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3rd Jul 2014 | 武林掌故 | (169 Reads)
「雄縣劉」劉仕俊
 

    劉仕俊(1840—1910) 又名劉夢蛟,河北省雄縣孤莊頭人。少年時家境貧寒,以賣烤煙為生,但自幼十分酷愛練武。「嗜武技,晝雖勞力,夜仍練拳不輟,人咸奇之。年二十許,技擊已有心得,每日有暇,即在空場練之,習以為常,人亦不為之怪。」(劉鳳池《劉士俊傳》)

 

                   雄縣孤莊頭武風甚盛

    一日外出賣煙,到了晚上便在一家小客棧住宿休息,深夜獨自在院子裏練功,不料拳腳聲卻驚動了同住一店的來自五臺山的道濟和尚(案:一作法成和尚,而法成和尚應是稍後才遇到的,詳下文)。道濟和尚等劉仕俊練好後對他說:「年青人,你的功夫練得不錯,這對強健身體還可以,要想防身克敵就不行了!」此時,年少氣盛的劉仕俊聞聽此言後很不舒服,面露慍色,惱羞成怒,當場要與道濟比個高低,於是兩人就在院中比試起來。可是氣勢洶洶的劉仕俊求勝心切,雖然氣沖斗牛連續進攻三招,均被道濟輕易地一一化解掉。當劉第四次猛出右拳欲擊打對方頭部時,卻被法成用「鷹爪」手法緊緊地拿住了劉的手腕。此刻劉仕俊使出渾身力氣,左扭右轉,始終無法掙脫。道濟又順勢在劉的背部穴位上點了一下,劉立刻感到全身酸麻無力,疼痛難忍,摔倒在地。這時劉仕俊如夢方醒,才知道道濟和尚之武藝高超,便立即叩頭拜其為師, 道濟就欣然收劉為徒。從此,劉仕俊隨法成苦練武功,深悟道濟拳藝之精奧。學習的內容主要有:岳氏連拳 (後名鷹爪連拳)三步槍、五步槍、纏槍、串槍、鷂子槍、五路大槍等。

 
         《體育季刊》1918年第1期有劉仕俊生平資料

    楊敞從滿洲紀德氏學拳技,嘗以其師劉武師(指劉仕俊)技術源流及教授法並其軼事語楊。楊敞據其所說,寫成《雄縣劉武師傳》,可補充上述學藝的過程。紀德云:「師名仕俊,直隸(今河北)雄縣人,居邑城東北之孤鐘頭。幼嗜武技,喜弄槍棒。一日在邑中蘑菇屯某寺旁空地練劈肩等式,寺僧出,睨之良久,曰:兒習此,豈能搏人耶?師怒其無理,走撲之,立仆。乃大驚異,因懇授技。僧教以岳氏散手法。岳氏散手法者,其源出於達摩禪師。世傳達摩禪師有坐功、站功、行功諸法,散手即行功也。宋時岳武穆得之於麗泉山僧。其初僅九手法,分為上盤三手,中盤四手,下盤二手。傳之既久,每手各化為二十手,共一百八十手。更分左右應用,合為三百六十手。其站樁用川字地盆式,身法用半馬式,步法則以足尖由外向內鉤盤。練時每進一步,畫一半圓圈,兩足互畫,殆即達摩禪師所創十八手中之鉤盤旋法也。惟自岳氏迄今,其間師承遞嬗之跡,不可得詳。其為技也,簡老精到,樸而不華,開場演式,殊無可觀,故習者恒寡。僧既以此授師,且詔之曰:此絕技也,其善習之!半年,僅熟數手,而僧去。時天下多事,里人多販硝磺禁物牟利,師(劉仕俊)亦與焉。一日為官兵追捕,同行者相散逸,師獨避匿野寺中,見殿甎(磚)階石,皆有足磨凹痕,方疑訝間,一僧入問曰:汝識我乎?師茫然莫對。僧曰:汝非曾習岳氏散手者乎?始恍然識為師友名法成者也。亟叩首稱弟子。留寺三年,盡得其術。」

