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6th Jun 2014 | 武林掌故 | (1066 Reads)
白眉派宗師張禮泉 (1882-1964)
 

    白眉拳是中國拳術中南拳之一,傳說白眉拳由四川峨眉山白眉道人所創,但真正把該拳命名為白眉拳者,則是廣東惠州的俗家弟子張禮泉。

            張禮泉,字勵存,惠陽縣縣城(今惠州市橋東街)人。

 

 

    張禮泉的曾祖父張玉堂,在清朝時做過副將,咸豐年間曾經駐守九龍協臺,御封威武將軍。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奉調率部移駐九龍半島南端官湧協防;戰後,調香山協右營都司新會右營守備,虎門協前營都司及前山營水師都司。1851年升護理香山協副將,後升大鵬協副將。是年,羅亞添攻陷九龍寨城,他與知縣黃光周等率軍收復九龍寨城,斬30多人。自是駐節九龍寨城共13年。九龍砦城有一塊石碑是1859年所立來替他紀功的,咸豐九年,並建有字紙亭龍津碼頭,龍津亭,俗稱「八角亭」。張氏才兼文武,為人風雅,稱「翰墨將軍,能詩善書,尤善拳書指書,其墨寶至今在香港保存者很多。1870年病逝。

                                                               張玉堂的拳書與指書
 
七歲學武
 
    張禮泉出生於一個武術世家,而其父已是一名商人,7歲那年,早年喪父的他常受族人欺負,故自小便投師學武,從此張禮泉對武術產生極大的興趣。從此,他學拳習武不輟,先後拜東江一帶的林石、李蒙及林合(林亞合,又作林亞俠)、李義師、靈虛道人等名師學武,學習東江遊民教、林家拳、李家教功夫和道家功夫。 
                       
 
    1900年,張禮泉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興中會,遭到挫敗後一度避居新會。次年,他因打死當地一名惡霸折返惠州,不久又投奔在廣州的族叔。
 
白眉拳的由來
 
    清兵入關後,明朝武將朱國疇將軍避難到河南嵩山少林寺落髮為僧(法號「赤眉」),潛心禪理、精研武學,並將武藝絕學分別傳授給五枚、白眉、至善、馮道德及苗顯等五人。藝成後,上述五人分道揚鑣,各自發展。輾轉多個地方後,白眉道人終於在四川峨嵋山清虛觀隱居下來,潛心修道,並對自己平生所學武技進行融匯提煉。一次偶然的機會,受峨嵋猿猴倒掛樹上捕抓水中游魚的啟發,悟出了四標內勁、疊骨功和棉花肚等驚世武技。除白眉曾秘傳兩廣總督高進忠外,為免武技所傳非人,白眉派武功一直只在佛、道中人秘密傳習。直至上世紀(20世紀)初,才由第三代衣缽傳人竺法雲禪師將白眉派武功傳給俗家張禮泉。

 
巧遇和尚成就一代宗師
 
    白眉派教規和武德很嚴格,一般不輕意傳人。在張禮泉之前,白眉功夫更是不傳俗家弟子的,而張禮泉學得此技也是源於一段機緣巧合。
 
    1903年,張禮泉在廣州城郊六榕寺一帶的旗下街巧遇四川和尚蓮生。經比武較技,張禮泉為蓮生的拳技所折服,因年齡相近,志趣、性格相投,兩人很快就成了莫逆之交,經常在一起切磋和研究武術。蓮生見他是學武良才,於是帶其到光孝寺謁見在那裏掛單的竺法雲大師。初時,竺法雲禪師並不願意收俗家弟子,但後來有感於張禮泉的真誠,遂納之為徒。張禮泉徵得家人同意,在光孝寺簽了三千兩香油後,開始跟隨竺法雲禪師苦練白眉拳。在竺法雲禪師的悉心教導下,經過近3年的苦練,除了彈子暗器外,張禮泉得到竺法雲禪師的全部武學真傳。不久,竺法雲禪師及蓮生與張禮泉道別,後不知所終。

 

 
                   廣州光孝寺

    回到惠州,張禮泉繼續鑽研和傳習禪師所傳授的拳械。1911年4月,張禮泉參加黃花崗起義,起義失敗後回鄉。

 
    1912年,張為一名門徒排解糾紛而捲入一場以寡敵眾的械鬥。由於雙方人數懸殊且對手太兇殘,在無奈及生死攸關之際,張空手以功力擊斃為首滋事者,重創數名高手後避往廣州。

