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6th Sep 2013 | 武林掌故 | (326 Reads)

細說1929年浙江國術遊藝大會(4)
 
續補充資料(三)

3.武術門派本無優劣,但這次比賽南派選手普遍不敵北方拳師,南拳選手第一輪全部敗北,有的剛交手就被打敗,有的簡直無還手之力,後為照顧南派,抽簽時將南北分開。(有人解釋由於清末以來,北方憂患重重,武師多實戰經驗,而南方較少戰禍和災難,拳師較少實戰經驗所致,非關某些拳術較優。)

4.比賽對社會上的空頭拳術痛刺一針,「要學打擂台的拳術」成為當時練武著的要求,但持藝者看到其真實效果,反而出現一個空前保守的局面,認為那些為數不多的技藝再也不胥(需)傳人。

5.這次比賽沒有看到高深的內功,沒有發人於丈外的場面,看看優勝者的打法,王子慶運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戰術打法獲得冠軍,其不招不架甚至中招反擊的打法頗像散打,且身高體壯,以力降人,非傳統觀念的以巧取勝,倒合乎現代比賽分體重級別的觀念;朱國祿借鑒拳擊打法,善於聲東擊西,虛實結合,卻引起了人們對散打的指責:拳擊加腿,與重視腿法的散打還是有著相近的一面。其實現在的散打在試驗階段主要在武漢體院和北京體院進行,其領頭人分別是溫敬銘和張文廣,都是當初中央國術館的學員,散打和傳統的關係他們應該
 
6. 第四名曹晏海,公認的第一高手,不怕「起腿半邊空」,以裡纏外踢,勾掛起落易如手便的腿法橫掃各路豪傑,因照顧面子,讓拳獲得第四曹晏海在整個杭州打擂當中,經過多少輪次,沒被任何人打中過一下,和任何人交手沒有過兩個回合,即取得勝利,足見其功純藝精到何種程度。曹晏海的「禮讓」情況如下:
 
    進入決賽,爭奪前十名名次的時候,賽場上出現了不正之風,為了使教授班能壟斷名次,出現了「禮讓」歪風。另外,有些人私下向曹晏海等人作工作,說:「某某某(有資料說是章殿卿)是副館長李景林的未來女婿,無論如何也得留個面!」迫於這種情況,賽場上出現了自動倒地現象,曹晏海等人就是這樣。比賽中雙方還沒進招,曹自動作左手扶地狀,而後又作右手扶地狀,兩次倒地,宣佈對方勝利,觀眾對此十分不滿,這次盛況空前的千古一會,出現了這些歪風後,給這次大賽造成了很壞的影響。(過份講人情,而忽視體育精神,是中國傳統文化一個弊端。)
 
結束前,觀眾紛紛向大會提出意見,高喊「藝高受壓」,主要是為曹晏海居第四鳴不平。大會就這樣結束了。
 
7.高手在民間嗎?高手不食人間煙火嗎?有一江西老僧上台比試,被打塌頭骨,抬上救護車;最後比賽的最優勝者都是中央國術館的學生,相當於現在的國家隊,且多來自河北山東,民間未見高手。            


                                    
 
         當年的海報(可能是《上海畫報》)


補充資料(四)



曹晏海大戰劉高升詳情:
 
「觀眾期待已久的曹晏海大戰劉高升快要開始了。樂隊奏起軍樂,台下幾百名中央國術館的學生搖旗呐喊為曹晏海助威;采自上海的幾百名由劉高升的弟子組成的啦啦隊為劉助興。

  音樂暫停,比賽開始,裁判鳴笛,曹劉二位抱拳施禮,然後各退三步開始比賽。曹首先欲試劉的腳下功夫,用「激絞連環」行步圈著劉溜了兩圈,發覺劉步法遲拙不夠靈活,心想這個對手我好對付。於是施用絕技「激步勾子」,想把劉踢翻在地,只見曹「嗖」的一聲,離劉兩丈開外,縱身躍到劉跟前,右腿踢在劉的左腿上,這一下不要緊,不但沒把劉踢動,反而自覺好似踢到石柱子上一般,震得腿發麻,心想劉高升的硬功確實名不虛傳!
 
