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7th Feb 2015 | 文學欣賞 | (3258 Reads)

李清照《點絳唇》(蹴罷秋千)賞析
 
   
    蹴(1)罷秋千,起來慵整(2)纖纖手。露濃花瘦(3),薄汗輕衣透。見有人來,襪剗(4)金釵(5)溜,和(6)羞走(7)。倚門回首(8),卻把青梅嗅。


                                            

               趙明誠和李清照


注釋


(1)蹴(國音cù;粵音促):踩,踏。這裏指蕩(秋千)。
(2)慵整:懶洋洋的收拾。

(3) 花瘦:形容花枝上的花瓣已經凋零。

 

(4) 見有人來:一作「見客入來」。襪剗(國音chǎn; 粵音產):即剗襪。未穿鞋子。只穿著襪子行走。
(5) 溜:溜走,滑落。
金釵溜:意謂快跑時首飾從頭上掉下來。 

(6)和:含。
(7)走:跑,快走。

(8)倚門回首:這裏只是靠著門回頭看的意思,不必有何出典,更與「倚門賣笑」無關。

【意


    春日,清晨,花園內。綠楊掩映著秋千架,架上繩索還在悠悠地晃動。年輕的女詞人剛剛蕩完秋千,兩手有氣無力,懶懶地下垂。在她身旁,瘦瘦的花枝上掛著晶瑩的露珠;在她身上,涔涔香汗滲透著薄薄的羅衣。花與人相襯,顯得格外的嬌美。驀然間,進來一位客人。她猝不及防,抽身便走,連金釵也滑落下來。


    客人是誰?詞中未作正面描寫,但從詞人的反應中可以知道,他定是位風度翩翩的少年。詞人走到門口,又強按心頭的激動,回眸偷覷那位客人的丰姿。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她嗅著青梅,邊嗅邊看,嬌羞怯怯,昵人無邪。

 
作者
 

唐圭璋《全宋詞》未收此詞;楊金本《草堂詩餘》前集卷下此首作蘇軾詞;《花草粹編》卷一、《續草堂詩餘》卷上、《古今詞統》卷四、《古今詩餘醉》卷十二等作無名氏詞;《詞的》卷二作周邦彥詞;而《詞林萬選》卷四、《歷代詩餘》卷五、《林下詞選》卷一、《古今圖書集成·閨媛典》、《天籟軒詞選》卷五、《三李詞》等均作李清照詞。茲從後說,並進而視為李清照婚前所作。

 

 
    陳祖美《李清照詞新釋輯評》認定此詞為李清照所作,主要有以下正反兩方面的理由:
 
    首先,這是待字少女李清照歌詞創作的慣用手法,即其屢演韓偓《香奩集》的有關作品,這首《點絳唇》則是對韓偓《偶見》詩:「秋千打困解羅裙,指點醍醐索一尊。見客入來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門」的精心隱括。韓詩寫的是一個打秋千打得很困乏的少女,她隨手寬衣解下「羅裙」,還點名索要一壺瓊漿般的飲料。
 
    她看到有客人過來,便帶笑向「中門」跑去。躲到暗處後,她一面用手揉搓著青梅,一面觀察客人的動靜。而李詞則是一闋生動的自我寫照:有次她從秋千橫板上跳下,因為使勁過猛竟摔倒在地上,多虧兩手的支撐身子沒有摔著,卻弄髒了她那如荑纖手,等她從地上爬起來便懶洋洋地擦拭雙手。那是一個春末夏初的早晨,汗水從輕薄的衣衫裏透出,就像柔弱的花枝上沾滿了濃密的露珠。正在她自我陶醉並欲寬衣放鬆之時,猛然間看到來了一位客人,慌忙中竟然跑掉了鞋子,以襪著地飛快地躲到了半掩著的門後,頭上的金釵也滑落了下來……當她覺得自己的狼狽相已被門戶掩住時,便悠閒地倚門嗅梅並調皮地回過頭來觀察這位不速之客。
 
    這是一位什麼樣的客人,竟能這樣打動自命不凡的女詞人呢?看來他很可能就是那位聲姿清亮,進止有致的端莊書生——趙明誠。自從李清照寫出令人叫絕的「綠肥紅瘦」之句,詞名轟動之後,趙明誠一變其矜持穩健之風度,幾乎成了一位狂熱的追星族,為這位「詞女」大作相思之夢。對此,託名元伊世珍《琅嬛記》卷中引《外傳》云:
 
    趙明誠幼(指少年)時,其父將為擇婦。明誠晝寢,夢誦一書,覺來惟憶三句云:「言與司合,安上已脫,芝芙草拔。」以告其父。其父為解曰:「汝待得能文詞婦也。『言與司合』,是『詞』字,『安上已脫』,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非謂汝為詞女之夫乎?」後李翁以女女之,即易安也,果有文章。 
 