 
    (劉鳳池《劉士俊傳》所記稍有出入,云:俊嘗宿蘑菇屯某寺前旅店,適有鏢車數輛住滿旅舍。俊權寄廊下,藉資休息。夜為蚊蟲所擾,不能寢,乃練拳窓(窗)下,拳出有風,震動窗紙,寺僧隔窗窺見曰:此吾門手法也。乃越牆問之,汝識予乎?俊不答。又曰:汝非道濟之弟子乎?俊始悟為師友名法成者,因即叩稱弟子。)

 
                                                                             清末民初鏢師


    法成和尚命仕俊轉誡鏢車勿早行,恐有失。但鏢客徐某以絕技自負,怒其恫嚇,故意早行。出店大約半里,遇一人,青巾裹頭,背手站立道路中間。徐某驅趕他,他不走,又不答話。徐某抽刀與他較量,並未見他執什麼兵器,而手背竟負重傷。即不能舉刀。乃復返店中,遣店主問仕俊,誰命你以告訴我要防範這人的?。仕俊說,是我師伯。兩人一同前往拜見,見寺內武器齊備,心甚驚疑。不久,法成和尚出來詢問:「為什麼還尚未上路?」徐某告知實情。法成和尚問他:「他用什麼兵器打敗你?」徐某答不知。法成和尚指壁間所掛藤條,問徐某,你認識這兵器嗎?徐某才知道攔路的人就是法成和尚(即青巾裹頭的人),因此叩頭請教。法成和尚叫他與仕俊較量一下,以看看他們的武技,很久也分不出勝負。法成和尚很欣喜,留兩人於寺中,授以鷹爪連拳,各極其妙。乃授器械,則因人而異。徐某身小敏捷,於是授他刀法,仕俊力猛體壯,則授以槍法。留寺三年,各精其術。二人於是告辭。
 
    三年後,劉仕俊辭師雲遊,並以畢生精力鑽研拳藝,傳藝授徒,威震四方,被人譽為「雄縣劉」,也有人送綽號「大杆子劉」。

 
    劉仕俊酷愛武藝,學會了鷹爪手法的五十路岳氏連拳和以四個硬趟子為基本套路的十路行拳。而從師於五臺山僧道濟及法成學藝後,深得少林拳械藝奧秘。因武功高強,被知府薦為清廷護駕軍神機營教官。
 
    辭歸,剛巧某王府總管赴鄉徵租,聞劉仕俊名,欲聘赴府,與劉相約說:「王府中舊有四拳師,閣下宜謙虛一點,才能和平共處,切勿較量身手,引起事端。」劉仕俊說:「我們習武術的人,如不作較量,怎知優劣?勝則稱職,敗當自引去,怎能苟且求吃飯便算?」劉仕俊就不去王府任職,自己授徒為生,得徐盛武、查訥封阿、李德魁、蕭賓等,於是岳氏散手始流傳於京師。
 
 
    後來,劉仕俊以事往廣東,遇佛山劉四和尚。劉四能疊銅錢百枚於地,舉大刀斫之,全部中裂為二,而地無刀痕。劉仕俊經常與劉四往還研究,間亦授徒。值英兵據廣州(約在1856至1860年間),四處搜掠,鳴槍示威,仕俊寓所彈落如雨,人人都驚惶失措,只有仕俊從容飲食。飯後,仕俊對徒弟說:「可起行了。」仕俊疾走如風,竟得脫險。五人同行,二人死去。經過弟子柳超家,柳向來富有,正想避亂他方,以數百人運財貨,將以乘船前往瓊州(今海南省)。仕俊護送他和家人,一無所失。直至中英和議成,仕俊和柳超一家由瓊州北還。

 
                                                              岳氏連拳部分招式


    至北京,劉仕俊住在弟子金槍徐六家,當時護軍營統領公爵廣科喜技擊,謀以槍法教給軍隊。廣科聘請劉仕俊為武術教官,為設一廠於六條胡同,名東廠。同時,又聘請永年楊鈺(楊班侯)授太極拳於香兒胡同,名西廠(拳廠)。東西廠武技各有千秋,一時稱盛。東廠弟子總計一百七十餘人,精研散手的,有二十餘人。紀緒、紀德、慶喜、存福、文奎、烏雲珠、那清阿、瑞祥、吉升、德利等人,最為著名。劉仕俊擇六弟子分為教習,授各種拳術。紀德、那清阿授彈腿,文奎、烏雲珠授信拳,慶喜授通臂拳,存福授地趟拳。又隨學者所喜好,授以虎縱等法。由於武技多元化,徒眾日增。一時名手如大槍劉德寬等,都跟從仕俊學習。
 
