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7th Oct 2014 | 香港故事 | (263 Reads)

香港的粵劇和粵劇電影(下)

 
戲院多功能----演戲、招待貴賓及社會公益
 
    戲院自從於十九世紀出現於香港島上後,它的功能除為華人提供娛樂外,又是華人團體款待外賓和籌款義演的重要場地。 

     1869年,愛丁堡公爵訪港,華人團體在同慶戲院設宴歡迎,飯後更安排粤劇演出,增添氣氛。1890年干諾公爵伉儷訪港,華人紳商也在高陞戲院設宴招待,並且上演《八仙賀壽》、《跳加官》和《天姬送子》等傳統例戲。
 

 
                   高陞戲院

    高陞戲院在1890年間建成,位於上環與西環之間。戲院樓高兩層,場內中前方設有舞台,地下底層觀眾席全部為長板位,二樓正中為女觀眾席,其餘兩旁為企位,有「五百羅漢位」之稱。高陞戲院是香港開埠初期的舞台戲院,上演名班戲目,盛極一時。經過多次重修,戲院最後在1973年拆卸。

    除了華人團體於戲院招待外賓外,1936年,當時的總督郝德傑爵士也曾安排訪港的李滋羅斯爵士於太平戲院觀看由名伶馬師曾演出的粤劇《王寶釧》。
 
    1966年,瑪嘉烈公主和夫婿斯諾敦伯爵訪港,香港劇團更特意於當時最豪華的利舞臺為瑪嘉烈公主演出《平陽公主》一劇。無論是政府官員或紳商,都以粤劇為重要的文化代表,並於具規模的粤劇戲院接待外賓,顯見戲院對商宦階層有重要的社會意義。 

 
       瑪嘉烈公主伉儷向演出的粵劇名伶致送紀念品。
 

    經營粤劇戲院的紳商亦積極參與社會公益事業、進行社會救濟、以至支援抗日戰爭籌款等。戲院以減收院租,讓戲班舉行義演;或提供場地,讓慈善團體於院內進行義賣籌款等方式支持社會公益事業。二十世紀初,香港四醫院和紅十字會籌募經費,太平戲院便曾廉收院租,讓粤劇團義演籌款。
 
新興的表演形式
 
    1970年代期間,一種新興的表演形式在粵劇舞台出現。1972年大龍鳳及慶紅佳劇團引入「雙戲班制」,即兩個戲班在同一晚四個小時的演出中,同台上演兩個經刪減的劇目。這種嶄新的表演形式當時成功地吸引了大批觀眾,引發其他劇團爭相仿傚。之後數年,沿用這種表演模式的劇團獲得更多舞台演出的機會。即使這些演出非常受歡迎,但由於政府場地租金高昂,劇團的財政難以應付,因此在正式的舞台演出粵劇,對劇團而言,仍是一項沉重的負擔。
 

                                              粵劇「大龍鳳劇團」戲單
 
    新光戲院是另一個重要的粵劇舞台,這家由私人擁有的戲院上演粵劇的數量,遠高於其他會堂或劇院,幾乎每日總有一至兩場粵劇在新光戲院上演。新光戲院1972年開業,是目前香港唯一一間會定期上演粵劇的商業戲院。1院可容納1033位觀眾,主要為戲劇提供表演舞台。從戲院的資料顯示,1999年有209天上演戲劇,當中超過150日是粵劇的演出。近年,粵劇主要在晚上上演,偶爾會加演日場,入座率
平均為百分之60至70。

               慶紅佳劇團的劇照,左起:李香琴,羽佳,南紅,陳寶珠。


    早期的香港,只有有號召力的劇團及名伶才有機會在利舞台、新光等著名的大戲院演出,否則,即使劇團的財政支援再強大,這些著名的戲院仍會拒絕租出場地。因此,若演員可在這些大戲院演出,他們會認為自己被受尊重。但時至今日,不論是專業或業餘演員,只要能負擔場租,都可以在大戲院演出,在大戲院踏台板對演員而言,已不再是一種專業水平和身份的認證。
 
