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6th Nov 2013 | 武林掌故 | (246 Reads)
巴蜀真人--朱智涵
 

    朱智涵(1873--1973)名永才,幼年入道門後得道號「智涵」,世人敬稱他為「智涵子」。居中江六十餘年間,鄉里以其和藹可親,昵稱他「朱老道」。朱智涵生於清朝同治十二年(癸酉年,1873年)七月十四日,逝於新中國癸丑年(1973年)八月十三日,享年一百歲。他平生為道而武技超群,命途坎坷而武德超卓,是一位名震四川的武林前輩。

                        

                  朱智涵道長
 
絕處逢生    

    朱智涵祖籍山東泰安,清光緒十一年(1885年)山東大旱,餓殍滿地,朱智涵一家十一口人,僅他一人倖存。朱朱智涵當時年十二,在南下覓食途中,他昏倒在山東滕縣千山頭玄武觀門前,為觀內道士
宋教玉收養,並收為徒弟。宋教玉(一作朱教玉)本四川省中江縣大鎮(鄰龍台鎮)葡萄店人,早年隨四川人鮑超從軍征戰,因憤世嫉俗,毅然在山東泰安出家入道,後到千山頭玄武觀,武功、醫學底子頗深。



    朱智涵性誠謹,奉師至篤,練功勤苦,因而在俗時被開過鏢行的師爺看中,破例親授道家「天地人盤」先天氣功和「純陽劍」(相傳為呂洞賓所傳。
宋教玉還把自己在戎馬中用過的一口龍泉劍贈他。此劍上鑄銅星七點,排列如北斗七星,現存)。朱智涵甫弱冠,已偉岸魁梧,盡得師傳。
 
    時山東「義和拳」運動如火如荼,朱智涵師徒激於愛國熱情,參加了義和團「坎字團」。朝夕奔走於「拳壇」上下,往來於道觀之間,傳道教武,毀教堂,殺洋人,從事反帝愛國活動。

              

                                                
               朱智涵曾參加義和團運動


    1899年12月,袁世凱代毓賢署理山東巡撫,帶兵進山東,瘋狂鎮壓義和團團民和老百姓。一時血雨腥風,玄武觀已難存身,宋道長(宋教玉此時已作道長)遂偕朱智涵沿運河南下,既賣藥行醫又尋師幫道。經蘇州玄妙觀、餘杭「洞宵宮」(道教第三十六洞天)等,入福建,再赴龍門南昆山、潮州老君洞等地。再轉往均州(湖北)武當山,然後往玉虛岩、華陽岩。遍訪異人名師,研練羅浮山道長處所得九勢二十七氣「金鐘罩」氣功,武功和醫術更見精進。


博采精粹

    1904年許(光緒三十年左右),宋教玉道長仙逝,朱智涵於悲慟之中遵囑入川,在合川黃葉觀住數年,又上峨眉山,下成都,後住青羊宮數載。在此期間,廣交武林人士,遍訪高手名師,探微於武當,少林、峨眉諸家武功和醫理。以後,每年定時到青城山天師洞朝山練功,「幫香火」一個月,與青城九俠(如杜自民、周鳳之、柴俊民等)切磋技藝,過從甚密,還收過不少徒弟(如青羊宮道人周索一)。

    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左右,
朱智涵仰慕「無敵手」吳春的威名,並看過吳春拳勢矯捷,身樁穩健,尤其在急拳之際,一個「三挑身」,給人以「千岩灑落,萬壑縈回」之勢。朱智涵深自嘆服,於是參拜吳春為師。吳春得技於其祖父吳新基(幼年出家少林,壯年還俗)。吳春既長以後,曾與蕭榮松(人稱蕭麼師、家住中江廣福鄉)、王俊亭(「中原大俠」王效榮叔父),先後在清末北京八大鏢局之一的「德勝」鏢局走鏢,人稱「無敵手」,名震華北。晚年載譽回川,由老家柏林鄉穆家樓移居大鎮,收徒傳藝,兼營銀飾作坊。吳春深得少林南派功夫真昧,刀、槍、棍、棒、鞭、鐧、錘、暗器等長短軟硬器械,無一不長,各派功夫幾簡都通。尤其少林的「七八連絲」,「九步連環」(合練謂之「脫節龍」,簡稱「七八九」),僧門「南山拆拗」等拳,由是朱智涵刻苦鑽研吳春所傳拳術,盡得吳門拳術要旨。
 
    1909年左右,吳春認為中江縣興隆場是小川北去成都咽喉,每多武林高手經過,就讓他暫住興隆城隍廟,授徒傳技以結交往來高手,時逢全國聞名大俠「金彈子李四爺」造訪吳春,途經興隆場,朱智涵摯意款待,虛心叩教。李感其誠,遂授之以「鳳凰石」之技。三日後引李四爺到大鎮與吳春暢敘衷懷,互致欽慕,談論技藝,經月乃去。
 
