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18th Sep 2014 | 文學欣賞 | (4025 Reads)
 歸園田居五首賞析 (下)
 
其三(1)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2)。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3)。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4)。
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5)。


 

                                                                            種豆南山下

注釋
 
(1)這首詩通過對躬耕田園的具體描寫,表現對田園生活的熱愛。
(2)南山:指廬山。稀:稀疏。形容豆苗生長情況不佳。
(3)晨興:早起。理:管理,治理。穢(國音hui; 粵音慰):指田中的雜草。帶月:在月光下。帶同「戴」。荷(國音hè;粵音賀):扛,肩負。
(4)狹:狹窄。草木長:草木叢生。夕露:即夜露。
(5)不足:不值得。願:指隱居躬耕的願望。違:違背。
 
語譯
 
南山腳下把豆種,
雜草茂盛豆苗稀。
晨起下田鋤雜草,
日暮月出扛鋤歸。
道路狹窄草茂密,
傍晚露水濕我衣。
我衣沾濕不足惜,
但願不違我心意。
 
【賞析】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交代了耕作的地點:南山;勞作的成果:草盛豆苗稀;把「盛」與「稀」形成對比,寫出了作者不善耕作的特點,同時也寫出了耕作的艱辛。
 
    也許是官場束縛,體質有所下降,也許是久別田園,農藝有些荒疏,「草盛豆苗稀」,耕耘欠佳。這裏流露出來的是一種自慚又自勉之情。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僅從時間上看,也可見詩人決心之大,用力之勤。交代了勞作的時間:一整天;寫出了耕種的艱辛。他清除「荒穢」,也是清除心中的雜念。除去了雜草,心中也就寬慰了一些,見出我還是那個「性本愛丘山」的我,還是那個樂於為農,也能夠為農的我。

 
    「帶月荷鋤歸」寫出了勞動歸來的詩人雖獨自一人,卻有一輪明月相伴。月下,詩人扛著鋤頭,穿行在草叢中,一幅美麗的「月下歸耕圖」暗示了這種艱辛在作者眼裏是快樂的。辛苦是有的,但正是這辛苦的勞作使他獲得了心靈的極大滿足。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 

  寫出了勞作的艱辛,為後文寫「衣沾不足惜」做鋪墊。


「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點明主旨:寫出了勞作的艱辛,但這種艱辛在作者看來是快樂的,因為嚮往田園生活,不為五斗米折腰,不願與世同流合污的意願沒有被違背,暗含了作者對田園生活的熱愛和對官場黑暗社會惡濁的反感,反映了作者高潔傲岸,安貧樂道,淡泊名利的精神品質。



    這首詩主要表現詩人種豆除草,參加農村耕作之後認識到體力工作的艱辛,真正寫出了自己離開官場之後從事耕耘播種的體驗與內心感受,以及躬耕自食的決心。整首詩全用「賦」(直述)的作法,一氣呵成,既沒有環境渲染,也沒有比興之詞,直抒感受,結尾兩句以簡括議論點明主旨,表明「誓不回頭」的信念。
 
    「種豆南山下」平淡之語,「帶月荷鋤歸」幽美之句;前句實,後句虛。全詩在平淡與幽美、實景與虛景的相互補襯下相映生輝,柔和完美。 
 
其四(1)
 

久去山澤遊,浪莽林野娛(2)。
試攜子侄輩,披榛步荒墟(3)。
徘徊丘隴間,依依昔人居(4)。
井灶有遺處,桑竹殘朽株(5)。
    借問采薪者:「此人皆焉如(6)?」
    薪者向我言:「死歿無復餘(7)。」
    「一世異朝市」,此語真不虛(8)!
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9)。


                                          久去山澤遊,浪莽林野娛。

注釋
 
(1)這首詩通過描寫遊歷廢墟以及同采薪者之間的對答,表達了詩人不勝滄桑、人生無常的感慨。其中流露出的感傷情懷,雖不免消極悲觀,但這正是詩人內心痛苦的反映。
(2)去:離開。山澤:山川湖澤。浪莽:放縱不拘之意。
(3)試:姑且。披:分開。撥開。榛(國音zhen;粵音津):樹叢。荒墟:荒廢的村落。
(4)丘隴:這裏指墳墓。依依:隱約可辨的樣子。
(5)殘朽株;指殘存的枯木朽株。
(6)借問:請問。采薪者:砍柴的人。此人:這些人,指原來居住在這裏的人。焉:何,哪裡。如:往。
(7)歿(國音mo;粵音沒):死。
(8)一世異朝市:意思是說,經過三十年的變遷,朝市已面目全非,變化很大。這是當時的一句成語。一世:三十年。朝市:朝廷和集市,指公眾聚集的地方。
(9)幻化:指人生變化無常。《列子·周穆王》:「因形移易者,謂之化,謂之幻。……知幻化之不異生死也,始可與學幻矣。」空無:滅絕。郗超《奉法要》:「一切萬有歸於無,謂之為空。」
 
語譯
 
離別山川湖澤已久,
縱情山林荒野心舒。
姑且帶著子侄晚輩,
撥開樹叢漫步荒墟。
遊蕩徘徊墳墓之間,
依稀可辨前人舊居。
水井爐灶尚有遺跡,
桑竹殘存枯於朽株。
上前向砍柴的人打聽:
「往日居民遷往何處?」
砍柴的人對我言道:
「皆已故去並無存餘。」
「三十年朝市變面貌」,
此語當真一點不虛。
人生好像虛幻變化,
最終難免泯滅空無。

 
                  披榛步荒墟

【賞析】

 

    詩的第四首同第五首實際是一首詩的前後兩個部分。詩人懷著意滿志得,甚至是帶點炫耀的心情造訪故友。子侄與俱,笑語不斷,披榛尋徑,健步而前。他要同故友共憶時歲月,向他們傾訴心曲,同他們暢飲幾杯……然而,展現在他眼前的,是「井灶有遺處,桑竹殘朽株」的殘破景象,聽到的是故友「死歿無復餘」的噩耗.一向通達的詩人也不禁陷入了「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的深沉哀傷之中。

 
                 壁畫中的戰爭場面

    這首詩描寫詩人農村閒暇之際的閒遊和對荒墟的尋訪與感慨,這似乎與田園耕作關係不大,但也從另一側面反映了動亂現實和江州一帶軍閥混戰造成的破壞,給人民帶來的災難與痛苦。


 
其五(1)
 

悵恨獨策還,崎嶇歷榛曲(2)。
山澗清且淺,遇以濯我足(3)。
漉我新熟酒,隻雞招近局(4)。
日入室中暗,荊薪代明燭(5)。
歡來苦夕短,已復至天旭(6)。

 
注釋
 
(1)從內容上看,此詩似與上一首相銜接。詩人懷著悵恨的心情遊山歸來之後,盛情款待村中近鄰,歡飲達旦。詩中雖有及時行樂之意,但處處充滿純樸之情。
(2)悵恨:惆悵煩惱。策:策杖,拄杖,這裏作動同用。崎嶇:地面高低不平的樣子。歷:走過。
棒曲:樹木叢生的曲折小路。
(3)濯(國音zhuo ;粵音鑿):洗。
(4)漉(國音lu ;粵音鹿)酒:用布過濾酒。濾掉酒糟。近局:近鄰。
(5)日入:太陽落山。荊薪:燒火用
的柴草。
(6)苦:恨,遺憾。天旭:天亮。

 
              山澗清且淺,遇以濯我足。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未能顯示,請參閱下列網誌: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79010022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