    另一個粵劇表演場地--戲棚,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粵劇的發展。臨時為演出而搭建的戲棚,一般歷時3至5日,演出後便會被拆卸。戲棚的大小不一,可容納的觀眾亦由一百至二千位不等。在戲棚表演的粵劇,主要是酬神或慶祝特別節日,戲棚一般建於寺廟附近,戲台會面向寺廟,方便諸神欣賞表演。但有時由於某些原因,例如地理環境不許可,戲台不能面向寺廟時,劇團會在戲棚內臨時豎立一個面向戲台
的小型神龕,作為諸神的座位,讓眾神在神龕欣賞表演。戲棚內有小販及臨時攤檔,小販可在間場時售賣食物、飲品、藥油及粵劇CD唱片等物品。20世紀初的戲棚甚至還會開設賭局,但時至今日,戲棚內已經禁止賭博。
 
(四) 粵劇電影的發展

  20世紀初,電影已輸入廣東省。於是,粵劇借助電影這門現代藝術手段,兩者結合起來,粵劇電影就應運而生了。

  1913年,香港製作了第一部粵劇電影片《莊子試妻》,開創了粵劇電影的歷史,粵劇影片問世了。那時還是電影事業的草創階段,《莊》片只能是舞臺紀錄式的黑白片,那時還未發明聲帶,也只能是默片。放映時,解畫師蹲在影院的閣樓上,說說唱唱,與看「拉洋片」差不多。加上編導還未掌握電影藝術的特點,自然沒有什麼「蒙太奇」手法,是十分粗糙原始的。當然,它大大遜色於舞臺上真老倌的生動演出,不能給人以真情實感的直觀感受,難以奪得觀眾喜愛,賣座不好是可想而知的。但是粵劇電影這門新生事業,有其優越性和廣闊前景,卻被一些獨具慧眼的製片家看中了。

                                                  莊子試妻(黎民偉反串女角)

    從20世紀初到1930年代,香港陸續製作了三部粵劇電影,雖然未造成氣候,還只是舞臺劇的點綴品,但它卻蘊藏著極大的競爭能量。有遠見卓識的製片家、粵劇藝術家們,遂不斷思索,俟機崛起。

  粵劇電影的發展時期開始了。

  1933年薛覺先赴上海開辦「南方影片公司」與上海「天一影片公司」合作拍製了他主演的粵劇時裝片《白金龍》,由於薛氏這一舞臺劇已在社會上大紅大紫,加上拍片已取得一些經驗,掌握了一定技巧,該劇問世後,創下了票房收入的最佳紀錄,片商大發其財。於是薛覺先的《俏郎君》、《姑緣嫂劫》;馬師曾的《鬥氣姑爺》、《野花香》;新馬師曾的《孟麗君》、《金生挑盒》;以至羅品超、白駒榮、曾三多、廖夢覺、李雪芳、上海妹、楚岫雲等的粵劇電影紛紛出臺。這10年間,香港拍了33部粵劇故事片。粵劇電影開始進入市場,與舞臺粵劇「分庭抗禮」,各領風騷。



  1940年代是粵劇電影繼續發展的10年,香港產生了160多部片子。除粵劇故事片外,還有粵劇舞臺紀錄片、戲曲片、折子戲片等。因款式繁多,選擇性強,大受觀眾歡迎,生意十分興旺。這個時期,投入拍片的大老倌,除薛覺先、馬師曾、紅線女等著名演員外,白玉堂主演的《趙子龍》;陳錦棠主演的《金鏢黃天霸》等武打戲;廖俠懷、李海泉主演的《本地狀元》、《兩個煙精掃長堤》等丑生戲;以至秦小梨的風騷豔旦戲,琳琅滿目,百卉爭妍。值得一提的,曲藝名流張月兒、徐柳仙、小燕飛,也不甘寂寞,拍了《賣肉養孤兒》、《再折長亭柳》、《歸來燕》等。可謂凡是有名氣的粵劇、曲藝名伶,無不應聘投身於水銀燈下,其盛況可以想見。

