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6th Jan 2014 | 武林掌故 | (290 Reads)
俠家名手金鉤李鬍子

 
    金鉤李鬍子原籍四川,是王隱林和鐵橋三的師傅。(鐵橋三少年時拜俠家名手金鈎李鬍子為師,後拜福建莆田少林寺的覺因和尚為師。)根據李鬍子的第九代孫李德彬整理的資料,原來金鉤李鬍子叫李昌,又名李遂成。金鉤李鬍子行蹤不定,曾在洞庭湖和鄱陽湖一帶行俠仗義,劫富濟貧。  
          
        

             鐵橋三的師傅金鉤李鬍子


    八百里洞庭湖中煙波浩渺,一望無涯,湖中分佈了一些小島嶼,就像藍天上嵌著一些小星星那樣,顯得格外可愛。湖的東岸,屹立著一列列山丘,蒼翠秀麗,為湖區增添了優美的景色。這個號稱五湖之首的洞庭湖,它吞吐長江,北齧松滋、虎渡、藕池,調弦四河,南匯湘、資、沅、澧四水。南來北往的無數船隻,北通長江流域,南往兩廣、雲南、貴州,交通甚為方便。



    清朝末年,洞庭湖區出現了一個劫富濟貧,專和滿清旗人與貪官污吏作對的老頭子,他生性豪爽,為人剛正,練就全身十八般武藝,據說他能飛牆走壁,踢刀含箭,力舉千斤,能潛水撚鼉龍,上山搏猛虎,又好打抱不平,排難解紛。生得一副絡腮美鬚,鬚長齊臍。每當飲食時,便從懷裏掏出一對金鉤,鉤住鬍子,往兩旁一撩,才露出一張朱紅的嘴唇。因此湖區的老百姓親熱地稱呼他做金鉤李鬍子。

         


                      洞庭湖區


    由於他原是太平天國的一員猛將,洪秀全失敗後,他便隱姓埋名,帶領他的一幫兩湖三湘的子弟,分佈在沿湖地區,打擊清朝的官吏富豪。當時人們只知道他姓李,但不知道他的真實名字。清朝連年發佈命令,懸賞一千兩銀子,口口聲聲要抓捕李胡匪。可是喊了十多年,在官軍營盤裏、衙門裏、大街上、富商店鋪裏、地主團防局裏都經常看到他,但都抓不著。都說他是神出鬼沒,詭計多端,都說他學了《奇門遁甲》,能土遁,會水遁,還能遮眼法(按: 李鬍子很可能會易容術)。有官軍看到他出現在面前,便發亂箭、亂攢刀矛,卻轉瞬間無影無蹤,因此又說他刀箭不入,法術無邊。官軍和團防聽到他的名字,渾身顫抖,貪官污吏和土豪劣紳聽到他的名字,便嚇得面如死灰。那些為富不仁的地主富商,聽到他的名字,則驚得魂不附體。只有貧苦人民聽到金鉤李鬍子的名字,卻喜笑顏開,把他當成救命恩人。所以儘管官僚地主們到處挨戶清鄉,而他卻自由自在地來往於東家西戶。有時隱藏,有時露露面目,有時殺幾個為官僚地主通風報訊的狗腿子,有時卻潛入衙門摘去道台老爺帽子上的孔雀翎和寶石頂,還把官印也一併拿走。有時還宰掉一些官軍中為非作歹的小頭目。鬧得滿城風雨,官僚們談虎變色,雞犬不寧,真是寢不安席,食不甘味。



