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nd Mar 2014 | 武林掌故 | (211 Reads)
松溪內家拳宗師陳曉東(1871-1934)

 
    陳曉東名震字曉東,原籍河北靜海縣(今天津靜海),生於1871年。五歲時,隨祖父宦游來川,定居於南充縣。幼時體弱多病,祖父送他在本地名拳師周香廷老師門下習武,屬於北拳。九年後,身體健壯,技藝嫺熟。


  
          

   
    清朝末葉,清政府委派戚年任四川順慶府(即今南充地區)知府。戚赴任時,請天津「興順鏢局」派人護送,鏢局派張午亭送戚來南充。張到南充後,訪問武術界知名人士,人推薦陳曉東。相見後,陳曉東見其身材矮小,文質彬彬,於是暗思:此人如此文弱,恐自身也難保護,還要給別人保鏢,貌現輕蔑神氣,被張覺察,因以言挑陳曉東:「我們武術道中人研究武術,可在手上會會意」。陳曉東身軀健壯,膂力過人,因暗笑:「像你這個小個子,我把你當成個雞崽崽拋出去。」哪知一交手後,張防衛嚴密,無隙可乘,但仍認為他這樣矮小,哪經得起猛擊,便飛起一腿,滿以為可以把張踢翻,誰知發腿落空,張一晃進身,陳曉東已身不由主仰面跌倒。張連說:「失手!失手!」。陳曉東佩服得五體投地,便要拜張為師,張再三謙遜不允,僅作友誼交往而已,張午亭傳陳曉東鷂子拳天地盤各一路、白虹劍一路、六乘槍六路拳械共九個套路。張告陳曉東說:「我拜了很多松溪內家拳的名師,通過去蕪存精,保存下來的拳械九個套路,現已全部送給你了。」

             


       《武魂雜誌》對於南充松溪內家拳的介紹


    張午亭離南充後兩年,陳曉東復遇四川酉陽人何鐵耕。其祖先在松溪晚年入川時,得松溪傳授內家拳,數傳而至何鐵耕。何出遊至南充,聞人言陳曉東精於內家拳,特來求見,談藝之餘,何請陳曉東練拳械備一路,並解釋拳械動作的用法,何深嘉許。陳曉東請何演練他繼承的松溪內家拳械全部套路,與張所傳套路完全相同,因此更證明張無保留。何在理論上又作了深入精微的指示。張、何二人皆造詣精深,對陳曉東影響極大。據陳曉東說:「張、何二人武功甚厚,自遇二師,是吾武術生涯的一大轉折。」的確,遇到張午亭和何鐵耕兩人,是他這一生從事武術中的一個大轉捩點。

    陳曉東鑽研武術,求知若渴,聞人有一招二式之長,必往求教,自笑是一個收荒匠。他在接受張、何兩人傳授內家拳後,又博採眾長,融會貫通,冶南北兩派於一爐,取長去短,自成一家,在川北人稱為「陳門」。後來他自編拳術套路,主要有:六步、光明、問津等九個套路,器械有:一葦棍、虎尾鞭、大刀、連環鐧等。
 
    其中拳套路的「七肘拳」,據說係陳曉東在睡夢中學得的。他夢一老者將兩手納入袖中,向他說:「聽說你的武術練得很好,現在我把兩手納入袖中,你打不著我。」他哪裏相信,便和老者交起手來,不但沒有打著老者,反而在挨近老者的肘時,忽然被老者一肘打翻在地。驚醒過來,才是一夢,便翻身下床演習老者在夢中的動作,執筆記錄下來。他經常夢中和人交手,一有所得,便下床演習,並作好記錄,好像入了魔似的。這種情況,當係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苦思精練的結果。(可見「夢中造拳」是有可能的)
 
    又如器械中的連環鐧,原來是陳曉東在外祖父家吃了煮熟的玉米,剩下的一對玉米心,拿在手中揮舞,這樣便編出一個鐧套路來。諸如此類,可見他一生對武術的鑽研愛好,可以說是寢饋不忘的了。從陳曉東所編的九個拳路看,其技擊性之強、理法之完備和精微,較張所傳之鷂子拳,又有所突破和提高。這九個拳套路是他一生心血的結晶,大大豐富和提高了松溪內家拳的內容。遺著有《拳略》一書(未出版),此次武術挖整中,已供獻給四川省武術挖整組。陳曉東最重武德,常言習武的目的是強國強身,遺著《拳略》「俚言二百句」中說:「國技之強,強國強種,非專角鬥,體育系統。」
 
