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中人 | 8th Mar 2015 | 文學欣賞 | (495 Reads)

李商隱《隨師東》賞析
 
《隨師東》(1)

原詩
 
東征日調萬黃金,幾竭中原買鬥心(2)
軍令未聞誅馬謖(3),捷書唯是報孫歆(4)
但須鸑鷟(5)巢阿閣(6),豈假(7)鴟鴞在泮林(8)
可惜前朝玄菟郡(9),積骸成莽(10)陣雲深(11)。

                                   


 【注釋】

(1) 隨師東:即跟隨王師東征。東征:指征討李同捷。(隨:有解同「隋」。謂「隨師東」指隋師東征高麗。)本篇實與隋師東征之事不相涉。按史載,唐敬宗寶曆二年,橫海鎮(治滄州)節度使李全略死,其子同捷擅稱留後(代理節度使)。大和元年八月,命諸道進討,軍政腐敗,師老無功,至三年四月方初步平定。本篇即暗詠此事,作於大和三年四月之後。 
(2) 買鬥心:指買取將士的鬥志。鬥心,鬥志。《通鑒·文宗大和二年》:「時河南、北諸軍討同捷,久未成功,……朝廷竭力奉之,江淮為之耗弊。」 
(3)馬謖:三國時蜀將。建興六年,諸葛亮伐魏,派馬謖為前鋒。他違反軍事部署,兵敗失去街亭。諸葛亮還軍漢中,諸葛亮按軍法斬了馬謖。 
(4)孫歆:吳都督。晉伐吳,晉將王浚謊報戰功,說斬得孫歆首級。後晉將杜預俘獲孫歆,解送洛陽,揭穿事實真相。 
(5)鸑鷟:  [,國音yue zhuo;粵音愕昨] 鳳凰的別稱。詩中以鳳凰比喻賢良的宰輔。
(6) 阿閣:四面有棟及簷溜的樓閣,這裏指宮殿。

(7) 豈假:豈借,豈讓,怎能允許。
(8) 鴟鴞:貓頭鷹一類的鳥。泮林:泮宮(古代諸侯學宮)旁的樹林。《詩·魯頌·泮水》以「翩彼飛鴉,集於泮林」。原以鴟鴞飛集泮林喻當時淮河一代的部族(即淮夷)歸化,這裏另賦新義,喻跋扈的節度使割據州郡。 
(9) 玄菟郡: 漢代屬幽州,即今河北中部臨渤海地區。漢武帝以朝鮮地置樂浪、玄菟等四郡。此因題為「隨師東」,故標明「前朝玄菟郡」,實藉以影指滄、景地區。 
(10) 積骸成莽:莽:叢生的草。屍骸密集,像亂草一樣。 
(11) 濃厚的雲層,這裏指肅殺的戰雲。
                                                          

寫作背景

 
    中唐自安史之亂以來,藩鎮勢力便從邊鎮擴展到內地。這些藩鎮勢力,壟斷土地,專擅財賦,發展武裝,抗拒唐王朝的領導,儼然是一方獨立王國。唐代宗年間,地近京城長安的同、華二州節度使周智光,抗拒朝命,並且大言不慚地說過:「 此去長安百八十里,智光夜眠,不敢舒足,恐踏破長安城。至於挾天子,令諸侯,惟周智光能之。」(《資治通鑒》卷224。) 可見當時那些地方藩鎮囂張到何種程度。
 
    唐敬宗寶曆二年(826年),橫海鎮(治所在今河北滄縣)節度使李全略死,其子李同捷未經朝廷任命,擅領留後(代理節度使)事,朝廷經年不敢問。
                                 

                                                             李同捷

    唐文宗大和元年(827年),朝廷予李同捷為兗海節度使,李同捷抗命不從,命諸道(共七鎮)兵進討,沿途騷擾,兵勢糾結,江淮地區遭到很大破壞。李同捷盜據滄、景二州,時諸軍討同捷,久未成功,不得不敞開國庫,靠濫施賞賜來鼓舞前方將士的鬥志。於是諸軍每有小勝,則誇張戰功以邀厚賞。朝廷竭力奉之,而百姓則缺乏糧食。滄州喪亂之後,骸骨蔽地,城空野曠,戶口十無三四。詩中所言,正是記錄了當時的情景。
 
    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年)四月,唐軍攻佔滄州,斬李同捷,亂事才初步平定
 
    同年十一月,唐王朝為了鞏固從叛將李同捷手下收回的失地,特詔派令狐楚為天平軍節度使。於是令狐楚受封為檢校右僕射、天平軍節度、鄆曹濮觀察使,離開東都洛陽,前往河南道天平軍赴任。
 
    時任的幕佐李商隱(舊說17歲;新說31歲)於是隨同前往,當時他寫了一首詩《隨師東》以紀其事。
 
    舊說此詩借古諷今,借隋煬帝窮兵黷武,遠征高麗,暗刺唐文宗初年,出兵滄景,討李同捷。新說這是一首感歎時事的詩。李商隱初期的創作活動,就以他睿智的詩才反映國家大事。此詩就時事而作,並非「借古諷今」。
                         

 
      馮浩《玉谿生詩集箋注》有關資料

賞析
 

    「東征日調萬黃金,幾竭中原買鬥心。」
    李商隱在詩裏回顧平定李同捷時的往事,是頗為感慨的。指出朝廷只能用金銀收買將士實在可哀,其結果是竭盡財力,國庫也為之空虛。「
買」字用得極好,明白通俗地把這場神聖的平叛之戰的實質貶得一無是處。平叛本是正義與邪惡之戰,是維護王朝完整統一的大業,理應萬眾一心,同仇敵愾,而今卻要日調萬金,用錢來買將士的心志,這是多麼可哀可歎的愚蠢之舉啊!


