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2nd May 2014 | 文學欣賞 | (1989 Reads)
李商隱《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1)》賞析
 

竹塢(2)無塵水檻清,
相思迢遞(3)隔重城。
秋陰不散霜飛晚(4),
留得枯荷聽雨聲(5)。


                           

                                          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詩意圖
 
【注 釋】
 
(1) 駱氏亭:長慶年間駱姓居士(即是駱峻,一作駱浚)所築,亭址在灞陵附近。據目前所見,駱峻的生平最詳細的資料,見於杜牧《駱處士墓誌》:「處士峻,揚州士曹參軍;元和初,母喪去職,於霸(灞)陵東阪下得水樹居之。朝之名士,造其廬,棲退超脫,三十六年。會昌元年卒。」崔雍、崔袞:崔戎的兒子,李商隱的從表兄弟。崔雍,字順中,由起居郎出為和州刺史。《李義山集》中《安平公詩》:「仲子延岳年十六」,「其弟炳章猶兩丱」,炳章當為崔袞字。
(丱:國音 [guàn]; 粵音[慣]。1.古代兒童束的上翹的兩隻角辮。2.年幼。)
(2) 竹塢:塢,四面高中間低的山地;竹塢,生長竹的池邊高地。水檻:臨水有闌干的亭軒。
(3) 迢遞:遙遠。重城,暗指京城長安。
(4) 秋陰不散霜飛晚:秋日陰雲連日不散,霜期來得晚。
(5) 枯荷聽雨聲:雨滴枯荷,大約只有徹夜輾轉難眠的人才能聽到。
 
【語 譯】
 
    園亭裏竹林環繞,經過一場秋雨的洗刷,景物煥然一新,空氣十分愜意。和崔雍、崔袞兄弟分別已經多日,思念之心遠隔千山萬水,不知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時已深秋,天空一片陰霾,遲遲不肯散去,霜竟然也來得遲了。天下起了雨,淅淅瀝瀝,打在枯荷之上,發出一陣錯落有致的聲響,似乎讓人略慰情思。

                                         

 
              紀昀《玉谿生詩說》__宿駱氏亭

【寫作背景】

 
    崔雍和崔袞,是崔戎的兩個兒子,李商隱的從表兄弟。大和七年(834年),李商隱(舊說21歲,新說36歲)應試不中,投奔做華州刺史的表叔崔戎。崔戎不僅待他極好,還送他去南山讀書。第二年,李商隱再次落榜,又回到了表叔家。當時崔戎調任兗州觀察使,沒想剛到兗州一個多月就病故了。崔戎對李商隱不僅有親戚之情,還有知遇之恩。李商隱和崔戎的兩個兒子崔雍和崔袞也是情深義重。這首詩大概作於唐文宗大和八年(835年)崔戎死後不久,詩人離開崔家,旅宿在駱姓人家(駱浚,起家度支司書,後嘗典州郡,有好的名聲。)的園亭裏,寂寥中懷念起兩位朋友,寫下了這首很有情韻的小詩。黃世中《李商隱詩選》則認為此詩是開成四年(839年)的作品。
 

賞析
 
竹塢無塵水檻清,相思迢遞隔重城
 
    「塢」,是四面高中間低的山地,可引申指四周築有圍障養花種草的地方。「水檻」,指臨水而建有欄杆的亭軒。詩人置身其間,只見駱氏亭翠竹環抱,纖塵不染,一池清水,靜澄照影。這樣遠離塵囂、幽靜清寥的境界,往往使人性情自適,但對客遊獨宿的詩人來說,觸動的是故舊之思。詩人眼下所在與崔氏兄弟所居的長安,路途遙遙,中間隔著萬千高城,但他的相思之情,不絕如縷,倏忽間越過萬水千山,飛向遠方。相思本無形之物,而說「隔重城」,則道出迢迢千里、情意綿綿的思念形態,極為形象。「隔」字在這裏不只是表明「身隔」,而且曲折地顯示了「情通」。
詩人所宿的駱氏人家的園亭,竹木蒼翠,湖水清澄,正是在這清幽雅潔的園亭中又逢陰霾天氣,寂寥之中才更會想起遠隔重城的朋友。聽著雨聲滴噠打在殘荷的葉面,心情又略有轉換。詩人慶倖的是,朋友雖然離去,但萬般無奈之中卻有留下的枯荷,給人帶來聆聽枯荷秋雨的清韻,這也算是意外的收穫了。
 
    「竹塢無塵水檻清」本來給人一種清幽靜寂之感,而「相思迢遞」帶來一種綿綿的情思,「相思」與「迢遞」的組合,音律上圓潤婉轉。
 
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
 
時已深秋,天空一片陰霾,遲遲不肯散去。詩人於孤旅相思中,本就有些惆悵。現在,陰沉迷蒙的天色,沉沉地壓在心頭,更讓他心緒黯淡。因為秋霜晚降,水面的荷花雖已零落,尚還有幾莖枯枝。天下起了雨,淅淅瀝瀝,打在枯荷之上。詩人於孤寂寥落中,靜夜獨聽。儘管秋雨蕭瑟,枯荷殘敗,給人以淒清衰颯之感,但錯落有致的聲韻,似乎讓詩人略慰情思,稍解寂寥。一個「留」字,有慶倖之意,蘊含著淡淡的不期而遇的驚喜。一個「聽」字,見出詩人寄情其中的神態。
 
    末句是全篇的點睛之筆,寫詩人聆聽雨打枯荷的聲音和詩人的心情變化過程。
 
    秋雨打殘荷,自有一種別樣的情趣,然而這反過來又烘托出旅夜的清寂,詩人的孤獨。詩人不僅描繪出富有詩情畫意的景象,而且巧妙地暗示出自己夜不成寐的雨夜情懷。
 
    紀昀解釋這首詩時說:「分明自己無聊,卻就枯荷雨聲渲出,極有餘味。若說破雨夜不眠,轉盡於言下矣。『秋雨不散』起『雨聲』,『飛霜』起『留得枯荷』,此是小處,然亦見得不苟。」(《玉溪生詩說》)
 