    陳曉東經常教導兒子和門人說:「習武不見武,習文不見文(大致上是「深藏不露」的意思),才是正常的態度。」他任南充聯合中學(現南充二中校址)國術教師時(當時校長為已故民盟主席張瀾先生),上課進出學校,一般人都認為他是教語文的老師,對人謙讓和藹,無武人習氣。

                                     

 
             松溪內家拳傳人之一:李建平

    陳曉東對同道中人,都是相互尊重,不願與人較強弱。對那些習武不多,略知一二便以此自炫,好勇鬥狠者,陳曉東深惡之。但武術界中人,終難避免不與人角鬥。陳曉東任西充縣團練局武術教習時,在舉行畢業典禮那一天,團練局局長鮮特生向陳曉東說:「今天我們舉行畢業典禮,請陳老去看大舞臺。」陳曉東認為是要演戲,哪知去後,鮮向全體學員說:「你們今天畢業了,陳老師的功夫,你們是見到的,今天看你們是否能畢業,願意與陳老師較量的就站出來。」
 
    話說完後,站出來約一二十人,鮮說:「你們這一二十人,恐怕也不是陳老師的對手,現在你們群攻陳老師,誰能擊中陳老師一下,便可出師。」話完後,群攻陳曉東,陳曉東施連珠快腿,閃幻擊打,遇著的即拋出一丈以外,連跌倒三、四人,其餘的不敢近身了,內中有兩人關節移位,送醫院治療。陳曉東對鮮說:「你簡直惡作劇!你請我來看大舞臺,結果才是看我的大舞臺。」鮮說:「我是想看看陳老師的本事。」說完,彼此都笑了。
 
    又陳曉東任聯合中學國術教師時,當時家住蓮花巷,出巷口即到大北街聯中校,那時在蓮花巷出口大北街的入行道上,有一屠夫設案賣肉,他知道陳曉東是練武術的,每天早上陳曉東到校上課,要從巷日出來,他到時間望到陳曉東走來了,便把拳頭放到街簷條石上磨,邊磨邊望著陳曉東,有意生事。陳曉東走那裏過,看了他一眼,沒理睬他。第二天早上走那裏過,見那屠夫又在那裏磨拳頭,陳曉東仍是不理他。第三天陳曉東剛出巷口,屠夫緊握兩個拳頭,一前一後,站一個半馬踏,說一個「請」字。陳曉東氣極了,便把右拳在他臉上一晃說:「你要做啥?」屠夫見陳曉東拳頭一出,頭向後一仰,陳曉東即向他胸部一拳發出,這一拳來得很猛,屠夫身已騰起,由屠案這面拋過屠案那面去了。屠夫在地下爬起來,站一個半馬,翹起兩個大拇指說:「對的。」從此以後,陳曉東一出巷口.他便很恭敬的稱呼:「陳老師!」陳曉東經過這類的事例很多,以上僅舉兩個例子,以見一般。

    陳曉東生平不慕名利,常自言:「我不想作官,不想發財,我只當一個老百姓,與人無爭,與世無擾,我以教拳行醫濟世活人,所得收入足以養家活口就行了。」陳曉東一生清貧,生活遇著困難時,在家中要發點脾氣,但從不向人開口借貸,柴米缺了,便去典當衣物,有時被學生發現了,知道老師有困難,便集資資助。


                                         

 

                                   

 

 
               松溪內家拳練功法之一

    1928年,川軍二十九軍第三師師長羅乃瓊、派顧問陳潤民往南充,邀請陳曉東赴閬中三師部教他的國術。先是羅乃瓊本人甚嗜國術,但不知哪一個老師本事好,後經師部的屬員出主意,叫他在成都登報,招聘武術高手來閬中師部報到。哪知登報後不到半個月,來閬中報到的便有二三十人,他用不完這樣多的拳師,於是便向來了的拳師說:「我們用不了這樣多的老師,哪些老師武藝高強,我們也不知道,現在只好組織一個擂臺,抽籤較技,前三名留下,其餘的老師送給盤費回家。」通過較技留下來的:一個姓謝、一個姓宋、一個姓周,這三個的分工:謝、宋兩個教他的基本功和套路,周教他射箭。
 