    有一年中秋節,千里無雲,月亮格外團圓,岳州城裏熙熙攘攘,紅男綠女,川流不息,都在欣賞那洞庭湖上的月光。只見岳陽樓一帶人堆裏一片混亂,一陣陣哭叫聲,原來是岳州總兵官的公子指揮著十多個彪形大漢,大概是他家的家丁,正在搶著一個年輕美女,往馬上一按,便飛馳地跑進總兵衙門裏。旁邊一個老婆婆被踢在街旁,哭哭啼啼。老百姓都為她母女憤憤不平,但因總兵老爺官大勢大,也只得敢怒而不敢言,大家都要這個老婆婆去找金鉤李鬍子幫忙。老婆婆說:「他來去無蹤,到哪裡去找起呢?」忽然帶著面目的金鉤李鬍子分開眾人,走近老婆婆面前,雙手攙起她,並安慰她不要哭,也不要聲張,他願意助一臂之力。老婆婆說:「你是什麼人?能幫我這個忙嗎?除非是金鉤李鬍子來了,什麼事都能解決。」金鉤李鬍子笑道:「這又何難?」只見他把面目一拿,便露出齊臍的長鬍子。大家一齊吃驚地說:「啊!是金鉤李鬍子駕到,這老婆婆真有救了。」又見他悄悄問明老婆婆的家住地,要她即速回家等候,並要大家趕快散去,不要走漏消息。大家正在出神,忽見他一個縱步躍上屋頂,一線黑影,頓時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之中。

        


                   清代總兵衙門


    金鉤李鬍子來到總兵衙門,內內外外戒備森嚴,他趁更夫過去之後,從後牆一縱,便上屋頂,他身輕如燕,在屋頂上行走如飛,毫無半點聲音。他到處尋找那個女子,只見後院燈火輝煌,傳來女子哭聲。他來到後院屋頂,用倒掛金鉤的架勢,探望紗窗之內,看到那壞公子正在調戲被搶來的女子。洞房外面有四個打手在守衛。還有兩個丫環在侍候。他立即揭起了四疊屋瓦向那四個打手一砸,把四人全部打倒在地,有的頭破血流,有的臉腫鼻塌,有兩個打手被打著雙眼朝天。只聽得哭喊「有賊」。說時遲,來時快,李鬍子來一個燕子穿簾,從屋簷上繞身一跳,手起刀落,將四個打手送歸陰間,又穿入洞房,將白閃閃的鋼刀往壞公子臉上一晃,一把捏住脖子,嚇得壞公子渾身打戰,通體無力,跪在地上,連連磕頭哀叫饒命。李鬍子說:「我就是金鉤李鬍子,你強搶民女,該當何罪。」壞公子道,「我有罪,我有罪,該罰款。」李說:「該罰多少?」壞公子答:「該罰一百兩銀子。」李說:「拿來。」壞公子戰戰兢兢地從大櫃中取出一百兩銀子,雙手捧上。李便將銀子揣在懷裏。又說:「還必須教訓你一下。」說罷拿刀去割掉了壞公子的鼻子和一隻耳朵,壞公子痛得在地上打滾,那兩個丫環也嚇得爬在桌下打顫。李鬍子將壞公子的耳鼻鮮血醮著寫於房門上:「金鉤李鬍子行法」。說罷,背著那被搶的女子,又縱身上屋如風馳電掣般地,一閃即逝。等到總兵老爺得訊,帶領全副(大隊)人馬,團團圍住後院時,連影子也沒有了。總兵看到自己的兒子被割去耳鼻,痛得死去活來,忙喊家丁急忙搶救,請醫師急治。一面怒火沖天,咬牙切齒,誓欲抓住李鬍子。
 
    他即於次日清晨便來知府衙門告知消息,只見知府也嚇得面帶死色,結結巴巴說:「昨夜,有一自稱金鉤李鬍子的,將一包東西擲在我的公案上,說要我交給你。還逼著我把印蓋了幾張放行證件,說如我維護總兵的狗兒子,便要來取我的命。我嚇得通夜未睡,叫來許多捕快前來保護。」總兵聽了氣得七竅生煙。忙叫將小包裹拿來,打開一看,正是壞公子的鼻子和一隻耳朵。總兵頓時頭暈目眩,天翻地動,大叫一聲,「氣死我也」。倒在地下,暈了過去。幸虧兵丁們用薑湯灌醒,才掙扎精神,要知府一起去巡城,將岳州城門統統關閉,畫影成圖抓拿金鉤李鬍子。一面親自帶了一百人馬,趕來城外抓那兩母女,當總兵趕到她們家中時,只見靜無一人,所有的值錢行李全數帶走。總兵抓來鄰居審問,都說:「昨夜半夜金鉤李鬍子把她們倆母女接上了船,派人送她們到湖北去逃難。還給她們一百兩銀子做盤纏。」總兵聽了,氣得直瞪著眼,連連頓腳說:「可惜,可惜,不但沒抓到人,又去了一百兩銀子。」只得帶兵回城,從此,岳州城裏的公子哥兒,再也不敢橫行霸道,強搶民女了。

