾隆皇帝都只能看到一部分,現在民眾有機會見到整幅畫的全貌,是一大福氣。          

Picture

《富春山居圖》(剩山圖)赴台合璧展覽

點交啟運儀式

    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表示,浙江省富陽市是黃公望創作《富春山居圖》的創作地,《剩山圖》又是浙江博物館館藏之寶,如今有機會來台進行合璧展出,意義非凡。他還表示,這次展覽代表兩岸交流邁出重要一步。             

Picture

中共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出席特展開幕式並講話

    馬英九亦為《富春山居圖》合璧展發去賀電:至盼藉由此項兩岸文化交流盛事,恢弘傳統繪事深威,拓展中華美學意境。    

Picture

          趙少華贈送周功鑫書法對聯 

    黃公望的代表作《富春山居圖》更是堪稱水墨最高境界的山水畫長卷。《富春山居圖》描繪秋初富春江兩岸的景色,全圖用墨淡雅,山和水的佈置疏密得當,洋溢著平淡天真的灑脫,是黃公望年過八旬時歷經數年所作而成。完成後幾次易手,明代收藏家吳洪裕臨死前也不捨得離開它,命家人焚燒殉葬,所幸被侄子吳靜庵從火中搶出,但已在中間燒出幾個連珠洞,斷為一大一小兩段。前段縱31.8釐米,橫51.4釐米,後人將燒焦部分揭下,重新接拼後,居然正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幾乎看不出是經剪裁拼接而成,被稱作《剩山圖》;後段縱33釐米、橫636.9釐米,損壞嚴重,修補較多,因當年無用和尚曾與黃公望同遊富春江,此畫一度被他擁有,後人將其稱為《無用師卷》。
         

Picture

周功鑫贈送趙洪祝法蘭瓷《富春山居圖》瓷瓶一對

   《無用師卷》在1746年流入清宮被乾隆皇帝收藏。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政府將大批故宮文物運到中國臺灣,《無用師卷》被帶去存放於「臺北故宮博物院」;而前半段《剩山圖》的去向一直撲朔迷離,直到1956年被浙江博物館收藏,成為該館鎮館之寶,在被該館收藏的50多年裏,只在2004年作過短期展覽。

Picture

合壁展出的《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右)

和無用師卷

    富春山居圖卷是黃公望在元至正七年(1347年)七十九歲過富春江時為無用禪師,作三年而成。           

Picture

《富春山居圖》

         (剩山圖) __可點擊放大

    《剩山圖》為畫卷前段。 包首題簽:「畫苑墨皇元黃子久,富春山居圖真跡,燼余殘本梅景書屋秘寶乙卯元旦吳湖帆題。」行書引首:「富春一角。」王同愈畫黃公望像,並題:「元高士黃公像。少舉神童博宗群藝善寫山水,法篆通隸,乙卯人日後學王同愈錄五百名賢圖,時年八十五。」 

    沈尹默楷書引首:「元黃子久富春山居圖卷真跡大燼餘殘本。此為荊溪吳氏雲起樓所藏之本也,前幅尚有數尺已罹劫灰,其後幅久歸清內府,晨歲餘與湖帆共預故宮博物館審查書畫之役得寓目焉,去冬湖帆獲此屬為題眉,時廿八年元日 尹默益志。」

    前隔水題:「山川渾厚草木華滋」,「畫苑墨皇大癡第一神品富春山水圖已卯元日書句曲題辭於上吳湖帆秘藏」。 

    後隔水題:「吾家梅景書屋所藏第一名跡潘靜淑記」。卷後有收藏者王廷寶題。吳湖帆所攝前、後段畫連接照片及大烙印示意圖。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卷末題款照片。吳湖帆抄錄沈周、文彭、王穉登、周天球、董其昌、鄒之麟等人跋。吳湖帆敍述流傳經過及題詩。水墨山水,無款題、作者印章,畫卷末接縫處有吳氏騎縫印「吳」白文。 