 
                                                民國時代廣東的武術表演及圍觀者


授武「勵存國術社」
 
    張禮泉先後在廣州設立「大同會武館」和「勵存國術社」授徒,把師承之技稱為「白眉拳派」,從此成為白眉拳派一代宗師。
 
    1912年,張禮泉在廣州安懷里設立「勵存國術社」授徒。

 
                                                                   張禮泉拳照(1)

將踢館者制服收為徒弟
 
    張禮泉的高徒曾惠博在拜張為師前是有名的蔡李佛拳師,精青龍內氣功,全身抗擊力驚人,拳快腿重,能用腳脛掃斷腕口粗的圓木棒。1920年代中期,他利用回鄉省親之機,率十數名徒弟到廣州向各拳派挑戰,結果每戰必勝,令當時的廣州武術界大為震驚。在友人的鼓動下,曾惠博到被冠以「廣東猛虎」張禮泉的武館要求比武,結果被迅速制服。曾惠博即跪地,誠心求拜入門,被張禮泉納入門下。自此,曾惠博便追隨張禮泉左右,執弟子之禮,習練白眉拳。藝成後,曾惠博在安南(即現在的越南)西貢市開設正骨醫館,並設立南強健身院授徒。在授徒期間,為適應初學和技擊的需要,曾惠博對所學之白眉拳技進行了疏理和改進,創編了四馬連環、蓮葉遮龜、三攻等拳術套路,並將蔡李佛拳技融入其白眉拳的教學中。1956年至1963年的鼎盛時期,他名下有白眉越勝堂、白眉群英堂、白眉越英堂、白眉聯勝堂等五間武館,弟子逾萬,規模為越南各武術流派之首。曾惠博去世後,其長子彼德繼承父業,傳播白眉拳術。
 
           

              張禮泉拳照(2)

    張禮泉因用白眉派武功收服多名武術名師而折服了廣州武術界。自此,張禮泉人氣飆升,門徒也大增。因此也招致了一些人的妒忌,遂買凶欲將其刺殺,但欲行刺的近十名持槍、械的殺手俱被張一一擊死擊傷,其中數名來不及逃跑者還被聞訊趕到的軍警當場緝捕。事後,廣州的報界將此事作為頭條新聞予以報導,稱頌張為「東江猛虎」。
 
    全球白眉武術總會監督何國聰說,「勵存國術社」就是白眉拳館,名字源於張禮泉的字「勵存」。
 
    後來赴臺山縣廣海城教拳,亦在黃埔軍校任教官。1929年,張禮泉被兩廣武術館聘為武術教師。

 
          《精武》雜誌有關白眉拳歷史的報導


授武「兩廣國術館」


    兩廣國術館成立於1929年3月,館址設在廣州市東較場。它存在的時間雖然很短暫,但對兩廣(廣東和廣西),特別是廣東武術的發展卻起了很大的作用。
 
    黃志軍說,1929年,張禮泉應邀到當時的廣東省主席李濟深創辦的「兩廣國術館」擔任武術教師,與南下傳播武術的萬籟聲(自然門)、傅振嵩(八卦門)、顧汝章(北少林門)、王少周(查拳門)、耿德海(大聖劈掛門)等5位北方武術家相對應,張禮泉與林蔭棠(莫家拳門)、林耀桂(龍形拳門)、賴成己(老洪拳門)、黃嘯俠(羅漢拳門)等南拳名家更被譽為「南方五虎將」。另外,武林也流傳:「北有孫玉峰(以羅漢拳聞名),南有張禮泉。」

 

 
    隨後,張又應邀到黃埔軍校及「南天王」陳濟棠將軍設立的廣東軍事政治學校(燕塘軍校)教授武術。
 
集各派精要創白眉拳派
 
    張禮泉拜竺法雲禪師學習白眉拳,以身為白眉派傳人為榮,但對初學之三派師傳亦未敢忘恩。為方便門人習練,張禮泉選其所傳之最好武術納入教材中,保留原有之招式,但身、手、腰、馬及發勁方面則以白眉拳的心法加以適當的改良。故此白眉一派之拳術,有其正宗的「直步標指」、「九步推」、「地煞」、「十八摩橋」、「黐粘拳法」、「空手入白刃」及「猛虎出林」,亦有李義所傳之「三門拳」,林石所傳的「十字扣打」及林合所傳的「鷹爪黏橋」。

 