            

                   仿古運鹽船


    有一天,一位文質彬彬的張書生,因未考上舉人,只得行商為業,他聽說,湖南鹽貴,一船鹽從揚州十二圩運到長沙、常德去賣,要賺到幾倍價錢,於是,他便裝了一船鹽,路經岳州南面六十里的鹿角鎮,已快黃昏,便將船彎在碼頭上,上岸逛逛。偶然來到鎮上的麵館裏,聽說鹿角鎮館的軟殼蝦麵條遠近聞名,味道鮮美,為別處所無,便叫來一碗嘗嘗,果然不錯,連連讚美。只見走近一個鬍長齊肚臍的老頭子,身上幾處補釘,但卻紅光滿面,臉上一股俠氣。張書生望了幾眼,連忙放下筷子,拱手向那老人打招呼,請他同桌坐下。那老人一不還禮,二不講客氣,傲慢地坐於凳上,盤起了二郎腳。坐了片刻,既不買麵吃,也不作聲。張書生以為他無錢買麵,又見他滿腮長鬍子,心想,這麼又密又長的鬍子,是怎麼吃東西的。便買來一碗軟殼蝦麵條,請那老人吃,那老人又毫不講客氣,從懷中掏出一對真金做的鉤子,掛於兩耳上,兩手將長胡一撩,把金鉤鉤向兩旁,便露出一張朱紅色的嘴唇,只見他狼吞虎嚥,不上一杯茶久,便吃了一碗麵,張書生看得出神,又要試試他的飯量,又連買了兩碗麵給他吃,頃刻又吃完了,就這樣一連買來八碗麵,全部吃完,連一聲感謝也沒有。張書生感到驚奇,心知這老人不是一般凡夫俗老,便再三請問尊姓大名,那老頭哈哈大笑道:「你真書生氣十足,我乃金鉤李鬍子。你今天對我這樣客氣,我看你是一個好心人,如果你在洞庭湖一帶有什麼危險之處,只要連喊三聲:『金鉤李鬍子快來啊!』就行了。你就說我是你的好朋友。」說罷,老頭拂袖出店門而去。


           