  19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戰雲密佈,烽火連天,生產粵劇片的主要基地香港,被日軍佔領了3年零8個月。在那黯淡歲月裏,粵劇影片生產銳減,影壇蕭條。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大量伶人於1945至55年間從香港返回大陸,組成不同的戲班。同時,由於電影工業的發展,香港很多戲院從上演粵劇改為播放電影。影壇復蘇,對「餓戲」日久的觀眾,都望一飽眼福,這是當時粵劇銀幕和舞臺興旺的主要原因。
 
    戰後美國彩色電影大量輸入,橫掃影壇,人們「趨之若鶩」,惟粵語觀眾對粵劇和粵劇電影從未淡忘,賣座未受影響。 


    1950年代,是粵劇電影的黃金時代。這10年間,國內生了515部片子,僅1958年就生產了81部。這個時期,不僅產量多,質量也較前大大提高。生產了不少優秀影片,如1957年香港張瑛、羅豔卿主演的《璇宮豔史》(上下集),廣州馬師曾、紅線女主演的《搜書院》(曾在香港戲院上映),都曾創下當年賣座最高紀錄。此外,如《寶蓮燈》(1956)、《梁祝恨史》(1958)、《紅娘》(1958)、《紫釵記》(1957)、《帝女花》(1959)……都是這個時期的代表之作,受到內地(指在內地放映過如《紫釵記》、《搜書院》影片)、港澳和海外觀眾的熱烈歡迎,成為暢銷的影片。片商們說:「不愁沒錢,但愁沒片」。因此掀起了製作影片的高潮,一浪高於一浪。

 

                                                                     芳艷芬
    
    1950年代粵劇電影還興起歌唱片,即在片目上冠以「歌唱」二字,如什麼《歌唱沙三少》、《歌唱胡不歸》之類,頗為盛行。為了使粵劇電影熔精華於一爐,這時期還興起拍製「集錦片」。即把幾部影片精華剪輯而成,多屬舞臺紀錄式影片。這種觀眾名之為「什錦煲」影片問世後,倍受歡迎,至今香港還不時放映,也常常滿座。粵劇電影第一部寬銀幕影片《木蘭從軍》(1957),也是在這個年代誕生的。


       
           木蘭從軍(1957)電影海報

    1960年代,粵劇電影生產,漸呈頹勢,香港雖然也產生了193部片子,然都集中在前半期生產,而質量也比不上1950年代。1966年以後的5年只生產兩部,大有「江河日下」之勢。

             1970年代,更是一落千丈,從1970年到1977年的7年間,只生產3部片子,平均兩年多才出1部片,直至1988年相隔11年,即使走遍海內外電影製片廠,也難以找到粵劇電影的生產紀錄。「春殘花謝」,不堪回首,風靡了大半個世紀的粵劇電影,已經衰落到「斷層」地步。
           

  綜觀半個多世紀以來,粵劇電影生產重心和主要基地——香港,便生產了大量影片,開創了與舞臺粵劇互相輝映,互相促進的歷史年代;同時,當1940-50年代,美國彩色電影打進東方市場,方興未艾,粵語時代曲又甚囂塵上,她竟能與之抗衡競爭,叫座率經久不衰,亦足以見她的強勁生命力了。正如香港影評家李焯桃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說的:「粵劇電影的這種現象,即使置諸世界影壇,亦屬罕見。」「作為電影一種品類,能造成潮流的,只有粵劇電影。」他的評價,是毫不過份的。


  粵劇電影之所以具有強勁的生命力,大概與它本身產生的效果有關,通過電影的「蒙太奇」超越時空手法,花有限時間,便可以把一出戲原原本本而又纖毫畢現地呈現於銀幕之上,比舞臺劇豐富多了。而觀眾在劇場所耗費時間有限,比舞臺粵劇所花的票價又省,何樂不為?同時粵劇電影,它作為一種工具,一經製成,便可保存下來。所以很長一個歷史時期,香港、廣州多家影院,爭放粵劇電影,日以數場,極其興旺,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尤有要者,粵劇電影之所以興起、興旺持續達半個世紀,她的成功要訣:就是走通俗化、大眾化道路達到了雅俗共賞。粵劇和粵劇片是給普羅大眾看的,廣大的工人、農民、小市民、工商界、中下層知識界……都是她的「衣食父母」。因此,粵劇和粵劇片的內容,必須為他們所喜聞樂見。而品種繁多,適應面廣,也是她的特色。粵劇電影除較大量家庭倫理片外,有袍甲打鬥片、宮闈鬥爭片、神怪片、喜劇、鬧劇、民初服裝片、清裝片,林林總總,多姿多彩,因而是有很大吸引力。這些品類又能隨著時代和觀眾的審美情趣需求,不斷推陳出新。

