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6th Mar 2014 | 近現代史秘聞 | (1394 Reads)
軍統特務頭子戴笠的生平及其死因 (2)
 

    1946年3月17日上午,戴笠踏上青島飛往上海的飛機。飛機剛起飛,天氣就開始變壞。戴笠只好臨時決定改飛南京。然而,南京依然是烏雲密佈,雷電交加,飛機在南京也無法降落。下午1點13分,南京機場突然收到一條自稱是「222號飛機正在降落」的神秘電訊後,再無音訊。 

                  

    
                     戴笠專機

    3月19日凌晨,神秘失蹤兩天兩夜的戴笠專機,終於在南京岱山被發現,戴笠專機墜毀在當地。媒體報導,因為惡劣天氣,戴笠死於飛機失事。但很多人對戴笠死因表示懷疑。戴笠的死亡並非簡單的飛行事故,而是有人謀殺。數十年來,戴笠的死因是一個歷史之謎。
 
    從最新解密的國民黨檔案中得知,戴笠之死與謀殺有關,不是簡單的墮機事件。
 
 
    戴笠引起國民黨上層人物的反對由來已久,用恨之入骨也不過份。原因是蔣介石多疑,利用戴笠這員大特務,對反對蔣介石的人暗中調查,蓄意謀殺,又心狠手辣,才讓世人憎恨。許多國民黨上層人物不明不白的死去,都是戴笠暗中殺害的。就連李宗仁、白崇禧、龍雲、程潛、傅作義、劉文輝、戶漢等國民黨巨頭人物,戴笠都敢派人偵探,成了人人口誅筆伐的靶子。戴笠死
後,蔣介石終於感到恐慌,趕快讓毛人鳳接任軍統局長,防止他的統治地位受「地震」而摧毀。可表面上一再指示,戴笠是墮機而亡。這一點,更引起了人們對戴笠之死的懷疑。
 
蔣介石與戴笠的關係
 

    1913年,年僅16歲的戴笠來到上海,精於心計的戴笠竟與杜月笙成了結拜兄弟,由此他結識了蔣介石。1928年,已在上海站穩腳跟的戴笠卻毅然南下廣州,成為黃埔軍校第六期學生,此時黃埔軍校的校長正是蔣介石,戴笠的命運也從此青雲直上。

    1927年底,由於國民黨內訌,蔣介石被迫第一次下臺,當時很多人認為蔣介石完了,但是戴笠對蔣介石始終抱有信心,他還是很勤快地為蔣介石做些情報工作。隨後,蔣介石再度復出。重回政壇的蔣介石,深感特務工作的必要。他決定成立一個特務機構來對抗敵對勢力,於是戴笠順利當上了國民黨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局長。
 
  1942年,蔣介石發現戴笠勢力大為膨脹,這是他參加軍統局成立10周年紀念大會時感覺到的。 
 
    戴笠本意是通過大會展示軍統實力,蔣介石雖然很滿意,但是蔣介石同時也感覺到,戴笠的軍統組織發展得太快,勢力也越來越大。軍統遠遠超過中統,軍統的力量已由原來的純粹特工組織滲透進軍事、黨務、政治、行政、經濟文化、教育、警察、交通、財政、稅務、外交、郵檢、水路航運等各個要害部門,在國際上也很有影響。軍統不僅有自己的武裝部隊、交通警察部隊,還能調動稅警、緝私部隊,由軍統掌握的武裝有幾十萬人,而且大都是美械裝備。軍統組織嚴密,號令迅捷嚴明,其調動靈活迅速,火力裝備之強,已超過他手下的任何一支正規軍隊。戴笠在國民黨中上下左右關係無所不至,還要問鼎海軍,連蔣介石的警衛部隊也由戴笠控制。這已引起了蔣介石的戒備和警惕。 
 