    黃公望(1269--1354),中國元代畫家。原姓名陸堅,因過繼浙江永嘉黃氏,遂改姓名,字子久,號一峰、大癡道人、井西老人等。黃公望,江蘇常熟人,工書法、通音律、善詩詞,少有大志,青年有為。曾做過小吏,因受累入獄,中年受人牽連入獄,飽嘗磨難,出獄時年過五旬,隱居富春江畔,入道教全真派。師法趙孟頫、董源、巨然、荊浩、關仝、李成等,潛心學習山水畫,成名時,已經是年過八旬的老翁了。其畫注重師法造化,常攜帶紙筆描繪虞山、三泖、九峰、富春江等地的自然勝景。以書法中的草籀筆法入畫,有水墨、淺絳兩種面貌,筆墨簡遠逸邁,風格蒼勁高曠,氣勢雄秀。黃公望的繪畫在元末明清及近代影響極大,畫史將他與吳鎮、倪瓚、王蒙合稱元四家。著《山水訣》,闡述畫理、畫法及佈局、意境等。有《富春山居圖》、《九峰雪霽圖》、《丹崖玉樹圖》、《天池石壁圖》、《溪山雨意圖》、《剡溪訪戴圖》、《富春大嶺圖》等傳世。 

    至正十四年(1354年)十月二十五日,這位「其俠似燕趙劍客,其達似晉宋酒徒」的一代藝術巨匠,在常熟逝世,年八十六歲,葬在虞山西麓。 

    至正七年(1347年),黃公望七十九歲,他從松江到富陽,偕好友無用禪師(和尚)一起去富春山,領略江山鉤灘之勝,應無用禪師之求,黃公望就在他的山居南樓援筆作此長卷。開始時,他並未刻意去畫,只在閒暇時,興之所至,隨意畫上幾筆。因經常雲遊在外,而畫卷留在山中,三四年過去了還沒畫好。後來,他特地將畫卷放進隨身的行李中,早晚有空就接著畫,黃公望晚年隱居在富春江畔,他建了一個名叫「小洞天」的草廬,有機會看到江水,看一段江水畫一段,這實際上是他的一個寫生作品。1350年,黃公望才為此圖題款,但最後何時完成,不得而知。

    《富春山居圖》開卷表現江邊景色,接著描繪起伏連綿的山巒,然後是廣闊的江水,最後高峰突起,在江水茫茫中結束全圖,這些景致基本還是比較寫實的。

    黃公望把「畢生的積蓄」都融入到繪畫創作中,嘔心瀝血,歷時數載,終於在年過八旬時,完成了這幅堪稱山水畫最高境界的長卷——《富春山居圖》。它以長卷的形式,描繪了富春江兩岸初秋的秀麗景色,峰巒疊翠,松石挺秀,雲山煙樹,沙汀村舍,佈局疏密有致,變幻無窮, 以清潤的筆墨、簡遠的意境,把浩渺連綿的江南山水表現得淋漓盡致,達到了「山川渾厚,草木華滋」的境界。 

    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創作時間跨度長,前後畫風是有變化的。綜合前後兩段,開始的那一段比較像他的老師趙孟頫,但後來就越來越師法五代的董源和巨然,這一點在《剩山圖》中已見端倪。再後來就慢慢凝練出黃公望自己的畫風,開始時用筆多,後來用墨多,技法越來越純熟,《無用師卷》尤其能夠很清楚看出這個過渡。 

    此畫卷為六接的紙本,即是由六張紙連成的畫卷。黃公望(字子久)為元代最負盛名的畫師,在畫史上的影響頗大。他在《山水訣》中,明確提到模寫。他說: 「皮袋中置描筆在內,或於好景處,見樹有怪異,便當模寫之。」子久作品存世不多,其中最佳者當屬《富春山居圖》。為了創作《富春山居圖》,他在「領略江山釣灘之勝」時,「袖攜紙筆,凡遇景物,輟即模記」。

    張庚在《圖畫精意識》中記載了董其昌對此畫的讚譽,「子久畫冠元四家……如富春山卷,其神韻超逸,體備眾法,脫化渾融,不落畦徑。」 

    《富春山居圖》,高一尺餘,長約二丈。此圖展現了富春江一帶景色:富春江兩岸峰巒坡石,似秋初景色,樹木蒼蒼,疏密有致地生於山間江畔,村落、平坡、亭台、漁舟、小橋等散落其間。董其昌稱道,「展之得三丈許,應接不暇。」確給人咫尺千里之感。這樣的山水畫,無論佈局、筆墨,還是以意使法的運用上,皆使觀者不能不歎為觀止。正如惲南田所說,「所作平沙禿峰為之,極蒼莽之致。」董其昌還曾說,他在長安看這畫時,竟覺得「心脾俱暢」。 