    換句話說,即是「寄懷之意,全在言外」(《玉溪生詩說.補遺》) 何焯也說:「寓情之意,全在言外。」《義門讀書記》)
 
    從審美來說,物象滲透了心聲,而心聲卻又不侵凌物象,兩者之間達到了一而二,二合一的那種和諧境界。
 
               在《紅樓夢》裏,眾人游大觀園,賈寶玉嫌破荷葉可恨,嚷著要把池中的殘荷拔去,林黛玉卻說她雖不喜歡李義山的詩,卻獨獨喜歡「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兩句,表現出她與眾人不同的特殊情趣,大概她喜愛那種落寞淒清的景象特具情味和詩意吧。這句確實是雋永精緻,情味悠長。那低沉深遠的意境與羈旅漂泊的情懷,不免使人想到淒冷的人生風雨。

                                               

 
             李商隱詩選評(劉學鍇)_宿駱氏亭

    劉學鍇《李商隱詩選評》說:「末二句善於造境,將思念之情與身世冷落之感一寓孤寂清淒之境,正王國維所謂『有我之境』。」
 
    沈義父《樂府指迷》云:「結句須要放開,含有餘不盡之意,以景結情最好。」此詩之結語:「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正是以景結情,不僅景中含情,且有聲有情、聲情並茂,聲、景、情諧和合一而收餘音繚繞之致,使詩歌境象迷茫,旨義含隱深曲。

                                                  

 
               李商隱詩集疏注(葉蔥奇)__宿駱氏亭

詩人情緒的變化

 
     第一句「竹塢無塵水檻清」反映詩人的心境是平靜的。

    「隔重城」三個字下得比較重,字裏行間的失落之情又帶來了詩歌情緒上的變化。
 
    到了「秋陰不散霜飛晚」,詩境轉向抑鬱悲涼,夾雜著些許煩躁不寧的心緒。
 
    最後一句突然變得輕盈了許多。雖是枯荷,在夜雨聲中卻別有一番情趣。而夜雨的清音恰恰又襯托出夜的沉靜、駱氏亭的清幽。這樣一來,幾經起伏,詩人的情緒又慢慢地回到了第一句的境界。「文似看山不喜平」,這短短的四句詩,情緒多變,氣韻生動,回環往復,內涵豐富。

                                                  

 
                灞陵附近雪景
【總結】
 

    李商隱《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簡稱《宿駱氏亭》)
抒寫對朋友的思念,也寄予了詩人自己的身世冷落之感。全詩以景寄情,寓情於景,用筆極為簡練,以竹塢、亭檻、水流、枯荷等極其普通的景物,勾勒出清幽絕妙的意境,並且把作者對崔雍、崔袞兩兄弟喪父之悲的同情以及詩人自己的寂寥之感含蓄的傳遞出來。
 
    除了一個十分平常的中性詞「相思」之外,其他都是景物的描寫,沒有一個字是直接抒發詩人自己感受的,然而卻意在言外,無處不見詩人的情感。
 
屈復在《玉谿生詩意》評論此詩時說:
 
    「一駱氏亭,二寄懷,三見時,四情景,寫「宿」字之神。」簡潔地概括這首詩的地點、寄懷、時間、情景,而這些內容都由「宿」(借宿或旅宿)引起。
 
    但此詩又不僅僅限於懷人,因為它在寫景時透露出的審美趣味卻使其超出懷人之外,成為一首對生命之美高度讚賞的詩。
 
    在古代,荷花是純潔的象徵,它出污泥而不染,夏有亭亭玉立的花和張開如蓬蓋的葉,會給人帶來無限清涼和清純的感覺。有蓮會使園林山水增色不少。夏日之蓮,葉青翠欲滴,花粉豔如妝,自然是無窮美景,宋人楊萬里對此景曾寫道:「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寫的正是這種清蓮風光。而到秋雨來臨,葉殘枝敗,留在湖面的枯荷就未免難以入目了。但李商隱卻不一樣,他寫這枯荷雨聲雖然是一種心境的轉換,但卻讓我們聽到了生命的頑強挺立和對生命執著的熱愛。枯荷表現的是荷之殘存生命的一刻,枯荷在秋氣的嚴逼中傲然挺立,為生命的瞬間抗爭著,仍以它瘦弱的身軀承接著雨滴,奏出生命的最後樂章。殘荷雨聲亦成為大千世界中多樣美的一部分。李商隱處於晚唐時候,在他的詩中出現得較多的是黃昏的斜日、將凋謝的殘花、漸落的曉星、冷灰殘燭等特殊的意象,這是他的審美偏好。
 
    正是這種對頑強生命力的讚頌和對即將消逝的美好事物的深刻留戀之情,才使得李商隱的詩得到一些讀者的偏愛,也才留給宋元以後文人對冷、瘦、枯、寂、荒等境界的追求。例如蘇軾曾畫有《枯樹圖》,在蒼勁的枯墨中表現出不染塵緣、反抗俗世的決斷以及對奮鬥意志的歌頌。
 
    「竹塢」與「枯荷」,一榮一枯;「水清」與「雨聲」,一靜一動;「隔重城」與「霜飛晚」,一遠一近,景色的搭配也頗見匠心。「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是千古名句,於衰颯淒清之中發掘出一種別樣的優美、一份濃厚的詩情,因而意韻豐厚,興味悠長。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__宿駱氏亭》

參考資料: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未能顯示,請參閱下列網誌: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74303039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