第二個回合,曹晏海見劉自取守勢,便連續用快腿擊打劉的胸部,雖連連擊中,但總不能將劉踢倒在地。正在此時,曹盡平生之力,用右腿猛踹劉之前胸,這一腿雖然又踹個正著,但沒把劉踹倒,而劉順勢將曹的右腿抱住,於是曹伸右臂將劉的脖子夾住,右小腿插入劉的襠內。這時幾千名觀眾都為曹晏海捏著一把汗,心想這回曹非敗在劉的手下不可。
劉高升抱著曹的右腿便用力向前湧,欲將曹撩向台下。曹晏海就在劉抱住右腿用力向前湧的同時,將右小腿在劉的襠內抽出,別在了劉的右腿小腿外側,向左一擰身,把劉高升摔了個仰面朝天,這一下叫「抽腿別」或「抽腿別子」。
 
台下觀眾一片歡呼,給曹晏海祝賀,可是劉高升在地上躺著說「這不算!」李景林總裁判長離席問劉高升「為什麼不算?」劉答:「這是摔倒的,不是打倒的。」正在此時,曹晏海對劉高升說:「劉老師,不算咱再來。」聽到曹晏海的話,看臺上觀眾齊聲高呼:「曹晏海,英雄!」「曹晏海,好漢!」
 
稍事休息,比賽又重新開始。劉高升進了兩招,都叫曹晏海閃過,於是劉高升氣往上湧,恨不能一掌把曹打翻在地,怎奈步法不靈,心有餘而力不從心。曹晏海又圍著劉高升轉了兩圈,見劉腳步一亂。只見曹晏海一擰身子,沒看清用的什麼招,把劉高升打出兩丈開外,倒地鼻口出血。這實際上是用通臂二十四式中的「橫」打的,因動作太快,所以大家都沒看清。此時,曹晏海又走到劉高升面前說:「劉老師,這次算不算?」劉說:「算!我輸了。」裁判向劉高升說:
「三打兩勝,是否再打?」劉說:「不打了,我認敗。」裁判示意,曹晏海得勝。
 
樂隊奏勝利曲,觀眾一片歡呼,都說大飽眼福。台下幾百名中央國術館的學生湧上臺,把曹晏海抬起來,拋到空中,以示祝賀,然後保護著曹(以防暗害)同回賓館。
(摘自郭鐵良《中央國術館史料展現 曹晏海杭州打擂全紀實》)

              

  韓慶堂在1929年浙江國術比試遊藝大會上表演十字腿


補充資料(五)


胡鳳山戰敗的內幕:
 
胡鳳山曾是形意門風雲一時的人物。1929年杭州國術遊藝會的大賽採取分組循環雙敗淘汰制。在進入到前六名時惟胡鳳山全勝,沒有敗績。在前面的循環賽上,雖然每個人出賽的次數相近,但內容不同。因胡鳳山賽前就是奪標大熱門之一,因此為眾矢之的,遇胡鳳山者無不竭力相搏。整個比賽過程中沒有因為客套自動退場者。而朱國祿、曹晏海、章殿和王子慶等皆有兩場左右的相互禮讓、未戰自退的場次,當時比賽密度較大,胡鳳山體力消耗大於他人也是實情。
 
因為前十五名想讓王子慶奪魁,抽籤遇到王子慶就很快認輸,遇到胡鳳山明知不敵也拼死相鬥,意在消耗胡鳳山的體力,結果胡鳳山與王子慶比賽時因體力消耗過大,最後輸掉了比賽。這可由當時的大會匯編檔上看出,該匯編材料在李天驥先生處。
 
此外,胡鳳山受到朱國祿和王子慶的算計也是事實,南京的徐鑄仁先生曾多次談起過此事,徐先生曾參加此次大賽。
 
決賽前夕,六人(最後6名)之中的朱國祿和王子慶找到胡鳳山,請胡鳳山吃飯。他們對胡鳳山說:「胡師兄,你的功夫我們沒法比,咱們之間沒什麼好打的。明天你一出手我們就倒,作個樣子算了,免得受傷。」由於胡鳳山平時與他們切磋時,他們確不是對手,故信以為真。
 
