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3rd May 2013 | 文學欣賞 | (3342 Reads)

李清照《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賞析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Picture 

  

注釋

疏:指稀疏。(「疏」有解作疏放、疏狂。)雨疏風驟:雨點稀疏,晚風急猛。

濃睡不消殘酒:雖然睡了一夜,仍有餘醉未消。濃睡:酣睡 殘酒:尚未消散的醉意。

捲簾人:研究者多認為此指侍女。吳小如先生對此詞有獨到理解,其《詩詞札叢》(北京出版社1988 年9 月版)第258-259 頁,認為詞中的「捲簾人」是指作者的丈夫趙明誠。

 

綠肥紅瘦:綠葉繁茂,紅花凋零。

            

Picture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1)

 譯文 

    昨天夜裏雨點雖然稀疏,但是風卻勁吹不停,我酣睡一夜,然而醒來之後依然覺得還有一點酒意沒有消盡。於是就問正在捲簾的侍女,外面的情況如何,她只對我說:「海棠花依舊如故」。我說:「你知道嗎?你知道嗎?應是綠葉繁茂,紅花凋零。」 

詞牌格律

  詞牌 

    《如夢令》,原名《憶仙姿》,為後唐莊宗李存勖所作,因嫌其名不雅遂取尾句「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中的「如夢」得名。又名《宴桃園》、《不見》、《如意令》、《無夢令》、《比梅》等,有單雙調。單調正體三十三字。七句五仄韻一疊韻。雙調六十六字,上下片各七句五仄韻一疊韻。

  格律

    詞作的韻腳是:二十六宥;可「二十五有/二十六宥」通押。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 

(注:○平聲 ●仄聲 可平可仄 平韻 ▲仄韻)

         

Picture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2) 

【寫作背景】 

    這首小令是李清照的奠定「才女」地位之作,轟動朝野。傳聞就是這首詞,使得趙明誠日夜作相思之夢,充分說明了這首小令在當時引起的轟動。

    此詞是化用唐代韓偓《懶起》詩意。韓詩曰:「昨夜三更雨,臨明一陣寒。海棠花在否?側臥捲簾看。」但李清照的小令較原詩更勝一籌,入木三分地刻畫了少女的傷春心境。 

    此詞借早上酒醒後詢問花事的描寫,曲折委婉地表達了詞人的惜花傷春之情,更惜自己那逝去的青春年華(據考李清照當時只是16歲,尚未出嫁;另一說謂李清照是新婚不久,則是18歲或19歲。),語言清新,詞意雋永,令人玩味不已。 

作品賞析

    本篇是李清照早期的詞作之一。這首小令只有六句,有人物,有場景,還有對白,充分顯示了宋詞的語言表現力和詞人的才華。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這兩句寫昨夜的風很急,還淅淅瀝瀝的下起小雨。當此芳春,名花正好,偏那風雨就來逼迫了,作者心緒如潮,不得入睡,只有借酒消愁。酒喝得多了,覺也睡得濃了,直到早上醒來酒意還沒有完全退去。 

    一開始就將整首詞的時間、環境勾勒得十分清楚。「雨疏風驟」十分恰當地寫出了暮春的特點,風吹的緊而雨卻是疏落,四個字即使人能夠感受到暮春的氣息。 

    「濃睡不消殘酒」則寫出了人物現在的狀態,剛剛醒來略略還帶些酒意,一副慵懶的模樣,這種狀態下最容易想起昨夜的雨疏風驟,隱隱心底還藏著些許心事,這樣就順理成章地引出下文。上下兩句前者寫室外,後者寫室內,轉折巧妙恰當,靈動自然。

              Picture


  作者一醒覺來,天已大亮。但昨夜的心事,卻仍然如隔在胸,所以一醒來便要詢問意中懸念之事。因而,她急問清理衡宇,啟戶捲簾的侍女:海棠花若何樣了?侍女看了一看,笑回道:「還不錯,一夜風雨,海棠一點兒沒變!」女主人聽了,嗔歎道:「傻丫頭,你可知道那海棠花叢已是紅的見少,綠的見多了嗎!?」(另一說捲簾之人是趙明誠,見注釋)


  這句對白寫出了詩畫所不能道,寫出了傷春惜春的閨中人複雜的神氣口吻,可謂「傳神之筆」。 作者以「濃睡」、「殘酒」搭橋,寫出了白夜至早晨的時間變化和心理演變。然後一個「捲簾」,點破日曙天明,巧妙得當。然而,問捲簾之人,卻一字不提所問何事,只於答話中透露出謎底。