    然而這些從各地用厚賞調集來的藩鎮兵,不僅鬥志甚差,軍紀也十分鬆弛。據史書記載:
 
    「時河南、北諸軍討同捷,久未成功。每有小勝,則虛張首虜以邀厚賞。朝廷竭力奉之,江淮為之耗弊。」(見《資治通鑒》文宗大和2年。) 
 
    詩中「軍令未聞誅馬謖,捷書惟是報孫歆。」是借歷史上的兩個故事,嘲諷當時討伐李同捷的朝廷軍隊:諸葛亮當年曾率軍攻祈山,馬謖失去街亭,諸葛亮回軍漢中,斬馬謖以執法,並自貶三等。但是,如今前方的將領,卻沒有一個像諸葛亮那樣軍紀嚴明的人了。李商隱還列舉晉將王濬,在平吳戰役中,謊報斬殺了敵將孫歆。但吳滅後,卻發現孫歆仍然活著,獻首闕下成了笑話。李商隱在詩中指出如今那些將領們,個個不過是謊報軍情以邀賞的王濬式的人物罷了。「未聞」和「惟是」這兩個詞加強了語氣和肯定性,即此言並非危言聳聽的虛語,而是可查可證的實情。所以,這兩句詩詩集上觸及到當時軍中一個帶有普遍性和現實性的重大問題。          
             
           
    何以出現這種局面呢?第三聯即為回答。
 
    「但須鸑鷟巢阿閣,豈假鴟鴞在泮林。」
 
這兩句說只要有鳳凰在阿閣上建巢,就不讓貓頭鷹在泮林中竊據了。國家只能招納賢臣,就像只能讓那些鳳凰神鳥巢集於阿閣這些神聖的地方一樣;絕不能讓叛逆的軍閥在國家的心腹地方搗亂,就像不能容許那些鴟鴞惡鳥在泮林裏飛鳴一般。作者的愛憎是多麼分明!儘管詩中表達得含蓄委婉,意思還是清楚明瞭的:根本原因在於宰輔不得其人,無賢人當朝,對藩鎮割據一直姑息養奸。五、六兩句為一篇之樞要。姚培謙說:「此諷廟算(朝廷政策)之失也。」可謂一語中的。
 
    但當作者隨軍來到剛被朝廷收復的失地時,他又深深地被藩鎮割據戰爭所造成的社會破壞情景而痛心疾首。
 
    「可惜前朝玄菟郡,積骸成莽陣雲深!」面對著戰後滿目瘡痕的祖國土地,那累累白骨就像野草一樣隨處可見,從前的玄菟郡如今籠罩在一片恐怖之中!                          

        
    末聯描繪剛剛收復失地因割據戰爭所造成的巨大破壞。從全詩看,這兩句應是這首詩思緒的起點,而現在卻置於最後。這樣構思,宜於直接地、自然地寫出所見所謂,而感時傷懷之情也隨之流出,給人一氣呵成,流暢通達之感。可以說,詩人通過恰當地組織安排內容,巧妙地配合虛字,使詩於嚴整精警中見動盪迴旋。

 
    李商隱此時是令狐將軍手下的一位得寵的青年幕佐,將軍的生活是榮華不盡的,幕佐的生活也並不清苦。初入仕途的李商隱卻沒有陶醉在花紅酒綠之中,留連於良辰美景之內,而是胸懷國家,為國家的不幸而傷懷感奮。他以詩人的名義,呼號朝廷要會用人治國,要整飭軍紀。雖然,詩人也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很微薄,但是詩人卻把自己的命運同國家的命運緊緊地聯結在一起。

總結
 
    首聯回顧平定李同捷叛亂的往事。前兩句說,東征日調發黃金萬兩,竭中原之力,以買鬥志之心。三四句寫軍令不嚴,坐失良機,欺蒙報捷。並援用了兩個典故,一是失街亭諸葛亮揮淚斬馬謖;另一是,《晉書》載:「杜預伐吳,軍入樂鄉,至(吳)都督孫歆帳下,生將歆詣預,王濬先列得歆頭,而預生送歆,洛中大笑。」五六局並指出,諸將之跋扈邀賞,其源蓋為朝廷威令不行,一味推行厚賂政策,而根本原因又在宰輔不得其人,蓋內無鸑鷟(君子),故外有鴟鴞(小人)。最後兩句說,一將功成而致萬骨枯,況功未成而先枯萬骨,可痛極矣!

 

           事情儘管這樣,李商隱還是滿懷愛國熱情,讚美這次討伐李同捷叛亂、維護國家統一的戰爭。

 
    簡言之,此詩顯露出詩人非凡的藝術才華和清醒的政治研判能力。舊說謂李商隱當時只得15至17 歲,實在難以置信。

部分內容因故障無法顯示,請參閱以下網址:

http://blog.yam.com/lsw123/article/87125622 

 

引用(0) | 話題(詩詞)