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5th Mar 2014 | 文學欣賞 | (3164 Reads)
李商隱《晚晴》賞析
 

深居俯夾城(1),春去夏猶清(2)。
天意憐幽草(3),人間重晚晴(4)。
並添高閣迥(5),微注(6)小窗明。
越鳥(7)巢乾後,歸飛體更輕。

 
               


                      李商隱

【註釋】

 
(1) 夾城: 原指京師宮苑在主城外修築的副城,但這裏顯然不是;這裡指城門外層的曲城(劉學鍇說),也可能指甕城,在大城門外,用以增強城池的防禦力量。
(2) 清:新鮮明淨或清新明朗的感覺。
(3) 幽草 : 幽暗地方的小草
(4) 晚晴: 傍晚晴朗的天色。南朝梁 何遜《春暮喜晴酬袁戶曹苦雨》詩:「振衣喜初霽,褰裳對晚晴。」 唐 高適《同崔員外綦毋拾遺九日宴京兆府李士曹》詩:「晚晴催翰墨,秋興引《風》《騷》。」 明唐寅《題畫》詩:「草閣吟秋倚晚晴,雲山滿目夕陽明。」(後世用法:「晚晴」本為一種天氣狀態,後來被賦予人生意味,成為對老年人的代稱。「人間重晚晴」則用以比喻社會上尊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
 
(5) 並添高閣迥:並,更加。添,增添。高閣,指詩人居處的樓閣。「迥」,遠。
(6) 微注: 夕陽的餘暉透過小窗,微弱地照射入室內。
(7) 越鳥:南方的鳥。

                                           

 

【語譯】
 
一個人深居簡出過著清幽的日子,俯瞰夾城,春天已去,夏季清新而明朗


小草飽受雨水的浸淹,終於得到上天的憐愛,雨過天晴了。


登上高閣,憑欄遠眺,天高地遠,夕陽微弱的餘暉透過窗櫺,照入室內。


越鳥的窩巢已被曬乾,牠們的體態也恢復輕盈了。

                      

 
                   《晚晴》詩意圖

【寫作背景】
 

    唐朝中葉,因出身、政見、利益不同等原因,曾出現長達四十年的「牛李黨爭」。
 
    李商隱早年依附於牛黨官僚令狐楚門下(故令狐氏為李商隱的「恩門」),令狐楚死後,轉依涇原節度使王茂元,並做了他的女婿。王茂元當時被人視為李黨(新說謂王茂元不屬李黨,但也不屬牛黨)。從此李商隱就被捲入了黨爭的夾縫(或被認為背棄「恩門」),一再遭到牛黨的忌恨和排擠。
 
    開成四年(839年),他初任秘書省校書郎,不久就外調為弘農尉,由清職降為俗吏。會昌二年(842年),重入秘省任正字,後又因母喪離職閒居,蹉跎歲月。服喪期滿回到原任。
 
    唐武宗去世,宣宗繼位,牛黨完全把持朝政,李商隱更覺朝政日非,仕途黯淡,生活也較為窘迫。
 
    這首詩寫於唐宣宗大中元年(847年)。這年二月,給事中鄭亞出為桂州刺史、桂管防禦觀察使。鄭亞是滎陽人,和李商隱是同鄉。鄭亞很賞識這位小同鄉的文學才幹,兩人交情頗厚。此次鄭亞外任地方官,聘李商隱擔任幕僚。
 
    李商隱守喪期滿除服,復官已一年多,毫無升遷希望。久滯長安,事業無成,他感到厭倦和失望,又加上生活困厄,朝廷隱伏著危機,自己被夾在牛李黨爭的縫隙之間,時時有一種莫名的威脅襲來。他渴望擺脫這沉悶的生活,到一個新的天地裏追求新的理想,於是欣然接受鄭亞的聘請,於是他跟隨鄭亞遠赴桂州(今桂林)
 