第二天,首由胡、朱對陣,朱以連環拳出擊,待朱到了跟前,胡隨手打出一拳,未用真勁,出手亦慢,不想朱不僅未倒地,反借胡出拳露出空檔之機,猛然進步反臂,胡於措手不及中被打中面門,當即昏倒在地,半小時後方才蘇醒。
 
隨後,胡鳳山又要與王子慶比賽,此時胡的精神恍惚,技術、勁道無法恢復,勉強苦戰,與王纏扭在一起,同時倒地。倒地瞬間,胡稍稍在下。當時評判席中有人判胡負。胡起身後,還在為剛才上了朱國祿的當而悔恨,對評判席說:「算我輸,不打了」,於是離場。胡最終只獲得第五名,以後愧悔負氣,連領獎大會也未參加。
 
至於說孫祿堂先生為徒弟在比賽中的表現找說詞則為無稽之談,據徐鑄仁講:此次比賽孫先生的新老弟子在分組賽中出線者甚多,然而孫先生勸他早一點的弟子們不要再打,把機會多留給新近入門的弟子,所以參加決賽的都是孫先生帶了不到兩年的弟子。
(見《內家拳舊聞》7—12)

            


   韓慶堂在1929年浙江國術比試遊藝大會上表演楊家槍法


補充資料(六)


張靜江舉辦浙江國術遊藝大會的幕後原因:

                 


 
浙江省圖書館現僅存一張當年出版的《浙江國術遊藝大會日刊》
 
1928至1929年正是張靜江政治上極為失落的兩年。張靜江不但是國民黨元老,而且是孫中山革命背後的主要金主。孫中山曾感歎:「自同盟會成立後,出資最勇最多者張靜江也。」1928年北伐成功,國民政府定都南京。按說,憑資歷張靜江進入核心權力層是順理成章的事。然而,忌憚他樹大根深,蔣介石甫掌大權便把他擠出了中央,貶到浙江任省主席。履新後,張靜江決心要振興浙江,一抒胸中悶氣。舉辦西湖博覽會就是他振興浙江經濟的第一步。那麼怎樣才能振奮國人精神呢?他首先想到的便是武術。
(見《老照片:擺擂西湖1929年的一場武林大會》)
 
 
補充資料(七)
 
為什麼稱浙江國術遊藝大會?

                

                                 




               (見徐清祥《中國武林之謎》)
 
補充資料(八)

 
    為了籌措經費,省政府批准發行一期國術參觀券。所謂國術參觀券,其實是一組套票,定價4元,包括10張票,合4角錢一張,比零售5角錢的門票稍微便宜一點,而且參觀券還能參加抽獎,可謂一舉兩得。5角錢是什麼概念呢?周偉良教授說:「當時5角錢可以買一斤最好的豬肉,折合成現在人民幣大概三五十元的樣子。」在當時,這樣的票價也不算便宜了。
令人遺憾的是,後來參觀券的發行出了岔子。1929年,《上海畫報》上刊登了一篇名為《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參觀券發行內幕》的文章。文章稱:國術參觀券原定11月13日開獎,可是承包者徐信孚交給大會的10萬元保證金卻遲遲沒有到位,開獎只好改在23日。徐信孚本是在西湖博覽會上推銷德國肺癆藥的商人。看到參觀券有利可圖,他便承包了9成參觀券的銷售,並許諾先付10萬元保證金。其實,徐本人並沒有這麼多錢,而是找杭州道勝銀行貸的款。可事到臨頭,貸款的事沒談妥。臨到發行日期,保證金還沒著落。幸虧此時杭州當地一商號出手,認購了8000張參觀券,這才使參觀券順利上市。
不過,坊間一直流傳著參觀券抽獎舞弊的黑幕。記者在中央國術館主辦的雜誌《國術週刊》上看到,有人質疑頭彩兩萬元獎金最後竟讓李景林得了。有趣的是,《國術週刊》答復:「就是李主任得著,也不見得有什麼黑幕吧?」大有此地無銀之意。這場參觀券風波,讓看上去很完滿的籌備工作,蒙上了一絲陰影。
      (見《老照片:擺擂西湖1929年的一場武林大會》)
 