  真是絕妙工巧,不著痕跡。詞人為花而喜,為花而悲,為花而醉,為花而嗔,實則是傷春惜春,以花自喻,慨歎自己的青春易逝。


  詞中充分體現出作者對大自然、對春天的熱愛。它寫的是春夜裏大自然經歷了一場風吹雨打,詞人預感到庭園中的花木必然是綠葉繁茂,紅花凋零了。因此,翌日清晨她急切地向「捲簾人」詢問室外的變化,粗心的「捲簾人」卻答之以「海棠依舊」。對此,詞人禁不住連用兩個「知否」與一個「應是」來糾正其觀察的粗疏與回答的錯誤。「綠肥紅瘦」一句,形象地反映出作者對春天將逝的惋惜之情。

              

Picture

 

    起首兩句,如何理解頗有爭議。蓋推以事理邏輯:既然是「濃睡不消殘酒」,(「濃睡」時如何知屋外「風雨」?)又何以知道「昨夜雨疏風驟」,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其實對這兩句詞,是不能用生活中的簡單事理去體會理解的,因為詞人的本意實不在此,而是通過這兩句詞表達無限的惜花之情。大凡惜花的詩詞都言及風雨。

    白居易《惜牡丹二首》詩:「明朝風起花應盡,夜惜衰紅把火看。」

    馮延巳《長相思》詞:「紅滿枝,綠滿枝,宿雨厭厭睡起遲。」

    周邦彥《少年游》詞:「一夕東風,海棠花謝,樓上捲簾看。」花在風雨中零落,這層意思是容易理解的。但是說「濃睡不消殘酒」也是寫惜花之情,恐怕就不太容易理解了。不過只要多讀些前人寫的惜花詩詞,也就不難體會了。 

    韋莊《又玄集》卷下錄鮑征君(文姬)《惜花吟》詩:「枝上花,花下人,可憐顏色俱青春。昨日看花花灼灼,今日看花花欲落。不如盡此花下飲,莫待春風總吹卻。」

    這些詩詞正可用來作為「濃睡不消殘酒」的注腳。易安在其詠紅梅的《玉樓春》詞中所云:「紅酥肯放瓊苞碎,探著南枝開遍未。……要來小酌便來休,未必明朝風不起。」亦可視為對「濃睡」一句的自注。這句詞的辭面上雖然只寫了昨夜飲酒過量,翌日晨起宿醉尚未盡消,但在這個辭面的背後還潛藏著另一層意思,那就是昨夜酒醉是因為惜花。這位女詞人不忍看到明朝海棠花謝,所以昨夜在海棠花下才飲了過量的酒,直到今朝尚有餘醉。《漱玉詞》中曾多處寫到飲酒,可見易安居士是善飲的。善飲尚且酒醉而致濃睡,一夜濃睡之後酒力還未全消,這就不是一般的過量了。讀者只要思索一下詞人為什麼要寫「濃睡不消殘酒」這句詞,得到的回答只能是「惜花」。就這句詞的立意而言,與上引杜甫和鮑文姬的詩句都是同一機杼,並無二致。但易安的高處正在於不落窠臼,獨闢蹊徑。一旦領悟了潛藏在「濃睡不消殘酒」背後的這層「惜花」之意,那麼對以下數句的理解也就水到渠成了。 

         Picture

    接下去三、四兩句所寫,是惜花心理的必然反映。儘管飲酒致醉一夜濃睡,但清曉酒醒後所關心的第一件事仍是園中海棠。詞人明知海棠不堪一夜急風驟雨的揉損(以往經驗),窗外定是殘紅狼藉,落花滿眼,卻又不忍親見,於是試著向正在捲簾的侍女問個究竟。一個「試」字,將詞人關心花事卻又害怕聽到花落的消息、不忍親見落花卻又想知道究竟的矛盾心理,表達得貼切入微,曲折有致。相比之下,周邦彥《少年游》:「一夕東風,海棠花謝,樓上捲簾看。」便顯得尋常直接,有欠含蓄了。 

    「試問」的結果——「卻道海棠依舊。」侍女的回答卻讓詞人感到非常意外。本來以為經過一夜風雨,海棠花一定凋謝得不成樣子了,可是侍女卷起窗簾,看了看外面之後,卻漫不經心地答道:海棠花還是那樣。「卻」字同時寫出了作者原有的心思和聽到回答後的意外之情及疑惑不解,還隱隱道出了捲簾人不瞭解作者的委曲的心事對窗外發生的變化無動於衷及回答時的漫不經心,這兩者之間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對比,作者的細膩委婉與捲簾人粗疏淡漠之間的對比。詞至此,又疊進一層,意境又開一境界。 

