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4th Mar 2015 | 武林掌故 | (263 Reads)
五公山人王餘佑與《十三刀法》


    王餘佑是我國明末清初時期一位在儒學、兵學、武學等領域都頗有建樹的著名學者。他終生習武、半生授武,其武學著作《十三刀法》流傳至今,是我國明清時期為數不多的刀法著作中一部具有極具研究價值的珍貴典籍。但是由於種種原因,目前國內外對王餘佑武學的研究還處於起步階段,王餘佑武學思想的內容與價值有待於進一步研究和發掘。

                                                  


    王餘佑,字申之,一字介祺,號五公山人,卒後門人私諡文節,世稱文節先生。明末清初人,生於萬曆四十三年(1615),卒於康熙二十三年(1684),享年七十歲。
 
    其先世為小興州(今河北欒平北)人,本姓宓,自八世祖時徙居直隸新城,贅於王氏,因改姓王。王餘佑的父親名延善,字維嬰。伯父名建善,字恢嬰。王餘佑有一兄一弟,兄名餘恪,弟名餘岩。在崇禎十三年(1640)以前,王餘佑已被過繼給伯父為嗣子。
 
    王餘佑幼偉岸,有大志。聰穎,讀書識大體。十六歲時,補博士弟子員。初隨定興人鹿善繼學,後受業於容城人孫奇逢,又與茅元儀、杜越、刁包等人為師友,並曾得到桐城人左光斗的賞識。鹿善繼、孫奇逢二人為明末北方的學術大師,對王餘佑甚為器重,亟稱之。而清初北方的學術大師顏元(字渾然,號習齋)、李塨(字剛主,號恕谷)則為王餘佑弟子(李塨為顏元的弟子,王餘佑可說是李塨的師爺),對王餘佑雅相敬重。顏元曾說:「(孔)夫子溫、良、恭、儉、讓,介祺(王餘佑)得其二,溫、恭是也。」稱王餘佑氣度包羅,可資師法,自謂平生所不能及,以至對王餘佑「以父道事之」。 李塨也說:「春風滿坐,經濟滿懷,吾不及五公(王餘佑)。」而在王餘佑卒後,其長子王孚則亦以為李塨最能傳其父之學。到王餘佑在獻陵書院講學時,門人弟子遠近從游的多至數百人。

                                                               太極刀法單練

    新城、易州、獻縣均相距不遠。王餘佑生長於幽燕之地,自幼受性理實學的薰陶,又遭逢明末與閹黨鬥爭和明亡的激變,故其為人頗有燕趙慷慨悲歌之遺風。其治學則以性理為根本,以實學及物為主旨,以明體達用為宗,以間邪(遠離邪惡)存誠(心存誠意)為要。其治身心專以誠敬為主,其於日用專以躬行實踐為事。待人則教以忠孝,和易簡諒,對己則立身孤介,刻苦砥礪,喜通任俠,敦尚氣節,有古獨行之風。王餘佑雖為儒林中人,但是他讀書的態度決不是追仿時文或是空談性理,而是沿著實學一派的傳統獨開一徑。其治學範圍,舉凡天文地理、禮樂政刑、耕桑醫卜,以至西洋語文,無不窮析端委,上下數千年瞭如指掌。他還擅長書法,風格遒逸。而對於清代極盛的考據之學,則多所忽略,蓋其心意不重在此。喜作詩文,但都由興所之,本乎性情,興酣筆落,頃刻數紙,然而寫後常隨手散失,且多不合格律。王餘佑頃重的是實學,他的門人李興祖說他:「極縱橫上下之說,數千年間事如燭照數計。及指陳得失,蒿目時艱,真有坐而言可起而行者。」王餘佑的實學才能在當時已被譽稱為有本之學、王佐之才、命世之才、王霸大略、足以安民濟世。李興祖說:「從來講理學者弊在拘方而不適用,談經濟者流為功利而不入於純」,王餘佑則能「本理學為經濟」,明體達用一以貫之。這個評價是很中肯的。
 