  蔣介石是一個猜忌心極重的人,他用人的歷來作風是,防止部下和他的系統形成尾大不掉之勢。他一生最重視特工和軍事,也最怕這些部門的人權重震主。 
 
  對特務工作,蔣介石一生中控制最嚴。其次是軍事和財政,但後者他還能輪流交給別人掌管。但對於特工,他從來不交給別人,從不讓給別人過問,只能自己去掌握。由此可見他對特工的控制。 

                                  

 
      戴笠陪同蔣介石檢閱中美合作所特警訓練班
 

    蔣介石對特工重視,視為生命,所以也想出不少辦法控制,以免出問題。 
 
  一是灌輸忠誠思想。他後來極力學習德、意特工組織的經驗,加強法西斯教育,使特務們對他產生崇拜心理,極盡忠誠。1933年,蔣介石派復興社軍統頭目酆悌、唐縱任駐德大使館武官、副武官,一再交待要學習希特勒的組織方法。言外之意,就是讓特務們學習仿效德國特務如何效忠希特勒,用法西斯精神駕馭特務。但德國特務組織頭目如希姆萊等位高權大,蔣介石又想出辦法,那就是對特工頭目可以給權,但決不給高位,這就可以防止他們在政治上崛起,威脅自己。 
 
  而且,特工的一切重要事情、任命都要由蔣介石親自決定,以防止擅權坐大。以戴笠而論,幹了10年軍統頭目,論職不過副局長,論銜不過少將,而且始終是內部任命,直到1945年3月8日才由國民政府正式公佈,可見蔣介石的工於心計。 
 
  戴笠一開始就被蔣介石牢牢控制住。十餘年來,蔣介石也明白,他與戴笠的合作還是很默契的,作為戴笠靠蔣發家,報蔣知遇之恩,是絕對擁蔣、忠實於蔣的。蔣介石也很欣賞他的政治頭腦、才幹和善於揣摩自己心理的長處。所以,戴笠住院期間,蔣介石委派宋美齡去看望,表明蔣介石對戴的器重和關心。在戴笠看來,這是「曠世恩典」,在國民黨內部是沒有幾個人能享受到的待遇。 
 
  另外,戴笠也明白,以他自己的資歷、水平、能力絕對鬥不過蔣介石,一是沒有這樣的勝望,二也跳不出蔣的手心 
。戴笠曾經看過多少與蔣介石抗衡的英雄豪傑們,還不是一個個敗在蔣的手下?即使軍閥們集體聯合起來,也還是被蔣一一擊破。所以,戴笠早就看透了,他惟一的出路只能必須得到蔣的信任,否則沒有任何出路。戴笠多年來對蔣介石的思想、行動、心理、好惡、性格等無不研究透徹,揣摩迎合,所以一直得到蔣的欣賞;也在所有的特務組織中,最得蔣介石的信任。 
 
  戴對蔣的忠誠也是無可挑剔的,「西安事變」後冒死進入西安就是一個證明,這連蔣介石也不否認。
 
  戴笠確實有野心,他自認為有「治國平天下」的本事。他曾與胡宗南計畫,將來接蔣介石的班。但在蔣介石活著的時候,他並不敢推翻老蔣。他還要依靠蔣去發展勢力。
 
    但蔣介石並不是等閒之輩。他決不肯讓一隻猛虎睡於臥榻之側。 

                                         

 
                1940年代的蔣介石

    當蔣介石逐漸懷疑戴笠有功高權重震主之威時,便逐漸有意識的採取措施加以抑制。他首先任命唐縱為軍統局幫辦,加以牽制。同時還藉口抗戰勝利,撤去戴笠的兼職,如緝私署長等職,防止他繼續滲透。在軍統與中統派系鬥爭中也稍稍抑制一下軍統,如槍斃活埋中統人員的戴笠親信趙理君等。 
 