    當時東西二廠有小聰明的弟子,每希望劉仕俊和楊鈺比武,往往從中挑撥。劉仕俊說:「比一比也好。」剛巧楊鈺因事來到東廠,對仕俊執禮甚恭。劉仕俊請楊鈺坐下詳談,楊鈺很善談,但故意不談武技。劉仕俊數次用說話引他談武技,楊鈺終不為所動。從容辭去,時人說劉仕俊為人豪爽,而楊鈺為人謙虛,都值得稱讚。(但據永年縣誌的記載,楊班侯(即楊鈺)曾與雄縣劉比武,詳見「附錄」。)
 
    茂州鏢師曹廣健在山東道上號稱無敵,偶然與人說,劉某(劉仕俊)能幾多手?劉仕俊聽到後笑著說:「幾多手?一手就足夠了!」後劉仕俊和曹廣健相見比武,曹應手跌倒。
 
    據劉鳳池《劉士俊傳》,士俊曾與山東某比武,山東某很可能就是曹廣健。所記過程較為詳細,引述如下:
 
    「俊以事赴京師,適遇山東某,負技來京,先於楊白侯(楊班侯)、董老公(董海川)拳場左近設場賣藝,故為大言。蓋彼時楊、董聲譽最高,欲激之怒而一較也。楊董之徒,聞以告師。師曰:彼無名之輩,勝之不武,不勝為朋輩所笑,彼雖驕狂,不值一試也。數日無與較,以為無敵耳,言愈誇大。俊乃著寬衣往窺,值某正運腿如飛。俊蹲其旁,遽以痰吐其足上。某怒斥之。俊曰:非吾痰吐汝足,實汝足踢吾痰耳。請為試之可乎?某不應,驟以足蹴俊首,俊乘勢以雙手執其足,拋擲場外,某竟逾人群而仆地矣。俊令眾閃開指斥之曰:予即劉士俊也,技劣若爾,竟敢來京賣藝,口出大言,可謂班門弄斧矣,倘爾不服,請再一較。某已身受微傷,面帶愧色,勉謂俊曰:十五年後,請再相見。踉蹌入場,拾械而去。適徐六、蕭賓等,見俊之技甚佳,遂請俊蒞家,設場授徒焉。其徒問曰:前日師何不入場明較,而必如此以擲之也?俊曰:我吐痰以激其怒,怒則氣浮,復遜謝以恣其驕,驕則無備,故得以勝之,俟彼氣餒,然後再嚇以大言,自必屈服矣。門人至是,不僅欽其技,且又服其智。楊董聞之,亦稱快而暗驚焉。」


    此後,別人對仕俊更為敬畏。劉仕俊曾說,行經九省,未曾見到一個真正的拳師,可見他十分自負。居住北京九年,廣科出官西安將軍。劉仕俊亦辭職還鄉,專以授徒為事,逝世時八十歲(此據紀德的說法,如以生卒年份計算,應是七十歲)。
 
    劉仕俊於各種器械皆精,尤以五槍著名。五槍者,圈槍、纏攔槍、穿指穿袖槍、黑白鷂子槍、獅子滾繡球槍,世人總稱為「梨花槍」。劉仕俊授徒時,每日晨午教練二次,每次約二小時。勤而有恆者,僅十餘人。室中地磚,每過兩個月必要重鋪一次。因為練拳時足磨凸凹不平。劉仕俊每將教授新手法,往往先以手招某弟子曰:來。某弟子應聲出,向師作角手狀,轉瞬即跌倒。又換另一人前來,又跌倒。其他人屏息凝神,細心觀察其用手之方、致力之法。數人被擲,才知道新手法的大概。弟子可預期是日將授新手法,必預先將室中几案移空,以防碰撞受傷。但每授一手法,經常有數人微傷。體弱怕吃苦頭的人,相率離去。因此弟子百餘人,而常習者僅約十分之一。