    當時他師部的顧問陳潤民,在川軍二十八軍作連絡員,後來回到師部,每天早上見兩位拳師在羅身上批打,陳向羅說:「師長怎找這些跑江湖沒真實本領的人來教你?你得不到東西,還要拿給他批打。」羅說:「未曾學打先學挨。」陳說:「我有一個同鄉同學何鐵耕,他精於內家拳,我現在寫信去約請他來教你如何?」羅點頭同意。於是陳便給何去信。何回信說:「我已厭倦世務,回家閒居,不願再問世了,現另介紹川北南充陳曉東先生,他的武藝不在我下,可持我的信前往會他,諒能承諾。」
 
    陳潤民接信後,便親來南充會陳曉東,陳曉東見有何信,不好推辭,即隨陳來到閬中。羅給陳曉東下了一個少校國術教官的委任狀,叫陳潤民持交陳曉東,陳曉東見是委任狀,便對陳潤民說:「這個委任狀請你退還師長,因我接了委任狀,就是師長的部下了,我的行動都要受到約索,如果一定要加委於我,明天我就回去了。」
 
    陳潤民說:「那陳老師你的要求怎樣?」陳曉東說:「可改用聘書。」陳便把委任狀交還羅,並轉告了陳曉東的意思。羅對陳說:「你轉告陳老師:不受委、要聘書也可以,但受委的錢要多些,受聘的錢要少些,請他考慮一下!」
 
    陳潤民向陳曉東轉告了羅的話。陳曉東說:「我不考慮錢,主要我行動得到自由就行了。」於是羅改下了聘書,每月由軍需處送輿馬費六十元。從此以後,羅稱陳曉東為老師,以禮相待。
 
    被辭退的謝、宋兩個拳師,心懷憤恨,在外揚言說:「露天壩的飯大家吃,他(指陳曉東)來了擠掉了我們的飯碗,好,我們哪裏碰到哪裏發財!」意思是要報復。
 
    陳曉東生平嗜好喝茶,但從不在外坐茶館,在家裏長期用一個煤油爐子,燒開水泡茶喝,聽了這些話,陳曉東說:「我本來不願出外遊逛,現在我天天都要出去,看他們在哪裏同我碰到發財!」後來陳曉東在街上碰著這兩位拳師,還是沒有什麼舉動,只不過互不招呼而已。
 
    羅乃瓊在師部每年只住三、四個月,其餘的時間即回到成都休息,師部的事務交由參謀長代行。每年來閬中後,即派轎夫三人抬著空轎,隨帶來羅的一封信接陳曉東到閬中。在他離閬回蓉城(成都市的別稱)時,又派轎夫抬轎送陳曉東回家,實際一年只教他三、四個月國術,事情倒是很輕鬆的。


    陳曉東除習武外,還習醫習相。他說:「習武是強身,是防於未病之先,習醫是治療予已病之後,習相是鑒別的好壞。」
 
    陳老一生謙遜好學,勤於鑽研,在內家拳法上造詣頗深。晚年著有《拳略》一書(未出版)。該書在內家拳法的拳理及技法上見解獨到,是學習和精研內家拳所十分難得的珍貴資料。多年來,此書只由其門派中秘傳,知者甚少。由於陳老在繼承和發展內家拳上的突出貢獻,當地人皆稱為「陳家拳」,而武林中人多以「陳門內家拳」冠之,實為松溪內家拳一脈,而有所發展。

                                     

 
                      陳伯庸

    在四川南充成立精武體育第一分會時,陳曉東認為武術欲深造,必須多汲取各家之所長,補己之所短。以豐富武術內容,精益求精,不能故步自封,滿足現狀.於是擬派大兒子陳伯庸的一個學生,名叫林濟群,到上海精武體育會深造。但林家貧困,陳曉東亦無餘積,便動員他的學生,大家出錢資助,解決林在上海學習期間的一切費用。陳曉東學生中經濟寬裕的都同意資助,上海精武對入學的人規劃六年畢業,因林功底厚,學習兩年多,即結業返川。

