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0th Oct 2013 | 武林掌故 | (746 Reads)

截拳道的創立者--李小龍(2) 

    為了保住雙重國籍和逃避牢獄之災(或有可能被黑社會尋仇),在李小龍年滿18歲前夕,他的母親將他送上開往三藩市 (San Francisco,又稱舊金山) 的船隻。

1959年4月29日,李小龍乘坐「威爾遜總統號」郵輪,開始了漫長的海上旅行。

         

Picture

         李小龍在周露比的餐館前留影   

    李小龍身上僅有100元美金。他不想依賴家庭的資助,只想憑自己的體魄意志在美國站穩腳跟,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學業。他在港拍電影賺了不少錢,大都由父親為他存起來。他沒有動用這筆錢,他想完全自立。 

    1959年5月抵達美國三藩市。李小龍住在他父親的老友家。李小龍在三藩市,稍有點起色的職業是教人跳恰恰舞 (ChaCha),他的收費低廉,學員稀少,這與他精湛瀟灑的舞技很不相稱。 

三個月後,他去了西雅圖。他找到周馬雙金女士,即周露比(Ruby Chow)開的中餐館,周太太很熱情地接待了他,並收容他在餐館打工以賺取生活費和學費。周太太是李小龍父親的舊友,她在政治上很活躍,是當地華人社團的代言人,她經常接待各色人物或參加各種社交活動。她樂助好施,表現出一位女政治家的風範。

          Picture        

          周馬雙金(周露比)的餐館 

          同時李小龍進了當地的愛迪生高級工業學校(Edison Technical School,相當於中國的職業高中),這是他英文水平不夠格的緣故,不能夠直接進大學。也因為這點,李小龍在周記餐館只能從雜役做起,而不能做能賺取額外小費的跑堂。按照輩份,李小龍該是周太太的世侄。但是,李小龍父親的面子,到李小龍正式打工的那天,給無情地撕掉——周太太儼然一副老闆面孔,她毫無表情地對李小龍指指點點,稍不滿意,便厲聲訓斥。   

    李小龍怒火填膺,他來美已三個月,雖也知道「朋友歸朋友,生意歸生意」這一信條,但他覺得太突然,簡直就受不了。但李小龍還是把火氣強行壓下,按照周老闆的意旨,把工作做好。李小龍的行為跟在香港時大不一樣,依過去的脾氣,他會摔掉盤子不幹,或拿盤子砸她個滿臉開花。 

           Picture

                周馬雙金(周露比)

    李小龍本不愚笨,再加上他天生好勝,精力充沛,他沒多久就能把派給他的工作做得又快又好。洗盤子是雜役最基本、量最大的活,李小龍的動作就像在跳快節奏的恰恰舞,快速而優美,如山的髒盤子,頃刻間就洗得乾乾淨淨。可周太太總不放心,拿餐巾紙擦,放燈光下照,試圖發現污漬。周太太吹毛求疵一番,便開始褒獎,然後是一番人生哲理。 李小龍白天在愛迪生學校讀高中。美國的學校,跟保守的香港學校很不相同,完全是開放性的,紀律鬆懈散漫,在李小龍看來,美國的學生簡直就在玩。此時的李小龍,父母再不能督促他,老師也不會約束他,同學更不會因學業的優劣而崇拜或鄙視一個人。 

    李小龍完全可以無拘無束,放浪形骸。然而,此時的李小龍完全成了另一個人。他一改在港厭學翹課的作風,一絲不苟,如饑似渴地學習。他深知學費來之不易,逆境中的他悟醒了許多人生的哲理。他知道理科一直是他的弱項,他曾對它恨之入骨、厭之如蠅。現在,他儘管仍不喜歡,卻比文科下了多倍的苦功。他對英語,更是到嗜學如命的地步,他知道;來到美國,無論進大學深造,還是進社會就業,語言是最最重要的。 

當時,李小龍的哥哥李忠琛,在西雅圖念大學。他寫信給父母,報告小龍的學業狀況,他父母驚喜萬分,又難以置信。 

          李小龍的英語水平得以很快地提高。由此,周太太派他做餐館跑堂。由於與大廚不和,而餐廳的工作也不適合自己,李小龍自動辭工。 

    李小龍離開周記餐館,發誓不去任何一家餐館打工——那樣太束縛自己的個性了。他想獨立從事一種職業,哪怕收入僅夠糊口,也比受他人約束要心情舒暢。 

就他當時的狀況,他能做的,也是他情願做的,是開一間武館。李小龍在餐館打工時,曾多次萌發此念頭,使這念頭變成現實的,是他在練功時結交的幾位朋友,其中一位名叫木村武之的美籍日本小商人對他的幫助最大。