    其弟子劉德寬所傳岳氏連拳,查訥封阿所傳夫子連拳,源皆出於岳氏散手。但劉德寬略參以己意,改變步法。紀德則恪守師法,數十年如一日,行年七十有四,其精神矍鑠、步履輕健,遠非其他壯健者所及。紀德黎明即起,授徒終日,夜深人靜,仍致力於鷹手拳(又名鷹爪拳)功夫。
 
    劉仕俊一生有眾多弟子,其侄子(一作族孫)劉成友為眾多徒弟中的佼佼者。後劉成友又傳於外甥陳子正。陳子正又在東北、上海、廣州等地廣授門徒,使鷹爪拳得以廣泛流傳。

 

                                                                                   楊班侯
附錄:

《永年縣誌》記載的楊班侯與雄縣劉比藝

 
    根據河北永年縣誌記載:楊班侯像貌清瘦,富有臂力,幼承嚴父真傳,學武悟性極高,騰挪跳躍,像猿猴一樣,尤其擅長太極大杆技術,掌握了太極拳的奧秘。

    清光緒年間,楊班侯在端王府當太極拳教師。當時北京有一名叫「雄縣劉」的武師,精於技擊,體格魁梧,經常表演掌擊大石,石隨掌碎;用兩個手指夾著數枚銅錢,奮力一捏,錢成碎粉。估計兩臂力逾千斤。劉師傅亦在北京某王府中教拳,聽到楊班侯被稱為「楊無敵」,心存嫉妒,極不服氣。

    某日,楊班侯與朋友在街上飲酒,席間一朋友問楊班侯,如與雄縣劉師傅比藝,那一個贏?楊班侯笑笑:劉師傅贏,我比不上他。剛好劉的一位徒弟在旁邊聽到竟向劉師傅誑稱,楊班侯自誇功夫高明,如果比武,師傅一定敗於手下。劉師傅不知有詐,怒氣衝衝闖到楊家,適值楊班侯外出,及至楊班侯回家後,家人將劉師傅上門之事相告。於是,楊班侯登門向劉師傅拜訪。二人相間,話不投機,迫於無奈,伸出一手臂放在桌上說:尊駕有千斤力,如拿住小弟的手臂不能動彈,當即認輸。劉師傅用力握住腕部,擬施殺手,誰料楊班侯得力借力,手臂輕舉,即將劉師傅兩腳提離地面尺餘,全身力氣均用不上了。再度交鋒,楊班侯以「白鶴亮翅」招式將劉師傅打出一丈外倒地。劉師傅兩番受挫,仍不心服,要求到院中比試。二人走下臺階時,劉突然向楊班侯額頭擊下,楊班侯反應奇快,按住劉手,以「扇通臂」招法將對方擲到階下三四丈遠,劉師傅從地上爬起來,面有愧色,還是不服,堅約楊班侯改天在某戲院再比杆術。

    到了約定日期,楊班侯來到戲院,等候多時,仍不見劉來踐約。後來聽說,劉師傅已與徒弟在前一天悄悄離京城返回老家。自此,楊班侯的名聲更響了。



參考資料:
 
1. 楊敞《雄縣劉武師傳》
《體育季刊.傳記》,1918年第1期,「京師體育研究社」發行。

2. 劉鳳池《劉士俊傳》,《佛山精武月刊》,第十期,(1926年7月10日)
3.《永年縣誌》記載的「楊班侯與雄縣劉比藝」,永年縣地方誌編纂委員會編,出版社:中華書局,2002年。(東方劍的博客轉載)
4. 中國新聞網----保定新聞,2007年08月22日,《雄縣陳子正拳師獨創鷹爪翻子拳 源出於明代八閃翻》。(內有部分劉仕俊的資料。)
5. 張長思《鷹爪翻子拳形成與演進研究》,首都體育學院,碩士論文,指導:康戈武,2010年。

 
   本人曾跟隨楊式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現教授氣功及太極拳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鶴翔樁、易筋經、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動靜兼修,改善失眠。

         增強免疫能力,追求健康長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心法等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接近一百人,   

          包括多位醫生、武術愛好者、


             氣功研習者及各行各業人士。    
 
        學生、病人及退休人士均有優惠。


    聲明: 只在屯門黃金海岸地區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