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1st Dec 2013 | 文學欣賞 | (3506 Reads)
李商隱《為有》賞析

----讀一首看來平凡的小詩

 
  為有雲屏(1)無限嬌(2),
  鳳城(3)寒盡(4)怕春宵(5)。
  無端(6)嫁得金龜(7)婿(8),
  辜負香衾(9)事早朝(10)。

【註釋】

(1) 雲屏:以雲母製成的屏風。這是古代豪貴家室內的陳設。

              


                     雲母屏風


(2) 無限嬌:指嬌美的少婦。

(3) 鳳城:丹鳳城,借指京城長安(現在西安)。相傳秦穆公的女兒弄玉吹簫引鳳,鳳鳥落在秦都咸陽,因稱咸陽為鳳城,後人往往以丹鳳城代指京城。
(4) 寒盡:冬盡。
(5) 怕春宵:怕春夜太短。
(6) 無端:無奈。
(7) 金龜:唐代朝官佩帶的表示品級的一種飾物。本來唐代官員佩金飾的魚袋,武則天天授元年(690年)改三品以上官員佩金飾的龜袋。

           


(8) 婿:丈夫。
(9) 香衾:香熏過的被子。
(10) 事早朝:事,侍奉。早朝,清晨上朝拜見皇帝。古代皇帝在黎明登殿接受臣下朝見。

【語譯】


雲母屏風後,鎖著無限嬌媚的人兒;
京城寒冬已盡,我還害怕春宵難捱。
啊,為什麼我嫁個佩戴金龜的夫婿?
辜負了錦衾香帳,為早朝將儂撇開。

            

                                             

                   唐代婦女

【解題】


    《為有》:取首句二字為題,古典詩歌中常有此例,與內容無關。

 
【賞析】

 
    這首詩未編年,大約寫作於會昌六年(846)至大中五年(851)之間,即李德裕罷相以後,李商隱妻王氏去世之前。這段時間李商隱個人和家庭的處境都十分艱難。
 

    這期間,李商隱被牛黨視為李黨,受到排斥,只好放棄京職,離開長安,隨鄭亞遠赴桂州,途經江陵、潭州到桂林,入李黨桂管觀察使鄭亞幕,任支使兼掌書記。
 
              但不久鄭亞被貶循州,商隱頓失依靠商隱於宣宗大中 二年(848年)三四月間離桂北歸,數月間流浪和滯居荊巴(今湖北西南部、湖南西北部、四川東部)十月李商隱才返回長安,選為盩厔(今陝西周至)尉—低級小吏。大概此時期寫成《海客》、《流鶯》和《蟬》等,反映李商隱身處黨爭
的夾
縫中惶恐不安,並抒發長期沉淪下僚的憤慨。

 
    表面上,這首詩是描寫官家少婦閨怨的。
 
    首句「為有雲屏無限嬌」點明官宦人家,雲母屏風,人兒嬌媚。作者直接描寫「無限嬌」的少婦和她室中華貴的陳設。這樣寫既使人物出場,又點明了她的貴族自身分。
 
    二句「鳳城寒盡怕春宵。」寫寒冬去盡,春風送暖,氣候宜人,然而不得貪眠晏起。這句緊接著刻畫其心理狀態,寒冬過去,新春來臨,只能引起人們的歡悅,但這個少婦異乎常人而感到「怕」。原來冬天晝短夜長,春宵則較冬夜短,所以怕而怨。
    

 
    開頭用「為有」二字把怨苦的緣由提示出來。「雲屏」,雲母屏風,指閨房陳設富麗,「無限嬌」稱代嬌媚無比的少婦。金屋藏嬌,兩情繾綣,當春風送暖,京城寒盡之時,便雙雙地怕起春宵來了。丈夫既富且貴,妻子年輕貌美,兩人處在雲屏環列的閨房之中,更兼暖香暗送,氣候宜人,理應有春宵苦短之感,怎麼會產生「怕」的心情呢?首句的「因」和次句的「果」顯然有牴牾之處,這就造成一種懸念引人追問答案。


    三、四句「無端嫁得金龜婿,辜負香衾事早朝。」


    第三、四句,寫因為丈夫在朝內為官,每日必須早起上朝,自己仍是孤零寂寥。
 
    這兩句進一步點明「怕」的重要原因。丈夫是一個佩金龜的高官,每天天還沒有亮就得離開雲屏匆匆去早朝,她獨守空房,幽怨之情油然而生。
 
    「無端嫁得金龜婿」,語淺意深,春情春怨,和盤托出。這首詩與王昌齡的「悔教夫婿覓封侯」,李益的「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都是異曲同工,各有千秋。
 