                                   

                                                    王餘佑墨寶

實學精神和任俠性格
 
    有幾件事很能說明王餘佑躬行實踐的實學精神和他北方學者慷慨悲歌的任俠性格。
 
    一是明末天啟五年(1625年)魏大中、楊漣、左光斗等人被閹党魏忠賢逮捕入獄,魏大中長子魏學洢至京師抗爭,當時閹黨邏卒四佈,王餘佑與鹿善繼、孫奇逢、杜越等人予以掩護,奮不顧身,相與周旋患難。
 
    二是在山西臨縣時,條列時弊數千言上書朝廷,由於拂忤當事者之意,繼父王建善被調任魯山,實欲困之。王餘佑見時世不可為,遂力勸繼父解印歸田。
 
    三是在明末清初,經歷了父兄的死難。王餘佑的生父王延善為縣諸生,為人尚氣義,曾以萬金家產結客。明末兵亂,王餘佑正校試於易州,聞訊投筆而歸。路經容城,與孫奇逢謀起兵。於是王延善率三子以及兩個從子餘厚、于慎聯合雄縣人馬魯建義旗,傳檄起兵,聚眾千餘人。孫奇逢也在容城起兵,共同收復了雄縣、新城、容城三縣。這時清兵入關,諸人遣散。不料王延善卻遭仇家陷害,以抗清的罪名被捕入京。餘恪、餘佑、餘岩三人準備進京赴難,餘恪以餘佑已過繼伯父為嗣,不可輕死,於是偕餘岩赴京。馳至琉璃河,夜聞人唱《伍員出關曲》,餘恪說:「阿弟,誤矣!吾二人俱死,誰可復仇者?弟壯,可復仇,我死之!」揮餘岩去,自赴京,大呼曰:「我起義生員王某長子也,來赴死!」於是父子二人俱死燕市。餘岩歸,夜率壯士入仇家,盡殲其老幼三十餘口無孑遺。官府急捕餘佑、餘岩兄弟,幸得保定知府朱嶔(一作朱甲)及易州道副使黃國安知其冤,為之力解乃免。王餘佑聞父兄罹難,痛不欲生,招魂葬父兄畢,即奉繼父母隱居易州五公山雙峰村,自稱五公山人,躬耕養親,不求聞達,三十年不入城市,而為學益勤。有時登臨峰頂,慷慨悲歌,泣數行下。
 
    王餘佑也和其父王延善一樣,任俠重友,慷慨好施,時人常稱其能「困者周之,危者拯之,歿者斂之」。
 
    孫奇逢以奇節自許,但這並不妨礙他平易和淡與世往來。仁以律己,恕以待人。其治身務自刻厲,而於人無論賢愚,苟問學,必開以性之所近,使自力於用行。與人無睚畔,雖武夫悍卒、野夫牧豎,必以誠意接之,由此名在天下而無人忌嫉。王餘佑也和其師一樣,任道仁而勇,性格剛毅,而與人和易,從容簡諒。晚年時,時乘牛車往來於上谷、渤海、嵩岱之間,兒童野夫見其過,皆聚迎隨觀,爭相慰藉,說:「王先生來矣!」王餘佑也時時停車,問勞而去。

                                  


            十三刀(太極連環刀法)封面

    王餘佑一生生活困苦。他做山人時的情形是「一閑牧豎,藜藿不充」。主持獻陵書院時,他的好友河間知府王奐為他購置宅舍,副將孔毅買下二百畝田地饋贈給他。晚年四方豪俊爭相造訪,他典衣挫薦接之,有時遇人有緩急,即為之籌措,百數十金無難事。及交遊有饋贈,則介然不受,卻金之節世咸重之。
 
    由此可知王餘佑雖列身儒林,但是他的生活環境和治學態度的確與一般俗儒、腐儒迥然不同。

                                         