    為能親自一睹「夢中」「詞女」風采,趙明誠不難托故詣李府。因為李格非前不久還是太學學官,當是趙的上司或老師。趙明誠不滿足於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設法親自上門「相媳婦」,這是對於愛情婚姻的一種難能可貴的超前自主意識。
 
    其次,即使按照儒家衛道者的思路,如王灼所指斥的:「(易安居士)作長短句,能曲折盡人意,輕巧尖新,姿態百出。閭巷荒淫之語,肆意落筆。自古縉紳之家能文婦女,未見如此無顧藉也……其風至閨房婦女,誇張筆墨,無所羞畏……」(《碧雞漫志》卷二),則又可從反面印證這類有涉於「閭巷」的「通俗歌曲」式的小詞,正是出自一向愛賞新生事物的李清照之手。何況這類詞又是青年男女真實心態的寫照,於此,求之尚且難得,輕易將其從《漱玉詞》中祛除,豈非失算? 

 
    這首詞的意義還在於,其作者不但沒有端起大家閨秀的架子,反倒別具一格地向世人展示她作為待字少女的內心世界,比起所演韓詩來,多有青藍之勝。
 
 
寫作背景
 
    靖康之亂前,詞人李清照的生活是幸福美滿的。她這時期的詞,主要是抒寫對愛情的強烈追求,對自由的渴望。風格基本上是明快的。《點絳唇》(「蹴罷秋千」)很可能就是這一時期中的早期作品。
 
    據《李清照新傳》提及此詞中的男子,就是趙明誠。他的父親趙挺之官至宰相,與李格非份屬同僚。當時趙明誠18 歲,正登門拜訪同鄉前輩兼世叔伯李格非,即李清照的父親。他站在李家的小院子敲門,驚動了正在秋千架下來的李清照,故有此作。

                                   

            《點絳唇》(蹴罷秋千)詞意圖

賞析


    詞描寫的是一個天真爛漫而又情竇初開的官家少女形象。表現了詞人李清照對愛情的強烈追求和對自由的渴望。


    上闋描繪了一個身軀嬌小、額間鬢角還掛著汗珠、輕衣透出香汗剛下秋千的如花少女天真活潑、態可掬的嬌美形象。「蹴」本意為踩、踏,剛蕩完秋千。「慵」,懶、困倦意,「慵整」,懶得收拾。兩隻手又是土又是泥,而懶得去洗一洗,就這麼悠哉、怡然地在花園中遊逛。這種不拘小節的舉動,只有天真爛漫、未被禮法束縛的少女才做得出。描畫真切、自然,細膩、生動。
 
    「露濃花瘦」,打秋千時已玩到了忘乎所以,等歇下來,才感覺到花園裏是這麼美:正是早春天氣,遠遠近近、高高低低、形形色色的蓊卉正含苞待放;仔細看,朵朵嬌豔的花蕾上還凝聚著顆顆圓滾滾的露珠,在清晨的陽光下晶瑩閃爍,幻出迷人的色彩。這樣的景,襯托出主人公欣喜、興奮的心情,流露出詞人對大自然的讚歎。「花瘦」,即含苞未放之花,它又暗示了主人公的少女身份。這一句既寫景又喻人,雙關用得妥貼、自然、巧妙。「薄汗輕衣透」,主人公出汗,說明打秋千時的投入,以致汗出,而且不覺。這又純然是一個少女所為。主人公畢竟是官宦人家女子,因而只是「薄汗」,而非「汗滴禾下土」之農夫汗。這裏的描畫十分細緻,且恰到好處。「輕衣透」緊承「露濃」,「露濃」表明天氣尚嫌涼。主人公玩的時候全然不覺,歇下來,加之出了汗,才覺涼意襲人,故而有「輕衣透」之感。
 
    下闋詞人轉過筆鋒,使靜謐的詞境風吹浪起,寫少女忽然發現有人來了,她自然而然地、匆匆忙忙地連鞋子也顧不上穿,光著襪子,害羞地朝屋裏跑去,頭上的金釵也滑落了。這也就活脫脫刻畫出一個大戶人家少女形象的另一面來:在傳統禮教束縛下不得不遵守所謂「禮」的心理與行動。但她害羞地跑到門邊,卻沒有照常理立刻躲進屋裏去,而是「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倚門」,在於以門為掩護,似露不露,「猶抱琵琶半遮面」,這才好回首一看;看,又不敢正眼看,還要裝作賞花聞香,而眼中餘光卻早落在那人身上。「倚」、「回」、「嗅」三個動作,就像電影中的特寫鏡頭一樣,不僅如畫般折攝出主人公的動作、神情、姿態,而且準確地描繪出主人公既愛戀又羞澀、既欣喜又緊張、既興奮又恐懼的微妙心理活動。把一個情竇初開,又受著傳統禮法約束的少女的複雜情感,十分清楚而委婉、真切而自然、細膩而生動地展現在讀者面前。
 