              Picture

               《李清照集箋注》內頁

    作者想:「雨疏風驟」之後,「海棠」怎會「依舊」呢?這就非常自然地帶出了結尾兩句。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這既是對侍女的反詰,也像是自言自語:這個粗心的丫頭,你知道不知道,園中的海棠應該是綠葉繁茂、紅花稀少才是!這句對白寫出了詩畫所不能道,寫出了傷春易春的閨中人複雜的神情口吻,可謂「傳神之筆」。「應是」,表明詞人對窗外景象的推測與判斷,口吻極當。因為她畢竟尚未親眼目睹,所以說話時要留有餘地。同時,這一詞語中也暗含著「必然是」和「不得不是」之意。海棠雖好,風雨無情,它是不可能長開不謝的。一語之中,含有不盡的無可奈何的惜花情在,可謂語淺意深。而這一層惜花的殷殷情意,自然是「捲簾人」所不能體察也無須更多理會的,她畢竟不能像她的女主人那樣感情細膩,那樣對自然和人生有著更深的感悟。這也許是她所以作出上面的回答的原因。 

    作者畢竟還是知道這是暮春時節,況且昨夜又是一夜風雨,海棠花斷然是不會依舊了,因此她連用兩個「知否」來糾正捲簾人的答覆,口語的語氣使得這兩個「知否」讓人讀來頗覺清新。

    「應是綠肥紅瘦」一句寫出了當前的情形。這句是最為世人稱道的一句,它十分的新穎別致、生動傳神,看似信手拈來,卻是功力獨到。她用「綠」代指滿枝的綠葉,用「紅」代指枝頭的花朵,「肥」替換了「多」,「瘦」替換了「少」,寫出了一個全新的意境。無怪乎多為歷代詞論者讚譽,如《草堂詩餘別錄》中曰「結句尤為委曲工整,含蓄無窮意焉」。而更深一層,「紅」又不單指花朵,還隱指了春天萬紫千紅的景象與色彩,隱指了春天眾多無比美好的事物,隱指了在春天裏的喜悅心情。這樣「紅瘦」一詞就逼真地寫出了人物地傷春情思。不需直言,不假雕飾,卻更令人心動,這是李清照的詞作給讀者的一個典型感受。

    末尾的「綠肥紅瘦」一語,更是全詞的精絕之筆,歷來為世人所稱道。「綠」代替葉,「紅」代替花,是兩種顏色的對比;「肥」形容雨後的葉子因水份充足而茂盛肥大,「瘦」形容雨後的花朵因不堪雨打而凋謝稀少,是兩種狀態的對比。本來平平常常的四個字,經詞人的搭配組合,竟顯得如此色彩鮮明、形象生動,這實在是語言運用上的一個創造。由這四個字生發聯想,那「紅瘦」正是表明春天的漸漸消逝,而「綠肥」正是象徵著綠葉成蔭的盛夏的即將來臨。這種極富概括性的語言,又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胡仔[音只]《苕溪漁隱叢話》稱:「此語甚新。」《草堂詩餘別錄》評:「結句尤為委曲精工,含蓄無窮意焉。」皆非虛譽。 

    這首小詞,只有短短六句三十三字,卻寫得曲折委婉,極有層次。詞人因惜花而痛飲,因情知花謝卻又抱一絲僥倖心理而「試問」,因不相信「捲簾人」的回答而再次反問,如此層層轉折,步步深入,將惜花之情表達得搖曳多姿。《蓼園詞選》云:「短幅中藏無數曲折,自是聖於詞者。」評價非常得當。 

寫作手法

(一)   綜合運用擬人化、借代及對比手法,用語清新。 

    詞中把本來用以形容人的「肥」、「瘦」二字,借來用以形容綠葉的繁茂與紅花的稀少,暗示出春天的逐漸消失。同時,「綠」代替葉,「紅」代替花,這又是借代手法的成功運用。 

    「綠肥紅瘦」一語,更是全詞的精絕之筆,歷來為世人所稱道。「綠」代替葉,「紅」代替花,既是代手法,又是兩種顏色的對比;「肥」形容雨後的葉子因水份充足而茂盛肥大,「瘦」形容雨後的花朵因不堪雨打而凋謝稀少,是兩種狀態的對比。本來平平常常的四個字,經詞人的搭配組合,竟顯得如此色彩鮮明、形象生動,這實在是語言運用上的一個創造。 

    宋朝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卷六十):近時婦人能文詞,如李易安頗多佳句。小詞云:「綠肥紅瘦」,此語甚新。

(二)  妙在含蓄、曲折,極有層次。  

    作為李清照的成名作之一,這首小令寫得非常曲折委婉,意境層層疊進,雖只六句,卻幾度轉承,極有層次。 詞人因惜花而痛飲,因情知花謝卻又抱一絲僥倖心理而「試問」,因不相信「捲簾人」的回答而再次反問,如此層層轉折,步步深入,將惜花之情表達得搖曳多姿。 黃蓼園《寥園詞選》:「一問極有情,答以『依舊』,答得極淡。跌出『知否』二句來,而『綠肥紅瘦』,無限淒婉,卻又妙在含蓄,短幅中藏無數曲折,自是聖於詞者。」 