       

Picture

             李小龍與木村武之 

木村和李小龍的友誼是以功夫為紐帶的。木村是個日本柔道的愛好者,每日勤練不輟。當有一天,他從李小龍住處附近的草坪路過,看見李小龍正在練習詠春拳,招式迅猛潑辣,令他歎為觀止。木村謙虛地拜李小龍為師,並且放棄他所喜愛的柔道,跟李小龍改學中國功夫。此時,木村已36歲,而李小龍才19歲。懸殊的年齡,並沒有妨礙他們成為至交。並且按照東方人的傳統:能者為師——木村甘願做李小龍的弟子和追隨者。

         

Picture

                 木村武之晚年照 

           當時已有好幾個武術愛好者跟在李小龍周圍轉。李小龍對建立武館招收學員把握不大。木村鼓勵李小龍,說:「你有真功夫,沒設武館就有我們做你的弟子,你樹起旗幟,不愁沒人投奔你門下,怕就怕沒有功夫而牛皮吹得天樣大的人。」 

    1960年,在西雅圖唐人街一個地下室裏開設第一間武館,教的是詠春拳。當時未用「振藩國術館」和「截拳道」的名稱。

            

Picture

李小龍和早期的弟子(左一是杰西格洛弗)


    武館設在唐人街的原因是,武術堪稱中國的國術,淵源極深,家喻戶曉,也必然會為移居美國的華人所喜愛。李小龍設立武館,初衷是以此為謀生手段,但絕非以盈利為目的,他的理想是將中國武術發揚光大並獨創一支門派。    

    1960年,李小龍在西雅圖青年會接受一名日裔空手道選手挑戰,僅用了11秒鐘的時間便打敗了這位挑戰者。   

    1961年3月以優異成績考入華盛頓州立大學,修讀哲學。

(近年,有一個新的說法:李小龍當時主修的是藝術系體育健康專業,哲學只是選修課。待考。)

 

無論如何,李小龍喜愛哲學是無可否定的。他沉湎於哲學的海洋裏,他崇拜的東西方哲學家,有中國的老子、莊子,德國的尼采,法國的薩特。他發現,葉問師父的教誨,以及古代俠客故事所包容的意義,皆可從老莊哲學中找到印證。而尼采、薩特的哲學,又與李小龍好鬥好強、無拘無束的天性驚人地相似。「真人不露相」是中國古代大俠的行為準則和追求境界,而年輕好勝的李小龍,總在不斷地推銷自己,張揚自己,以證實自己個「超人」。

      Picture      

 德國哲學家尼采的「超人論」對李小龍影響深遠  

           李小龍在大學期間,正值美國政府對越南的事務越陷越深。李小龍作為美國公民被徵入伍,據說將開派到越南去打仗。 

    李小龍不怕打仗,卻厭惡當兵——嚴厲的軍規軍律會使他無比束縛,不甚忍受。因此,他在大學就讀期間參加軍訓表現不佳。他常常溜課,以逃避刻板的行軍步伐訓練。最後,李小龍被罰凌晨4點鐘起床,行軍數小時來彌補溜課的時間。 

    李小龍作為預備役軍人留在美國本土,未被派往越南作戰。這算是他的一大幸運,也是武術界的一大幸運。   

    1962年4月李小龍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就讀大二,租用了學校附近的一個停車場角落,用作他的武館,掛起了「振藩國術館」的牌子。這是西雅圖第一間「振藩國術館」(Jun Fan Gung-Fu Institue)。

    李小龍的頭腦絕對聰明好使,應付學業綽綽有餘,主要精力放在功夫上。他和木村對這塊地方非常滿意,較唐人街那個地下室,空間和光線都要優越得多。他邊教邊練,技術大為精進。他總能如願地招滿學生,每位學費每月15美元。對囊中羞澀的李小龍來講,這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他在此一時期的武術,可視為李小龍版本的詠春拳,外觀上跟詠春拳別無兩樣,但加上大量中上段踢法,當時李小龍稱這武術體系為「振藩國術」,可視為截拳道的原型。 