           

    中江縣興隆場(朱智涵在此鎮居住六十餘年)


    1911年,吳春去世,朱智涵悲痛不已,便在興隆場長住,次年朱智涵遵師囑去川東開縣拜會「南宮派」(清末有名的道家武術流派)首領李青雲老人。李老湖北洞庭人,原為武當道長(當時已年逾百歲,但鶴髮童顏,銀髯垂地,已換下舊牙一包,有照片存留至今)。李老將陳百霞介紹與朱智涵相識,不數日,彼此意氣相投,敬重愈篤,便在李老主持下結為金蘭弟兄(朱智涵時年三十九歲,為弟)。陳百霞,人稱「北俠」晚清武舉出身,曾任清廷大內侍衛,後浪跡江湖,是當時武林中一個傳奇式人物。他對南北派功夫無所不通,尤精武當白錦門「直吐」和「柔吐」內氣擊人功夫(「直吐」擊人可立時重創,「柔吐」擊人後七天方覺內傷且傷勢日加難治),一次,朱智涵與之較藝,殊感吃驚,觸其身如擊棉絮,渾然不能著力,陳用手指倏然一扣,朱智涵掌背已中,頓覺酸麻無力,又疼又熱。一月之後,在一、二掌骨之間,竟留下,終身不散的小氣結。武林中咸服陳的「神勇」絕技。陳曾贈朱智涵兩對「遊球」,朱智涵極愛惜,直至晚年,尚把玩不已。其中一對現存朱智涵門徒處。


                                  

                            

    中江縣興隆場(朱智涵在此鎮居住六十餘年)

    1924年11月1日,奉天特務郝某謀刺直系軍閥吳佩孚不遂,吳慕名聘陳為保鏢,資禮甚厚。一九二八年春,吳勢力衰弱,浮家泛宅於川東開江檀木場顏德厚私第,朱智涵專程前與陳百霞晤面,並勸其及早脫吳。陳以為「玉帥」(吳佩孚字子玉)此時,雖如折翼之鳥,無復沖天之志,處於殘破窮蹙之中,仍不失為亂世雄才,且在日本人面前尚有中華同胞骨氣。此時離去,恐為武林議論;又感朱智涵長途拜晤之情,當晚即將自己平生得意功夫「五雷掌」傳與朱智涵,以示對朱智涵規勸之謝意,直至吳一行人到河市南居信時,朱智涵才與陳百霞揮淚而別,不料此離竟是永訣,陳後終於中敵方冷彈而亡。此外,朱智涵還有一些拜把兄弟,如聞名皖鄂的道士「華陰道人」,「李鵬道人」(均居華山,李現健在,已118歲),「高爛傘」(手中持爛傘一把,四時不離,是其防身兵器)和「小掃把」,以及熊克武的保鏢馬某(河南人,能雙手舉馬,圍成都少城公署大壩走圈子)。在朱智涵居興隆、大鎮期間,亦時時互訪,切磋武技,研討藥方,朱智涵的功夫亦益愈精妙。

 
    1920年代中,成都有名武術家馬寶因事到金堂,有無賴子某詐言於朱智涵曰:「馬寶對你言之不遜」云云,極力攛掇朱智涵越三王廟與馬一會。朱智涵正襟危坐,兩眼微閉,緩緩言道:「來道是非者,當是惹事人。」隨即雙目驟開,恍若電光,無賴子某大驚失色,繼而發「鳳凰石」,碎其瓜皮帽上玉,某抱頭鼠竄而去。事後,朱智涵語人曰:「人只要廉隅自重,於心無愧,何必與人論高低?」
 

    1932年,四川軍閥田頌堯二十九軍所屬曾南夫部駐防中江,慕朱智涵威名,欲以高薪聘朱智涵為國術教官,朱智涵冷然一笑曰:「出家人,久甘淡泊,哪堪如此重任!請見諒。」終不受聘。
 
    抗戰期間,一外省賣藥人流落到大鎮,朱智涵見毅然解劍「幫場」,爾後,又贈之以自製「開弓大力丸」一袋,助其行旅。賣藥人感動得聲淚俱下,跪謝而去。

聲聞遐邇

    朱智涵走南闖北,兼收並蓄,融少林、武當、峨眉各派武術於一爐。所收弟子,遍及四川省內外,僅德陽市就不下兩百人。

    較著名的如海燈法師(范劍英或范無病),以少林功夫名傳國內外。

    張宗安,於蘭州授徒,他身材瘦小但勤於研練,日與海燈等師兄弟切磋,步履敏捷異常。解放前赴成都打擂,擂主始終不能沾其身而獲「金章」一枚。

    代自海,早年拜朱智涵為師,1960年代起,即親侍朱智涵直至逝世。得多路拳術和多種器械套路並繼承朱智涵正骨丹丸醫技,1982年逝世,享年七十八歲。

    德陽周子常,習「彈功」,功夫頗深,現已的逾八旬,1947年,嘗被蔣軍軍官無理取鬧,以滾水潑其手臉,但膚色如故,竟無一點燙傷痕跡,後在德陽火神廟授徒。

    又如劉子千和嚴永達,均學有所長,功夫不淺、且能發揚師教,桃李盈門。目前正和其他老前輩一道,繼續哺育和澆灌著中江、德陽以及外地區的民間武術之花。

              