    大中元年三月初,李商隱傷心地告別妻子幼兒,辭掉秘書省的職務,與鄭亞南行來到了山水如畫的桂林。
 
    鄭亞確實對李商隱十分信任,到達桂州不久,請商隱為掌書記,不久擢為觀察支使。這是僅次於正、副觀察使的高級幕僚,從六品上階,在李商隱的仕途上算得上最高的官品了。
 
    李商隱到桂林後不久,初夏的一個傍晚,久雨新晴,空氣清澄,夕暉照映,自然界的一切都顯得格外清新明朗,富於生機。面對美好的晚晴景物,在人生道路上久歷坎坷的詩人,心境也一時變得明朗起來,寫下這首洋溢著樂觀氣息的詩篇,在其詩作中較為少見


    近年,有學者根據《晚晴》詩中「深居俯夾城」和「並添高閣迥,微注小窗明」等句,考證出李商隱寓桂時期居所遺址當在今疊彩山東南山腳緊靠江濱處,也就是原桂林地區行署宿舍大院裏。

                                         

 
                       疊彩山

賞析

 
深居俯夾城,春去夏猶清
 
    首聯說自己居處幽僻,俯臨夾城(城門外的曲城),時令正值清和的初夏。詩人在桂林的寓所,居處幽僻,俯臨夾城。一天傍晚,他登樓四望,明媚的春天已經過去,但他並無傷春之意,去便去罷,這初夏正清和怡人。
 
    這樣一個幽靜而高敞的地方,正是可以從容覽眺晚晴景物的理想立足點。不同的季節,有不同情調和不同色彩的晚晴圖景。
 
    因此「春去夏猶清」又進一步點明時令特點。春天雖然已經過去,燠熱炎蒸的盛夏卻還沒有到來,眼下正值氣候清和人的初夏。這樣的節令,正是萬物生機勃發而又不失清新明朗色調的美好時光。句末的「清」字,是這句的「詩眼」,概括地顯示了環境的特點。(詩眼--詩眼是詩歌中最能開拓意旨和表現力最強的關鍵字詞。詩眼有全集之眼,有一篇之眼,有數句之眼,有一句之眼;有以數句為眼者,有以一句為眼者,有以一二字為眼者。)
 
    大概因為初來乍到,南方的山水、氣候、風物,給了他新鮮明淨的感覺。一個「清」字,傳達出的資訊是很多的,讓人感到有清風掠過,呼吸到清新的空氣,看到清麗的山水,享受清靜的時光。此時,詩人也自然是身心清爽。
 
    這一聯(首二句),實際上是從地點和時間兩個方面進一步把詩題具體化了。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晚晴》

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
 
    雨後夕照輝映,彷彿老天有意憐惜那生長在幽暗處的小草,讓它沐浴陽光,而人們也更珍重這傍晚時的晴天。南方之地,夏季多雨,人為久雨所苦時,自然盼望天晴。詩人登樓臨覽的這個傍晚,雲收雨散,太陽出來了,被雨滋潤過
的萬物煥然一新,充滿著蓬勃向上的生機,人的精神也為之一振。前人對「天意憐幽草」一句有不同的理解:一種認為指晴,意思是久遭雨澇之苦的幽草,忽遇晚晴,得以沾沐餘暉而平添生意;另一種認為指雨,意思是與人世間對晴天的
喜愛不同,多雨的天氣卻是上天對小草的恩賜。前一種理解是意義的順承,而後一種則是意義的逆接。本人較贊同意義順承的解釋----李商隱用桂林夾城之中毫不起眼的小草托寓自己的命運;覺得自己就像久遭雨淋之苦的「幽草」,忽遇晚晴,得以沾沐餘暉而生意盎然。這種傷感又導致了感慨「天意」,更感慨人間畢竟還有知音,所以感慨「人間重晚晴」。他彷彿變得豁達和開朗。儘管仕途坎坷,黨爭無情,但山水有情,人世間還有真情在。
 