 
    其後,張禮泉更將各派之精要匯集,創編一套「四門八卦」。在實踐練習方面,更編成了一套對拆稱之為「脫跳拳法」使學者由淺入深。武器方面亦以同一宗旨,有白眉本派之「大陣棍」、「柳葉雙刀」、「回環雙拐」、「對拆棍」、「青龍劍」、「飛鳳雙刀」、「青龍偃月刀」、「軟鞭」及「方天戟」,亦採用了源自李家之「五行中欄棍」,火地的「叉大扒」及林石的「仙花寶凳」。

 
    對此,不少武林中人認為,張禮泉沒有把所學的各派拳術武器套路冠以白眉某某拳、棍、凳及扒等名稱,反而道出其來源,可見他對「武術忠於師承」之精神是絕對遵從的,是學武者的道德典範。
 
    1935-1936年間,張禮泉搬進桃子園,但1937年就離開,次年赴南海河清鄉教授廣州何濟公後人何輯蓀和何國聰兩兄弟武術。他只在抗日戰爭時期才經常返回惠州桃子園,後來乾脆長期留在黃埔軍校。

 
                                                惠州桃子園今貌

創編剌槍術及大刀術抗日
 
    抗日戰爭爆發後,張禮泉激於義憤,積極號召門人投身抗戰,以武報國。在其本人言傳身教的影響下,眾白眉派弟子挾武從戎,紛紛加入抗日隊伍。針對舊中國軍隊武器粗劣,裝備不足,近戰能力低下的弱點,張禮泉創編了著名的「勵存刺槍術」及大刀術,並將其傳授給黃埔軍校的學生。結果這套刺槍術及大刀術在1939年抗日戰爭長沙會戰的白刃格鬥中發揮了顯著的功效。
 
    1938年10月,廣州淪陷之際,張禮泉返回家鄉,在東江一帶擔任抗日遊擊隊的武術教練。
 
    抗戰勝利後,徒弟何輯蓀便提議師父張禮泉來教功夫,將自己位於廣州的四間店鋪,讓出其中一間給師傅作為教室和居所之用,那時還有二兒子張炳林同住。原址位於廣州水月宮,此為第一間「勵存國術社」,其後在其他地方,更陸續發展至十八間分社之多。在水月宮教務維持了三四年,因國家解放而收歸國有化,由政府統一收租,才停止了當時的「勵存國術社」教務。
 
    抗日戰爭結束後,張禮泉回廣州擔任廣東省諜報機關的武術教官。後來,因內戰爆發,張禮泉便帶同兒子遷居香港。
 
「學習功夫能守己,英雄半點不欺人」
 
     張禮泉雖然是學武之人,但他給人的感覺卻很和藹可親,不隨便與人動武,也少作應酬。他除擅長白眉派拳技外,還愛好廣泛,精達摩內功打坐法、遁術易數和跌打專科,喜愛養畫眉雀和鬥蟋蟀,平日閑來無事,還喜歡抽煙和打十五湖牌。
 
    1949年,他偕家人及部分弟子移居香港。到了香港後,他開了藥店「保和堂」。張禮泉生前有兩個不喜歡,一不喜拍照;二不喜門下弟子設館授拳。因此,除曾惠博等少數徒弟外,其生前門人無一敢擅自授徒。
 
    張禮泉有兒女六名,只得三個兒子學武,大哥炳森和三弟已故,四弟炳祥因年幼留在鄉間沒有習武。作為白眉派的宗師,他要求他們子承父業,把功夫作為終身職業,將白眉武學傳承下去,讓他們兄弟三人得到了最直接的武術薰陶。另外,他為人品格高尚,重武德,時常訓勉後輩不可恃強凌弱,秉承先祖遺訓:「學習功夫能守己,英雄半點不欺人」,也讓子孫懂得了武術的真正含義,要以武防身,以德服人。雖然身為一代宗師,但他從來不擺架子,與新相識朋友很少談及功夫,更有些人不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一代宗師張禮泉。
 
    張禮泉除擅長白眉派拳技外,更精達摩內功打坐法、遁術易數和跌打專科。在張禮泉及門人的努力下,白眉拳盛傳於粵西一帶,肇慶、雲浮、佛山、廣州、深圳以及港、澳、台等地,更流傳到美國、加拿大以及歐洲、東南亞各國,數十年間成為一大門派。
 
    1964年夏天,張禮泉病逝於香港九龍,享年82歲。

                                          白眉拳(老照片)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未能顯示,請參閱下列網誌: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75247441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