 
武學成就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王餘佑還身負武學。早年他跟隨孫奇逢受學時,就是一面學兵家言,一面習騎射、擊刺,無不工。時人稱其才兼文武,精於技擊,說他「恒以談兵說劍為事」。他常與弟子歌詩飲酒、騎射技擊為樂,直到晚年,他談兵述往事,仍能目光炯炯如電,聲若洪鐘。有時持兵指畫,鬍鬚戟張,蹲身一躍丈許。馳馬彎弓,矢無虛發。使觀者莫不震栗色動,嘖嘖稱歎。王餘佑自己也說他平生性不平,好武健。有時居家鬱悶,一室叫跳,鬚眉如刀槊立,倚天而號,提劍而舞,擊節徘徊,欲歌欲泣。王餘佑在新城時,李塨(李剛主)曾將他車迎至家,傳授槍法刀法。在王餘佑的諸多遺著中,其中有一套「十三刀法」,又稱「太極連環刀法」傳世。
 
    馬國興先生藏有手抄本,而國家圖書館則藏有1931年潭隱廬石印本,書名改為《太極連環刀法》。書中所論之刀法,順勢借力,尚意不尚力等,屬上乘刀法。傳世後,被武林界視為明清武林典籍中的珍品。 


    葉大密《太極刀譜》說:「根據明王五公(王餘佑)太極連環刀法(即「十三刀法」):劈、打、磕、扎、砍、搧、撩、提、托、纏、滑、抽、截十三字及楊澄甫太極刀法:劈、撩、砍、搧、割、剗、攔、提、剁、格、拉、掛、推、刺十四字,其中不重複者有:割、剗、攔、剁、格、拉、掛、推、刺九字,而王之『抽』又包括於楊之『拉』,故實際總共只二十一字。」

    本人認為,清代以後的太極刀法實受
王餘佑「十三刀法」的影響。

                            

                                          中國武術大辭關於十三刀法的記載


附:明王五公太極連環刀十三法

   1. 劈: 自上邪對下,擊敵器為劈。
   2. 打: 橫擊敵器外打。
   3. 磕: 刀尖向上,左右以刀背開磕敵器為磕。向裏深磕為老,在尖梢為嫩,敵器已到,我磕托稍慢為遲,敵器未到,我器先迎為急。
   4. 扎: 刀以槍用為扎。
   5. 砍: 以刀背向右偏邪用為砍。
   6. 搧: 向右外砍為搧。
   7. 撩: 以刀口向上為撩。
   8. 提: 彼器向我身下扎刺,以刀背垂直向外攔擋為提。
   9. 托: 彼器向我上中砍扎,以刀刃向上肘腕迎敵為托。
   10. 纏: 以刀鉤棍槍隨其轉,用刀背為纏,以刀隨其來刀,以刀背急纏滑出撥。
   11. 滑: 以刀口虛迎敵器溜之,刀盤就勢撥推為滑,以刀刃靠敵槍棍而進為擦。
   12. 抽: 就勢退拉為抽。
   13. 截: 彼器到近,以刀刃迎之為截。


                                

                                                                  太極刀對練

    王餘佑研究兵法戰略是將理學、武學、兵法和慷慨任俠的性格合為一體,這樣貫通成一種有根基、有淵源、有活力的實學。就此而言王餘佑實非尋常文弱書生排比史事紙上談兵之可比。清初盛傳於北方的顏李學派力倡實學,高舉實學、實習、實用的大旗,而顏李學派的創始人顏元在三十歲時就曾登門問學於王餘佑,受到王餘佑的很大影響。就此來看,王餘佑完全可以稱做清初北方實學的先驅。
 
    王餘佑講授經史,剖析性理據典引證,別出心裁,且叫學生從實踐中檢證,使學生融會貫通。他還教學生練武,並親身示範,使學生文武大進,可謂集兵略家、學者、詩人、武術家、教育家於一身,為世間一大奇才。
 