    李清照這兩個短句和李煜《一斛珠》中的「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一樣,成功地寫出了少女的情態。同時,李清照這兩個短句還生動地表露了少女的內心世界。她嗅青梅,不是真的嗅,而是用以表現其若無其事來遮掩她的緊張。這和歐陽炯《賀明朝》中的:「石榴裙帶,故將纖纖玉指,偷撚雙鳳金線。」晃沖之《傳言玉女·上元》中的「嬌波溜人,手撚玉梅低說」,都有類似之處。這和今天現實生活中,年輕的姑娘以擺弄辮梢、手絹等,來掩飾她的害羞、緊張也是類似的。至於「回首」,那也和歐陽炯《南鄉子》中「水上遊人沙上女,回顧,笑指芭蕉林裏住」的「回顧」,李珣《南鄉子》中「玉纖遙指花深處,爭回顧,孔雀雙雙迎日舞」的「回顧」一樣,雖然它們所表現的內容、表達的感情,並不完全相同,但它們都是以簡單的回頭看的動作,表現比較複雜的內心活動的。李清照這兩個短句中的「回首」是少女對來人打攪了她自由玩樂的不愉快,她要看看打攪她的來人是誰,她要看看把他弄得那麼狼狽的是誰,是什麼樣的人。這表現了她的天真、勇敢,表現了她對傳統禮教束縛輕視的一面。這種思想感情,就其內容來說,遠遠超過了這一生活側面的描寫。
 
總結
 
    在李清照之前,雖然絕大多數詞都是寫婦女,但是,能夠描繪出婦女的形象,並寫出婦女的內心世界,而且有一定意義的卻不多。李清照這首《點絳唇》語言質樸,形象生動逼真,不但有心理描寫,而且有一定的深意,的確是一首寫傳統社會的少女(詞人的自我寫照)的好作品。它和李清照的著名詞作《一翦梅》(「紅藕香殘玉簟秋」)、《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聲聲慢》(「尋尋覓覓」)等完全可以媲美。

【集評】 
 
一、明錢允治《續選草堂詩餘》卷上:曲盡情悰。
二、明潘游龍等《古今詩餘醉》卷一二:「和羞走」下,如畫。
三、清賀裳《皺水軒詞筌》:至無名氏「見客入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直用「見客入來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門」二語演之耳。語雖工,終智在人後。
四、趙萬里輯《漱玉詞》:案詞意淺薄,不似他(指李清照)作。未知升庵何據?
五、詹安泰《讀詞偶記》:女兒情態,曲曲繪出,非易安不能為此。求之宋人,未見其匹,耆卿、美成尚隔一塵。
六、王學初(王仲聞)《李清照集校注》卷一:按1959年出版之北京大學學生編寫之《中國文學史》第五編第四章,斷定此首為李清照作,評價頗高,恐未詳考。《詞林萬選》中不可靠之詞甚多,誤題作者姓名之詞,約有二三十首,非審慎不可也。
七、馬興榮:有人大約就是以封建社會的深閨少女總是遵守「禮」的、溫順的、循規蹈矩的、羞答答的這個尺度來衡量李清照《點絳唇》這首詞,所以懷疑它不像大家閨秀李清照的作品。我想,追求自由的李清照假如地下有知的話,她是會笑這些人未免太封建了。(《中國古典文學鑒賞叢刊·唐宋詞鑒賞集》,人民文學出版社19835月出版) 
八、唐圭璋《讀李清照詞札記》:明楊慎《詞林萬選》卷四,誤收李清照一首《點絳唇》詞雲(略)。據《花草粹編》卷一收此詞乃無名氏作,非清照詞,一且清照名門閨秀,少有詩名,亦不致不穿鞋而著襪行走。含羞迎笑,倚門回首,頗似市井婦女之行徑,不類清照之為人,無名氏演韓偓詩,當有可能。(《南京師大學報》,1984年第二期) 
九、裴斐:易安《詞論》所謂「鋪敍」,論者無解。竊謂此乃針對直抒胸臆而言,即主張有情節。這個主張,她自己是實行了的,從前期作品到南渡以後之作,無不如此。此首……當是易安早期作品。由前片「慵整纖纖手」到後片「襪剗金釵溜」再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整首均為鋪敍,極有層次,從而活脫出一個嫵媚、敏感而矜持的少女,既見其外表情態,亦見其內心世界。歷代詞人當中,再沒誰能如李清照那樣善於表達自己了!而這種表達,無論歡快或悲苦,均很少直接傾訴,而總是截取日常生活中一段情節加以鋪敍,使你如聞其聲,如見其人,深受其情緒感染。(《百家唐宋詞新話》第303頁,四川文藝出版社1989年5月出版)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附設:氣功養生及美容研究,安全可靠。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特點----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個別或小組教授,迅速見效。

    (數年間已教近百人,包括醫生、護士、
                  警務人員、消防員、行政人員
                          及各行各業人士等)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