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6th Sep 2014 | 文學欣賞 | (9275 Reads)
歸園田居五首賞析(上)
 

    《歸園田居》詩五首是陶淵明於晉安帝義熙二年(406)所作的組詩。這是詩人剛從彭澤縣令任上棄官歸隱後的第二年,當時詩人四十二歲。在陶淵明的三十多首田園詩中,這是一組最能體現其思想旨趣、田園風光和審美追求的典型作品。
                      

 


    陶淵明只做了八十多天彭澤縣令,已實在無法忍受官場的污濁與世俗的束縛。他堅決地辭官歸隱,躬耕田園,且從此終身不再出仕。脫離仕途的那種輕鬆之感,返回自然的那種欣悅之情,還有清靜的田園、淳樸的交往、躬耕的體驗,使得這組詩成為傑出的田園詩章,也集中體現了陶淵明真樸、靜淡、曠達的風格。
 
其一(1):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2)。
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3)。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4)。
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5)。
方宅十餘畝,草屋八九間(6)。
榆柳蔭後簷,桃李羅堂前(7)。
瞹瞹遠人村,依依墟里煙(8)。
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9)。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餘閒(10)。
久在樊籠裏,復得返自然(11)。

 
注釋
 
(1)這首詩寫辭職歸田的愉快心情和鄉居的樂趣。詩中以極大的熱情讚美了平和靜穆的田園風光,表現了詩人對於官場的厭惡及其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潔情趣。
(2)適俗韻:適應世俗的氣質、品性。性:稟性,本性。丘山:指大自然。
(3)塵網:世俗的羅網,比喻仕途、官場。三十年:當為「十三年」。陶淵明從二十九歲初仕江州祭酒,至辭彭澤令歸田,前後恰好十三年。
(4)羈鳥:被束縛在籠中的鳥。池魚:養在池塘中的魚。這兩句以羈鳥、池魚比喻自己過去在仕途生活中的不自由,以舊林、故淵比喻田園。
(5)守拙:保持拙樸、愚直的本性。是說自己不肯投機逢迎,不善於做官。
(6)方宅:住宅方圓四周。
(7)羅:排列。
(8)瞹瞹:昏暗不明的樣子。依依:輕柔的樣子。墟里:村落。
(9)此二句化用漢樂府《雞鳴行》:「雞鳴桑樹巔,狗吠深宮中」而來。顛:頂端。
(10)虛室:虛空閒寂的居室。比喻心室純淨而無名利之念。語本《莊子·人間世》:「瞻彼闋者,虛室生白。」
(11)樊籠:關鳥獸的籠子。比喻不自由的境地。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

語譯
 
從小即無隨俗氣韻,
生性喜愛山川自然。
誰知落入仕途俗網,
一去便是一十三年。
籠中之鳥懷戀舊林,
被養之魚思念故淵。
南郊野外開墾荒地,
恪守拙性歸耕田園。
住宅方圓十餘畝地,
簡陋茅屋有八九間。
榆柳樹蔭遮蔽後簷,
桃樹李樹排列院前。
遠處村落依稀可見,
飄蕩升騰嫋嫋炊煙。
深巷傳來犬吠之聲,
雄雞啼鳴桑樹之巔。
戶內庭院清潔幽雅,
心中純淨無比安閒。
久困籠中渴望自由,
我今又得返回自然。 
                 

 

                榆柳蔭後簷,桃李羅堂前。

【賞析】

 
    詩歌深情地描繪了田園生活的恬靜優美和詩人回歸田園後的樂趣。這裏有簡樸無華的草屋,榆柳桃李的茂密蔥蘢,廣袤的田疇,疏落的村宅,充滿生活氣息的狗吠與雞鳴,到處是生機勃鬱的野趣和恬靜氣象等。
 
    「方宅十餘畝,草屋八九間」其中洋溢著一種故園依舊,「吾愛吾廬」的一往深情。「榆柳蔭後簷,桃李羅堂前。」簷後榆柳樹影婆娑,濃陰匝地,習習清風平息了詩人心中的焦慮。眼前桃李花榮實繁,弄姿堂前,喚起詩人心中多少歡欣,詩人在同無知的草木交流著感情。
 
    這些景物自然使得「性本愛丘山」,喜愛大自然山水田園的詩人本性得到充分的舒展和徹底的精神鬆弛。田園生活和淳厚風俗正是陶淵明從宦海沉浮的疲乏中掙扎出來所尋覓的歸處。
 
    詩人在這裏,似在有意無意之間地用了「塵雜」這個字眼。他告訴我們,從前苦於應對「塵網」的一切,都沒有,也不會再有了。從這個意義上說,確有點兒「虛室」之感;但虛中有實,他重新開始了完全由自己來安排,支配的生活.


