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4th Sep 2013 | 武林掌故 | (394 Reads)
細說1929年浙江國術遊藝大會(3)
  
    27日(大會比試最後一天),馬承智棄權、故胡鳳山與朱國祿對打。二人體魄相當,技藝勇力均稱對敵。胡鳳山則取守勢,伺機進攻,不料朱國祿連發快拳空打,待胡鳳山注意其左側時一個反劈,胡猝不及防,即為朱打中面部而暈倒。曹晏海與章殿卿打二次,交手未及二合,曹因禮讓,而故作右手扶地,後一回對峙作滑地右手撐地樣,居第四。
                      


                                        
                                                         張靜江在觀看比賽


    凌耀華先生所撰寫的《千古一會——一九二九年國術大競技》一文記述如下:


    「王子慶與胡鳳山對打時,胡接受與朱打時的教訓,連出崩拳,王側身時,面部兩顴骨均中一下,但不重。與此同時,王用挑踢將其踢倒。因二力交叉忒猛,胡雙膝雙肘都跌傷,牙齒跌落兩個,所受之內傷亦重。胡下臺後與其在江蘇國術館的老師抱頭大哭一場,當即離去。」


    《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匯刊》記錄如下:「胡鳳山與王子慶兩君體魄相當,力亦不相上下,此時均全副精神關注,角逐頗猛,終至二人抱持,互相扭結三分鐘,同時倒地,王君在上,遂佔優勝。」(引用自童旭東《關於胡鳳山先生傳聞的辯誣》)
 
    凌先生所述是從某老先生(未知真實姓名)的筆記中轉抄來的,而《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匯刊》則是這次比賽的組織單位浙江國術館在比賽結束不久公開的比賽記錄,因此《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匯刊》中的記錄可信度更高一些。
 
    章殿卿與朱國祿對打時,章一腿踢去反讓朱接住,章幾次想以落地腿法反擊朱不成,為朱用十字腿向章轉立一腿踹去倒地而負。
 
    王子慶與朱國祿對打,朱則忽專取下路作逼腿之虛法,不料王就其勢直沉下去,用一硬開弓之勢將朱打倒,並傷及其左臂左膝。朱失利而王勝。

               

                                       
                        決賽優勝者(王子慶、朱國祿、章殿卿)


    當章與王對打時,
王子慶面部帶傷,章殿卿腿部帶傷。二人碰面恐怕會再受重創,於是章殿卿向王子慶一拱手,自願退讓。王子慶打章是最後一局,遂得冠軍。
 
    第二名朱國祿、第三名章殿卿、第四名曹晏海、第五名胡鳳山、第六名馬承智、第七名韓慶堂、第八名宛長勝,第九名祝正森、第十名張孝才。最優勝者都是中央國術館的學生。之後,李景林又將前十名照片掛在中央國術館大門內通壁上,以示榮耀。
 
    幾日後,《大公報》以「前三名優勝者皆河北人」報導了這次大會的戰果。
 
  大會得將名次全部評定好後,由前三名登臺向觀眾致意。武術家凌耀華根據前輩筆記整理的《千古一會——1929年國術大競技》中記錄了三人的獲獎感言。王子慶大略說:「本人參加比賽完全是為了提倡國術,決非為圖名利,特將大會獎勵之五千元與二十六人平分。」朱國祿大概說:「希望中華民族一致努力國術,民眾有了強健的身體和力量才能打倒帝國主義,中國才有希望。」章殿卿也說:「請全國同胞注意國術,鍛煉身體一雪東亞病夫之恥。」

                       


 
    全場觀眾無不為之鼓掌,慶祝優勝。三人話畢,復有杜心武表演了鬼頭手及輕功,張紹賢表演無極拳等十三項至四時半才結束。大會宣佈閉幕式於明天下午一時在省政府大禮堂舉行。接著在鼓樂聲中前三名拍照,前六名(胡鳳山缺席)拍照,評判委員會、監察委員會分別合影紀念。
 
  第十二日(11月28日)下午,大會於浙江省府禮堂舉行閉幕儀式,會長張靜江因浙江財政困難,四出籌餉,要到晚方能回杭,故由秘書長代蒞大會,副會長及兩委員會成員均出席,比試各員皆到場參加。臺上懸中山像,旁有一聯似馬一浮手書,上聯云:「剛柔正奇變化莫測」,下聯云:「動靜虛實妙悟惟心」。中山像下排列各項將要頒贈的銀盾、鏡架及大會獎品等。
 
    張靜江趕回杭州,在閉幕講話中希望此類武術大會,在各省「逐年繼起,次第舉行」。

               

                                  浙江國術遊藝大會閉幕禮

    講話結束後即開始頒獎,第一名獎五千元及張之江贈送的銀盾一具,上海武當社鏡架一個,中華體育會之銀盾「藝勇超群」一具,黃文叔(黃元秀)先生贈的手書一聯「讀書未必能經世,學武逢時可干城」;第二名獎一千五百元並張之江贈對聯一幅,中華體育會銀盾「有勇知方」一具;第三名獎一千元,中華體育會銀盾「積健為雄」一具;第四名得五百五十元並中華休育會「武德可風」一具;第五名得四百五十元,中華體育會「自強不息」銀盾一具;自第六名至十名分別獎四百、三百五十、三百、二百五十、二百元不等。第十一名至第二十名各贈龍泉劍一柄;第二十一名至第三十名各贈金表一隻。
 