                             朱智涵(右)與海燈(范無病)

楷模可範


    解放後朱智涵年逾古稀,聲名日著但謙虛不驕,研武不息,並十分關注中華武術的繼承和發展。1958年,他的師兄王醴泉以72歲高齡參加四川運動會武術表演,以其「朝天腿」、「睡佛式」獲得各界盛讚。歸來朱智涵欣喜異常,邀王暢談達旦,抒發探索國術之豪情,老而彌堅。
 
    四川政府對朱智涵也十分關懷,各級黨政領導人,亦多次看望過他。在三年困難時期,地委書記親自把他接到縣城居住,給予伙食特殊供應。由於朱智涵德高望重,被選為縣政協委員。
 
    朱智涵為人正直,樂善好施。稍有積蓄,則以錢財接濟弟子,鄉鄰和窘於資財的武林同道,但對於鼠盜狗偷之徒,則嚴加懲訓,以弘正氣。
 
    朱智涵的晚年北子劉某,家境地清貧,朱智涵親自為其添置衣褲並多次贈與錢財。
 
    1973年,朱智涵一百歲時,他還由海燈法師陪伴,在成都附近遊玩,攝影留念。

                   


 
    同年秋天,朱智涵彌留之際,還把自己積蓄的近千元捐獻給龍台醫院作修建之用(在這之前,還多次捐款給龍台「敬老院」)。
 
    這種思想品格,值得後人敬仰和學習。
 
    朱智涵生前常對人說:「武海無涯,其深無底,要寬以待人,嚴以律己,切不可與人爭強鬥狠,須知貪打必挨打。」他又說:「藝不輕玩,藝不輕傳,海深無底,天外有天。寸有所長,尺有所短,與人搶手(散打),禮重為先。」朱智涵平生屢遇高手上門較藝,他總是禮讓三分,以和為貴,不得已才擺樁看招。
 
    朱智涵十分贊同中華武術「強國、強身、強種」的社會功用,也強調中華武術「立足自衛,擊敗對方,剷除奸凶,賴以自保」的本質特徵。因而,朱智涵認為習練武術,須立足功力訓練,著眼於實戰,講「功道」重「看手」(即散打)練習。這些見解,至今仍不失為方家之議。
 
    朱智涵在中江傳出的拳械和功法計有四十餘個(包括套路和種類)。不少拳術和功法為省內外所罕見。
 
    他膂力驚人,內功深厚,八十歲以前,朱智涵挑吃水極少請人。常以雙手代扁擔,兩手懸百二十斤重的水桶,悠然來去。他的身法招式以自然,迅速,詭異為風格。「麒麟步」變化多端,「封閉掌」滴水不漏,「近蓋章」神鬼不測,每使來人未戰先怯;其巴、拿、翻、鑽、逼、捺、托、撒等法,每能以柔克剛,借力還力,置人於敗。他演練功夫時,吞身如鶴縮,吐手如蛇奔,輕捷如猿猴,每使來者折服。
 
    由於政治和社會多種原因,朱智涵生活始終只能差強人意。在「文革」中,還遭到一定的衝擊。他早年練功的器械、著述大多失散,也使他心灰意冷;再則,道門的清規,師教的律條,也或多或少地影響了朱智涵的功夫傳授,因而不少珍貴的功夫,十有六七者未傳出。這是令人痛心的。開放改革之後,政府正在大力發掘整理祖國民間武術遺產,在此形勢下,緬懷吳春、朱智涵這樣有全國聲望的武林前輩是適宜的、有價值的。
 
                                                    

                                              
                   朱智涵墓園

參考資料:

 
1. 張邦元《巴蜀真人:朱智涵》
2. 桂守真《近代玄門高道朱智涵》
3. 鄭光路《海燈的師傅朱智涵》,載於《中國氣功武術探秘》,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
4. 鄭光露(筆名鄭光路),《四川義和團運動和峨眉派武功的形成》,武術萬維網。
 
  

 本人曾跟隨楊式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現教授氣功及太極拳

 
氣功楊式太極拳
無極式站樁無極式站樁
渾元樁太極拳樁功
八段錦太極拳招式練法及用法
太極氣功十八式太極鬆功(輔助功法)
鶴翔樁太極推手—四正及四隅
易筋經太極八段錦(易筋經武功)
內丹功--小大周天功太極拳內功心法(老六路)
 
                               
兩途並進,貫通互補。-->
 
                                    道家修真研究  (性命雙修)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