  戴笠從蔣介石對他的態度中,漸漸感覺到蔣介石對他有所戒備的猜忌,不由得產生「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從此時起,戴笠便開始「讀史」,以求醒悟。每有餘暇便讓秘書、他的小學同學周念行為他閱讀講解《二十四史》、《資治通鑒》等歷史典籍。周念行曾畢業於日本明治大學政治系,對中國史學有一定瞭解,周念行在講史過程,每講到歷代暴君殺戮功臣,便會引起戴笠的歎息。尤其講到武則天時代有名的酷吏。特務首腦周興、來俊臣為武則天忠誠效力、殺戮異己,終因知道武氏太多的隱私而被武氏所殺的這一段歷史時,戴笠更有毛骨悚然之感。以古鑒今,他更加惶恐和懼怕。他感歎地說:「我將來不死在共產黨手裏,也早晚會死在委員長手裏。」可見戴笠已明白看出蔣介石對他的猜忌。 
 
  當然,蔣介石並不想除掉戴笠,他只是有所猜忌和戒備,只是先從抑制下手。戴笠也看透了蔣的心理,也開始防患於未然。對蔣介石更加忠心耿耿,極力與宋美齡、宋子文進一步密切關係;與胡宗南、顧祝同等實力派將領盟誓以為後盾,同時挾洋人以自重,向海軍發展,免得被蔣介石藉口只是個特務而被剷除。拉攏蔣介石周圍各色人等包括唐縱的關係,使他們為自己說好話,繼續鞏固軍統局內部,培養毛人鳳,以為退路。戴笠也開始整肅內部,不給蔣介石以任何口實。 
 
  蔣介石因在抗戰時期,有用戴笠之處,故一直沒有大動作。
 
  1945年10月10日,國共兩黨經過43天的談判,正式簽訂《會談紀要》(又稱《雙十協定》)。這個紀要的一個重要內容之一,就是規定國民黨迅速結束所謂「訓政」,召開政治協商會議,「保證人民享受一切民主國家人民在平時應享受的身體、信仰。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之自由,現行法令當依此原則,分別予以廢止或修正」,尤其明確規定「取消特務機關,嚴禁司法和警察以外機關有拘捕、審訊和處罰人民之權」,並指出應「釋放政治犯」。這些條款主要是共產黨針對國民黨特務機關軍統、中統等提出來的。 
 
  作為蔣介石來說,他是靠特務起家的,何曾想到要「取消」?他決不會放棄特務統治這一寶貝。從內心來說,簽訂紀要只是虛偽應付,他還是從骨子裏要打內戰,消滅共產黨。和談只不過是緩兵之計。但是,他要做表面文章,不得不應付共產黨和其他民主黨派,同時他覺得正好趕上時機有了藉口,就是可以抑制一下戴笠和他的軍統,使其不能再繼續膨脹發展。 
 
    1946年1月10日至31日,在重慶召開中國政治協商會議(簡稱舊政協)時,各黨派再次提出取消特務機關的口號。
 
  正在籌備的國民參政會四屆二次會議,受國共和談、政治協商會議影響,也準備提出取消特務機關、切實保障人民權利的議案。


                                         

 
  戴笠的對立面和政敵陳果夫、陳立夫、陳誠、李士珍等黨、政、軍、警大員,也趁機興風作浪,妄圖擠垮軍統,致戴笠於死地。 
 
  1946年3月,國民黨召開六屆全會,大會開了近20天,國民黨的權力機構代表、270名「中央執行、監察委員」,正在激烈辯論國民黨從抗戰轉入戰後的有關方針政策問題。會議期間,忽然有人喊出「打倒特務」的口號,並質問為什麼《雙十協定》、國民參政會、政協會議關於取消特務機關的三大決議沒有得到貫徹實施?這一口號的質問得到大多數人出於不同目的贊成,這在國民黨歷屆中央全會的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其實,這是很多人對蔣介石特務統治的不滿。因為這270名國民黨中央執行和監察委員,幾乎沒有一個人不厭惡、恐懼、仇恨戴笠和他的軍統局,有的如孔祥熙、陳誠等軍政大員,儘管擁護蔣介石,但卻極端仇視軍統。至於其他與戴笠有刻骨仇恨的陳氏兄弟等,必欲除之而後快。而一些稍有正義感的國民黨人士,更以軍統特務為不齒。所以,幾乎全體中執、監委們,此時分外團結,一致倒戴,其陣線之統一,前所未有。 
 