    當晚又在杭州協順興、聚豐園設宴招待大會上層各員及優勝者。為時半月餘的「國術遊藝大會」,在杯箸交錯中完全結束。但有些鮮為人知的內幕,卻由後人慢慢地發掘出來。
                  

                張英振與高振東表演

附錄:

補充資料(一)

前十名獲獎名單最優

等級名次

姓名籍貫保送機關
1王子慶河北保定中央國術館
2朱國祿河北定興江蘇警官學校
3章殿卿河北保安李芳宸(李景林)
4曹晏海河北滄縣披掛、八極
5胡鳳山河北南皮江蘇國術館
6馬承智皖北和邱江蘇國術館
7韓慶堂山東即墨中央國術館
8宛長勝山東歷城山東省政府
9祝正林山東即墨青島國術館
10張孝才山東歷城山東省政府
        


    大會期間李景林與當世著名武林高手合影。前排左起:楊澄甫、孫祿堂、劉百川、李景林、杜心五、鄭佐平、田兆麟。後排左起:蘇景由、錢西樵、高振東、褚桂亭、黃元秀、沈爾喬。

 

 補充資料(二)

      1929年杭州國術大賽前十名資料  第一名王子慶1899-1980):河北保定柏鄉縣人,時年三十歲,幼從名師劉春海先生習藝,盡得其技,精擅少林拳,尤精摔角,任職中央國術館,性情敦厚,有古豪俠之風範。 

第二名朱國祿1900-1972):河北定興縣人,時年二十九歲,幼從王桂亭習形意拳,任職江蘇警官學校。朱國祿是16歲練形意拳,18歲棄武從文。1923年朱國祿21歲時被其兄朱國福叫到上海,做朱國福的拳擊陪練。並加入朱國福創辦的武學會,於是再次隨朱國福學習形意拳和拳擊。同時兄弟兩人在上海大世界表演拳擊。1928年首屆國術國考,福、祿、禎兄弟三人同獲最優等,轟動武林。 

第三名章殿卿(1904- ):河北保定新安鄉人,時年二十五歲,十二歲時投王薌齋及楊振邦兩先生之門習藝,精於翻子拳、摔角、形意拳,後當兵仍繼續練武不輟,任職國民革命軍第十一師章殿卿,1920年投軍,1925年加入李景林衛隊,同時隨李景林學習武術,得李景林真傳。1928年參加國考入教授班,不久即離去。 

第四名曹晏海1903-1938)河北滄縣蘆家園村人,幼從蓮闊和尚練習燕青拳多年(一說幼習滑拳)。1928年4月,進入中央國術館學習國術,從馬英圖習通背拳。1929年從郭長生練披掛(劈掛),並與郭結為金蘭,以後又拜在孫祿堂、李景林門下習藝,並得到馬英圖、朱國福等人的指點,博採眾長。(一般文章多誤作「曹宴海」,本文已用民國時代的資料更正。) 

第五名胡鳳山(1896-1934):形意。胡鳳山,湯士林的弟子,1928年首屆國考獲優等後,拜在孫祿堂先生的門下習藝。胡鳳山是李景林的女婿,是當時形意八卦門的硬手之一 

第六名馬承智(1888-1977) :安徽藿丘人,幼從黃樹生習少林門諸藝。甚具功力,能用手指拈碎綠豆,且周身上下不怕踢打,能舉手撲人。馬承智,1928年首屆國考獲最優等後拜在孫祿堂先生門下習藝。 

第七名韓慶堂1901-1979): 山東即墨人,近代北少林長拳傳人(少林門平敬一的弟子),精嫻北少林武技及各項點打摔拿功夫,尤精擒拿術。於首屆國考獲優等,後拜李景林門下。 

第八名宛長勝1903-1974): 時年26歲,回族,山東濟南人。查拳馬金鏢之門生。 

第九名祝正森1902-1971): 時年27歲,山東即墨人,青島太乙門楊明齋的弟子。 

第十名張孝才1905-1972): 時年24歲,查拳馬金鏢之門生。

補充資料(三) 比賽中的幾個現象:

1.名滿天下的高手名不副實的比比皆是,名氣大的不一定能打,或者不敢上擂台,或者經擂台一檢驗,優劣立顯,用趙道新的話來說,就是「要麼被打破了頭,要麼被嚇破了膽」。

2.大部分傳統武術不能實戰,乃是「虛設的套子」,不能臨場實用,被當時形象地稱為「空頭拳術」,而優勝者自報家門時雖都是五花八門的傳統門派,但無一例外的暗地另搞一套獨有的格鬥訓練,訓練內容不得而知,但從個別人身上可推測一二,如亞軍獲得者朱國祿兼練拳擊,其打法當時遭一些名家非議,說「不合國術」,朱的打法有拳擊加腿之嫌。

              (未完待續)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