補充資料(九)
 
1929年成為中國武術史上的巔峰之年。此後,在中央國術館推動下,各地武術學校如雨後春筍般創辦。1936年6月,中央國術館館長張之江(不同張靜江)還帶著9名武術選手隨「中華民國體育代表團」遠赴德國漢堡參加了第11屆奧運會,贏得世人矚目。
[詳見本人網誌: 武林愛侶--溫敬銘和劉玉華(上) ]
http://lsw1230795.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4079675
 
                  

         研究1929年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史料之一


補充資料(十)

 
王子慶為何於大賽後銷聲匿跡?
 
王子慶(1899~1980年),河北保定柏鄉縣人,幼從名師劉春海先生習藝,盡得其技,精擅少林拳,尤精摔角,任職中央國術館一等教習,時人評價「性情敦厚,有古豪俠之風範」。
 
其徒杜山久精通摔跤,杜傳揚州曹安定,曹先生現年90餘歲,曹傳鎮江李麟,李麟曾這樣描述王子慶(此句原文誤作「王子平」)先生:王先生大個頭,功夫驚人,曾給日本人幹活,精通柔道的日本人常欺侮工友,看誰不順眼就摔他幾個跟頭(跟斗),王為教訓日人,故意頂撞,日人與王摔跤,吃了大苦,惱羞成怒,欲下其毒手,後一日人長官愛其功夫高超,並要王傳授他們摔跤,這才逃此一難,王先生在鎮江保安處曾教過拳術、摔跤。可惜王子慶後來因吸大煙潦倒,輾轉上海等地直至回鄉,解放後以務農授徒為生。
(引用自「武術萬維網」)
http://www.wushuweb.com/x1/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5031
 
補充資料(十一)
 
    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在全國掀起了國術風潮,一個月後上海也舉辦了國術比賽。杭州地方史專家趙大川收藏的老報紙《上海國術比賽大會特刊》就記錄了三位杭州武林高手的義舉:「參加浙江國術大會諸同志,都是以尚俠好義、提倡國術做前提的。三位同志當眾聲明把他們所得的獎金若干輔助慈善事業,若干捐於浙江慰勞前將士募捐委員會,若干分贈參加比試諸同志,不分畛域,不分派別。這樣的豪舉,足以流傳千古。」
(《西博元年,全國武術名家在杭比武》,
《錢江晚報》,2012年7月11日)
註: 西博—即西湖博覽會

             


                杭州西湖博覽會大門

          (1929年浙江國術遊藝大會的場地就是
            杭州西湖博覽會結束後改建而成的。)
            
                  

                
                    (全文完)
 

參考資料:
 
1. 浙江省體育局《1929年浙江國術遊藝大會紀實》
2. 1929年《江蘇國術館(民國)十八年年刊》
3. 凌耀華《千古一會——1929年國術大競技》,《武魂》,1986年第4—5期
4. 武當門長 高振東 口述,高清 手記,邢志良整理《1929年杭州國術遊藝大會舊聞》
5. 陳順安《浙江武術的溯源與發展》
6. 徐清祥《中國武林之謎》----為什麼稱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廣西人民出版社,1989。
7. 郭鐵良《中央國術館史料展現 曹晏海杭州打擂全紀實》,  《精武》2006年第1期

8.《老照片:擺擂西湖1929年的一場武林大會》,河北新聞網,2013-03-10

9.《內家拳舊聞》(7—12)
10. 童旭東《關於胡鳳山先生傳聞的辯誣》,孫祿堂武學文化網。
11. 武術萬維網—武術論壇—關於王子慶
12. 《錢江晚報》,2012年7月11日
 
本人曾跟隨楊式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六年間已教超過一百人,    

    包括醫護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其他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