    「人間重晚晴」,這是全篇的核心句子。表面上看,這似乎純粹是抽象的議論。實際上,詩人在寫這個詩句時,眼前是躍動著一系列生動的圖景與形象的。讀者從中不但可以想像出千家萬戶喜迎晚晴的種種行動,而且彷彿可以見到人們臉上浮現的欣慰喜悅的表情。它是一幅濃縮了的晚晴風情畫。如果說,上句是以個別見一般,通過「幽草」的平添生意反映出晚晴給整個自然界帶來一片生機;那麼下句便可說是一般之中含個別,抽象之中有形象。人間既普遍珍重晚晴,那麼詩人自己的態度與心情也就不言自喻了。詩人之所以不去直接描繪人們喜迎晚晴的圖景,而採取這種比較抽象概括的表述方式,正是為了使它具有一種耐人尋味、引人深思的哲理意蘊。
 
    「晚晴」為什麼值得珍重呢?它使為霪雨所苦的萬物得以滋榮繁茂,獲得溫暖與陽光,這一點在「天意憐幽草」的詩句中已經透露出來了。但還有一層意蘊並沒有點破,而是隱含在「晚晴」的「晚」字當中。晚晴是美好的,但卻短暫。人們常常在讚賞流連的同時,對它的匆匆即逝感到惋惜和悵惘。李商隱在五絕《樂游原》中就曾這樣寫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裏所流露的是對即將消逝的美好晚景的感傷。儘管也有熱情的讚歎,但惟其「無限好」而「近黃昏」,便格外加深了感傷悵惘的情緒。而「人間重晚晴」卻不同。明知晚晴的短暫,卻不因此而傷感嗟歎,徒喚奈何,而是恰恰相反,感到惟其美好而短暫,便更值得珍視。這個「重」字,正是在清醒地意識到晚晴的短暫的前提下,對它的價值的一種更深刻的認識。出語平常,含意卻很深長。這個詩句,即蘊含著一個在人生道路上歷經坎坷、終遇「晚晴」的人欣慰喜悅的感情,也包含著對人生執著熱情而又深沉嚴肅的哲理性思考。它沒有去演繹哲理,卻蘊含有給人以啟迪的人生哲理。如果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是由於感歎美的即將消逝而不免使消逝以前的美好人生也籠罩上一層濃重的黃昏陰影;那麼,「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便更多地是從過去的不幸和將來的短暫中激發出對現實人生的份外珍重。很明顯,後者是一種現實、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
 
    此時,在詩人眼裏,上天是有情的,人是有情的,世界是美好的,而這一切,皆是因詩人對生活充滿了感情和熱愛。他是以欣賞的眼光來看世界。上天連不為人注意的小草都憐惜有加,那麼像自己一樣的才志之士,朝廷又怎麼會棄置不用呢?這兩句暗寓了詩人的身世之感和相信自己必將有用於世的信心。這也正是對自屈原以來「托芳草以怨王孫,借美人以喻君子」(即比興手法)的藝術傳統的化用和繼承。

                               

 
    「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這一聯,歷來被視為善於寄託的名句,關鍵在於作者不是為了寄託而去刻意設喻,使人感到那只是用來圖解概念的一種工具;而是在觀賞覽眺晚晴景物時情與景合、思與境諧,自然引發出對人生遭遇和人生哲理的聯想;這種聯想,又並不是直接表述出來,而是只隱寓在字裏行間,這就顯得特別渾融無跡。王夫之說:「興在有意無意之間。」「天意憐幽草」一聯正是這種介乎有意無意之間的「興」。它只暗示「幽草」的命運和詩人的命運之間、「人間重晚晴」的現象和詩人的心理活動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但卻避免直接用幽草來比喻什麼,用晚晴來象徵什麼。這種寫法,往往是使詩歌寄意深微、含蘊豐富的重要手段。創作過程中眼中所見與心中所想的悠然神會----這樣的寄託,才是寄託中的上乘。

                                      

 
        葉葱奇《李商隱詩集疏注》--《晚晴》


   由於網頁故障,部分內容未能顯示,請參閱下列網: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72834939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