    農村鄉居,田園靜美,室內悠閒,這裏沒有官場的交際應酬,虛與委蛇,只有真誠淳厚的彼此往來,當然用不著提防別人的機詐,一切都是那麼自然閑美,無拘無束,因而才使人產生「久在樊籠裏,復得返自然」般的暢快。

 

 

                                                   

                                           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


其二(1)
 

野外罕人事,窮巷寡輪鞅(2)。
白日掩荊扉,虛室絕塵想(3)。
時復墟曲中,披草共來往(4)。
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5)。
桑麻日已長,我土日已廣(6)。
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7)。

 

 
            時復墟曲中,披草共來往。
            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

注釋
 
(1)這首詩寫詩人歸隱田園後的生活情趣。詩中表現出對純樸的田園耕作生活的熱愛,同時也反映出對世俗仕宦生活的鄙棄。
(2)野外:郊野,指鄉居。罕:少。人事:指世俗交往。窮巷:僻巷。寡:少。輪鞅(國音yang;粵音央):代指車馬。輪指車輪,鞅是套在馬頸上的皮套子。這兩句的意思是說,住在郊野,很少與世俗交遊往來;偏僻的巷子裏,很少有車馬來往。
(3)掩:關閉。荊扉:柴門。絕塵想:斷絕世俗的念頭。
(4)時復:常常。墟曲:偏僻的村落。猶「墟里」。曲:隱僻的角落。披:撥開。共來往:指和鄉村的人相互來往。
(5)雜言:世俗塵雜的言談。但道:只說。
(6)日:一天天地。我土:指自己開墾的土地。
(7)霰(國音xian ; 粵音線):小雪珠。草莽:草叢。
 
語譯
 
鄉居少與世俗交遊,
僻巷少有車馬來往。
白天依舊柴門緊閉,
心地純淨斷絕俗想。
經常涉足偏僻村落,
撥開草叢相互來往。
相見不談世俗事務,
只說田園桑麻生長。
我田桑麻日漸長高,
我墾土地日漸增廣。
經常擔心霜雪突降,
莊稼凋零如同草莽。
 
【賞析】
 
    這組詩的第一首主要描寫田園風光的迷人和詩人對田園幽居的喜悅,而第二首則側重於鄉村生活的悠閒和對農作物所寄託的厚望。
 
    雖然這首詩仍然寫的是田園生活,但與第一首的內容毫不相襲。開篇四句傳神而簡練地勾畫出了農村生活的寧謐清幽,以及詩人的身心俱靜的閒適生活。
 
    鄉間的生活是簡樸甚至貧困的,清靜甚至寂寞的.但是,也正是這樣的環境,使人們獲得了共同的語言,培育起一種樸質真摯的感情。
 
    此詩的關鍵之筆在於「相見無雜言」六句,表現了詩人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交往人群以及彼此關切的新話題:這就是農夫、野老、鄉鄰,彼此真誠相待,隨意交往,親密無間。而所談論的話題已經完全不同於往昔,「但道桑麻長」,關心的是農作物的生長情況,盼望的是未來的收成和對莊稼的憂慮:「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前人黃文煥說:「一切出仕應俗之苦套,不復耳矣。」(《陶詩析義》卷二)這裏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那麼平淡而又真誠,言談的內容真是純然的「田家語」了,但卻充滿著真情厚意。溫汝能說:「『相見』二語,逼真田家氣象,陶詩多有真趣,此類是也。」(《陶詩匯評》卷二)
 
                   (未完)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未能顯示,請參閱下列網誌: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78919148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