 
                      羅豔卿 

    20世紀初直至1930及1940年代,主要是古裝故事片和現代故事片,到了1950年代,興起了實景和虛景結合的舞臺紀錄片、歌唱故事片、集錦片、折子戲片,甚至粵劇老倌生活趣聞片……通過電影的「蒙太奇」手法,充份發揮戲曲寫意和寫實的特點,使之既有戲曲味又有電影特色,這都是粵劇電影具有強勁生命力的重要成因。


  粵劇電影還有其歷史不可磨滅功績:
首先她對粵劇的「普及」與「提高」,起到媒介作用。上文述及半個多世紀以來,僅香港這個製片基地,便產生了大量粵劇電影片,投放市場,其所起的「普及」作用,可謂巨大。而其中也不乏「精品」,諸如《搜書院》、《紫釵記》、《帝女花》等片,被海內外和港澳觀眾譽為「典範之作」。

 
    其次,在它的搖籃裏,培育了一大批粵劇電影明星:薛覺先、馬師曾、紅線女、白玉堂、陳錦棠、廖俠懷、李海泉、秦小梨……等,真如銀河繁星,璀璨奪目。
 
    同時,還造就了大批既活躍於舞臺,又活躍於銀幕的「兩棲」編導和其他藝術人才,其中麥嘯霞、吳一嘯、蘇怡、湯曉丹、陳天縱、唐滌生、盧丹……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它還為保存名劇、名演員表演藝術、名曲、名腔立下不朽功勞。現在保留下來的影片,不少已是人亡藝存,成為後人啟導和借鑒的活教材,也是社會上一筆極為珍貴的精神財富。遺憾的是當時還未有相應機構,全部加以保存,現存的幾希矣!
 
    此外,粵劇電影還為推廣傳播粵語時代曲鳴鑼開道。香港著名作曲家顧家輝先生說:「我認為近年來興起的時代曲,最初是粵劇電影的插曲發展起來的,其主要旋律取材於粵曲小調,粵曲應是時代曲的祖母。」由此足見粵劇電影對粵劇事業的貢獻了。

  值得反思的,1960年代中後期,粵劇電影,終於衰落下去而一蹶不振,為什麼?上面述及半個多世紀,60餘年來,香港製作的粵劇電影,粗製濫造者太多,大部份影片,是依賴大老倌走紅的聲望,完全為迎合觀眾崇拜其聲望心理而趕拍出來的。有所謂「星期片」(七日鮮)、「月片」(一周或一月拍成),還有不少「一片廠」,即拍一部片,撈一把便散夥關門,其藝術水平和產品質量應該說是比較差的,甚至很差的。隨著時代與社會推移,觀眾文化素質提高,審美情趣更迭,觀眾開始對這類影片不感興趣,從冷談到捨棄。而能以適應時代觀眾要求的好影片,又如鳳毛麟角。自從劇場藝術出現,藝術品已成為「商品」,粗製濫造,不合時宜東西,是無法受到觀眾青睞的,更難以經受時間潮水衝擊。只有隨著時代與社會推移,不斷更新審美觀念,創造出上乘產品,才能吸引觀眾,永葆青春。
 
 
參考資料:
 
1.梁沛錦《粵劇劇目通檢》,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0年。
2.黎鍵《香港粵劇口述史》,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7年。
3.《戲台上下 — 香港戲院與粵劇》,香港文化博物館 2008年。

部分內容因故障而未能顯示,請參閱下列網誌: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79913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