遺蹟
 
    在伊祁山上法華岩的摩崖石刻中,有五公山人的石刻五處,其中詩四首,題記一篇。五公山人多次登伊祁山,與山中高僧一心成了最好的朋友,他在山中最長的一次住了九天,與一心高僧徹夜長談,寫下了珍貴的文獻《法華岩記》,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對伊祁山最完整記述的文章,他讓我們看到了400年前的伊祁山的勝景。最後一次五公山人登伊祁山已經69歲高齡,之後他的門生李興祖,鄧公遴多次登伊祁山朝聖。

                                 

 

 
著作
 
    王餘佑一生著述除《乾坤大略》外,還有《居諸編》十卷、《諸葛八陣圖》一卷、《萬勝車圖說》一卷、《兵民經略圖》一卷、《十三刀法》一卷、《文集》三十二卷,《湧幢草》三十卷,以及《認理說》、《前著集》、《通鑒獨觀》、《茅簷款議》等。《居諸編》彙集古人經世之事而成,據《乾坤大略總序》所說「十年間胸中壘塊悉譜之於《居諸編》一書」等語,當是作者較為注重的一部書。原書不存,其大部分內容收入蠡吾人李培所編《灰畫集》中,後者的書名亦取自王餘佑詩「灰畫何年計得成」。《茅簷款議》據《清詩紀事初編》稱是作者所最自信者,該書與《通鑒獨觀》、《前著集》三書中,估計應有不少篇幅仍是論述軍事地理與軍國大略的。《太極連環刀法》今見於《蟫隱廬叢書》。《湧幢草》應是王餘佑的詩集。今所傳《五公山人集》是在王餘佑卒後,由門人李興祖(字慎齋)另外搜集、抄錄的,後遲至康熙三十四年(1695)刊刻行世。共十六卷(《四庫全書總目·集部存目》直隸總督采進本為十四卷),其中詩五卷,文十一卷。
 
    王餘佑卒後,其遺書一說存於後人、家人之手,一說交給門人李塨。王餘佑有二子,長子王孚,次子王咸。王咸早殤。王孚字曙光,曾與李塨同遊,但在王餘佑卒後,不久也逝世。不過據秦聚奎《乾坤大略序》王餘佑裔孫王懋亭(字茂才)攜其先人藏書數種、《四庫全書總目》子孫遂為獻縣人等語,王餘佑應有後人傳嗣。據《顏李師承記》所說,王孚將卒,使人招李塨至獻縣,「盡以五公遺著付之」,李塨還選編了一種《五公文集》,並為王餘佑寫了傳記。而在二十年之後,康熙四十二年(1703),王源也確是在李塨處得以讀到了王餘佑的遺著。大概在李塨卒後,王餘佑的遺著便也從此逐漸散失。
 
太極連環刀錄像欣賞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3Mjc3NTA0.html
 
參考資料:
 
1.唐豪編《王五公太極連環刀法》,中國武術學會,1936年。 
2.中國武術大辭典編委會編《中國武術大辭典》,人民體育出版社,1990年版。 
3.張京華:〈遂老雙峰下,誰明廿載心——北學中堅王餘
佑事跡新探〉,《河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4期,2011年,頁14-18。
4. 張京華:〈江瑔有關王餘佑的兩篇傳記文獻〉,《湖南科技學院學報》,第2期,2012年。
5. 侯東罡〈基於《十三刀法》的王餘佑武學思想研究〉,河南大學碩士論文,2012年。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三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 
       大小周天功(內丹功)等 

附設:氣功養生及美容研究,安全可靠。

 (2)   楊式太極拳及用法、

                太極鬆功、太極樁功、 
     太極推手、太極拳內功(老六路)等

                功用----減輕壓力、對抗抑鬱、  
      增強免疫能力、延年益壽、   
      加強自衞能力、開發人體潛能。   
    
聲明----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引用(0) | 話題(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