  更耐人尋味的是,特務統治的集大成者和保護者蔣介石居然並不反對,甚至也持贊成態度。
 
  其實,這不奇怪。早在抗戰結束前,戴笠負責肅奸接收,想趁機擴大實力,安插軍統人員搶佔要害部門如各地警察局長位置,就受到蔣介石的抵制。針對他擴張權力的勢頭,蔣成立了一個5人小組,秘密活動,對戴笠進行監視,並研究抑制的策略。
 
  5人小組由蔣介石領導,加上錢大鈞、胡宗南、唐縱、宣鐵吾共5人組成。宣鐵吾是戴笠的死對頭,新任上海市警察局長;唐縱早就負責監視戴的使命。錢大鈞是蔣的親信,胡宗南雖與戴為密友,但蔣正為了分化戴與胡,才讓胡宗南參加,以示信任,讓胡匯報戴的行動。胡衡量他與戴與蔣之關係利害,自然會投蔣取信。 
 
  5人小組的成立,是蔣介石自以為可以控制和削弱戴笠,並對他全面監視,準備徹底解決對自己的威脅。
 
蔣介石隨即向戴笠秘密發出指示,要求他撤銷軍統局,化整為零,以減少中共及民主黨派攻擊的口實。 
 
    
  蔣介石的這個指示很高明: 
 
  一、撤銷軍統,使他有履行「雙十協定」的信譽,應付了輿論。 
  二、抑制了戴笠,使軍統再也不能構成對自己的潛在威協。
  三、化整為零,並不是取消,將來可以東山再起。 
  四、打著履行「雙十協定」的旗號,戴笠無話可說。 
  五、將戴笠捏在手裏,將來撤銷軍統局對戴笠用與不用,都在自己的手心之中。 
 
  蔣介石的這一步棋確實非常高明。 
 
  但戴笠看到蔣介石的命令,心情卻極為恐慌。戴笠心裏很清楚,他不可能抗拒蔣介石的命令,蔣介石終於要開始動手了。 
 
  戴笠也明白,如果真的化整為零,他就再也沒有什麼本錢了。戴笠考慮,先將軍令部二廳、內政部警政司掌握起來,將軍統控制的軍事情報、稽查和國民黨軍隊各級諜報參謀人員劃歸進二廳,將特工警察劃歸進警政司。另外加快成立交警總局,將軍統掌握的忠義救國軍、軍統特務團、軍委會別動軍、交警總隊。交通警備司令部所屬各團及稅警部隊,加上接受投降的汪偽稅警團和漢奸部隊共7個多師,全部編成18個交警總隊(相當於陸軍加強團)和4個教導總隊,全部美式裝備,機械化程度也很高。戴笠極重視這些軍統掌握的武裝部隊,認為是最重要的本錢。1946年3月1日,交警總局正式成立。另外,戴笠計畫將軍統局本部及外勤機關劃撥到司法行政部之下成立調查室。 
 
  但是,儘管化整為零保住了大部分實力,但軍統局一旦撤銷,盡被分割,自己將無處可去。關鍵還是要奪得海軍司令的職位,這只能依靠美國人。 
 
  在六屆二中全會期間,蔣介石正好順應形勢,準備乾脆「一鍋端」(比喻一下子全部消滅或清除)。在會議中,馬上親自下手令,在原來監視戴笠的5人小組之外,又成立了一個8人小組,成員皆為特工、諜參、警界等機構的實力派人物。蔣介石交給他們的任務,就是徹底拿出對付戴笠和他所控制的軍統的方案。8人小組雖然表面上有戴笠之名,但小組的另外7個人卻排斥了戴笠,另外秘密提前搞成了一個「一鍋端」的方案,準備在正式會議上發難。 
 
  蔣介石同意了這個方案,並親自數次電諭在平、津一帶滯留的戴笠趕回重慶,參加準備向他發難的8人小組會議。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未能顯示,請參閱下列網: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73301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