                    洞庭秋月圖

 
    有一次,張書生的鹽船正行駛到洞庭湖中的石城山,這裏洲渚縈回葦蘆密佈,楊林參天,天上行行飛雁,水上隊隊浮鷗,涼風輕拂,柳條招展,蘆花漫飄,映著天邊的晚霞,自然界呈現著一幅美麗的湖區景色,張書生正站在船頭,敞開胸襟,愉快地欣賞這幕自然美。只聽忽拉一聲,從葦蘆叢中,楊林深處的湖汊裏,如箭似的梭出一群小划艇,每艇二、三人,手中執著明晃晃的刀叉斧矛,頓時從四方向鹽船包圍攏來,這一著嚇得張書生面如土色,知道碰上了江湖強盜,誤入虎穴,事到如今,只得聽從他們擺佈了。又聽得幾聲哨子響。為首幾個獅頭熊胺的粗漢,手執鋼刀跳上了鹽船,用刀在張生面前晃了幾晃,大叱一聲:「快放下賣路錢,不然的話,請你們歸天。」白亮亮的刀光,這一晃,更嚇得這個文弱的書生魄飛天外,連連作揖道:「江湖朋友,有話慢講,何必動氣。」那一夥強盜齊聲吆喝道:「快快交出全部金銀財寶,才可贖回你們這些狗命,如再遲延,就把你們宰了再說。」這時船上的船工及隨從都跪在船板上叩道求饒,張書生的頸上已被強人架上了鋼刀,就在這千鈞一髮的危急時刻,張書生急中生智,驟然回憶到從前在鹿角鎮遇著金鉤李鬍子對他的囑咐,現在死已臨頭,不防最後試一試,看看靈驗不靈驗。他便大聲喊道:「金鉤李鬍子快來啊!」連喊三聲。只見為首的幾個粗漢,霎時臉上變色,忙問道:「請問公子與李師父有何交誼?」張書生看到危急似在解除,心中也明朗幾分,便笑著道:「金鉤李鬍子是我的好友啦!」這一句話,真是像十二道金牌一樣,嚇得那一夥強盜撲赤一聲,都朝著張書生周圍跪了下來,磕頭請罪,連聲求饒說:「請求師叔恕罪,在李師父面前,多多包容,萬萬不可說到今天之事,則兒孫們感恩不淺了。」張書生看到這夥強人剛跳上船時那付兇惡吃人的魔鬼嘴臉,突然變得像一群等待處決的可憐蟲一樣,心中感到十分好笑,又欽佩李鬍子的威力無窮,就連官軍也管不著的洞庭湖區,卻成為李鬍子的獨立王國,他為僥倖結識李鬍子而慶倖。這時,張書生連連扶起這一夥強盜,教導他們不要亂搶好了,亂害善人。強人們個個稱是,連連說:「以後不敢,以後不敢了。」為首的那幾個粗漢又向同夥們招手說:「眾位兄弟,可派幾位送師叔過湖,務要安全送到。如有半點差錯,招呼你們的狗頭。」只見那幾個猴腮鼠臉的人,上前向張書生叩頭,甘願帶路護衛。接著幾聲哨子響,一群划艇,嘩啦啦地又梭回那片蘆葦楊林深處,一刹那間無影無蹤。只有留下那幾個帶路的,把鹽船一直引到常德,張書生向那幾個強盜致謝,提出到大酒樓請他們喝酒,並拿出五十兩銀子酬謝,那幾個強盜,紅黑不肯接受,連酒也不喝,等到張書生上岸後,他們即行辭去。

    因近一年來,任何鹽船都不敢橫渡洞庭湖,只這一船鹽安全運到,不到幾天便全部銷售完畢,買到十倍價錢。張書生就從此變成了富商,他往來於洞庭湖經商,也從未遭到搶劫。

                

         《何光岳詩文集》有金鉤李鬍子的事跡


    傳說在岳陽縣鹿角地方有個叫李春陽的村莊,有一個地洞,長約二里多路,直通洞庭湖濱的小山。至今湖濱上還遺留有一個大地洞,說是金鉤李鬍子曾經在這裏居住過。在岳陽樓對面的洞庭湖中,有個君山,山上有個梨樹坪,坪下面有個殺人井。就是金鉤李鬍子每次捉到那些貪官污吏、土豪劣紳和為富不仁的地主富商,逼出金銀財寶之後,便結果了這些吸血鬼的性命,將屍首全數丟入這個殺人井中。所以官僚地主們一談到這個井,便魂不附體,膽戰心驚。


    金鉤李鬍子的大名真是威震洞庭,成為湖區家喻戶曉的英雄豪傑。他的故事流傳很多,直到今天,還為人們所念念不忘。


 
參考資料:
 
1. 何光岳《何光岳詩文集》第七部分,三湘人事輯,
   輯(四)

2. 金鉤李鬍子的
軼事(第九代孫李德彬整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1a86b0100eyqp.html

3. 守望地平線《侃侃「金鉤李鬍子」》,2009年8月9日

4. 《常德民間故事大全》--金鉤李鬍子的故事

   本人曾跟隨楊式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教授氣功及楊式太極拳

        由淺至深,由簡至繁。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六年間已教超過一百人,      

        包括醫生、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其他各行各業人士。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