    1350年黃公望將此圖題款送給無用上人。《富春山居圖》便有了第一位藏主,從此開始了它在人世間600多年的坎坷歷程。此畫作成之初,無用上人就「顧慮有巧取豪奪者」。 

    不幸被他言中,明成化年間沈周藏此圖時便遭遇「巧取」者。沈周請人在此圖上題字,卻被這人兒子藏匿而失。後來此圖又出現在市上高價出售,敦厚的沈周既難於計較又無力購買,只得背臨一卷以慰情思。之後又經樊舜、談志伊、董其昌、吳正志之手。 

    清順治年間,吳氏子弟,宜興收藏家吳洪裕得之後更是珍愛之極。惲南田《甌香館畫跋》中記:吳洪裕於「國變時」置其家藏於不顧,惟獨隨身帶了《富春山居圖》和《智永法師千字文真跡》逃難。 

    清朝初期,江南小城宜興一戶吳姓的官宦人家。家主吳洪裕病危了,氣如遊絲的他死死盯著枕頭邊的寶匣,家人明白了,老爺臨死前還念念不忘那幅心愛的山水畫。有人取出畫,展開在他面前,吳洪裕的眼角滾落出兩行渾濁的淚,半晌,才吃力地吐出一個字:燒。說完,慢慢閉上了眼睛。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老爺這是要焚畫殉葬呀!要被燒掉的畫就是國寶文物《富春山居圖》。因為太珍愛此卷了,所以囑家人準備把它付之一炬「焚以為殉」用來殉葬。 「先一日焚《千字文真跡》,自己親視其焚盡。翌日即焚《富春山居圖》,當祭酒以付火,到得火盛,洪裕便還臥內。」 

    這幅在吳府裏已經傳承了三代人,被吳家老少視為傳家寶的《富春山居圖》,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丟入火中,火苗一閃,畫被點燃了! 就在國畫即將付之一炬的危急時刻,從人群裏猛地竄出一個人,「疾趨焚所」,抓住火中的畫用力一甩,「起紅爐而出之」,終於把畫搶救了出來,他就是吳洪裕的侄子,名字叫吳靜庵(字子文)。為了掩人耳目,他又往火中投入了另外一幅畫,用偷樑換柱的辦法,救出了《富春山居圖》。 

    畫雖然被救下來了,卻在中間燒出幾個連珠洞,斷為一大一小兩段,此畫起首一段已燒去,所倖存者,也是火痕斑斑了。從此,稀世國寶《富春山居圖》一分為二。前段畫幅雖小,但比較完整,被後人命名為「剩山圖」;後段畫幅較長,但損壞嚴重,修補較多,被後人稱為「無用師」卷。因為當年無用和尚曾與黃公望同遊富春江,此畫曾一度被他所擁有。 

    1652年,吳家子弟吳寄谷(穀)得到後,將此損卷燒焦部分細心揭下,重新接拼後居然正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幾乎看不出是經剪裁後拼接而成的,真乃天衣無縫。於是,人們就把這一部分稱做《剩山圖》。而保留了原畫主體內容的另外一段,在裝裱時為掩蓋火燒痕跡,特意將原本位於畫尾的董其昌題跋切割下來放在畫首,這便是後來乾隆帝得到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 

Picture

    

         黃公望 富春山居圖(台北藏)         

            世稱《無用師卷》

    於是,原《富春山居圖》被分割成《剩山圖》和《富春圖》無用師卷長短兩部分,身首各異。前半卷《剩山圖》縱31.8釐米,橫51.4釐米。後半卷《富春山 居圖》無用師卷縱33釐米,橫636.9釐米。    

        

Picture

            《富春山居圖》(全)

                (可點擊放大)

    《剩山圖》傳奇  重新裝裱後的《剩山圖》,在康熙八年(1669年)讓與王廷賓,後來就輾轉于諸收藏家之手,長期湮沒無聞。至抗日戰爭時期,為近代畫家吳湖帆所得。畫家吳湖帆曾用古銅器商彝與人換得《剩山圖》殘卷,十分珍惜,從此自稱其居為「大癡富春山圖一角人家」。當時在浙江博物館供職的沙孟海得此消息,心情頗不平靜。他想,這件國寶在民間輾轉流傳,因受條件限制,保存不易,只有國家收藏,才是萬全之策。於是數次去上海與吳湖帆商洽。曉以大義。吳得此名畫,本無意轉讓。但沙先生並不灰心,仍不斷往來滬杭之間,又請出錢鏡塘、謝椎柳等名家從中周旋。吳湖帆被沙老的至誠之心感動,終於同意割愛。1956年,畫的前段來到浙江博物館 。成為浙江博物館「鎮館之寶」。     