    同為傷春之作,作者並沒有像其他詩篇一樣直接寫如何百花凋零、如何悲傷惆悵,而是通過聽覺、視覺等側面營造暮春時節的氛圍,從客觀現實逐漸轉入主觀感受,從而能夠更加強烈的引起讀者的共鳴。   

(三)  化用前人詩意而有創造性 

    很明顯,李清照讀了韓偓的《懶起》一詩,得到啟發,而化用其詩意入詞。韓詩是這樣寫的:

    「百舌喚朝眠,春心動幾般。枕痕霞黯澹,淚粉玉闌珊。籠繡香煙歇,屏山燭焰殘。暖嫌羅襪窄,瘦覺衣帶寬。昨夜三更雨,今朝一陣寒。海棠花在否,側臥捲簾看。」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同樣是寫昨夜的雨,李清照把雨的情狀給模擬出來了,「雨疏風驟」,風疾雨點大。起首陡然寫昨夜風雨,其實是為後面鋪陳的,緊接著的下句就凸顯了。昨夜其實睡得很好,「濃睡」比酣睡、沉睡都好,既酣暢淋漓又沉沉踏實,只是,儘管濃睡,仍聽到了昨夜的雨疏風驟,說明風雨之大。睡得如此之沉,昨夜的殘酒卻仍未消散。有人說是因為昨夜風大雨大,憐惜開得正好的海棠花而借酒消愁,所以才睡了一夜還宿醉未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宿醉未消所以躺在床上懶懶的,卻猛然想起,昨夜那麼大的風雨,院裏開得正豔的海棠如何了呢?那樣嬌嫩的海棠一定不堪風雨的蹂躪,窗外不會已經是殘紅點點了吧?不忍親見,也仍懶得起身,於是試著問「捲簾人」,海棠怎樣了? 對於海棠,侍女是漠然的,漫不經心隨口答道:「海棠依舊。」與韓偓的《懶起》相比,一樣的擔憂海棠,但多了與侍女的對話,就生動多了。 

(四)  用字精鍊 

    經歷了一場風吹雨打,作者心中十分想知道園中的海棠是否花瓣零落,令人不忍面對,因此急急地向「捲簾人」詢問。一個「試」字,寫出了人物心中的擔憂,她不願意春天就這麼快的過去。「試」字將不忍問卻又忍不住想知道的矛盾心理刻畫的淋漓盡致。 

    「綠肥紅瘦」一語,除了是多種修辭技巧的綜合運用外,又是用字精鍊的一例。 

(五)  巧妙運用對話 

    最後,作者通過女主人與捲簾人的對話來展開全文。這種寫法,不僅是讀者如聞其聲、如見其人,在腦海裏形成一副完整的畫面,增添了真切感,而且行文上也顯得緊湊而有內容。同時還將人物的心境通過話語表現出來,更顯得真實可信。此外作者在對話中稍加點綴,如「試」、「卻」等字,將人物情感的轉折細膩地刻畫出來,對比著描寫了兩個人物的情感心思。 

名家評價 

1.胡雲翼《宋詞選》:李清照在北宋顛覆之前的詞頗多飲酒、惜花之作,反映出她那種極其悠閒、風雅的生活情調。這首詞在寫作上以寥寥數語的對話,曲折地表達出主人公惜花的情感,寫得那麼傳神。「綠肥紅瘦」,用語簡練,又很形象化。 

2.《唐宋詞百首詳解》:這首詞用寥寥數語,委婉地表達了女主人惜花的情感,委婉、活潑、平易、精煉,極盡傳神之妙。

3.宋朝陳郁《藏一話腴》內篇卷下:李易安工造語,《如夢令》「綠肥紅瘦」之句,天下稱之。 

4.張思岩《詞林紀事》卷十九引清朝査初白:可與唐莊公《如夢令》疊字爭勝。

5.清朝徐釚《詞苑叢談》卷三:李又有春晚《如夢令》云云,極為人所膾炙。 

6. 《四庫提要》云:「清照以一婦人,而詞格乃抗軼周(邦彥)柳(永),雖篇帙無多,固不能不寶而存之,為詞家一大宗矣。」 李清照雖然不是一位多產的作家,其詞流傳至今的只不過四五十首,但是卻「無一首不工」,「為詞家一大宗矣」。如這首《如夢令》,便是一首「天下稱之」的不朽名篇。 

參考資料

1.     吳小如《詩詞札叢》,北京出版社1988 年。另一版本:吳小如《古典詩詞札叢》,天津古籍出版社,2002 年。

2. 徐培均《李清照集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3. 陳祖美《李清照詞新釋輯評》,中國書店,2003年。

4. 鄧紅梅《李清照新傳》,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

5. 陳祖美《李清照評傳》(中國思想家叢書),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欲體驗內氣運行,不妨一試。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四年間已教接近一百人,     
      

       包括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