1963年 出版《基本中國拳法》及創立截拳道拳法。約在這時,李小龍和他的日裔女友艾美分手。

         Picture

         《基本中國拳法》封面

    1963年9月,蓮達·艾米莉(Linda·Emery)進入華盛頓大學讀一年級,成為李小龍的學妹。李小龍和達的結識,較可靠的說法是:     

    那時候,李小龍在西雅圖到處進行武術表演,達已經注意過他。但達讀的是女校(加菲爾德高中),和李小龍本來沒有機會接觸。湊巧有一次,她們學校的先生看中李小龍在傳媒節目及大學寫的「中國哲學」文章。在安排了一個哲學老師和李小龍交流過之後,感覺很有意思,就請李小龍到達的學校演講哲學。 

    達自己介紹,聽課的時候,感覺李小龍像當時的一部著名電影《夢斷城西》其中一位男主角般充滿魅力,讓人心儀。但那時候,李小龍身邊總是有女朋友,達不夠自信去主動接近他。 

    後來,受她的一個華裔女同學邀請,跟李小龍學拳。有次,李小龍和她做練習示範。將她摔倒在地上的時候突然一面扶著她一面問,邀約琳達去「太空針」的餐廳吃飯(太空針是西雅圖專為萬國博覽會會興建的「地標」建築物)。那裏吃飯很貴,達問,是否下課後大夥兒一起去?李小龍回答,就我和你。達自然很開心,也就此和李小龍開始拍拖。(見《李小龍傳記作家李志遠先生訪談錄》) 

         Picture

               李小龍和蓮達

    學業優異的蓮達在外貌上卻沒有驚人之處,她身材苗條,臉形略長,皮膚微黑,她不事打扮,不知以化妝品和時髦的衣服來彌補自身的不足,是一個夾雜在眾女中不受人注目的一位。 

    其時,蓮達跟隨李小龍學功夫已快一個月。這之前,李小龍只把她當一名平庸的功夫愛好者。蓮達正是憑她的內涵而征服李小龍的,她壓根就沒想過跟李小龍發生什麼師生戀。蓮達貌不驚人,卻端莊素雅,落落大方。她溫婉嫺靜,略含羞澀,頗似一位來自東方古國的大家閨秀。她的性格、氣質,以及她練功時全神貫注,勤勉好學的態度,莫不使李小龍產生濃厚的興趣。 

    李小龍覺得蓮達不像人們成見中的美國姑娘,美國姑娘通常表現熱情奔放,輕佻而又張狂。蓮達除了膚色和臉型是典型的西方女子,性情活脫脫就是典型的東方女子。正因為這點,蓮達猶如一塊磁鐵,吸引住在異性交往中態度輕率的李小龍。 

    根據《醒思錄:李小龍的生活智慧》附錄的《李小龍年表》(2008年修訂版),李小龍和蓮達第一次約會是1963年10月25日,在新建成的西雅圖城標「太空針」高塔塔頂旋轉餐廳共進晚餐,正式確立戀愛關係。 

    在他們拍拖期間,仍有自命漂亮且性感的姑娘向李小龍投懷送抱,李小龍卻不為所動。1964年8月17日李小龍蓮達·艾米莉在西雅圖一間法院辦理結婚手續,並在華盛頓大學附近的小教堂舉行簡單而莊嚴的婚禮 

蓮達為了李小龍的事業,做出了巨大的犧牲——放棄學業而隨他去了加州。李小龍也因武術而未念完大學。

       Picture

          《基本中國拳法》內頁(1)           

Picture

          《基本中國拳法》內頁(2) 

1964年8月,李小龍蓮達·艾米莉移居加州洛杉磯,與武術家嚴鏡海合辦「振藩國術館」,並遇到菲律賓棍王丹·伊魯山度。

         

           木村長李小龍十多歲,卻心甘情願做李小龍的追隨者。跟木村情況相仿的,還有一位美籍菲律賓人——達尼·依魯山杜。 

依魯山杜40出頭,身材矮壯碩實。他跟木村不同的是,木村是位武術愛好者,而依魯山杜卻是個武功高手,他極具武術天賦,並且有精深獨到的研究。

         

Picture

                  依魯山杜 

           依魯山杜出身於菲律賓的武術世家,他10歲起就跟叔父學習琉球手(空手道的前身,流傳於與菲律賓隔海相望的日本琉球群島,故叫琉球手)。其後,學習過柔道、擊殺術、空手道、杖法、腿功、菲律賓拳等等。他年輕時旅美,後成了大學的體育教師。他不斷地尋訪武林中人,虛心求學,廣涉武術書籍,他將各國的武術融會貫通,試圖創立一種新的武術。 