    通過少婦的口說出「怕春宵」的原因。冬寒已盡,衾枕香暖,兩口子情意款洽,本應日晏方起,可是偏偏嫁了你這個身佩金龜的作官夫婿,天不亮就要起身去早朝,害得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守在閨房裏,實在不是滋味。這些似是枕畔之言,當丈夫正欲起身離去時,妻子對他說了這番話,又好像是埋怨自己,流露出類似「悔教夫婿覓封侯」那樣一種癡情;或是責怪丈夫,向他傾訴「孤鶴從來不得眠」的苦衷。「無端」二字活現出這位少婦嬌嗔的口吻,表達了她對丈夫、對春宵愛戀的深情。其實,妻子的苦惱也是丈夫的苦惱。

  前面的「為有」和「鳳城」二句就正面描述了丈夫的怨情。應當說他「怕春宵」比妻子有過之而無不及。「怕」字是詩眼,用得極巧。

 
    除了留戀香衾,不願過早地離去,撇下嬌媚多情的妻子,讓她忍受春宵獨臥的痛苦;還怕聽妻子嗔怪的話,她那充滿柔情而又浸透淚水的怨言,聽了叫人不禁為之心碎。不願早起離去,又不得不早起離去。對於嬌妻,有內疚之意;對於早朝,有怨恨之情;對於愛情生活的受到損害,則有惋惜之感。「辜負」云云,出自妻子之口,同時也表達了丈夫的心意,顯得含蓄深婉,耐人尋味。

    這首絕句含蓄深沉而又富於變幻。前兩句一起一承,一因一果,好像比較平直。但著一「怕」字,風波頓起,情趣橫生。後面兩句圍繞著「怕」字作進一步的解說,使意境更加開拓明朗。這樣寫,前後連貫,渾然一體。其中「為有」、「無端」等語委婉盡情,極富感染力。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

    再三吟詠,「無端嫁得金龜婿,辜負香衾事早朝」。僅僅因為丈夫要早起上朝,就產生這麼大的怨氣?似乎有點不近情理。總之讀完全詩,由「怕」字造成的懸念並未完全消除,顯然,詩有言外之意,弦外之音。



    李商隱的詩不易解讀,一些著名學者只看此詩表面的內容,謂此詩「弄筆戲作,不足為佳。」(紀盷《玉谿生詩說》)
 
    如不參考專門研究者的見解,這只是一首平凡的閨怨詩。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說:「言外有刺。」可惜未解釋諷刺的事物。


 
    屈復的《玉谿生詩意》分析得好,他說:「玉溪(李商隱)以絕世香豔之才,終老幕職,晨入暮出,簿書無暇,與嫁貴婿、負香衾何異?其怨也宜。」
 
    作者表面寫年輕貴婦為丈夫要上早朝而捨棄閨中歡樂的苦惱,實則寫自己因追求功名而沉淪幕府之職,更受害於朋黨之爭,而抒發悔恨莫及的痛苦心情。
 
    李商隱一生長期沉淪幕府,落魄江湖,不是他沒有才能,或有才能得不到賞識,而是不幸捲入牛李黨爭的漩渦之中,成了朋黨之爭的受害者。當他認識到這一點時,已為時太晚,不可自拔。「無端嫁得金龜婿」所表達的正是這樣一種悔恨莫及的痛苦心情。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更進一步說:「通篇表面仿佛描寫閨怨,實際乃諷刺無恥倖進的人,所謂『言在此而意在彼』,用筆非常婉曲。」葉先生以此詩結合唐代中後期,宦官仇士良專權恣意,部分士大夫向其奉承而得高位的史實,例如《摭言》(即《唐摭言》)載有裴思謙以仇士良關節取狀頭(中狀元),所以李商隱在詩中故意不用「金魚」而用「金龜」,實含有深意。當時結納仇士良等來獵取高官厚祿的大有人在,所以用倖進於武曌時期的朝貴作比來加以譏刺。
 
    正如董乃斌評注《李商隱詩》說:「這一事實不但証實了好詩之難以達詁(解釋得清清楚楚),更說明了讀者的參與有豐富原作涵義之效,好作品正要在讀者的創造性參與下才得以走向完成。」讀者能否欣賞此詩,既要知人論世,又要自行分析判斷了。

                   

參考資料:
 
1.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 
2.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
3. 劉學鍇《匯評本李商隱詩》,上海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
4. 劉學鍇、余恕誠《李商隱詩歌集解》,中華書局,2004年重印。
5.董乃斌評注《李商隱詩》,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年
 
   本人曾跟楊式太極拳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新編氣功課程及楊式太極拳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