 《無用師卷》的流傳過程

    題跋部分清晰勾勒了《無用師卷》的流傳過程。據統計,有名有姓的題跋就留下了10段之多,此外藏印無數,包括明代畫家沈周,畫家文徵明之子文彭,畫家、鑒賞家談志伊,太原王穉登和畫家周天球,收藏家鄒之麟,明代後期著名書畫家、鑒賞家董其昌等,最重要的題跋,一個是沈周的,另一個就是董其昌的。

    「火殉」事件之後,吳洪裕的侄子吳靜庵為了掩蓋火燒痕跡,將原本位於畫尾的、董其昌的題跋切割下來,挪至畫首。跋中寫明《富春山居圖》是為「無用師」所畫,所以此段才被後人稱為《無用師卷》。  

    與《剩山圖》相較,《無用師卷》這段價值更大。它的題跋保存得很完整,沒有被燒掉。而《剩山圖》上面的題跋都是清代以後的藏家了,價值沒有那麼大。 

    《富春山居圖》是用六張宣紙連接而作的長卷,每個連接處都有騎縫印章。《剩山圖》和《無用師卷》連接處的上端,就蓋著一枚吳之矩(吳洪裕之父)的白文方印。這枚印章加蓋時,《富春山居圖》尚是一幅完整長卷。雖然《剩山圖》經過不同藏家裝裱,經過截邊,比《無用師卷》窄了1.8釐米。

    而那場「火殉」之災,在《富春山居圖》前後兩段留下了共同的傷疤。從《無用師卷》向右至《剩山圖》,留下了五處火痕,幾乎等距分佈,而且越往右火痕越大。可以想見,當年《富春山居圖》卷軸在火中被灼燒的慘景。

《富春山居圖》的諸多版本可分為「火前本」和「火後本」。今天的《剩山圖》和《無用師卷》都是「火後本」,當然也是唯一的真跡。而欲知當年燒燬部分的畫作原貌,還得從前人臨摹的《富春山居圖》中一探究竟,由於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太出名了,明清畫家都爭相臨摹,現在有籍可查的臨摹本就有十餘幅,可稱為「火前本」。

     

Picture

     元 黄公望《富春山居·子明本》

(可點擊放大)

    最著名的「火前本」有兩個,一是名為《山居圖》的「子明本」,現藏台北故宮;另一個就是沈周臨背摹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現藏北京故宮。由於沈周的《富春山居圖》是憑記憶所畫,與原作還有些距離,畫風也完全是沈周自己的。目前最最可靠的,就是「子明本」。 

    乾隆十年(1745)的冬天,一卷《富春山居圖》被徵入宮。乾隆皇帝愛不釋手,把它珍藏在身邊不時取出來欣賞,並且在6米長卷的留白處賦詩題詞,加蓋玉璽,還逢人就邀詩題詞,將留白處題得滿滿五十六則讚嘆詩、蓋滿各式鈐印。這就是明末文人臨摹的《子明卷》。後人為牟利,將原作者題款去掉,偽造了黃公望的題款。因為偽作題款中說是為「子明隱君」所畫,所以這幅畫又被後人稱為《子明卷》。       

Picture

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第二年,又一幅《富春山居圖》也進了宮,這才是作為「火後本」的《無用師卷》。乾隆是個喜歡文物收藏的人,也喜歡演鑒寶節目、主持文物鑒定。因為先入為主的緣故,他深信第一卷是真跡,最終在翰林院掌院學士梁詩正、禮部侍郎沈德潛等幾位大臣的附和下,《無用師卷》被認定是朮贗品,列入「石渠寶笈次等」。這幅《無用師卷》上,可看到梁詩正受命代筆在《無用師卷》上的題跋,他詳細記載了當時的鑒定結論:「此卷筆力苶弱,其為贗鼎無疑,惟畫格秀潤可喜,亦如雙鉤,下真跡一等。」值得慶幸的是,正因乾隆看錯,真品《無用師卷》才能保持原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三年間已教數十人,包括醫生、護士、 

    高級警務人員、消防員、高級行政人員、 

    商人、科研人員、教師、學生、病人等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