    然而,當他看到李小龍的武術表演後,大為吃驚。事後,依魯山杜極謙虛地要求跟李小龍私下講手,切磋武藝,李小龍扎實的硬功、大膽的見解,使依魯山杜深深折服。他放棄了打算創立一種新武術的計畫,把自己的經驗所得及廣涉的資料毫無保留地奉獻給李小龍所創立的截拳道。 

    依魯山杜甘願以李小龍的門徒自稱,他同時又是李小龍的摯友和兄長,他教李小龍武術(同時又向李小龍學習武術),幫他出謀劃策,在李小龍人生的重要關頭為他拿主意。在李小龍成了功夫紅星後,他不像有的人極力吹捧李小龍,也在吹捧自己。他不恭維,不奉承,而是客觀評價。 

    依魯山杜卻沒有提及他為李小龍做出的巨大犧牲和無私奉獻,這正是他精神的可貴之處。李小龍後來使用雙節棍,玩到爐火純青的境界,以及他在電影《龍爭虎鬥》中施展的令人眼花繚亂的魔杖,都是依魯山杜傾心傳授的結果。其中魔杖是菲律賓自古相傳的國技,已經成為一種功夫技巧,它不僅適合於杖,還適合於拳,以及矛、棍、斧等多種武器。在美國,依魯山杜有菲律賓棍王之稱。 

    李小龍對依魯山杜非常感激和尊敬。七八年後,李小龍已是紅透半邊天,性格變得狂妄傲慢暴燥,很難與人相處。但在依魯山杜面前,他不敢張狂,而是尊敬如舊,把他視為大哥。 

在李小龍不多的武友中,還有一位父輩式的人物——這就是旅美華人國術界首領級的人物嚴鏡海。

            

Picture

              嚴鏡海和李小龍  

    一天,來西雅圖訪故友的祖亞倫看到在寓所前練功的李小龍,驀然驚歎,這個亞裔青年身手是那麼遒勁快捷,靈巧流暢!祖亞倫未見識過截拳道,不知是亞洲哪國的拳法,便上前探問。原來還是個來美沒幾年的、地道的中國人! 

                          Picture

                                           嚴鏡海(1)  

祖亞倫回到洛杉磯,向嚴鏡海JAMES-YIMM-LEE,亦即詹姆斯.嚴.李)敍述他的驚人發現,稱李小龍是「功夫奇才」、「不平凡中的不平凡」。嚴鏡海具有寬容大度的長者風範,他逾越門戶之見,擯棄年長及首領的尊位而親來西雅圖,去拜訪這位尚屬無名小輩的功夫奇才。

         

Picture

                  嚴鏡海(2) 

    李小龍對嚴鏡海的蒞臨,並未受寵若驚,而是淋漓盡致地將自己的功夫展示出來,並且毫不留情地將與其講手的嚴鏡海大弟子擊倒在地。嚴鏡海絲毫未流露出責備之色,而是欣賞李小龍的性格和追求。在以後的場合,嚴鏡海不存門戶之見,總是向他人推祟李小龍。 

       Picture

    從左至右--李鴻新 李小龍 嚴鏡海 周裕明

    嚴鏡海不僅是一個健身方面的專家與傳統武學方面的高手,同時還是一位精巧的機械製造師,因爲他曾憑著高超的焊接與機械製造技術爲李小龍製造了許多實用的訓練設備,使李小龍訓練起來得心應手,事半功倍。同時,他更協助李小龍在奧克蘭建立了新的「振藩國術館」(JUN-FAN-GUNG-FU-INSTITUTE)。1964年8月3日奧克蘭「振藩國術館」正式開班授課。 

而且,經嚴鏡海的引見,李小龍亦得以認識了艾得.帕克及肯尼.拉貝爾等美國武壇的重量級人物。       
    
李小龍與嚴鏡海結為忘年交(嚴鏡海比李小龍年長20年),而在功夫面前,奉行能者為師。李小龍教嚴鏡海詠春拳;嚴鏡海幫李小龍完善截拳道。嚴鏡海年輕時曾是舉重冠軍,他把舉重技巧改進為健身法,無保留地傳授給李小龍。李小龍依法苦練不輟,肌肉更發達,耐力更強韌,爆發力更兇猛。 

          (未完待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1) 
 健身氣功---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改善失眠。

        青春常駐,健康長壽。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五年間已教超過一百人,   
  
      包括醫護人員、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