                                        

 
             1932年 林濟群(一排右五)

    臨行前,受上海精武會會長盧偉昌的委託,在四川成立精武體育第一分會,帶回會章。林是1923年赴上海,1925年返四川的。林返川後,陳曉東即召集他的學生,並邀請社會上愛好武術的熱心人士,集資籌辦四川精武體育第一分會,於1925年籌建成功。會址設立順慶府(今四川南充)黌牆巷南華官內,陳曉東即任會長。1926年,由會產生學校----精武體育學校,陳曉東兼任校長。關於精武校的建立,已載入《南充縣誌》。當時分高、初兩級班,初級班招初小畢業生,高級班招高小畢業生,各學科與當時各學校高小、初中的課程相同,唯另加了武術一門課。精武體育學校,培養和造就了一大批武術人才,為弘揚內家拳法作出了突出的貢獻,如趙子虯、李良鵠、林濟群等。其中尤以李良鵠參加擂台比賽,所向無敵。

    1930年,川軍十一師駐防南充,師長羅澤洲舉辦川北學生聯合運動會。精武學生的武術表演,最受觀眾歡迎。羅澤洲眼紅了,大會閉幕後,向陳曉東提出請支援八個武術教師,訓練他的部隊。其子陳伯庸任主任教官,其餘七人,是陳曉東和陳伯庸的學生。後來羅又提出,他要投資辦校,被陳曉東拒絕了。陳曉東說:「我(辦的)是私立學校,官方不應插手。」因此遭到羅的怨恨,於是藉口叫學校讓出位址,他要安設無線電臺,學校就在這種壓力下終於停辦了。
 
    後來1936年,又在大北街萬壽宮(現中級法院位址)恢復辦校,之後偽中央農本局又要把萬壽宮拿來建立糧食倉庫,學校遷紫雲宮,直到解放交人民政府接收。


    1934年秋季,陳曉東在閬中授拳後返家,不久,因病臥床不起,月餘去世。
 
    在他去世後,川軍二十六師,師長郭汝棟寄來一副挽聯,上聯是:

「方術雜伎各擅所長,塚君得金匱遺編,仲君治宋儒理學,季君演松溪拳宗,三絕肇家聲,繞膝佳兒相競美。」
 
    下聯是:

「超距內功並造其極,早年似關東大俠,中年衍水鏡真傳,晚年授征南秘法,九秋悲薤露,痛心鄉國失前型。」
 
這足以說明陳家父子的情況。
 
    陳伯庸----陳曉東宗師之長子,自幼隨父習武學醫研易,深得家傳武、醫、易之三味,曾任南充精武體校校長,上海精武會南充分會副會長,1955年全國武術群英會裁判,南充市政協委員,名老中醫。

    陳曉東宗師的二兒子陳仲亥對武術興趣不大,三兒子陳季康亦如其長兄,得到陳曉東的真傳。此外,陳曉東的功夫也傳給了女婿林明章。1980年代陳季康在南充市有關部門和松溪內家武術同仁的大力幫助、支持下,發起並成立了「四川省南充市松溪內家武術研究會」,為弘揚松溪內家武術作出了重大貢獻。
 



參考資料:

1. 陳季康《陳曉東先生的武術生涯》,載於「南充松溪內家  拳法研究會」官方網站《松溪內家拳論壇》。 

2.《武魂雜誌》對於南充松溪內家拳的介紹--《松溪內家拳之入川及其它》及《松溪內家及其傳人陳季康》
3. 松溪內家武術志》,四川省南充市松溪內家武術研究會。
4. 顧留馨《尋師訪友 憶武林往事》有關南充市松溪內家武術的資料----「1983年9月,陳季康先生來信談及松溪內家拳之入川及其發展經過」。
5. 游明生《武當秘傳松溪内家拳》,人民體育出版社,2005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教授,迅速見效。

 (四年間已教近一百人,包括醫生、護士、

   高級警務人員、消防員、高級行政人員、

  商人、科研人員、教師、學生、病人等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